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od Kiss(中)

上一篇

史蒂夫後天吸血鬼化梗。

此刻史蒂夫的心理,大概就是發誓要減肥後的第三天,最難熬的時候平常最愛吃的食物突然熱騰騰地送到面前的感覺吧(毆

 

 

___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史蒂夫望著巴奇,帶著些許陰影的消瘦臉龐表情相當複雜,欣喜、擔心、感動、憂傷,甚至包含了憤怒,而其中更有著壓抑不住的飢渴與慾望。

當然,其實史蒂夫心底早有預想過如果自己一直找不到恢復成人類的方法,巴奇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

因為要是兩人立場交換過來,史蒂夫也絕對會想盡辦法找到巴奇。

他沒想到的是巴奇會這麼快就找到他--雖然史蒂夫不能確定,從他跟巴奇連絡之後,具體而言究竟經過了多少時間。

由於史蒂夫成為吸血鬼後擁有了夜視功能,不需要照明,再加上陽光會致命,所以自從上次跟巴奇連絡過後,為了尋找能夠治癒吸血鬼體質的方法,史蒂夫一直待在這翻閱書籍,沒有離開過這間沒有任何窗戶的圖書館中。

對於一直待在暗無天日的古堡圖書館裡的史蒂夫來說,除了從巴奇身後長廊上頭投射下來的細微陽光可以判斷出現在是白天外,他其實不太清楚究竟經過了多久,現在又是什麼時候。

這裡沒有任何能計算時間跟日期的設備,史蒂夫又為了省電以及不讓巴奇或是其他人能透過手機找到自己,將手機關機後藏在離這裡有常人步伐半天距離的森林中。

而對已成為吸血鬼的史蒂夫來說,他也不可能透過日升日落來判斷,所以他唯一能利用的就是自己的生理時鐘。

但成為吸血鬼之後,他不再覺得疲累,自然不需睡眠,也不需--或者正確來說是無法--攝取正常人的食物,只有難以忽視的飢餓感一直如影隨形。

史蒂夫試過食用恐怖分子留在這裡的食糧,但沒有用,吃起來不能說沒有味道,但怎麼都無法緩解史蒂夫的飢餓,他知道只有一樣,但他無論如何不會去嘗試。

幸好這座矗立於湖畔邊的古堡原本就早已廢棄幾百年,又被濃密的森林圍繞著,四周杳無人煙,所以只要史蒂夫不離開這裡,並且將精神全部集中在尋找恢復成人類的方法,他就可以暫時無視對血液的渴望。

直到巴奇出現在這裡為止。

「你的戰機還停在羅馬尼亞的機場,所以我可以判斷出你沒離開過羅馬尼亞,手機最後發出的電波也在這附近,所以我跟山姆說你需要我,請他幫忙代理局長一職暫時將神盾局交給他管理後就坐飛機趕了過來。」

巴奇邊回答史蒂夫的疑問,邊一一彎起指頭,「我查過的資料裡,這座城堡曾經在十八世紀還是瓦拉幾亞大公國時發生過吸血鬼騷動,被當時的國王鎮壓過後就從歷史上被抹去,完全不曾被人提起。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座城堡右半邊整個都炸掉了,從現場看來是最近才發生過的爆發,所以,我推測你一定就在這裡。」

看著史蒂夫,巴奇臉上露出了有些得意的笑容,「然後,你果然就在這裡。」

不愧是巴奇,無論是判斷,還是處理都很出色,瞇起了雙眼欣賞著巴奇的笑容,史蒂夫情不自禁地在心裡由衷讚嘆。

巴奇的笑容總是能輕易牽動著史蒂夫的心,但除了平常帶給史蒂夫的溫暖安心感外,此刻還深深勾起了史蒂夫刻意遺忘的飢餓感。

為自己被引發的慾望而感到驚慌的史蒂夫一邊忙著壓抑本能的吸血衝動一邊說:「我不是說過不用擔心,我會……」

但還沒說完就被巴奇打斷。

「是誰剛剛才說過,如果我在這就好了?」

說完,鬆開了原本懷抱在胸前的雙手,巴奇朝著史蒂夫邁開了腳步。

「說什麼不用擔心,每次最讓人擔心的傢伙就是你。」

看著巴奇離自己越來越近,史蒂夫的心跳也越發激烈紊亂,終於忍不住從椅上站起,舉起右手擋在面前,厲聲喝道:「別再靠近我了!」

巴奇停下了腳步,盯著面無血色表情凝重的史蒂夫,好一會後,才明知故問地開口:「為什麼?」

「因為這個。」

史蒂夫指著自己張開的嘴裡那一對明顯比過去還要修長尖銳許多的森白犬齒,無奈地嘆息:「你不該來這裡,巴奇。」

「不該來?」這次換巴奇提高了音量,雙眉倒豎,氣呼呼地說道:「史蒂夫‧羅傑斯,我問你,要是換過來是我變成吸血鬼,你會希望我一個人把自己關在這座陰森老舊的城堡裡,獨自尋找那也不曉得究竟存不存在的恢復方法?」

無法作出任何反駁的史蒂夫只是不發一語地垂下了眼,巴奇說的話他比誰都清楚。要是立場互換,史蒂夫一定也會不顧一切地找到巴奇,就像現在巴奇找到了自己一樣。

「你忘了我說過的話嗎?」巴奇看起來像是在生氣,但他的嘴角跟眼神都浮現著因見到史蒂夫而安心的喜悅,「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你……」

「直到時間的盡頭。」史蒂夫低聲接過了巴奇的話,抬起頭百感交集地看向他的伴侶,這個世界上最溫柔最美好的存在。

這句孩童時的諾言,巴奇一直守到現在,縱然他們之間曾經因為外界的惡意而被迫分開數十年,巴奇更是受盡了各種難以想像的折磨,但最終,他們總能找回彼此,再度牽起對方的手,並肩走在一起。

「謝謝你,巴奇……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知道就好,」巴奇笑了起來,然後再度朝史蒂夫走去,「現在,讓我過去你的身邊,好好檢察你的狀況。」

這一次,史蒂夫沒再阻止,只是一手扶在桌面上疊起的書本上,有些緊張地看著慢慢朝著自己走過來的巴奇,一股若有似無的甜美香氣慢慢飄進史蒂夫的鼻腔裡,隨著兩人拉近的距離,越發濃郁誘人,不斷刺激著本就飢渴許久的史蒂夫。

天人交戰間,巴奇來到了史蒂夫面前,就著昏暗的光線,仔細打量著史蒂夫的模樣,確定史蒂夫身上沒有傷口,除了臉色蒼白,犬齒變得猶如獠牙般銳利以外,與一個禮拜前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巴奇才安心地鬆了一口氣。

接著,巴奇才終於有心情問起,他剛走近這座古堡時,在大廳樓梯間見到的畫像。

「你所消滅的那個吸血鬼,就是樓梯間牆上掛著的畫像上那個跟我很像的人?」

乍見到那副畫像,巴奇甚至有那麼一瞬間還以為是史蒂夫畫了自己然後掛上去的。但是稍微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那副畫像已經有了相當的歷史,而且服裝跟髮型很明顯的都是屬於中世紀左右的風格。

而且從畫像被裝飾在大廳連結一樓跟二樓的樓梯間最顯眼的位置,就可以合理推測畫像中的人,應該就是這座城堡原來的主人,只是所有關於這座城堡的過去,都從歷史記載上被抹去了,所以巴奇也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為什麼跟自己長得很像,是否就是史蒂夫所說的那個吸血鬼。

「……不,巴奇……被我消滅的那個吸血鬼……」史蒂夫搖了搖頭,有些遲疑地否定了巴奇的疑問,「像的是我。」

「你?」

望著巴奇驚訝的表情,史蒂夫沉重地點了點頭,對巴奇回憶起當時與吸血鬼對峙的景象。

「我來到這裡的時候,到處都是恐怖分子被吸乾了血的屍體,而那個跟我很像的吸血鬼就站在那副畫像前面,全身是血,發紅的眼中猶如空洞的深淵。」

當史蒂夫驚覺到不對時,對方已經衝到他面前,將利爪刺入了史蒂夫的胸前,並張口用銳利的獠牙咬在史蒂夫的脖子上,好在史蒂夫千鈞一髮之際緊急往後退了一步,對方才只是稍微咬出了兩個洞,並在他胸前抓破了五道血痕。

史蒂夫身為神盾局長,自然對神盾局內部的資料有一定的掌握,依照電腦檔案中所得來的資訊,要將人類轉化為吸血鬼,必須要交換雙方的血液。

所以照理說,史蒂夫不應該只因為區區的咬傷跟抓傷就成為吸血鬼。

然而事實上,史蒂夫在想盡辦法消滅那名吸血鬼後,來自身體內部的強烈痛苦歷經了將近一天一夜,當疼痛緩和下來時,無法忽略的吸血衝動、完全癒合的傷,還有最重要的,曝露在陽光之下會被燒傷的種種證據,讓史蒂夫很驚愕地發現自己成了吸血鬼。

同樣,在神盾局的資料中,唯一能從吸血鬼恢復成人類的方法只有一個。

不過,史蒂夫已經不可能採取那個方法了。

不是因為史蒂夫不相信,而是因為那個方法,就是要讓史蒂夫吸乾那個將他變成吸血鬼的傢伙的血,直到最後一滴。

但那個吸血鬼已經曝曬於陽光底下,燒成了灰燼--說也奇怪,史蒂夫似乎看見那個吸血鬼在化成灰之前,嘴角浮現起了欣慰的笑意,但他想,那應該只是錯覺吧。

所以史蒂夫才要留在這裡從古老的文獻中試著尋找,既然會有神盾局的資料庫中沒有的,被轉化成吸血鬼的狀況存在,那麼應該也會有尚未被發現出來的方法。

在將事情對巴奇一五一十地說明完後,史蒂夫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本書,隨手翻閱著,無奈地對巴奇說:「但是這裡的藏書完全沒有英語,大部分都是拉丁語或羅馬尼亞語,我也看不太懂,所以我剛剛才會忍不住想,要是你在這裡,那該有多好。」

「原來如此,」巴奇從史蒂夫手中拿過書,同樣隨意翻閱了一下,望著史蒂夫微微一笑,「放心吧,現在有我在這裡幫你翻譯,一定很快就能找到了。」

「……謝謝你,巴奇。」

「等你恢復了再謝我吧。」

當巴奇笑著拍了拍史蒂夫肩膀的瞬間,貼身傳來的巴奇的體溫、觸感,還有香氣讓史蒂夫的胸口突然一陣猛烈的衝擊,本就一直折磨著他的吸血衝動猶如脫離了束縛的野獸,幾乎令他失控,但他咬緊牙關,推開了巴奇往後退,掩住自己的嘴,顫聲對巴奇警告。

「……你……你快離開這……快……趁我還能抑制……」

盡管在吸血鬼的本能慾望跟人類的理性間掙扎的史蒂夫面目猙獰可怖,巴奇卻毫不畏懼,非但沒有逃離,反而更加貼近史蒂夫,甚至表情柔和地解開自己的領口,露出脖子上一大片的肌膚。

在巴奇裸露的頸項映入眼簾的剎那,難以形容的飢渴在史蒂夫胃裡爆發開來,光是不讓自己抓住巴奇的肩膀咬下去就已經花費了史蒂夫所有的理性跟自制力。

而巴奇還在柔聲說服他。

「沒關係,史蒂夫,已經一個禮拜了,我查過資料,一旦被轉化成吸血鬼後,一般的食物都像是泥土,只能攝取人類的鮮血,你一直躲在這裡,想辦法找出恢復的方法,什麼都沒吃過,現在一定餓壞了。」

他的確餓壞了,但是他不能那麼做。

「現在還不曉得什麼時候能找出治癒你的方法,我知道你不願意吸別人的血,但是我跟你不能算是別人,對吧?」

沒錯,他跟巴奇之間就像是靈魂伴侶,親密無間、不分你我,但是他不能吸巴奇的血,誰的血他都不會吸,更何況是他的巴奇?

「別擔心,我身體很健壯的,過來前我還補充了很多營養。」

「你離開前點的巴奇‧巴恩斯,快趁熱吃了吧。」

他很想要……不,他不願傷害巴奇。

他深愛的親密伴侶、這個世界上唯一讓他打從心底希冀守護、渴望擁有他所有一切的,巴奇‧巴恩斯。

他必須保護他。

而不是為了自己的慾望去傷害他。

但是來自史蒂夫體內,本就對巴奇的愛情,以及身為吸血鬼的本能正融合在一起,逐漸轉化成了最原始的衝動。

「史蒂夫……」低聲呼喚著史蒂夫的名,巴奇捧住了他心愛丈夫的臉,眼神搖曳著水光,像是純潔的獻祭品,又像是淫蕩的聖娼,慢慢地,吻上了史蒂夫的唇。

柔軟的唇瓣,懷念又熟悉的甜蜜觸感,如今更是不可思議的香甜,史蒂夫無法再拒絕,反而伸出了舌頭鑽入了那本就為自己敞開的溫熱口腔,並捲上了巴奇的舌頭,與之纏綿。

由於史蒂夫的犬齒尖利無比,巴奇的唇舌很快就被劃破,滲出的鮮血混合著唾液在史蒂夫的口腔中蔓延開來,從未品嘗過的甜美讓史蒂夫瞬間失去了理智,緊擁住巴奇,吸吮著口中來自巴奇那至高無上的極致美味。

 

 

 

 

 

 

 

 

 

 

 

TBC

 

 

___

 

 

於是下一話開吃,耶!(

 

 

 

 

 

順說,畫像上長的跟巴奇很像的人是這座城堡原本的主人,跟史蒂夫很像的吸血鬼在被喚醒前是被十字架釘在這個畫像旁的。

當初將他釘在上面的人就是他自己,因為巴奇王子為了保護史蒂夫被自己父親帶來的軍隊殺死了,巴奇王子死了吸血鬼史蒂夫也不想活了,但巴奇王子死前要他活下去,所以他就抱著巴奇王子的遺體,把自己釘在他的畫像旁,半死不活地陪著他。

後來巴奇王子的遺體被恐怖份子破壞了,於是吸血鬼史蒂夫就醒來,殺光了所有人,直到被史蒂夫於陽光下燒成灰,他才終於解脫。

至於長的像是因為那兩人是盾冬的前世(咦(為什麼前世跟今生可以同時存在?因為吸血鬼史蒂夫當初將自己釘死時其實靈魂已經追著巴奇轉世去了,(這也是今生史蒂夫比巴奇小兩歲的原因)留在這裡的是只憑保護巴奇王子的本能活動的殘骸,所以史蒂夫才能輕鬆消滅他,也才會只因一點小傷就被轉化成吸血鬼(因為靈魂的感應。

(只是提一下裡設定,沒別的意思(

 

對了,如果是巴奇一個人出現在吸血鬼史蒂夫面前,那只剩下保護巴奇的本能的吸血鬼史蒂夫大概只會抱著巴奇不放吧,也就是說巴奇只要走到陽光下就好了(一種就算死了,只剩下靈魂的殘渣也要保護你到最後的概念(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