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日食的奇蹟

關於盾冬與日全食的溫馨小甜餅。

前面是互相試探卻怎麼也不敢真說破的芽詹,後面是美隊三後一個人看日食的大盾,以及在日食的瞬間出現的奇蹟。

 

___

 

 

 

「……日全食?」

左手握著畫筆懸在放在大腿上被右手壓著的素描本上,史蒂夫抬頭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巴奇,微張了一會才從口中吐出帶了些許奇妙尾音的疑問。

在巴奇表情認真地大力點頭後,史蒂夫忍不住皺起了眉心,快速轉動著腦子,回想剛才他們之間究竟進行了什麼樣的對話,才會讓巴奇沒頭沒腦地突然開口說想跟自己一起去看日全食。

才不久前的記憶很快就在腦中清晰地浮現,上午十點多時巴奇來訪,兩人一起用完簡單的早午餐,接著巴奇就跟在史蒂夫身後回到房裡,看著史蒂夫習慣性地打開了素描本握起畫筆後,巴奇也坐在他床邊的椅上,扶著椅背看著史蒂夫,就像過去的每個日常一樣。

如果說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這幾天的巴奇安靜得讓史蒂夫很擔心。

自從他們認識並熟悉之後,他們之間的對話大部分都是巴奇先起話頭,史蒂夫回應,有時候史蒂夫也會提起一些想跟巴奇分享的事,但無論是誰先開口,最後他們總是會聊到意猶未盡,彷彿兩人之間的話永遠說不完似的。

然而,前幾天巴奇陪著自己去墓園探望剛與父親合葬沒多久的母親後,史蒂夫就察覺到巴奇似乎有些不對勁,最明顯的就是一向健談的巴奇從那天開始就一反常態地沉默,直到剛才。

史蒂夫倒也不是非得要跟巴奇說話不可,雖然從來沒有跟巴奇說過,但史蒂夫很喜歡跟巴奇單獨相處在一起,就算雙方都不說話,只要巴奇存在於身旁,就能夠讓史蒂夫感到安心跟幸福。

只是總愛滔滔不絕的巴奇突然變得沉默寡言,甚至在史蒂夫絞盡腦汁不斷開啟話題後也回應得有些恍神,像是在煩惱著什麼的模樣,史蒂夫不可能不擔心。

所以當巴奇不知怎地突然開口,提到想要跟自己一起去看日全食時,史蒂夫其實是相當開心地先說好,才接著想到--日全食?

「當你有非常想見卻又無法見到的人,只要等到太陽完全被月亮遮住的時候,」巴奇搭上了一臉困惑的史蒂夫肩膀,高高舉起右手,指向窗外蔚藍青空裡散發著炙熱光芒的太陽,臉上浮現起微笑,「在心裡不斷默念著你最想見的那個人,他就會出現在你身邊。」

看在史蒂夫眼裡,巴奇的笑容一點都不輸給夏秋之際的陽光,是那麼燦爛溫暖,讓他安心之餘,有種衝動很想握起畫筆,將這份笑容收藏在自己的素描本中,只屬於自己可以欣賞。

但史蒂夫從未想過要向巴奇說出這份深埋內心的情感,只是一如往常地將心中的悸動隱藏起來,盡可能面無表情地回應著巴奇的異想天開。

「你又跟哪個姑娘一起去看了什麼電影?」

雖然隱藏了心動卻藏不住嫉妒,史蒂夫說出的話難免有些帶刺,早已習慣史蒂夫冷淡態度的巴奇聽出了史蒂夫隱藏不住的醋意,不但沒有任何不滿,反而像是有些驚喜地瞇起了雙眼,將身體靠得史蒂夫更近了。

「傻小子,我每天都來你這,除了你都沒見過什麼人,哪有多餘時間跟哪個姑娘去看電影?」

耳邊低軟的嗓音聽在史蒂夫耳裡甜如蜂蜜,而貼身傳來的體溫跟巴奇身上特有的陽光氣息使得史蒂夫心臟難以抑止地加快了跳動,而同時湧上的感激之情更加深了他心中對巴奇的感情。

的確,巴奇原本就時常到家中串門子,自從母親過世之後,更是天天都到家中報到,有時甚至就直接跟史蒂夫擠在同一張床上睡覺。如果不是當初巴奇問自己要不要一起住時,史蒂夫拒絕的話,他應該就真的會直接搬進來住了吧。

巴奇對自己的好,史蒂夫自然是放在心裡並深深感謝,因此當有一天他發現到自己居然會對這個最要好親密的友人產生了不該有的獨佔欲跟難以啟齒的性欲時,他內心的驚慌跟對巴奇的歉疚讓他對巴奇採取了若即若離的態度,一方面既想保持距離,一方面卻又深深依戀巴奇。

如此矛盾的心情無時無刻不燒灼著史蒂夫的內心,他有多想遠遠推開巴奇,就有多緊緊擁住巴奇。

「我說的是小時候在繪本上看過的故事,但一直沒機會試,」看著史蒂夫紅起的臉頰,巴奇臉上笑得歡喜,左手揉了揉柔軟的金髮,「所以我才想,要是有機會跟你一起看日全食,也許就可以試試看。」

「……你有什麼非常想見又見不到的人?」

沒有問巴奇為什麼前提是跟自己一起看,史蒂夫只是問出了他在意的重點。

「唔……」看著史蒂夫有些像是在發怒卻又想哭似的微妙表情,巴奇愣了一下,抬頭看看窗外的太陽,又看回史蒂夫,加重了搭著史蒂夫肩膀的力量,「好像還沒有?」

史蒂夫偷偷地在心底鬆了一口氣,並故意重重嘆道,「那你還試什麼?而且日全食可不是那麼常見的,一百年都不見得能看到一次。」

「嗯,」巴奇嘟起嘴,悶悶地應了一聲,「我有到圖書館去翻查過舊報紙,我很小的時候有過一次日全食,雖然我不記得了,下一次我們這要再看得到日全食得等到1972年,也就是四十多年以後,而上一次的日全食……」

巴奇還沒說完,突然想起過去母親曾經提起的事,史蒂夫接過了巴奇的話,「我知道,上一次的日全食在我出生前一個月,我媽媽有跟我提過,她還跟我爸爸一起特地跑去看日食。」

第一次聽史蒂夫提到這件事,巴奇臉上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轉為羨慕,然後又化成惋惜,「好可惜喔,史蒂夫,如果你早出生一個月我們就能一起見識日全食了。」

巴奇的話以及嘟嘴的側臉讓史蒂夫忍不住笑出了聲,右手環上巴奇的腰回抱著他,「就算我真提早一個月出生,你也才一歲,我們都是小嬰兒,就像你現在都不記得了一樣,我也不會記得,再說那時候我們又還不認識。」

知道史蒂夫其實是在笨拙地安慰自己,巴奇先是一笑,但還是心有不甘地噘起了嘴唇,眼珠子骨碌轉動了一會,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似地轉向史蒂夫,彎起小指舉到了他面前。

「史蒂夫,我們來做個約定,一起長命百歲活到下一個日全食,試試看那個傳說。」

望著巴奇眼中閃耀的光彩,史蒂夫心中也不禁對四十多年後,兩人一起欣賞日全食的未來期待了起來。

「到時候我們加起來怕是都要超過一百多歲了吧。」

嘴上那麼說,史蒂夫還是舉起了右手,彎起小指與巴奇的小指勾在一起。

巴奇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搖晃著兩人勾在一起的右手,開心地說:「如果到時候你不在我身邊,我就會在心裡祈願,總之下一個日全食的時候,我的身旁一定要是你,你的身旁也一定要是我。」

 

 

 

*** *** ***

 

 

 

巴奇帶著笑意的話語彷彿還響在耳邊,現在史蒂夫的四周,卻只有為了欣賞即將到來的日全食而聚集在一起的陌生人。

戴著觀測日食用的深色眼鏡,頭上戴著壓低棒球帽,一身休閒裝扮的史蒂夫坐在草地上,懷裡揣著數位攝影機,下意識地看向身旁,每個人都興奮莫名地盯著天空,沒有人發現到他的身分,也沒有人陪著他。

史蒂夫的身邊並沒有巴奇,最想看日全食的他卻獨自一人沉睡在遙遠的瓦干達冰冷的冬眠艙中。

在各自都經歷了一言難盡的漫長磨難後,他跟巴奇雖錯過了那次四十年後的約定,卻依然迎來了將近百年後的另一次日全食。

即使冬眠中的巴奇無法親眼見到這一場百年來的超級日全食奇景,但史蒂夫為了當年所許下的約定,隱藏身分潛回美國,悄悄來到了北卡羅萊納州的州立公園,甚至準備好了攝影器材,為了給巴奇錄下日全食的影像,以便將來醒來時兩人可以一起欣賞。

隨著時間越來越近,現場群眾也越來越燥動,還有不少人在大聲倒數,史蒂夫也舉起了攝影機做好準備。

當明亮的太陽邊緣出現了陰影的瞬間,現場先是爆出了一陣歡呼,緊接著是屏息以待的興奮。

然而,史蒂夫心中卻滿是不在身旁的巴奇。

巴奇,好希望現在你也在這裡。

我好想見你。

好想、好想見到你,巴奇。

雖然巴奇沒有很明白說出口,但史蒂夫其實早就知道,巴奇當時會對自己說出日全食的故事,是因為他想要讓自己懷抱一個希望,在當時已經沒有任何親人,身旁唯一親密的友人只有巴奇時,也許史蒂夫會在日全食當下祈願,見到自己的父母親。

但其實史蒂夫很清楚,生命之所以寶貴,正是因為一旦消逝後就無法再復甦,所以史蒂夫雖難過卻也不至於心心念念著想再見父母一面。

然而,這一刻,他卻只有一個想法--只要現在,巴奇能夠出現在這裡,跟自己一起,那麼,他再也別無所求。

就在月亮的陰影遮住了一半的太陽,史蒂夫對巴奇的思念也幾乎要脹破了他的內心時,既熟悉又無比思念的低軟嗓音忽然響在了他耳邊。

「……那個傳說果然是真的。」

雖輕又柔,卻讓史蒂夫彷彿受到電擊般全身一震,不敢置信地睜大了雙眼,既想立刻轉頭看清楚,卻又害怕要是看過去發現沒人時的失落,整個人僵直著。

當放在草地上的左手背被溫熱的手掌覆蓋住時,史蒂夫終於還是忍不住轉過頭去。

「我好高興你還記得那個約定。」

當看到巴奇就像冬眠時的裝扮,長髮披肩、滿臉鬍渣地對著自己微笑時,史蒂夫不禁熱淚盈眶,張開了顫抖的嘴唇,好一會才輕輕地呼喚著他心中唯一的思念。

「……巴奇……」

為了看清楚眼前的巴奇,史蒂夫顧不得什麼日全食,右手顫抖著摘下了眼鏡,目不轉睛地盯著忽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巴奇。

「老看著我幹什麼?」巴奇抿嘴一笑,舉起左手指著正在進行中的日食,「太陽就快完全被月亮遮住了。」

然而此時此刻,激動到說不出任何話來的史蒂夫,除了凝視著巴奇的笑容以外,什麼都不想做,就連世紀的日全食也無心去看。

而巴奇也是,嘴裡雖說著要史蒂夫欣賞日食,但他自己的眼神也從未有一刻離開過史蒂夫那激動得無以附加的臉龐。

隨著月亮的陰影吞噬著太陽,四周也逐漸陷入了黑暗,幾乎完全被月亮遮蓋住的太陽從邊緣露出了最後一道強光,彷彿一枚鑽石戒指。

「快看,史蒂夫!」

而在那稍縱即逝的瞬間,巴奇抬起了與史蒂夫十指緊扣的左手,朝向天空,就在那一刻,他們倆的左手就像同時一起套上了那枚戒指。

「我們……」

巴奇興奮的聲音才剛開始,就被趨身上前的史蒂夫堵在了嘴裡,兩人的左手還舉在空中,唇已吻在了一起。

他們之間的初吻,那麼短暫,卻深深刻畫在彼此心間。

當黑暗過去,大地再次重見光明時,史蒂夫嘴唇上柔軟溫熱的觸感也跟著消失,但他知道,這不是幻覺也不是妄想,而是日全食的奇蹟。

他們都實現了當年的約定,而現在,史蒂夫決定再許下新的約定

不用擔心,巴奇。

大手抹去了臉上的淚水,史蒂夫在心底對著已消失無蹤的巴奇發誓,他一定想辦法解決一切橫亙在巴奇面前的困難,很快地,巴奇一定能夠毫無顧忌地與自己一同攜手沐浴在陽光底下。

高高舉起雙手,史蒂夫彷彿將太陽掌握在手中,眼角依然有些淚痕,臉上洋溢著的卻是無比自信的笑容。

而他保證,那就在不久的將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