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uscious Desire (4)

前面章節:(1)(2)(3)

毫無反應就只是一個過保護的史蒂夫(雖然我筆下的大盾一向都是如此XD

前面甜甜的,不過後面小虐,特殊設定,有點血腥暴力,還請注意

 

____

 

 

「躺了好久,終於可以動了。」

已儼然是史蒂夫跟巴奇兩人的營帳內,許久沒有離開床的巴奇心情愉快地伸展著因躺了三天而有些僵硬的四肢與軀幹。

看著他身上穿著許久未曾套上的深藍制服,以及背後那把愛用的狙擊步槍,站在他身旁的史蒂夫臉上掩不住擔心神色。

「真的都沒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面對史蒂夫的關心,巴奇只是笑著揮揮左手,「放心,早就好了,我現在迫不及待要上戰場施展一下我的槍法了!」

在巴奇開朗的笑容感染下,史蒂夫也稍微放鬆了臉上緊繃的表情,但當眼神移到巴奇脖子上僅剩些許淺色的咬痕時,史蒂夫不禁又皺起了眉,心裡湧上複雜的情緒。

他還記得,當三天前,巴奇在自己失控的暴力侵犯下昏厥後,自己從瘋狂的激情中恢復理智時的衝擊。

緊閉著雙眼的巴奇那張沾滿了淚水的濕紅臉龐,從他身上流出的鮮血所散發出來的甜美香氣依然誘人,但展現在眼前的悽慘景象卻如利劍刻在史蒂夫的心上。

巴奇脖子被咬得相當嚴重,雖不致血肉模糊,卻也足以令史蒂夫心驚膽戰,而原本左肩包紮著繃帶的槍傷處因他粗暴的行為而被撕扯開來,露出不斷流出鮮血的傷口。

特別是當史蒂夫抽出自身後,從巴奇下身那處被殘忍蹂躪過的內部,大量混著血液的白濁流出紅腫穴口的慘狀,一再指責著史蒂夫--是誰在心裡發誓要好好保護巴奇的?結果傷害巴奇最深的人不正是你自己?

模糊的記憶中,史蒂夫可以記起巴奇的哭喊跟哀求,然而明明自己都聽見了,卻任由本能的失控去肆意掠奪巴奇的一切,傷害他的肉體,一直到巴奇承受不住昏厥為止。

自責又心疼的史蒂夫唯一能稍微彌補的,就是趕緊幫昏迷的巴奇處理自己在他身上所造成的一切慘況,並且爭取到了時間能讓巴奇好好養傷。

但另一方面,史蒂夫也無法否認自己內心深處,對巴奇屬於自己這個事實感到了至高無上的喜悅。

他脖子上那怵目驚心的咬傷,正是他屬於自己的證明,所以當史蒂夫割開了自己的手,將自己的血餵到巴奇嘴裡時,雖難免有些罪惡感,卻毫不猶豫。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就已經愛著巴奇,而且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巴奇也愛著自己,那麼既然如此,在事已至此的現在,史蒂夫要做的就是一直守護在巴奇身邊,直到生命的盡頭,就如同巴奇當年對自己許下的承諾。

然而,才不過三天,巴奇的傷卻已經癒合到不仔細觀察幾乎看不出任何痕跡的程度。

史蒂夫一時之間竟不知該慶幸、擔心,還是感到遺憾。

自從與巴奇再會之後,史蒂夫很快察覺到了巴奇身上的傷癒合變得相當快速,盡管與注射過血清的自己相比稍有遜色,但絕對比起一般正常人要來得迅速。

史蒂夫很清楚,這恐怕是當初九頭蛇捕捉巴奇後在他身上所做的實驗所導致的結果。

雖然很擔心會不會有什麼其他後遺症,但由於除了傷口癒合速度變快以外,軍醫並沒有從巴奇身上查出什麼其他的異樣,而且巴奇本人也說過完全沒有任何不舒服,所以就算史蒂夫仍放心不下,也只能暫且靜觀了。

只是史蒂夫總是難免會擔心,而且當然傷口癒合得快是好事,但巴奇脖子上自己留下的咬痕也算是一種代表巴奇屬於自己的印記,才過了三天就幾乎看不見史蒂夫內心還是難免有些失落。

見史蒂夫盯著自己的脖子愁眉不展的模樣,巴奇走到他身旁,舉手環住了他的肩膀,在史蒂夫還來不及反應時吻上了他的唇。

雖然只是個輕觸的吻,卻是如此甜美,撲鼻而來的香氣甚至讓史蒂夫有些暈眩。

與史蒂夫圓睜的藍眼相望,心情很好的巴奇笑瞇了眼,輕輕舔過唇瓣,低問:「……在想什麼,親愛的隊長?」

「……想你,我親愛的中士,」柔聲回應,史蒂夫摟住了巴奇的腰,很老實地回答,「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巴奇臉上的笑容更甜了,喜孜孜地低語:「那可真巧了,因為我也老是在想你。」

兩雙盈滿了愛意的眼神相望著,強烈的悸動之下,兩人同時再次吻上了彼此。

天曉得他們究竟忍了多少年沒戳破那張薄薄的紙,而當已然結合的現在,他們之間隱藏已久的情熱幾乎一發不可收拾,因此史蒂夫才更必須要壓抑自己的欲望,但他原本只想淺嚐即止的決心,卻在巴奇主動捲上史蒂夫的舌將之迎入甜美的口腔內時動搖了起來。

吸吮著巴奇口腔內甜美的汁液,史蒂夫沉溺在宛如享用上等美酒般的醺然中,巴奇的一切都是那麼甜美,每次吻著巴奇時,史蒂夫總是費盡千辛萬苦,才能不讓自己再次失控傷害到巴奇。

「隊長,巴恩斯中士,我們差不多該動身了。」

忽然間,有人的聲音從營帳外傳來打破了他們之間甜蜜熱烈的吻,兩人的身軀同時都是一震,眼神看向了帳門,卻依然不願分開來。

依依不捨地將自己的嘴從巴奇香甜柔軟的唇上移開,盯著巴奇染滿情潮的艷麗面容,史蒂夫清了清喉嚨,將方才的情慾都壓下後才冷靜對營帳外的人做出回應。

「……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

聽見了對方遠去的腳步聲後,兩人互相凝視了一會,史蒂夫露出了無奈的苦笑,伸手捏了捏巴奇的臉頰,像似抱怨般地低聲說道:「你高超的狙擊能力真是讓我又愛又恨。」

「我就當你是在誇獎我了。」挑起眉,巴奇輕輕推開了史蒂夫,敲了敲自己背後的愛槍,「用不著擔心,這次幫忙援護射擊的狙擊手不只有我一個,還有個法國神槍手。」

「如果我說……我更擔心了怎麼辦?」

聽出史蒂夫半開玩笑的話語中藏不住的醋意,巴奇愣了一下,笑得更開懷了,大力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放心,我從裡到外都是只屬於你的,你完全不用擔心。」

得到了巴奇的保證,史蒂夫心滿意足地笑了,雖然早就明白彼此的情意,但聽到巴奇親口說出的意義還是不一樣。

不過,比起談情說愛,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先處理,他們還得前去支援前線戰場。

「我知道了,」史蒂夫收斂起笑容,凜起了面孔,握起了拳頭舉向巴奇面前,「我會保護好我自己,所以答應我,務必保護好你自己。」

巴奇表情也嚴肅了起來,點了點頭,與史蒂夫舉起的拳頭互相敲擊後,兩人一起步出了營帳,往下一個戰場邁進。

 

 

*** *** ***

 

 

指揮著手下隊員衝刺,史蒂夫奮勇殲滅納粹德軍,一邊仍不時注意遠在崖上舉槍埋伏著的巴奇。

這次他們的任務是趕往艾森伯恩山脈救援被納粹德軍圍困的美軍106師第二軍團,史蒂夫負責在前頭領軍突圍,巴奇則占領制高點,隱身在遠方的峭壁上以狙擊作為援護。

通常巴奇都是自己一個人進行狙擊任務,但這次多了從自由法國前來支援的士兵,其中還有一位號稱是法國最有名的神槍手路易士‧米歇爾,所以在對方的熱心自薦下,史蒂夫只好安排讓他與巴奇兩人一組。

史蒂夫的擔心不只是來自於讓巴奇與別人單獨共處,還有個原因在於盡管史蒂夫手邊已有他自己調查出的身在同一部隊的所有美軍中擁有『Fork』體質的名單,但對於其他國家來增援的士兵由於時間尚短,他還無法一一查清。

要是路易士是『Fork』的話,那麼巴奇的狀況將會十分危險,因為他所身處的位置史蒂夫很難馬上趕去救援,雖然巴奇說過他們交換血液之後,他的血肉對其他的『Fork』來說會是劇毒。

但巴奇所說的只是一種古老的傳說,除了史蒂夫可以從身體裡感覺得到他們已屬於彼此的融合在一起以外,他無法確定巴奇的血肉是否真的對其他『Fork』來說是劇毒。

更何況,就算真是,那也得等到對方咬下巴奇,將他的血肉吞入腹中後才會產生效用,也就是說是以巴奇必定會受傷為前提。

對史蒂夫來說,就算巴奇只是受點小傷他都會心疼得不行,更不用說被別人活生生咬下一塊血肉了。

因此只要有一點可能性,史蒂夫都會擔心,即使明知這樣做會有導致巴奇埋伏位置曝光的可能性,他還是忍不住頻頻望向巴奇所在的位置。

結果,德軍的狙擊手在發現美國隊長頻繁地看向遠方的山崖上,並且只要稍微接近他四周的德軍都會被一發爆頭後,立刻推斷那裡有美軍的狙擊手,於是轉將狙擊鏡瞄準巴奇所在的山崖上。

就在巴奇發現狙擊鏡上視角閃光一現的瞬間,他立刻反射性地往一旁閃躲,雖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了正面襲來的子彈,但還是讓子彈劃破了他的左臉頰。

當鮮血從他左臉頰上被劃出的一道細小傷口中流出時,原本還緊張地關心著巴奇的路易士突然臉色大變,渾身顫抖著,低吼了一聲,一臉猙獰地朝著巴奇撲了上去。

「巴奇!!」

突然瘋狂的路易士從旁襲擊巴奇的景象就像是慢動作,史蒂夫整個人氣急敗壞地扔出了盾牌,卻因為巴奇所在的懸崖實在太遠,盾牌飛行了一個圓弧又回到了史蒂夫手中。

「有人襲擊狙擊手!這裡交給你們,我先去救巴奇!」

接住了盾牌後,史蒂夫再也顧不得其他,在轉而將方才狙擊巴奇的狙擊手用盾牌削去腦袋後,就匆匆交代其他隊員後往巴奇的方向衝去。

雖然山崖有些遙遠,但史蒂夫跳上了軍用機車,催起油門用最高速度朝著巴奇奔馳而去,很快就趕到了山崖上。

雖然早已抓起盾牌做好攻擊的準備,但當史蒂夫來到了山崖上時,卻只見到了倒在地上的兩人。

巴奇抓著狙擊槍托仰躺著,胸口不斷上下激烈起伏,左肩的衣物被撕裂開來,一大灘血讓史蒂夫心中一抽,幾乎想尖叫出聲,而路易士則是雙手抓著咽喉滿口黑血一動也不動地用一種扭曲的姿勢倒在一旁。

一心只想早點確認巴奇安危的史蒂夫連火都沒熄就跳下了機車,往仰躺在地上的巴奇衝了過去。

「巴奇!」

只撇了一眼的路易士,確認已死亡毫無威脅性後,史蒂夫抱起了巴奇,焦急地檢查著他受傷的狀況。

茫然地看著史蒂夫,巴奇臉上的表情依然驚魂未定,結結巴巴地說:「……他……死了。」

從腰間口袋裡取出緊急用的止血紗布覆上巴奇被咬下一塊肉的肩上,壓抑著內心的食欲,一手伸到巴奇面前握住了他的手,史蒂夫面色凝重地問:「我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感受到史蒂夫掌心的溫度,巴奇才總算緩過神來,回憶起幾分鐘前宛如喪屍片才會出現的場景,內心依然餘悸猶存。

「我被子彈劃傷後,這傢伙就突然發狂咬住了我的手臂,然後……」

他從未見過有人會那樣,史蒂夫失控時也沒有咬下自己的一大塊肉,那就是真正的『Fork』嗎?

也就是說,路易士就像史蒂夫擔心的一樣擁有『Fork』體質,應該就是由於巴奇的血而被觸發,即使擁有劇毒,但巴奇聞起來依然像是美味的糕點,甚至彼此被史蒂夫標記之前更加香甜誘人,而一般人又不像史蒂夫能用強大的自制力去控制,才會導致發狂的結果。

看了一眼路易的屍體,史蒂夫拍著巴奇依然起伏顫抖的背,柔聲安撫,「不用在意,巴奇,你沒受傷就好。」

身為優秀的狙擊手,又伴隨著史蒂夫一同殲滅了許多九頭蛇基地,巴奇不要說見過不少屍體,當然也親手殺了不少敵軍,只是,那些都是所謂的敵人,而且巴奇絕大部分時候都是用狙擊槍遠距離攻擊,像剛才那樣如此近距離看著對方猙獰地撕咬下自己的一塊肉,然後面孔扭曲地掙扎著毒發身亡,卻還是頭一次。

肩上的痛楚鮮明地抽痛著,巴奇低垂著頭,顫抖著嘴唇喃喃說:「所以那個傳說是真的……因為你標記我了,所以我的血肉對你以外的『Fork』都是劇毒……而且……不論敵我……」

史蒂夫抱緊了自責的巴奇,溫柔而堅定地安慰他,「不關你的事,巴奇,這不是你能控制的。」

「但是……!」巴奇猛地抬起頭,「如果他不是因為在我旁邊……如果我沒有被你標記……」

「如果你沒有被我標記,他現在就不只是咬下你一塊肉而已了。」相對激動的巴奇,史蒂夫冷靜得甚至有些無情,「聽我說,巴奇,我對於這名友軍的死亡感到遺憾,但這是意外,戰場上經常會有的意外,他的死不是你的錯。」

「史蒂夫……」

望著巴奇,史蒂夫微一沉吟後,開口說道:「……如果你真的擔心將來還會發生這樣的事,那麼我可以向上級說明,關於我們之間……」

「史蒂夫?你可別跟我說你想要把自己的體質曝露出來?」

不需要史蒂夫把話說完,巴奇就可以猜測到史蒂夫的打算。

史蒂夫想要把巴奇已經被自己標記過,所以他的血肉對其他的『Fork』是劇毒這件事公諸於世,而巴奇知道這麼做對史蒂夫來說有多大的風險。

盡管史蒂夫天生缺失味覺,但從小就跟他一起長大的巴奇比誰都清楚,即使身邊一直有自己這個『Cake』存在,史蒂夫卻從未傷害過自己,一心只想保護自己。

然而這個世界一向對很有可能會是潛在犯罪者『Fork』極度不信任,一旦史蒂夫擁有『Fork』體質的事曝光,再加上他身為超級士兵實驗計畫唯一的成功者,軍方會怎麼處理像他那樣的特殊人物,誰也不敢保證。

都是他太沒用,一時慌了手腳,才會讓史蒂夫想到要那麼做,即使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巴奇也不會讓自己害得史蒂夫陷入危險。

「不,史蒂夫,你想都別想。」於是巴奇揮開了史蒂夫的手,強迫自己站起身,一手摀著左肩的傷,看向史蒂夫,「我會保護好自己,不會再讓這種事發生。」

「但……」史蒂夫還想說些什麼,但他從巴奇堅毅的眼中看出了決心,於是做了一個深呼吸,用力擁住了巴奇,「我知道了,巴奇……我也不會再讓任何人有機會傷害你……絕對。」

史蒂夫在巴奇耳邊輕聲說出的,是對自己跟巴奇的誓言,而他真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得到。

 

 

 

 

 

 

 

 

 

TBC

 

 

____

 

 

 

但是史蒂夫沒有做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