[KSM2]【哈蛋】One Moment In Time(上)

第二集結局後,蛋蛋跟哈利一起接受勳章表揚的前一天,在家裡試穿正禮裝的兩人。

劇透當然有,算是延續上一篇的設定,沒有公主,結婚的是哈蛋(

還有關於嘉德騎士團的服裝可以參考這裡

 

 

___

 

 

 

兩人的臥室裡,試穿好了正禮裝的哈利跟伊格西站在全身鏡前。

看著鏡中的自己那一身深藍色的正禮裝,伊格西的表情十分微妙。

「我這樣看起來是不是像個亂穿別人衣服的蠢蛋?」說著,伊格西還伸手拉了拉長披風,玩了一下頭上的羽毛,然後與鏡中哈利的眼神相對,「明明是同樣的衣服,你穿起來就帥斃了。」

無意識地噘起了嘴唇抱怨,伊格西轉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哈利,又是羨慕又是崇拜。

兩人的裝扮一模一樣,除了同樣服貼的深藍色正禮裝,他們的肩上都披掛著深藍色的長披風,頭上戴著黑色天鵝絨的帽子,上頭還都分別插著白色蓬鬆羽毛,儼然一副中世紀宮廷戲中才會出現的裝扮。

然而比起自覺彆扭的伊格西,哈利卻一點都不突兀,不如說非常合適,左眼上的黑色眼罩讓哈利看起來又多了一股神祕肅穆的氣質,再配上哈利舉手投足間原本就擁有的優雅貴族風範,伊格西甚至覺得,就算跟別人說哈利是從中世穿越過來的王族也不會有人懷疑。

「你最大的缺點就是容易低估自己,伊格西。」

但哈利聽到伊格西那麼說,卻只是不太贊同地輕蹙著眉,然後舉起雙手搭在伊格西的肩上,稍微彎下腰,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我眼中看到的,是一個正直、勇敢、忠誠,而且不遜於這套服裝的俊俏青年。」

不知是哈利那誇讚的話語還是低沉溫柔的嗓音,伊格西的心突地一跳,不用看鏡子也可以從臉上的燥熱感覺到自己臉紅了起來。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看我的眼光有問題。」

眼神左右游移了一下,又與哈利相望,伊格西難掩開心卻又不免感到害羞地小聲嘟噥。

「不,雖然我的確少了一邊的視界,但所見到的依然都是真實,」加強了搭在伊格西肩膀上的力道,哈利臉上浮現真摯的表情,發自內心地對伊格西訴說,「這是你靠著自己的力量,努力得來的榮譽,沒有人比你更適合這套服裝。」

「哈利……」

感動不已的伊格西不知該怎麼回應,只能喃喃念著哈利的名字,心頭暖烘烘的感覺慢慢往上擴散,讓他的鼻子發酸,濕熱的眼前也泛起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自從父親過世之後就沒哭過的伊格西,卻總是會因哈利而落下眼淚。

不管是金士曼最終考驗失敗後跟哈利爭吵的那一次,還是目擊哈利中槍倒地之後,一直到與哈利再會前,每當想起哈利,伊格西總是會情不自禁紅了眼眶。

即使是現在,盡管現在哈利已經回到了自己身邊,但有時候哈利的某些話語還是能夠讓伊格西感動得希哩嘩啦,比如說他剛才所說的話。

沐浴在哈利溫柔誠懇的眼神中,伊格西不禁開始覺得,也許自己真有他說的那麼好,而他很清楚,要是沒有哈利的指引與陪伴,他絕不可能從一名街頭小混混成長蛻變成如今鏡中的自己。

為了不讓淚水溢出,伊格西眨了眨眼後抬起了頭,笑開了嘴,伸手往前做出握劍的手勢比畫著,故作輕鬆地問哈利:「到時候女王用劍抵在我肩膀上,像這樣左右兩邊?」

哈利輕輕點頭,然後拍了拍伊格西的肩膀,「就像我們演練過的,你不用太過緊張,現代的封爵儀式已經簡化許多了,只要照著我們演練過的去做就好。」

「我知道,我可是有最好的禮儀指導師,不會丟你的臉。」

雖然伊格西嘴上那麼說,但他垂下的嘴角卻難掩緊張的情緒。畢竟再怎麼說,他明天將要接受的授勳儀式,可是身為一個英國公民最高等級的榮譽,他不可能不緊張。

「我知道,你從沒讓我失望過。」

但哈利只需要一句話就能帶給伊格西勇氣與自信,讓他慢慢地放鬆了緊繃,並與哈利相視而笑。

「謝謝你,哈利。」

伊格西的感謝包含了太多太多。

從收到了王室通知關於授勳一事後,哈利就對伊格西進行了一番關於英國授勳儀式及勳章制度的教學,舉凡創立的歷史、儀式的進行流程,一直到不同勳章各自代表的意義都不厭其煩詳細地為伊格西說明講解。

大英帝國的勳章大致可分為騎士勳章與榮譽勳章,每年會有兩次受封儀式,旨在獎勵對大英帝國做出傑出貢獻的人士。

與只是作為榮耀表彰的榮譽勳章不同,騎士勳章意味著授勳者將被正式封為騎士,加入騎士團,成為勳爵士。

通常非戰時不要說一般平民了,就算是軍官或世襲貴族要接受女王表揚封爵授勳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更不用說最高等級的嘉德勳章甚至還有規定數量。

就好像金士曼騎士有限定代號及名額一樣,世界上同時只能有24名活著的嘉德勳章佩帶者,只有當上一名佩帶者死亡時,才會由女王自行挑選下一位她認可的繼任者。

由於嘉德騎士團等同於皇家禁衛騎士,所有成員從英國國君、王儲開始絕大部分都是王室貴族,或是首相、大主教、大法官等最高等職階者。

不過在特殊狀況下,英國君主可以破例授與少數、且對於國家有重大貢獻的平民超額佩帶。

雖然目前嘉德騎士團只有21名,尚有3名空位,但身為中下平民以及機密情報機構金士曼的伊格西此次能獲得這份殊榮,非常得來不易,若不是因為兩次拯救了世界以及數千萬人命,英女王不會破例提名。

本來金士曼就是由一群一戰後獲得了大量無人繼承遺產的貴族暗中出資成立的機密情報機構,雖然王室跟首相等上層人士其實都知曉金士曼的存在,卻從不曾公開談論,就算金士曼的騎士們對國家甚至世界有多大的貢獻,基於他們的機密性也無法在抬面上接受表揚。

就像過去盡管哈利阻止了暗殺柴契爾夫人的任務,報紙上刊出的也都是查爾斯王子跟黛安娜王妃大婚的新聞。更有甚者,即使像伊格西的父親一樣因公殉職,家人甚至連死因都無法得知。

然而經過上一次的華倫坦事件跟這一次的罌粟事件這兩項世界規模的大事件之後,英女王決定私底下授與哈利跟伊格西,這兩名不只是對英國有所貢獻而已,還實質拯救了世界,同時也是最後存活下來的金士曼的加拉哈德騎士勳章中最高等級的嘉德勳章,以及通常戰時才會授與的十字勳章中最高等級的維多利亞十字勳章,以嘉勉他們的勇敢與善良。

也就是說,只要經過明天的授勳儀式後,哈利跟伊格西就將成為當今世上第22名及第23名、同時也是嘉德勳章設立以來第1001與第1002的嘉德騎士。

這份榮耀,伊格西就連作夢都沒有想過。

曾經的他就只是在地上蠕動的小小毛毛蟲,如果不是哈利找到了他,將他帶入金士曼,指引了他未來的道路,他絕不可能成就如此榮耀。

想著想著,伊格西胸口一熱,百感交集之下視線又再度模糊了起來,於是他暗自咬了咬牙,為了轉換情緒,伊格西轉身面向哈利。

「是說這一套服裝也未免太緊,」拍了拍自己的腰間那緊得讓他呼吸困難的腰帶,伊格西努了努嘴,「本來就是那麼緊還是尺寸量錯了?」

這套正禮裝是一個月前,接到王室正式通知之後,哈利就帶著伊格西來金士曼量身訂製的,照理說應該不鬆不緊非常合身。

「這套正禮裝是量身訂做的,可能你比當初量的時候稍微多了一些肉……深呼吸看看。」

在伊格西乖乖聽話做了個深呼吸之後,哈利將雙手放在伊格西的腰間揉捏。

手中比起記憶中更加柔嫩軟綿些的感覺讓哈利稍微抬起了眉,低頭看去,就算伊格西屏息挺身縮起了肚子,但原本負有彈性的堅實腰腹,卻明顯長了些肉出來,甚至可以捏出一些小肚肚。

「……看樣子可能不只一點。」

與哈利複雜的眼神相望,伊格西紅了臉,看著自己被哈利捏在手中明顯的小肚肚好一會,才乾笑著自我解嘲,「這是幸福肥。」

不用哈利說,伊格西自己也知道,的確在這一個月內,時值美食之秋,也沒什麼重大事件,重新開張的金士曼也上了正軌,還有從仕特曼那特地前來支援的龍舌蘭幫忙,比起剛跟哈利回到英國的那段憂傷日子,現在伊格西的心情相當輕鬆愉快,當然忍不住就多吃了點。

而且跟習慣了外食的伊格西不同,哈利只要不是太忙,都會想辦法最少晚餐也要在家裡兩人一同坐在餐桌上分享。

雖然最近伊格西也開始學著怎麼做料理,但是哈利做的料理實在太好吃了,而看伊格西吃得開心,哈利也做得開心,所以大部分時候都是哈利做,伊格西負責吃,然後兩人一起收拾並擠在流理台邊清洗餐具。

有時候伊格西還會為了主張英國沒有美食的龍舌蘭見識英國美食,而帶著他四處上館子或是街頭小吃,除了基礎的鍛鍊以外最大的運動大概就是每天跟哈利一起帶著家裡兩隻狗狗出門散步。

心情放鬆又吃得好,自然而然伊格西肉就多了起來,這並不是什麼很嚴重的大事,哈利只是有些氣自己,居然會疏於關心伊格西才會直到現在才發現這件事。

其實這倒也不能怪哈利,由於各種忙碌,雖然他們住在一起,每天睡在同一張床上,卻已有一個月沒有親密接觸,而且於公於私他都不能否認自己過於寵溺放縱伊格西,但看樣子他必須要開始積極關心伊格西,特別是他的小肚肚了。

「明天過後,我們一起帶小JB跟小皮克先生散步的時間必須拉長。」哈利一臉嚴肅地捏著伊格西的肚子,在腦中盤算著關於伊格西的體重控制計畫,「還有,不准再帶著龍舌蘭四處亂吃。」

「但是那傢伙老是說英國菜難吃,唯一能吃的只有炸魚跟薯條,我當然要告訴他英國也是有美食的……」看到哈利皺得越來越深的眉間,伊格西將後面的話吞進了肚子裡,還故意舉起了右手做出宣誓的手勢,「好啦,我知道了,伊格西‧安文以後都不到外頭亂吃,不管是三餐還有點心都只吃哈利‧哈特做的。」

「很好。」

伊格西自己加了一大串的誓言讓哈利一下子就鬆開了眉頭,露出滿意的神情,然後若有所思地凝視著伊格西。

看著似乎陷入沉思的哈利,搭配著他那一身正禮裝,猶如中世紀畫中的王族肖像般嚴肅而優雅,一邊想著這樣的哈利真是帥到天怒人怨,難掩好奇的伊格西忍不住開口呼喚著他。

「哈利?」

聽到伊格西的呼喚,哈利略為沉吟後,左手輕輕拉開伊格西左肩的披風,右手伸到伊格西的臉頰上輕輕撫摸,「我在想,伊格西……你曾經說過我應該把你釘在牆上,因為你是我所培育過最珍貴的蝴蝶。」

睜大了雙眼,伊格西剛開始有些驚訝於恢復記憶的哈利居然還記得失憶時的事,緊接著在想起了自己當時情緒失控下的衝動失言後,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嘴裡嘟噥著:「……那是我一時太過激動才會脫口而出,我當然不是什麼蝴蝶……」

「不,伊格西……」打斷了伊格西,哈利微微一笑,將手輕輕放在伊格西的肩上,「你也知道,我在成為金士曼之前的夢想,就是尋找、研究、並收集各種蝴蝶。」

接著,哈利的雙手從伊格西的肩膀順著往下滑,拉起了長及腳踝的長披風,這麼一來彷彿在伊格西的背後展開了一雙深藍色的翅膀。

「我必須很驕傲地說,現在我的夢想已經實現了,所以不再需要去尋找其他蝴蝶,」溫柔地說著,哈利望著伊格西的眼神充滿著發自內心的欣賞跟讚嘆,「因為這個世界上,再沒有比你更珍貴美麗的蝴蝶。」

宛如心臟受到重擊,這是比起任何訴說愛的甜言蜜語,都還要震撼的告白,讓伊格西幾乎停止了心跳與呼吸,凝視著哈利,久久不能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很長也或許只有幾秒的時間過去,伊格西試著彎起嘴角,卻忍不住顫抖,當他回過神來時,眼淚已經不知何時滾落他的臉頰,然後被哈利用大拇指指腹抹去。

眨著模糊的視線看著溫柔微笑的哈利,伊格西像個孩子般不住哽咽著,斷斷續續地說:「……所以……你……你要把我……釘在牆上嗎?」

「我很想,」輕輕撫去伊格西滑落的淚水,哈利訴說著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但是我更想要在你身旁看著你自由飛翔。」

他知道--不是相信,而是確知,伊格西一定可以飛得比現在更高更遠,而哈利要做的,就是守護指引他,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咬了咬顫抖的下唇,胸口充斥了各種情感,歡喜、震撼、感動,幾乎就要炸開來的伊格西睜著濕紅的眼睛,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哈利,眼波流轉、暗潮洶湧。

淚水慢慢停歇的同時,伊格西也終於下定決心,伸手摸上了哈利的胯下,臉頰上泛著淡淡紅潮,用還帶著哭腔的低軟嗓音輕輕問道:「……那……那如果是用這個?」

說不上來為什麼,但現在,已有一段時間不曾從體內感受哈利存在的伊格西感到近乎異常的渴望,伴隨著對哈利的深刻情感滿溢而出,讓他不顧一切地做出了邀請。

「伊格西……」

如此大膽而直白的挑逗讓哈利身軀一震,抓住了伊格西有意無意撩撥著自己慾望的手,心情複雜地低喚著這個明明還在哭泣,卻已興致盎然地玩起火的大男孩。

「明天我們就得穿著這套正禮裝參加授勳儀式,不能弄髒。」

哈利正經得無以反駁的話讓伊格西跨下了臉,失望地低下了頭,「你說的對……」

但語聲還未落下,哈利就一個施力拉過伊格西的手將他擁入了懷中,並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吻上了他的唇。

 

 

 

 

 

 

 

 

 

 

 

TBC

 

 

 

___

 

 

 

嗯,哈利在我的印象中其實是個衝動的行動派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