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uscious Desire (6)

前面章節:(1)(2)(3)(4)(5)

特殊設定,有稍微提到冬兵的過去,還有失控的帶血強制肉,痛痛的,還請注意。

 

___

 

 

 

史蒂夫的那一聲低沉呼喚而出的巴奇徹底攪亂了冬兵的心。

對於沒有任何記憶與感情的冬兵來說,完成上頭命令下來的任務是他空洞腦袋裡的唯一存在。

但現在,他的內心所湧上的,卻是令他困惑不已的情感,而他並不能明白這種不可思議的焦躁感是什麼,他只能從史蒂夫的藍眸中看出他眼中爆發出的瘋狂渴望。

至今為止,冬兵見識過各式各樣想要把他生吞活剝的飢渴眼神,但這個男人眼中宛如烈火燃燒般的狂氣卻是第一次。

他是一件被九頭蛇所使用的兵器,被植入了各式各樣的殺人技巧,甚至連他自己的血肉都可以成為劇毒的毒藥。

他的面罩就是為了遮閉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足以吸引任何一位『Fork』陷入瘋狂的異香。只要冬兵取下面罩,再怎麼擁有理性的『Fork』都會忍不住飢餓,而一旦咬下冬兵,冬兵身上的劇毒就能在幾秒鐘內取走對方的性命。

雖然冬兵已經記不得原因就是現在正站在他面前的金髮男人在七十年前標記了他的緣故--他會被佐拉改造成冬兵的原因,除了他天生就適合血清的體質外,還有一件就是他被史蒂夫標記之後,他的血肉對於其他『Fork』而言是劇毒這件事。

打從一開始,佐拉就是為了捕捉巴奇才對史蒂夫他們放出消息,好吸引巴奇前來,回收這個唯一注射了仿自艾斯金博士血清還能成功存活下來的實驗品。

沒想到當時有一位身為『Fork』的科學家忍受不了巴奇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誘惑,從巴奇本就受傷的左手臂咬下了一大塊肉,然後就在巴奇痛苦的慘叫聲中立即暴斃身亡。

驚訝之下,佐拉又再做了幾次試驗,很快就發現巴奇身上的血肉雖然對普通人來說沒有任何異常,但對擁有『Fork』體質的人來說卻是種劇毒。

於是他很快就判斷,不管是先天還是後天,史蒂夫肯定是個『Fork』,而且他跟巴奇交換了血液,將他原本的『Cake』體質變成對史蒂夫以外的『Fork』都是致命的『Poison』--毒藥。

對佐拉來說這可是天大的意外驚喜,立刻著手將巴奇列為重點研究。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確切的原因,是由於『Fork』本身的基因缺陷,以味覺的喪失換來卓越的能力,亦或是『Fork』們扭曲的心理驅使他們為了取得金錢權力奮勇往上爬,總之非公開的調查紀錄,從古至今,軍政商界活躍的傑出人士大部分都是公開或隱藏的『Fork』。

如果能夠想辦法萃取巴奇身上的毒,就可以製作出只針對『Fork』的毒藥,由於普通人根本不會受到影響,因此也很難找出死因。

然而佐拉之後做了很多不同的實驗,最終卻全部宣告失敗,不知為何巴奇身上的毒素一定要是新鮮的血肉才有用,也就是說,非得讓被暗殺對象咬下巴奇,並將他身上的血肉吞下肚後才會生效。

所以佐拉為了讓冬兵成為更有效率的殺人兵器,轉而加強了他身上本來就能吸引『Fork』的異香,以及治癒能力,只要沒有特製的面罩遮蔽,任何『Fork』都會像餓虎撲羊般襲擊冬兵,然後毒發身亡,而冬兵的超強自癒能力可以讓他被咬下的肉很快長回來。

於是要暗殺『Fork』們對冬兵來說是最輕鬆的任務,他只要想辦法在對方獨自一人時出現在他面前,然後解下自己的面罩,等瞬間的撕扯痛過去後,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了。

不論執行何種任務,冬兵從不會有任何動搖,不會感到害怕,即使受了傷也毫不畏懼疼痛。

然而,現在正一瞬不瞬注視著自己史蒂夫的眼神卻讓冬兵渾身顫慄,混著恐懼及期待,彷彿有什麼被困在靈魂深處的存在,隨著金髮青年喊出的那一聲巴奇而甦醒過來,並激烈掙扎著想要逃出。

在大腦反應過來之前,冬兵的嘴就擅自向史蒂夫吐出了「誰他媽是巴奇。」

這句話一出口,冬兵自己就愣住了。

眼前快速交替閃過他應該陌生,卻覺得相當熟悉的片段,每一個畫面都有史蒂夫的存在,只是畫面中的對方表情跟他現在的表情截然不同,此刻出現史蒂夫臉上的表情,是連早已習慣血腥殺戮的冬兵都不由地感到恐懼的凶暴猙獰。

生存本能讓他想要逃離這個男人,而同時內心深處卻又湧上了同等甚至更強烈的,想要被這男人吞食的衝動,那是冬兵從未產生過的感覺。

見史蒂夫突然邁開步伐,眼看著就要朝自己衝過來,動搖著內心的強烈情緒波動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冬兵隨即反射性地朝著史蒂夫開了一槍,接著轉過身試圖逃離史蒂夫,但才剛想要抬起腳步,右手就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道將他往後拉。

驚愕之下冬兵回過頭,以駭人的高速閃過了冬兵子彈並拔腿衝到冬兵身旁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腕的史蒂夫正扭曲著臉望著他。

「巴奇……」

史蒂夫因壓抑著極度渴望而顯得有些顫抖的聲音低啞得嚇人,鑽進了冬兵心臟,並在體內回響著,思考開始運轉前,戰鬥本能就驅使冬兵立刻舉起左手想要毆打史蒂夫好讓他放開自己的手,但對方已經先一步將他拉進了懷裡。

包圍著自己的激烈心跳跟體溫讓冬兵一下子呆住了,一時之間忘了反抗,莫名的懷念跟依戀在他心中升起,讓他竟起了若是能就這樣一直被這個人抱著該有多好的想法。

眼見他們的資產被史蒂夫抓住,一旁包括朗姆洛在內的九頭蛇突擊隊員都一擁而上,為了避免射到被史蒂夫抱在懷中的冬兵,他們只是舉起了槍卻沒朝著史蒂夫開槍射擊。

就在史蒂夫分神擋格的瞬間,回過神的冬兵驚慌又羞恥地推開了他,從他懷中猶如脫兔般的溜出並拔腿狂奔。

史蒂夫立刻追隨在冬兵後方,兩名超級士兵的速度超乎想像,朗姆洛他們還來不及決定是否也要跟上,兩人一前一後追逐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道路盡頭。

在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史蒂夫跟巴奇吸引過去的當下,娜塔莎跟山姆快速交換了一個眼神,雖然不知道史蒂夫要追著冬兵往哪去,但他們也不會放過這個逃走的絕佳機會,於是,當朗姆洛他們回過頭來時,已經不見了娜塔莎跟山姆的蹤跡。

 

 

 

*** *** ***

 

 

 

心臟搏動得厲害,紊亂的呼吸讓冬兵胸口發疼,但不管冬兵再怎麼狂奔,身後的這個金髮男人一直緊緊跟在身後,像是一頭飢餓許久的獵豹,異常執著地追捕著冬兵這個終於出現在他面前的獵物。

一心只想著要躲避史蒂夫的追捕的冬兵失去了冷靜判斷,一時慌亂地鑽進了狹小的巷口裡,不巧撞上了死巷,而他甚至還來不及回頭,史蒂夫就從後方伸出雙手,抓著他兩隻手腕將他壓到了牆上。

「嗚……!」

衝擊使得冬兵忍不住皺起眉,閉起了眼睛吃痛得叫了一聲,但在敵人面前是不容許避開眼神的,他很快地睜開驚慌的灰綠望向史蒂夫,然後在望入了一雙因狂喜、疼惜、飢渴跟傷慟而激盪的眼神後,他愣住了。

在冬兵為數不多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人用這種充滿各種情愛欲念的複雜眼神看過自己。

「巴奇……!」

黑暗的狹小巷弄內,從史蒂夫身後投射而來的逆光讓冬兵竟有種被史蒂夫的黑暗捕捉的錯覺,近距離盯著自己那雙閃耀著異樣光彩的眼神宛如夜幕中盯著獵物的餓狼,讓冬兵不寒而慄。

即將被生吞活剝的恐懼下,冬兵猛力抬起右腳想要攻擊,卻反被史蒂夫一把抓住抬到了他的肩上,而他的雙手還被史蒂夫用單手用力地壓制著。

這樣的體勢既屈辱又疼痛,但冬兵什麼都還來不及反應,史蒂夫就將嘴湊了上來,彷彿啃咬似地激動吻著他的唇。

從未遇過這種狀況的冬兵驚愕得睜大了雙眼,不知所措地僵直著身軀,任由史蒂夫蹂躪著他的口腔,直到被咬破的舌尖及唇瓣上傳來尖銳的刺痛喚回了他,但已經來不及阻止嚐到血味後史蒂夫的暴走了。

隨著腥甜的血味在口腔內蔓延開來,史蒂夫越發激烈地攪動冬兵脆弱柔嫩的口腔內部,吻得他又疼又難受,殷紅的血液混著唾液伴隨著痛苦的嗚咽從兩人交纏不休的唇舌間流洩而出,滑過下顎滴落地面。

「嗯……嗯……唔唔……」

即使右腳被高高抬起,雙手被舉高壓制在牆上,冬兵依然試圖掙扎抵抗,卻反而讓兩人本就緊密貼合的下身彼此磨蹭,即使隔著厚厚的布料,冬兵也能輕易感覺到史蒂夫股間發燙的堅挺。

奇妙的感受忽然竄過全身,讓冬兵身子一顫,升起了燥熱,而史蒂夫也身軀一震,停下了動作,慢慢離開了冬兵的唇,在兩人的唇間拉起了粉紅色的絲線。

除了低促的喘息聲外,現場瀰蔓著詭異的沉默,兩雙互相凝視的眼中,史蒂夫的藍眸深沉而狂暴,冬兵的灰綠惶然而困惑,但兩雙瞳孔中同樣擁有的,是藏也藏不住的情潮,隨時都會一觸即發。

首先出手的還是史蒂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起了原本壓制著冬兵雙手的右手,抬起了冬兵的另一隻腳,突然失去了支撐的冬兵忍不住發出了驚呼,雙手反射性地抱住了史蒂夫,接著馬上紅了臉慌亂地想要往後逃離,卻被史蒂夫更加用力地壓在牆上。

當史蒂夫湊上來想要再次吻上冬兵的同時,擠壓著自己股間的高熱硬物讓冬兵又羞又急,下意識地想要合攏雙腿,卻因為被史蒂夫卡著,反倒變成夾緊了史蒂夫,讓他幾乎要撐破褲襠的欲望隔著布料抵著自己的臀縫間磨蹭。

快感及本能的趨使下,史蒂夫抓住了冬兵的兩臂,前後擺動著腰臀模擬著性交的動作衝撞著冬兵的臀部。

冬兵不敢相信地望著史蒂夫,酸脹的快感從貼合的下身隨著史蒂夫的頂弄確實地傳達而來,令冬兵不知所措。

「啊……」

即使有一層偏厚的布料阻擋著,不至於真的被破開來,但下身的私密小洞不斷被頂撞還是帶給了冬兵難以形容的酥麻感,有點疼,但更多的是奇妙的快感。

隨著史蒂夫的頂撞摩擦,冬兵忘記了抵抗,只是情不自禁地閉上了眼睛,縮起了身子顫抖,臉上滿是情慾帶來的紅潮,低喘著的濕熱嘆息跟著混合了血色的唾液從紅潤的唇瓣中流洩而出,並被史蒂夫舔去。

冬兵理應是第一次被男人那麼凌辱,但他的肉體卻與史蒂夫產生了共鳴,越發強烈的歡愉使得冬兵內部痙攣著,溫熱的腸液分泌而出,混著史蒂夫滲出的前液沾濕了兩人的褲子,深色的水漬不斷在兩人的下身間擴大。

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下被緊密的褲子束縛著的冬兵只覺得陰莖脹得難受,扭動著腰主動用下身挺向史蒂夫,彷彿是在求史蒂夫幫助他解放,於是史蒂夫很溫柔體貼地一手解開了冬兵腰間的皮帶,伸入褲頭內握住了他高聳的欲望。

「唔嗯……!」

突如其來的刺激使得冬兵身子一震,才剛張嘴想要呻吟就又被史蒂夫用唇給封住,只能皺著眉任由史蒂夫玩弄著自己的身軀,並深陷對方帶給自己的陌生快樂中。

當史蒂夫用指腹按壓住冬兵的鈴口,並隔著褲襠用龜頭頂上了冬兵收縮著的穴口時,如電流般的極致快感突然竄過全身,令冬兵弓起了身子大大一顫。

「嗚……啊……哈啊……」

瞬間的空白過後冬兵才驚覺到自己居然被這個男人隔著褲子頂弄著自己的後穴而高潮了,難以置信地看著史蒂夫歪起嘴角,舔出沾染在他手掌上的白濁時,猛烈的羞恥跟氣憤湧上了冬兵的心頭,讓他咬住了本就鮮血淋漓的下唇,眼淚匯聚在濕紅的眼眶中,狠狠瞪向那個讓他感受到如此屈辱的男人。

凌亂的髮絲披散在飛紅的臉龐上,淚水在眼中打轉的冬兵看在失去理智的史蒂夫眼裡不只一點都不凶狠,反而煞是可愛誘人,不禁低笑出聲,並邊笑邊粗暴地撤下了冬兵的褲子。

隨著史蒂夫那令冬兵顫慄的低笑,褲子被撕扯開來的聲響以及下體曝露在外的感受讓冬兵臉上失去了血色,難以置信地低頭看去,史蒂夫脫下褲子後的高聳性器,就抵在自己那處緊閉著的穴口處。

「不……」

柔潤濕熱的小口被史蒂夫的龜頭抵著,不安地收縮著,盡管冬兵的穴口處早已濕得一蹋糊塗,但跟自己緊小的入口處相比,史蒂夫的肉棒卻是如此碩大粗壯,恐慌在冬兵心底升起,並隨著史蒂夫抓著自己的腰,用頂端推開了皺褶的脹痛感襲來中攀升到了最高點。

但不管他再怎麼扭動著身軀想要逃離,卻怎麼也無法從史蒂夫的禁錮中掙脫,現在的史蒂夫不是什麼美國隊長,甚至連普通的人都不是,他只是一個餓了許久,好不容易將他唯一心愛的食物取回手中的野獸,一心只想好好享用這個如此美味多汁的獵物。

於是史蒂夫無視冬兵顫抖的身軀,將自身散發著高溫的粗熱硬挺緩緩地推進,一點一點地從外貫穿內部,撕裂了冬兵。

「啊……啊……!」

難以想像的痛楚迫使冬兵仰起了脖子,睜大了雙眼,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與方才只是玩弄穴口的感受完全不同,這次史蒂夫是真的捅開,並毫不客氣地闖入了冬兵緊小的肉穴,彷彿被硬生生從中剖開來的劇痛讓冬兵疼得全身顫抖,眼淚不聽使喚地從睜大的眼中落下。

「不……拔……啊……拔出去……」

但身為戰士最後的矜持讓冬兵不肯示弱,咬牙切齒地低吼著,然而顫抖的哭腔跟脹紅的哭臉讓冬兵看起來一點都不凶狠,反而深深撩動著史蒂夫的肆虐心,壓過了他對冬兵的憐惜,獸性大發之下,史蒂夫猛地挺腰,將整根肉棒深深埋入了冬兵脆弱的深處。

瞬間,冬兵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彷彿內臟都被貫穿的強烈衝擊從被狠狠頂撞的內部淹沒了他,而史蒂夫在頂入最深處後,便又立即往後抽出至最淺處,緊接著又重重插回,將冬兵撞得眼淚直流。

彷彿聽不見冬兵的悲慘呻吟,沒頭的快感讓史蒂夫一心只是抓著對方顫抖不已的大腿,一下一下地在濕熱緊實的肉穴裡大力抽插。

柔韌的內壁及穴口處被粗暴地撕裂開來,鮮血隨著史蒂夫的激烈抽插不斷湧出,在兩人下方的地面形成了紅色的水痕,正在被侵犯至最深處的恐懼及痛楚讓冬兵再也忍受不住,抽泣得像個無助的孩子。

「啊……嗚……嗚……不……啊……」

從體內被堅挺滾燙的肉棒猛力撐開、頂撞、碾壓的感覺實在太疼了,使得冬兵胡亂地搖晃著腦袋哭喊,淚水隨著舞動的髮絲飛散在空中。

可憐的冬兵並不知道,自己的血液、淚水、唾液--所有構成他肉體的一切要素對史蒂夫來說本來就是最甜蜜誘人的極品美食,再加上失而復使得得的狂喜,以及此刻實際從巴奇的體內所品嚐到的快感,這些全部的因素湊在了一起,終於壓抑了多年的狂暴欲望一發不可收拾,吞沒了史蒂夫的理智。

可怕的折磨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終於在一次又深又重的頂撞之後,大量滾燙黏稠的液體湧入了冬兵被蹂躪得又麻又疼的內部,史蒂夫才總算停止對他脆弱後穴的折磨。

腹內被男人的精液脹滿的感受讓冬兵很想哭,但已無力反抗的他只是低垂著頭,將臉埋在史蒂夫的肩膀上低泣喘息。

即使解放了性欲,但從冬兵紅腫的嘴裡跟穴口處流出的血液飄散著濃郁芳香依然不停刺激著史蒂夫的食慾,欲望不只沒有平穩下來反而更加躁動。

終於,史蒂夫再也忍不住誘惑,一手抓著了冬兵的左手臂,另一手勾住了冬兵的下顎,並施力分開來,將白皙的脖子展露在自己面前。

史蒂夫的行動讓冬兵嚇壞了,他可以從史蒂夫現在那宛如餓狼的飢渴眼神看出他接下來恐怕就是要張口咬住自己脖子。

過去常常被咬下肉的冬兵這次卻從來沒那麼害怕過,不是怕這個男人會吃了他,而是怕他要是咬了自己就會被毒死,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對方剛剛才粗暴地強姦自己,那根在自己體內橫衝直撞的凶器依然埋在自己內部,冬兵卻一點都不希望這個男人死亡。

「……不……住手!」

所以冬兵拼盡了最後的力氣掙扎,眼見著史蒂夫就要咬下去,冬兵終於忍不住脫口喊出了在他腦海中浮現出的名字。

「不……史蒂夫!」

下一個瞬間,鮮血噴濺在了冬兵臉上,但冬兵卻不覺得疼,錯愕之下定睛一看,史蒂夫竟咬在了他自己的手臂上。

原來是千鈞一髮之際,冬兵的那一聲焦急呼喊喚回了真正的史蒂夫,但張開的嘴已收勢不及,只來得及將目標轉成他自己的手臂。

在冬兵驚愕的注視中,咬下自己手臂上一塊肉的史蒂夫將口中的血肉吐掉,牽起了染滿了鮮血的嘴角,面露痛苦而苦澀的笑容。

「……沒事吧……巴奇……」望著自己一手造成的慘狀,史蒂夫又是自責又是心疼,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顫聲道歉著,「對不起……對不起……我……我又傷了你……」

睜著濕紅的眼,冬兵愣愣地看著眼泛淚光的史蒂夫,他眼中的執著與狂氣依舊,但理性的明亮已回到了他那雙充滿歉疚的蔚藍中。

看著對方朝自己伸過來的手,以及他那張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冬兵胸口湧上了溫暖的感受並慢慢在全身擴散開來。

雖然這個男人才剛對自己施暴,現在卻讓冬兵感到了熟悉的安心感,很想將自己完全交付到他手中。

不可思議地想著,在史蒂夫溫暖的掌心撫摸下,冬兵緩緩閉上了眼睛。

 

 

 

 

 

 

 

 

 

 

TBC

 

 

___

 

 

然後冬冬就被隊長打包帶回家了(

大概之後會跟隊長一起阻止洞見計畫吧(不過冬冬受的傷有點重,隊長大概會希望他在秘密基地裡休養,但冬冬還是擔心隊長,於是就偷偷潛入了尼克駕駛的昆式戰機,不過沒有冬冬阻止的情況下隊長大概很快就能裝上晶片,所以事件迅速結束後冬冬就被隊長強制同居了(進展真快

由於冬冬身上的異香,再加上失而復得,隊長基本常常會失去理智,食欲會被隊長自己的自制心切換成性慾,所以他們家中就常常會上演本來兩人好好地吃飯,不知不覺冬冬就被壓在餐桌上狂操,或是冬冬在沙發上睡著後被猛力操醒之類的戲碼(你

啊,還有,原則上除了隊長以外神盾局跟復聯都沒有『Fork』,冬冬身上的味道只會吸引『Fork』所以在復聯總部陪隊長是沒問題的,但是要出任務就必須戴著特製的面罩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