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uscious Desire (3)

第一話第二話

前面先來點布魯克林時代的回憶,雖然設定特殊,但這話是很甜的芽詹跟盾冬

 

___

 

 

剛從麵包店裡走出來的巴奇臉上洋溢著喜悅,將裝滿了剛出爐麵包的紙袋抱在胸前,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街道上。

熱騰騰的誘人香氣不斷從袋口飄散進巴奇的鼻腔內,刺激著本就飢腸轆轆的巴奇饞得不得了,忍不住低頭看向袋內一個個圓圓胖胖的麵包,吞嚥著唾液,幾乎就想伸手到紙袋裡取出一個大快朵頤一番。

但平素良好的教養讓巴奇戰勝了誘惑,抬起頭,一邊在心中對自己說著再忍一下就好,一邊朝著自家的方向加快了腳步。

正當巴奇拐進了轉角處,突然遇上有人迎面而來,只差一點就要撞上前巴奇及時煞住了步伐,對方也停下了腳步。

「對不起,你還好嗎?」

「抱歉,沒事吧?」

雖然沒真撞到,但兩人都不約而同地低下了頭急忙道歉,並關心對方的狀況,直到兩人同時抬頭望向彼此後,巴奇才發現對方居然是史蒂夫。

意外的巧遇讓兩人同時都是一愣,很快地巴奇就綻放出了驚喜的笑容。

「史蒂夫!真巧,出來買東西?」

雖然他們幾乎天天相見,昨天也才見過面,但能在街頭上巧遇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開心的不只是巴奇,史蒂夫也垂下了原本舉在胸前的雙手,臉上展現出放鬆的笑容,回道:「今晚我媽媽臨時要值班,雖然有留晚餐給我,但她忙得忘了買麵包,出門前再三叮嚀我一定要去買。」

聽了史蒂夫的話,巴奇能夠體會史蒂夫母親的心情。

她一定很擔心史蒂夫不會好好吃飯,畢竟史蒂夫天生的特殊體質,讓他原本就只把攝取食物當作一種生存任務,而且他有時候看書或繪圖太入迷會忽略飢餓的感受,要是一個人在家,搞不好真會忘了要吃飯……

想到這,巴奇忍不住換成一隻手抱著紙袋,伸出另一隻手拉住了史蒂夫的手腕,「我跟你一起去。」

史蒂夫有些不解,將視線移到巴奇懷中的紙袋,「你不是已經買了?」

面對一臉詫異的史蒂夫,腦筋轉得飛快的巴奇很快就想到了理由,「那裡的麵包種類太多了,有好幾種我都想吃吃看,只是沒辦法一次吃光那麼多麵包,剛好你現在要去買,我想推薦你一些,然後我晚上去你那裡一起用晚餐,我們可以把所有麵包都分成一半,一人吃一半,這樣一來就可以品嘗各種不同的麵包了。」

這個理由聽上去應該不會太刻意吧?巴奇心裡有些緊張地觀察著史蒂夫的表情。

既然莎拉阿姨不在家,總得有人陪著史蒂夫一起吃晚餐,不然他一定會整晚擔心史蒂夫要是忘了吃飯怎麼辦。

還好,望了巴奇一會後,史蒂夫輕輕一笑,「這主意聽起來不錯。」

看著史蒂夫臉上一付真拿你沒辦法的溫柔笑容,巴奇心頭忽地一跳,為了不讓史蒂夫察覺自己突然升高的體溫,巴奇鬆開了手,轉向自己剛才走來的方向。

「那我們快走吧!現在麵包才剛出爐,整間店裡都香噴噴的。」

雖然史蒂夫天生沒有味覺,但嗅覺還是有的,所以巴奇才會急著要早點帶著史蒂夫去充滿著麵包香的麵包店裡,就算吃不出味道,至少能聞聞香氣。

巴奇並不曉得對史蒂夫來說,他身上散發的甘美香味遠遠勝過一切食物,關於史蒂夫平常到底花費了多大的心力在巴奇面前克制自己,他一點都不知情。

一起在麵包店裡挑選了麵包之後,史蒂夫跟巴奇先各自回到家中。

跟家人交代一下晚上要在史蒂夫家裡吃飯,或許還會過夜後,給弟妹們留了一些麵包後,巴奇就抱著要帶去跟史蒂夫分享的麵包,以及媽媽要他帶去給史蒂夫的火腿洋芋沙拉,出現在史蒂夫家門口。

由於他們總是頻繁進出彼此的家,對他們來說對方的家也可以說是自己的另一個家了,所以巴奇只是稍微打了聲招呼後就彷彿回到自己家似的逕自往史蒂夫家的廚房走去,史蒂夫也很自然地在關上門後就跟在巴奇身後一起走入廚房。

廚房裡,為了讓巴奇過來就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食物,史蒂夫剛才先回來時就將媽媽留下來的烤雞用烤箱加熱過,搭配青豆跟花椰菜,麵包也早已分別切成了兩人份。

將自己帶來的麵包跟火腿洋芋沙拉放到餐桌上後,巴奇抽了抽鼻子,將視線移到了火爐上下頭正開著小火的湯鍋上,眼神一亮,走過去探頭往鍋內瞧。

「哇,莎拉阿姨的南瓜濃湯!」看著裡頭散發著濃醇香氣的金黃湯品,巴奇驚喜地轉頭看向史蒂夫,「我最喜歡了!」

彷彿被巴奇的喜悅感染,史蒂夫臉上也浮現起了笑容,「喜歡就多喝點吧。」

在史蒂夫那麼說後,巴奇臉上的笑容彷彿散發著光芒。

於是,在兩人一起分工合作將所有食物都裝盤擺好在餐桌上後,他們就一起開動,共享著美味的晚餐。

「我一直想像這樣一次吃好多種不同的麵包!」

說著,撕下一小塊外皮烤得酥脆,裡頭扎實的麵包浸在南瓜濃湯中,等吸飽了湯汁後再放入嘴裡,香濃的美味跟濕潤的口感讓巴奇不住大力點頭稱讚。

「好吃!」

看著巴奇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史蒂夫也微笑著,咀嚼著自己面前毫無味道的烤雞。

雖然對史蒂夫而言,他除了在口感上能分辨出差異之外,完全吃不出每樣食物有什麼不同,但只要像現在這樣看著巴奇如此開心享用美食的模樣,他也彷彿跟著巴奇一起品嘗了不同滋味。

如果不是為了巴奇要來一起共進晚餐,一個人在家的史蒂夫大概不會那麼認真地熱湯熱菜,反正,不管是冷是熱對他來說都一樣,惟有巴奇才是能激起他食慾的存在,但他永遠都不可能吃了巴奇,所以史蒂夫早就對此認命。

反倒是巴奇,看著面前明明吃著美味的烤雞,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淡然咀嚼著食物的史蒂夫,巴奇只覺得內心酸酸痛痛的,甚至有些氣憤。

真是太可惜了,巴奇遺憾地想,那麼濃郁的南瓜滋味,史蒂夫卻無法嚐到,也體會不到新鮮麵包的鬆軟香甜。

這些好吃的東西,還是莎拉阿姨為了史蒂夫特別用心製作的食物,史蒂夫卻享受不到這樣的美味。

為什麼上天那麼對史蒂夫那麼不公平?不只讓他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天生體弱多病,連一個人生存最基本應該具備的味覺都吝於給予。

越想越生氣,激動之下,巴奇咀嚼太過用力,一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舌頭,瞬間的劇痛讓巴奇縮起了身體,反射性地摀住了嘴,發出了痛苦的悶哼。

「嗚!」

巴奇突然的異狀讓史蒂夫嚇了一跳,連忙擱下手中的刀叉,從椅上站起,快步來到了巴奇身邊,焦急地問道:「怎麼了?」

勉強吞下了食物後,麻麻的刺痛感以及血液特有的鐵鏽味在嘴裡蔓延開來,眼角含淚的巴奇苦著一張臉,含糊不清地說:「咬到舌頭了……」

「讓我看看。」關心地說著,史蒂夫一手搭在巴奇肩上,一手勾起他的下巴,彎下腰,往巴奇的嘴裡看去。

但才剛看到巴奇紅嫩的舌尖上一小處滲出的鮮紅血液,撲鼻而來的甜美氣息使得史蒂夫空虛已久的胃部突然激烈翻攪,像是點燃了引線,瞬間飢餓的感覺猛地襲捲了他的全身,驅使著他像頭餓狼般用自己的舌頭侵入巴奇的嘴裡,吸吮著甜美的汁液。

只差那麼一點,史蒂夫就要付諸行動,但巴奇帶著哭腔的低軟呼喚聲將他的理智硬生生拉了回來。

「……史蒂夫?」

看著史蒂夫像尊石像似的呆愣望著自己的嘴,以及那雙藍眼中散發出異樣的光彩,巴奇不禁有些不安地呼喚著他的好友。

回過神來的史蒂夫立刻像是被電到般從巴奇身上彈開,迷惑的灰綠跟驚恐的蔚藍瞬間交接。

「……沒事……」

避開了巴奇訝異的目光,史蒂夫有些驚慌地快速向巴奇說道:「雖然有出血,但傷口不大,應該很快就會止血了,我去弄點蜂蜜水,我想你含著休息一下應該就可以緩和疼痛。」

望著史蒂夫匆匆往廚房流理台走去的背影,巴奇摀著嘴,內心湧上了不可思議的感覺。

剛才史蒂夫盯著自己的眼神他從來未曾見過,讓他背脊發寒,是有一點害怕,但絕不是厭惡,不如說接近某種亢奮的情緒。

那是什麼感覺,當年才十七歲的巴奇還無法分辨清楚。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巴奇為了保護史蒂夫受了傷,再一次地沐浴在那雙更加深沉、更加劇烈的飢渴眼神中,他才驚覺到史蒂夫為何會那樣看著自己。

因為自己就是『Cake』,那個唯一能讓史蒂夫品嚐到滋味的存在。

在失去意識前,湧上巴奇內心的是狂喜--太好了,他終於能讓史蒂夫嚐到食物的美味了。

 

 

*** *** ***

 

 

緩緩睜開了眼睛,巴奇有些茫然地望著上方,當他意識到那不是位於布魯克林的自己或是史蒂夫的房間,而是軍中營帳的帳頂時,昏厥前所有的記憶迅速湧上了他的腦海。

比起自己的狀況,巴奇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尋找史蒂夫,不過並不需要他找,因為才一轉頭,垂頭喪氣的史蒂夫就出現在他眼前。

看著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般消沉的史蒂夫,巴奇的心都痛了起來,忍不住張開乾澀的嘴唇,扯著有些疼痛的嗓子,輕輕呼喚著他。

「……史蒂夫……」

像是罰站似的站在巴奇床邊低垂著頭的史蒂夫在聽到巴奇的呼喚聲馬上猛一抬頭,驚喜地喊了一聲。

「巴奇!」

有那麼一瞬間,史蒂夫的雙手往上揚起,腳也往前踏了一步,像是想要來到床邊握住巴奇的手,但緊接著他表情一變,硬生生停下了動作,使得他看起來有點詭異。

心裡明白史蒂夫一定是因為對自己的暴行而心懷愧疚才不敢碰自己,巴奇想要主動握住史蒂夫的手,但他才動了一下,強烈的疼痛就從身體各處猛地襲來,讓他僵直了身軀,癱在床上動彈不得。

雖然全身到處都痛,但最疼的部位主要還是在頸項以及下身--更正確來說,是被史蒂夫咬傷的左側脖子跟捅開來的體內深處。

好不容易發麻的劇痛稍微緩解後,巴奇含著淚光扭頭看去,脖子的傷口上已貼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原本左肩裂開來的傷也重新包上了新的繃帶。

至於下體……雖然還是隱隱脹痛,但從體內乾爽的感覺來看,史蒂夫應該在自己昏過去之後有細心處理過了,連理應染血的床單跟被子都換過了。

「……對不起,巴奇。」

消沉的聲音讓思考中的巴奇內心一動,望向了史蒂夫,那張總是堅毅自信的臉龐如今充滿了自責,再加上他臉上長出的鬍渣、亂糟糟的金髮,以及垂頭喪氣的模樣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很糟。

很少見到史蒂夫這番模樣的巴奇心疼不已,連忙安慰著史蒂夫,「你不用道歉,本來就是我硬要誘惑你的,而且你最後也沒真吃了我……雖然我沒想到你會那麼失控。」

後面小聲補上的話語讓史蒂夫身軀一震,本就緊蹙著的眉心皺得更深了。

巴奇苦笑著嘆了一口氣,「聽我說,史蒂夫,我明白你從來都不想傷害我,那只是你本能的暴走,所以你不用自責,也不要因為這樣就避開我……」

望著巴奇溫柔的眼神,史蒂夫內心湧起了感動,而當他的眼神再次見到巴奇間頸項間的紗布時,內心更加湧上了歉疚、心疼,一時之間只是深深望著他。

兩人彼此沉默地對望許久,巴奇忍不住開口問道:「……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

沒想到史蒂夫卻搖了搖頭,「……不可能了,巴奇……我已經嚐過你的滋味,再也不可能遺忘。」

由於史蒂夫表情太過凝重嚴肅,巴奇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表情,因為他其實很高興史蒂夫對自己的味道感到滿意,但又對史蒂夫感到抱歉--是他誘惑史蒂夫嘗試自己的味道,雖然這麼比喻有點奇怪,但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引誘亞當偷嚐禁果的夏娃。

看著臉上似笑非笑的巴奇,史蒂夫伸出手指向自己的手腕,那裡赫然包上了一圈繃帶,「而且我已經在你昏迷後交換了我們的血液……你是只屬於我的『Cake』了。」

巴奇十分驚訝地睜大了雙眼,「……真的?」

「我很抱歉,巴奇……但……其實我從很早以前就對你懷抱著不應對朋友跟家人所擁有的感情,我心裡明白,一旦跨出那一條線,我就很難控制自己,所以……」

史蒂夫還沒說完,巴奇就笑了,泛紅的臉頰滿是淚水。

「……巴奇?」

不知所措的史蒂夫來到了巴奇面前,握住了他的手,輕輕喚著他的名字。

「笨蛋臭豆芽,我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說出口。」與史蒂夫十指緊扣,巴奇咬住了顫抖的嘴唇,滿心歡喜地笑著,將內心多年的感情訴說出來,「我很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到就算真的被你吃掉也無所謂。」

聽到巴奇那麼說,史蒂夫內心又是歡喜又是難受,正想開口表示他絕不會真的吃了巴奇時,明白他想說什麼的巴奇搶在他開口前繼續往下說道:「但是我知道你不想要吃了我,而且如果我不在了,誰來陪著你?」

瞬間,史蒂夫內心湧上了想哭的衝動,然而接下來巴奇的舉動又讓他好不容易才沉寂下來的飢渴與欲望再度被點燃。

「既然我是你的『Cake』,我的口水,對你來說也是甜的吧……?」臉上浮現著魅惑的表情,巴奇張開了嘴,露出裡頭粉嫩的口腔黏膜及鮮紅的舌頭,「雖然你不想吃我,那就吻我……」

香甜的氣息,以及視覺上的誘惑,還有巴奇低軟嗓音的邀請,讓史蒂夫內心掙扎了一會,最終還是彎下腰,俯身吻上了巴奇的唇。

在雙唇相疊的前一刻,他們才忽然意識到這一吻是他們之間的初吻,立刻像是一股烈火在兩人之間燃燒,而巴奇口腔內的甜蜜更是不可思議,對史蒂夫來說,巴奇的嘴裡就像是個蜜穴,充滿著甘甜的蜜汁,讓他欲罷不能。

那種綿密的清甜與巴奇血的鮮甜不盡相同,大概可以算是蜂蜜水跟砂糖水的差別。

除了甜蜜的滋味以外,與巴奇唇舌交纏的感受更讓史蒂夫陶醉,史蒂夫情不自禁地越吻越深,激烈攪動著巴奇溫熱的口腔,不知不覺已壓到了巴奇身上。

「唔……嗯……」

蹙著眉心,巴奇雙手揪著史蒂夫的上衣,扭動著身軀,在史蒂夫的熱吻中吐露著難耐的濕熱喘息,嘴中的唾液不斷被史蒂夫推擠而出,滑落下顎,浸透了床單。

他可以感受到史蒂夫的火熱抵在自己下體,是如此的堅硬,不禁想起了不久前才被強硬佔有的痛楚,不過雖然很疼,但如果史蒂夫真的想要的話巴奇可以忍,所以他一點反抗都沒有只是閉上了雙眼,任由史蒂夫吸吻著他的口腔。

然而出乎巴奇的意料,吻了一會後史蒂夫卻抽身離開,沒有再更進一步。

「史蒂夫?」

眨了眨眼,巴奇有些疑惑地看著史蒂夫。

隔著紗布輕輕撫摸著巴奇脖子上自己造成的傷口,史蒂夫垂下了眉毛,低沉著充滿歉意的聲音,「我不能再傷害你了,巴奇。」

「但,史蒂夫……」

「請你別讓我傷害你,」伸手堵住了巴奇欲言又止的唇,史蒂夫認真地對巴奇說,「我會想辦法克制我自己,所以,你也別做什麼引誘我吃你的舉動。」

由於史蒂夫的眼神是如此真摯而懇願,巴奇只好退讓--反正,他們的未來還很長,巴奇會想辦法好好訓練自己的能耐。

「……好啦,我知道了,別露出這種表情,好像是我欺負你一樣。」

巴奇既開心又無奈地環上史蒂夫的肩背,揉了揉他柔軟的金髮。

俯身覆在巴奇身上,雙手捧著巴奇的臉,史蒂夫微笑著輕輕說道:「我跟上面說過了,我們暫時會留在這裡駐守一陣子,你這幾天就在這好好休養,等你身體康復之前,我都會在這裡陪伴你。」

先是一愣,接著巴奇很快就明白這都是史蒂夫為了讓自己能安心養傷而安排的,頓時一股暖意在胸間蔓延開來。

「……你這是濫用職權。」

嘴裡那麼嘟噥著,巴奇臉上綻放出的卻是燦爛的笑容。

 

 

 

 

 

 

 

 

 

 

 

 

TBC

 

 

___

 

 

這篇裡的史蒂夫是個為了巴奇,什麼都會做的人設(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