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4)下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4下篇
@兔头酱
求黑化队长x冬吧唧!!^q^

警告:黑化隊長!非自願性行為!Rape!Non-Con!OOC!
無法接受者就不要看下去了吧…不要看,真的

再說一次,不喜歡不要看,謝謝

這一話開始畫風突變,沒有肉,只有奇怪的劇情跟莫名的轉折
而且很長…一切都是為了接到HE在鋪路…

 

___

冬兵捲曲在黑暗的空間裡,手中抓著一張照片,一張他記憶中笑得最開心的史蒂夫
他看著照片裡雖然渾身髒汙卻依然笑得毫無陰影,如陽光般耀眼的金髮大男孩
他還記得那是在史蒂夫從佐拉博士的實驗室裡將自己救出,大家一起凱旋歸營後
他們找到時間獨處敘舊時的畫面,他們聊起過去的糗事,兩人笑成一團
那大概是巴奇記憶中最後一次史蒂夫笑得如此開朗

之後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史蒂夫的笑容從此染上一層很深的陰影
而巴奇自己也是,在成了冬兵之後更是失去了記憶與複雜的情感
在與史蒂夫重逢之後,他才重新拾回了感情
而那重新拾回的感情在史蒂夫劇烈的行為下被打碎成一片片的破片

他正躺在那堆破片中,他不想再拾回但也不想拋棄於是他就只是任自己被自己感情的碎片扎得渾身刺痛
冬兵張大雙眼看著黑暗的空間,難得有那麼長的時間他得以獨處去思考
過去他這樣的時間並不多,總是被史蒂夫強硬的拉回現實中
而現在他已經待了很長的時間躺著,長得足以讓冬兵能夠仔細思考他們之間的事

史蒂夫的愛霸道而偏執,他從來不問他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也不給他思考拒絕或接受的空間
而冬兵…巴奇自己也從來沒主動去跟史蒂夫溝通,他們都用自以為是的想法去思考
或許他們需要的只是一次面對面放開心胸的對話
但他們從沒那麼做過,他們永遠都以為自己了解對方,但其實他們連自己都不了解
巴奇將手中的照片覆蓋在自己的左胸,閉上眼睛,嘴裡喃喃的低嘆一個名字

「史蒂夫」

如果有機會,他一定要…

*** *** ***

巴奇睜開眼睛時,四周明亮的讓他一時之間不知身在何處
他眨了眨眼睛,緩緩的移動眼珠,打探四周的環境
他發現自己不是在那個熟悉的史蒂夫囚禁著自己的黑暗的臥室,而是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空間
就在巴奇思考著這裡是哪裡,自己為何會在這裡時,空氣中突然響起一個平靜的男聲

「你醒了巴恩斯先生,我剛才已通知Sir.跟班納博士,他們馬上就會過來,請你繼續躺在床上耐心稍待片刻」

這個柔和但卻冷硬的熟悉聲音讓巴奇一瞬間馬上理解自己身在何處,也立刻回想起他昏睡前發生的事
那個混蛋!巴奇捶了一下床墊,然後不很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右手吊著點滴
左手原本的金屬手臂又被接了回來,他試著動了一下,雖然有些不順,但還能隨著他的意志動作
於是巴奇用左手一把扯下點滴,點滴的針頭被硬從手臂的肉中抽出,血就這麼噴了出來

「巴恩斯先生,為了你的身體健康著想請停止,班納博士很快就來」

但巴奇絲毫不在乎,他只是掀開床單坐起身,無視賈維斯的制止,打開門就要出去

「詹姆斯!」

但一打開門班納博士跟全副武裝的鋼鐵人就出現在門後,布魯斯看到巴奇先是驚喜
接著看到巴奇右手臂正向下蜿蜒而流的鮮血,立刻皺起眉,拉起他的手試圖安撫巴奇的情緒

「你安心吧,這裡不會有傷害你的人」

巴奇瞪著布魯斯,從他眼中望到真誠的擔心,他無法對一個真正擔心自己的人做出粗暴的舉動
於是他只能讓布魯斯小心而溫和的將自己推回病床上,然後檢查自己右手的傷勢

「史蒂夫呢?」

巴奇的問題讓布魯斯跟東尼面面相覷,東尼聳聳肩,有些嚴肅的說道

「他應該還待在他家裡,至少監視的人並沒發現他離開家門…我們必須要取得被害者的證供,不然無法起訴跟拘捕他,你放心,我們不會因為他是美國隊長就偏袒他,你也是我們的同伴,更何況他對你做出那樣的行為…」

布魯斯朝東尼撇了一眼,搖搖頭示意東尼別再繼續說下去對巴奇造成二度傷害

被害者?起訴跟拘捕?巴奇快速的在腦海裡歸類然後恍然大悟
所以這就是史蒂夫那麼做的目的,他演了一場戲,讓史塔克他們從自己手中把巴奇救出,自己去承受罪人該受的懲罰
他把原本屬於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曝露給大家知道,這下就不是兩人攤開來講就能好了
巴奇咬著牙,史蒂夫想玩這一招,很好,但他不會乖乖的去演出他媽的可憐受害者
他的感情是屬於他自己的,他的愛恨情仇也是他自己的,他絕對不會讓史蒂夫可以用這種方法逃避

巴奇被史蒂夫的行為氣得渾身發抖
但布魯斯跟東尼都以為巴奇是想到自己被史蒂夫監禁強暴而發抖,內心都升起一陣憐憫

「放心,我們都站在你這裡,你不用焦急也不用害怕,等你身心狀況都好了再處理史蒂夫也行」

巴奇看著他們兩人的表情,思考了一會後坐在床上,抿緊嘴唇不再說話

*** *** ***

自從巴奇被救走之後史蒂夫就一直獨自一人待在家裡
他早已做好接受懲罰,他每天都在期盼有人會來踹開自己的門用重裝部隊包圍自己將自己送入牢中

但三天後來訪的卻是他熟悉的同伴,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探員

「娜塔莎…」

「你好,美國隊長」

娜塔莎刻意的做了個尊敬禮,引起史蒂夫自嘲的苦笑

「你單獨一個人前來?他們不怕我對你做出什麼?」

娜塔莎聳聳肩

「我有自信,而且我知道你不會,羅傑斯,你會那麼做是因為那是詹姆斯巴恩斯」

史蒂夫聽了娜塔莎的話陷入短暫的沉默,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娜塔莎,真誠的問道

「…巴奇還好嗎?」

娜塔莎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詹姆斯巴恩斯的身體恢復情況良好,除了他的心理狀況以外」

史蒂夫咬住下唇,露出痛苦的表情

「隊長,你知道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嗎?」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傷了他」

「你不只傷了他,你還差點毀了他…你犯的是非法拘禁跟性虐待,隊長,我以為巴恩斯是你最好的朋友」

娜塔莎的話讓史蒂夫全身一震,抬起頭無比自責的看了娜塔莎一眼,將臉埋在自己的手裡

「…我真的很抱歉…我明明知道,但我無法阻止自己」

「你想把他變成什麼?你專屬的性奴隸?」

史蒂夫激動的站起身大聲反駁

「不是!我絕對沒想過要那麼做!我只是…我只是…」

說到這裡,史蒂夫語氣中竟開始哽咽

「我只是一直愛著他,一直用著錯誤的方法在愛他…」

娜塔莎看著眼前這個金髮男人,曾經的高大形象如今卻縮成一個渺小痛苦的平凡人

她想起去病房探望冬兵時映照在娜塔莎眼中的畫面
原本好不容易開始有了色彩與溫度的眼神又回復到虛無的蒼白,甚至更加的破碎
而那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一手造成的後果
但是娜塔莎從他如此痛苦的態度來看,發現到他比任何人都痛恨與自責

「…你既然知道,那麼暫時不要去見巴恩斯,他需要好好的休養,特別是心理」

史蒂夫聽了娜塔莎的話,面上表情痛苦的扭曲著,但還是沉重的點頭

「我了解…關於我的拘捕」

「不,我們不會拘捕你」

「為什麼!?我犯的罪最重足以判除無期徒刑…」

「巴恩斯除了問你的情況以外什麼都沒說,沒有被害者的控訴與同意,我們無法起訴、更別談拘捕你」

史蒂夫震驚的望著娜塔莎,嘴張了又閉

「他…巴奇他…」

娜塔莎盯著史蒂夫從驚訝轉變成錯愕,又在即將轉成難以掩飾的欣喜前硬是換成內疚的扭曲表情,哼笑了一聲,冷冷的說道

「別高興得太早,這只是典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雖然娜塔莎跟冬兵曾經有過過節,他害得她無法再穿比基尼,但那不代表娜塔莎會很樂意看到冬兵被欺凌
更何況那不是真正的他,不是真正的詹姆斯巴恩斯
雖然她也不知道真正的詹姆斯巴恩斯是怎麼樣的人,唯一知道的只有眼前這個以愛為名傷害冬兵的男人
娜塔莎對於史蒂夫利用冬兵喪失記憶時從中掌控他的感情相當不以為然
那也就算了,但史蒂夫最終居然還囚禁他,並對他施以暴行

她不覺得這是可以被輕易原諒的行為,即使被害人的冬兵不知出於何種心理因素拒絕開口
但也不代表史蒂夫的罪行就可以一筆勾消,冬兵不願去控訴他,也總得要有人來懲罰史蒂夫
雖然娜塔莎只是個局外人,但是她還是可以以態度來表示她對史蒂夫行為的氣憤
所以她只是冷冷的看著史蒂夫,然後丟下一句話

「聽史塔克說巴恩斯到現在還無法進食靠點滴在維繫健康,隊長」

然後在史蒂夫臉色大變後轉身離去
既然知道心疼,為什麼不更好好對待對方,非要用這種方法?
娜塔莎在心底想著,然後坐上跑車疾駛回神盾局跟尼克報告

*** *** ***

史蒂夫與冬兵之間發生過的事在冬兵近乎自閉的緘默下
沒有被害者的控訴,再加上事關美國隊長身分的榮譽以及冬兵本身身分的隱藏性質
在尼克的暗示下雖然有部分人士依然義憤填膺,但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與其說是當作沒發生過,不如說是將這件事當成冬兵跟隊長之間的私人恩怨

表面上沒什麼變化,但是大家都知道有些東西是永遠改變了
不管是對史蒂夫那近乎霸道與殘忍的痴情感到驚異
或是看著冬兵從原本冰冷的兵器慢慢變回溫暖的人,又在一夕之間封閉自我
以及對他們兩人之間那種破碎崩解又緊緊相連的關係感到憐憫又無能為力的感覺

巴奇的身體康復後,在布魯斯等人的要求下單獨住進了史塔克大樓裡
而史蒂夫則被東尼在賈維斯那裡限制了權限,特別是禁止單獨與巴奇待在同一處密閉的空間
史蒂夫自己也知道,他並沒有要求也一同入住史塔克大樓,選擇了一個人留在家裡

沒多久後巴奇主動獨自前往神盾局提出要接受任務,不管什麼樣的任務都好,他都樂於接受
復聯的所有人都對他很好,也許太好了,他待在那裏始終有一種漠然的抽離感
而且他無法忍受每個人在他面前避談史蒂夫,或是史蒂夫刻意避開自己
每個人都小心翼翼的對待他,但他不需要,也痛恨他們拿他當作一個可憐兮兮的受害者
事實上巴奇不在乎,他也必須找個沒有人的地方獨自一人思考著今後該何去何從
他決定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去,但他知道自己無法不聲不響的離開
不然那個執著的男人不知道又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尼克望了他一眼,冷靜而平淡的說道

「我們不需要一個尋找死亡之地的自殺志願者」

「不,我不是要去自殺,我只是要尋找我的歸屬」

「…而你覺得那在戰場上?」

巴奇輕輕的點了點頭,尼克凝視著巴奇的雙眼許久,開啟了螢幕上一個秘密文件

「我有一個任務,必須潛入九頭蛇的一處秘密基地,那裡聽說有佐拉博士留下的遺產,取回危險度極高,你願意接受?」

聽到九頭蛇及佐拉博士的名字,巴奇全身震動,低沉著嗓音說道

「我非常樂意」

尼克點點頭,遞給巴奇一個PDA

「這裡面有所有任務必需的資料,帶著他,上面有發信器,有困難隨時可以通知」

「…不是有困難時必須毀滅以免資料外洩?」

「如果這麼做,讓你死在不知名的地方,神盾局將會再次被美國隊長毀滅」

尼克這像是玩笑又像是認真的話讓巴奇心刺了一下,但表面上不動聲色

「什麼時候出發」

「刺探到的情報顯示再過兩天,那個基地將會有內部交接,你可以趁空檔潛入」

「了解」

巴奇收起PDA,轉身要離去,忽然想到什麼,停下腳步轉回來說道

「…不介意我炸掉整座基地?」

「等你取得佐拉的遺產,你高興怎麼作都可以」

巴奇看了一眼尼克,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局長辦公室

巴奇出發的四天後,一直都有發出的生理機能監測訊號突然毫無預警的停止
而透過PDA傳來的訊號也幾乎同時中斷
當聽到巴奇失去聯繫的消息傳來時史蒂夫幾乎陷入了狂暴化的狀態
他沒抓住尼克的衣領將他摔出窗外是他理性總動員的成果
但現場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憤怒,他一字一頓近乎低吼的問道

「為什麼讓巴奇一個人潛入九頭蛇的基地裡?」

「這是他自己的要求,而我絕對信任以冬兵的實力他能做得到」

「事實是!巴奇現在失去聯繫!生死不明!」

「維持你的理性,隊長」

但史蒂夫已經無法冷靜的等待下去
他不敢去想像巴奇可能發生的事,他必須把握每一個珍貴的時間

「給我地點,我馬上去救援」

一旁的希爾探員試圖安撫隊長的情緒

「隊長,冷靜點,有可能他什麼事都沒有只是通訊設備失靈…」

但史蒂夫只是用力拍擊桌面大吼

「他左手上的生理監測系統也失效了!很有可能他正被那些該死的九頭蛇抓住,再次被洗腦!!」

原本還冷靜以對的尼克眉角抽動了一下

「我不能再讓他受到傷害,任何一點都不行!」

「隊長,你不可能一輩子將他護著…而且恕我直言,你也傷害過他」

史蒂夫全身一震,垂下眼,萬分內疚的說道

「…我知道,正因如此我更有義務與責任保護他,幫助他」

尼克盯著史蒂夫許久,才透過通訊叫來娜塔莎跟克林特

「你不能一個人去,你對冬兵太過激烈的感情會嚴重影響判斷,你必須帶著他們兩個一起去」

史蒂夫看著從門口走進的兩人,沉默的點頭

「地點我已經傳到你們的手機裡,祝你們順利完成任務」

在尼克的目送下三人離開了局長辦公室,尼克想起巴奇離開時的背影
他將視線轉向窗外的天空,有些無奈的想著他終究還是沒能完全將感情屏除

*** *** ***

巴奇其實並沒有史蒂夫想像得那麼糟,但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在從電腦裡竊取到佐拉的遺產後,順道在基地各處安裝了炸彈
但在準備引爆時不小心發現到這個基地目前的領導人叉骨是他過去認識的人
一時動搖被發現後,在逃跑時候射中左臂,而PDA也在打鬥中被銷毀,他只能暫時躲藏在基地的通風管理

幸好他所取得的資料還被他藏在後面內袋裡,但基地的戒備更森嚴,冬兵一時半刻無法離開
而所受的傷也讓他的動作與思考不那麼順暢,他咬著牙將子彈取出然後胡亂的包紮起來
坐在通風管一處相對比較寬敞的地方,觀察並思考著該怎麼脫出
在暗無天日的通風管內無法得知時間變化,所以巴奇並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坐在陰暗濕冷的通風管理,近似的體感讓他突然閃過過去被關在冷凍艙的記憶
幻覺帶給巴奇身處冰冷的錯覺讓他縮成一團不由自主的瑟瑟發抖
他掏出口袋裡的引爆器,只要按下去,他之前偷偷安裝的微縮炸彈就會立刻引爆
而這樣一來包括自己在內,這整座基地都將被炸得粉身碎骨

但他跟尼克說過他不是為了尋死而來的,他或許曾經有過想死的念頭
不過他自知背負了無數的性命,有比死更好的償還方式
他也虧欠史蒂夫,他必須想辦法處理他們兩人之間的糾葛
而且他也知道要是自己真的死在這裡,那個史蒂夫會做出很可怕的事

所以他不能隨便的死在這裡,巴奇想到這裡,竟然笑了出來
他還是被史蒂夫困住了,即使對方不再囚禁著他,但他反而常常想著他

突然感覺到通風孔下方傳來騷動,巴奇警戒的輕手輕腳的爬了過去
他聽到下方的傭兵們在互相叫喚,語氣中充滿著驚慌

「什麼!?為什麼美國隊長會發現這裡!」

美國隊長…史蒂夫!?他怎麼會…難道是?
巴奇驚愕的望著下方的九頭蛇研究員四處亂竄的畫面
無法抑止自己內心不斷湧上的,他不願承認的感情

他很想馬上跳下去,但是他知道這時候跳下去是魯莽的表現,他決定在通風管裡再多待一會
直到他看到熟悉的藍白身影閃過,當他回過神來已經從通風管裡跳了下來

史蒂夫聽到聲響轉過頭來,看到巴奇時,既驚且喜的呆立著
然後衝了上去,但在擁抱前的瞬間硬生生的停住,焦急的上下檢視著巴奇的狀況

「巴、巴奇,你沒事吧…?」

巴奇沒回答,只是沉默的走向前去,凝視著史蒂夫,接著一拳揍了過去

「你為什麼在這裡?」

巴奇冷冷的問道,但史蒂夫發現巴奇的手在微微顫抖

「抱歉,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但是我聽到你失去聯繫就忍不住…」

巴奇還想說什麼,突然史蒂夫推開了他,並將盾牌舉在前方,子彈射擊在盾牌上發出了金屬撞擊聲
巴奇回頭看到朝著他們兩人開槍的人是叉骨,忍不住皺起眉,摸向自己腰間的槍,同樣舉起

「這可真是意外驚喜,本來以為潛入的只是隻小老鼠,沒想到是你們兩位老朋友」

巴奇瞪著叉骨一言不發,史蒂夫邊將盾牌舉著將巴奇護在自己身後邊小聲的對巴奇說道

「巴奇,你的任務有完成嗎?」

見巴奇點頭,史蒂夫也點頭,然後透過通訊器通知娜塔莎跟克林特

「目標尋獲,任務也已順利完成,請退卻,我們也會隨後趕上」

然後史蒂夫又對巴奇說道

「要一網打盡?」

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小聲說道

「我有安裝炸彈」

見史蒂夫瞪大雙眼,巴奇一手維持舉槍瞄準的姿勢,一手掏出引爆器

「只要按下去,整座基地將會瞬間爆破」

「巴奇你…真的很厲害」

史蒂夫佩服的笑著誇讚他,然後很快的回到嚴肅的表情,繼續盯著叉骨

「等我們逃出這裡,你就可以按下去了」

說完他跟巴奇對望一眼,突然朝叉骨扔出盾牌,然後拉著巴奇往叉骨身後唯一的出口跑去
叉骨避開後往旁邊閃了幾步,史蒂夫趁機接過盾牌,從門外逃了出去
朝著兩人的背後開了幾槍後叉骨也追了上去

史蒂夫跑了一會,突然停下腳步,巴奇發現他的異狀也跟著停了下來,兩人迅速的躲入一處轉角陰影

「等等,巴奇…我聽到有小孩子的哭聲」

「小孩子?」

「對…就在這附近」

巴奇皺起眉,雖然他什麼都沒聽到,但是美國隊長有四倍的聽力,既然他說聽到了,那八成是真的

「在這基地裡會有小孩的哭聲?…十之八九不是好消息」

史蒂夫點點頭,然後豎起耳朵開始尋找聲音來源
巴奇邊看著他,邊舉起槍警戒著四周的動靜

「這裡!巴奇!」

忽然間史蒂夫邊注意四周的動靜邊快步走過一處走廊,直到盡頭一座鐵櫃前

「走廊盡頭的鐵櫃?我怎麼會沒想到?」

巴奇從鼻子裡哼笑,然後看著史蒂夫把鐵櫃移開,果然毫不意外的出現了一個通道
通道裡是往下的樓梯四處堆滿灰塵,一看就知道很久沒用過,連巴奇也聽到裡頭傳來幼兒的哭聲
兩人對望了一眼,不論是什麼狀況,他們都無法坐視小孩子的危險不管
於是他們猶豫了沒很久,史蒂夫率先走了進去,巴奇也跟在身後,就像他們本就習慣如此行動

樓梯很長,他們兩人在背後走廊的光都消失後還在黑暗裡往下走了一段時間才有微弱的幽藍光線從樓梯底部傳來
他們走下最後一階樓梯,往幽暗藍光的方向走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空洞,看上去像是用鋼鐵打造而成的
他們驚訝的張口仰往四周,沒想到這處基地底下居然還有這種地方,可見這基地一定還藏有更多的秘密,就這樣爆破太可惜了
巴奇一邊想著,一邊伸手到腰間的口袋裡,確認引爆器的所在

「巴奇,你看!」

史蒂夫突然叫了一聲,巴奇順著史蒂夫的手指方向望去
只見一座懸空的寬大鋼橋兩旁有一個接一個的培養槽,培養槽的不知名液體內飄盪著殘缺的肢體
盡頭是一個奇妙的裝置,幽藍的光線正是從那個裝置上散發出來的
史蒂夫的臉色很凝重,巴奇則是緊皺眉頭看著眼前詭異的光景

「這又是九頭蛇的什麼詭異的實驗?」

巴奇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詢問史蒂夫
但是回答他的卻是來自兩人身後的一個低沉的笑聲

「我很佩服你們居然能找到這裡來」

瞬間史蒂夫跟巴奇立刻轉過身,巴奇拔出槍,史蒂夫則很快跑到了冬兵面前舉起盾牌
但發出聲音的男人,叉骨只是舉著槍,聳肩笑道

「這裡是上個世紀我們九頭蛇的秘密實驗場所,我記得好像是關於異世界還是異地傳送什麼的」

巴奇盯著叉骨,將視線移到那些培養槽皺眉問道

「這些殘缺的肢體是什麼?」

「實驗失敗的人」

叉骨攤開手,扭曲著被燒得很恐怖的臉笑著說

「而且他們都還活著,你聽得到他們在哭救」

巴奇跟史蒂夫都驚愕的張大雙眼,看著叉骨又看著那些殘缺的肢體
還活著是什麼意思?明明都是破碎的肢體…
像是察覺到他們兩人的想法,叉骨又笑了笑

「我也不是很清楚,文件上只提到他們的靈魂被困在異世界的夾縫還是什麼的…你看,那個散發藍光的玩意就是傳送用的儀器,聽說可以從異世界?平行世界?還是異空間跳耀?總之就是那樣的實驗…記錄上只成功過兩次,一次是從這裡傳送到另一處九頭蛇的基地,但是那個人的肉體承受不了一傳過去就死了,另外一次據說是傳送到平行世界但是回不來,只聽得到靈魂?或著說電波的…」

叉骨滔滔不絕的長篇大論被巴奇不耐煩的打斷

「…你跟我們說那麼多在企圖什麼?」

叉骨一臉意外的看向巴奇,然後嘖嘖兩聲

「我是基於過往同事情誼好心給你們提示活命的機會,你不感謝我嗎?寶貝,親一下當作謝禮也不為過吧?」

叉骨的話讓巴奇感到疑惑,他還想再問什麼,但下一秒史蒂夫的盾牌已經朝叉骨扔了過去
雖然千鈞一髮之際還是閃過但叉骨還是被鋒利的邊緣削到臉頰,立刻有血從劃出的傷疤裡流了下來

「你再胡說八道就別怪我不顧往日同事情誼」

史蒂夫冷冰冰的說著,伸手接下飛回的盾牌

「…哈!你們本來就打算等逃離這裡之後引爆放置在各處的炸藥,同事情誼?」

叉骨歪起嘴角,對著巴奇說

「你在這座基地最脆弱的位置放置炸彈你以為我會不知道?我早已取得那些炸藥的引爆數據,反正這座基地的秘密既然被知道了也沒有保留的必要,當然你們也得一起陪葬」

說完,叉骨突然朝他們兩人丟出一顆圓型的金屬鐵球
巴奇一認清那是什麼,立刻往後拉住史蒂夫,史蒂夫也很靈敏的往後翻滾並護著巴奇將盾牌舉向前擋住了爆炸的衝擊

再起身時已不見了叉骨的蹤跡,兩人對望了一眼,立刻同時往樓梯口跑去,但是晚了一步
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唯一的出口被炸出的大大小小的石塊給堵住
巴奇伸手想要去搬開,但卻被史蒂夫拉住,他對著轉過頭來瞪著他的巴奇搖搖頭

「來不及了,等我們搬完這些石頭,朗姆洛早就逃出去並引爆炸藥了」

「那我們就在這裡等死嗎!?」

史蒂夫看著激動的巴奇,表情軟化下來

「…我知道如果我說能跟你死在一起也未嘗不可的話你一定會生氣」

「廢話,我可不想跟你殉情!而且你是美國隊長!羅傑斯先生,我…」

巴奇氣憤的吼著,但當他看到史蒂夫的表情時,他忍不住閉上嘴,轉頭避開史蒂夫深情的眼神

「…我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你」

「我也是…但當我看見你就像這樣站在我面前,我就無法自拔」

「…你有病,你是個強姦好友的混蛋,你利用我喪失記憶的時候欺騙我的感情,你囚禁我…你…」

你還害我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巴奇接下去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讓他自己感到震驚,他目瞪口呆的盯著史蒂夫,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並不知道巴奇的內心變化,史蒂夫只是因巴奇的話而感到愧疚與心痛

「你說的都對,巴奇…你可以永遠不原諒我,我現在只希望你能活得快樂」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冷笑著指著史蒂夫

「我們現在都被困在這裡眼看就要死了,活得快樂?」

「剛剛朗姆洛說的那些話你還記得嗎?關於那台儀器的」

巴奇回想著

「你是說傳送什麼的?但是他也說過實驗只成功過兩次,而且不是死就是失蹤,剩下的都成了這些半死不活的肢體,你想試?」

「不是,我是想到關於那個傳送的媒介,跟當年九頭蛇發明的那個武器裡頭的能源很像」

「…你是說?」

「如果我們能找到可以將那個能量壓縮射出的武器,應該可以很快打破這些石頭在朗姆洛引爆之前逃出去」

「…我知道了,我們分頭找看看這裡有沒有藏著類似的裝備」

說完他們兩人就分開來各自進行搜索
不知該說是運氣太好還是本來該就這樣,就那麼剛巧在儀器的左下方的箱子裡所著的正好是那一型的槍支
史蒂夫驚喜的拿出槍支,打開儲存能量的部位,然後伸手要拿取鑲在移上中央的散發藍光的碎片
就在碰觸到碎片的一瞬間,史蒂夫突然陷入了黑暗中,腦海裡閃過一個畫面,那是他所能看到的最可怕的惡夢

猶如走馬燈或是慢速的電影播放畫面,播放著一個場景
一個批散著棕黑長髮的男人跨坐在自己身上,自己不知為何全身麻痺動彈不得
雖然那個男人的臉逆著光,但他依然知道那是誰,那是巴奇

巴奇跨坐在自己身上,笑著不知道在說什麼,接著史蒂夫驚懼的發現他手上拿著一把小刀
史蒂夫焦急惶恐的想阻止,但全身動彈不得的他只能瞪大雙眼看著巴奇將手中的小刀插進他自己的心臟
然後史蒂夫在絕望中聽見巴奇笑得很燦爛的說著

『你想要我,想要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現在,都給你』

說完巴奇抽出小刀,血瞬間噴濺出來,鮮豔的紅色染滿了史蒂夫的世界
他只能在看著巴奇倒下時痛苦絕望的發出無聲的嘶喊

那是史蒂夫最害怕的一種結局

「史蒂夫!你還好嗎?」

巴奇的搖晃著抓著魔方碎片失神的史蒂夫,緊張的喊著史蒂夫的名字

「…巴奇?」

在巴奇的呼喚下史蒂夫從可怕的惡夢中甦醒,定神一看,巴奇正一臉擔心的望著自己

「…對不起,我…我真的…求你不要那樣對我…要我怎麼做都可以」

看到史蒂夫扭曲的痛苦表情,巴奇的擔心伴隨著疑惑顯得更深,他看著史蒂夫問道

「…你在說什麼?」

「我…」

史蒂夫注視著巴奇,臉色鐵青欲言又止,但最後只是深呼吸,強自鎮定
現在不是為了惡夢般的幻覺驚慌失措的時候,現在必須要做的是讓兩人都能活下去

「抱歉,我沒事」

他看著依然擔心的望著自己的巴奇,勉強笑了笑,然後低下頭把魔方碎片裝進槍支裡
槍枝散發著藍光,就跟當年那些一擊可以把人粉身碎骨的武器一樣

「走,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史蒂夫自己拿著槍將盾牌交給巴奇,巴奇猶豫了一下,在看到史蒂夫的微笑後也只能替他舉起盾牌
兩人一同走到被大石堵住的樓梯口,史蒂夫扣下板機,果然很順利的就打開了一個大洞
兩人就這樣一邊射擊一面往前跑,直到衝出樓梯口,看到原來的那道走廊後兩人加快腳底速度往大門出口衝

等快到了大門時,突然一陣劇烈搖晃,兩人腳步一陣不穩,蹲在地上對望一眼

「…炸彈引爆了」

巴奇點點頭,然後站起身,一手舉起盾一手拉著史蒂夫往出口處衝

「我們快走!」

史蒂夫看著巴奇拉著自己的手,明明是在這種時候,他卻因為巴奇主動接觸自己而感動莫名
他眼前又閃過方才看到的惡夢般的幻覺,那是魔方讓他看到的某種最絕望的結局嗎?

『不,那是我遇到的』

突然間一個聲音在他腦海間響起,那是一個低沉充滿絕望的聲音
史蒂夫下意識的回過頭去,沒看到任何人,他繼續跟著巴奇往前跑,那聲音又再度響起

『那是我的結局』

那聲音聽起來像是他自己

『你的巴奇還信賴著你…可以給我嗎?』

「不!!」

巴奇聽到史蒂夫突然大叫,忍不住停下腳步回頭望著史蒂夫,手上還抓著他的手

「史蒂夫?」

「巴奇…你…快走」

『我用錯方法…我到處在找新的巴奇,現在讓我找到了』

史蒂夫腦海中的聲音一直在困擾著他,讓他無法分心去注意到天花板正在塌陷
直到巴奇將他拉過去並用力的在他臉上揍了一拳,史蒂夫才愣愣的望著巴奇

「你不走我也不會走!你再莫名其妙的發神經我們都會被你害死!」

「巴奇…」

史蒂夫感動的想起了當年巴奇也曾經對自己說過,我不會丟下你
事到如今,他對他做過那麼多的錯事,巴奇還依然對史蒂夫不離不棄
他真的一點都沒變,他的靈魂跟人格還是那麼高貴而潔淨

「抱歉,我們快走!」

史蒂夫拋開了腦海裡的聲音,對巴奇笑了笑,然後這次換他拉著巴奇跑
但是隨著爆炸聲越來越近基地的崩潰也越來越激烈,等他們看到門口就要跨出去時,天花板突然應聲崩落
一塊巨大的水泥砸在了他們兩人頭上,史蒂夫反射性的抬起手頂住,而巴奇也舉起盾牌兩人同時抵住了掉落的天花板
這基地有兩層樓高,他們等於同時承受兩層樓鋼筋水泥的重量,就算他們都是超級士兵也有些吃不消
而且他們同時都頂著,要是少了一個,那麼大概很快就會被壓垮
就算是像史蒂夫那樣的超級士兵就算不死也得重傷

這下該怎麼辦,巴奇在心底思考著,同時放開手往前衝的話,史蒂夫的位置稍微有點遠
而犧牲一個讓另一個逃離,就算自己願意當犧牲的那個史蒂夫想必不可能願意,反之亦然
難道說他們就這麼卡在這裡動彈不得了嗎?

「史蒂夫…你可以想辦法連絡羅曼諾夫他們嗎?」

「…要是可以的話,剛剛在地下那個空洞我早連絡了」

言下之意是通訊器壞掉了,巴奇在心底暗暗嘆息

「但是他們看到基地崩塌應該會循著中斷的訊號找到這裡」

「就看我們能不能撐到那時候了…」

巴奇苦笑著,壓抑著因疼痛及出血而發出的冷汗及表情
他絕不能讓史蒂夫發現他的小腿被剛剛第一波崩塌時掉落的鋼筋貫穿而過
要是被他發現,他怕史蒂夫會採取他不願意去想像的抉擇

但是天殺的史蒂夫怎麼可能不會發現巴奇的異狀?

「…巴奇,你受傷了」

史蒂夫的語氣異常冷靜,這反倒讓巴奇感到不安,他急切的喊著

「這是小傷,我沒事!你不准做出蠢事!不然我一輩子不會原諒你!」

史蒂夫笑了,他已經做過那麼多的事,他早已不奢望巴奇原諒他
但巴奇卻說『不然我一輩子不會原諒你』,這不就表示巴奇已經原諒他了嗎?
史蒂夫忽然覺得心裡很踏實,只要巴奇活著,其他什麼都無所謂了
他真的很愛他,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巴奇,盾牌就交給你了」

史蒂夫朝著巴奇溫柔的微笑,然後放開雙手一把將巴奇往門外推了出去

「不!不行、不可以!你不能這樣!史蒂夫---!!」

巴奇驚慌的想爬回去將史蒂夫拉出來,但是被史蒂夫推開的下一瞬間,整座基地就崩塌了
巴奇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碎片沙石及漫天煙霧將史蒂夫掩埋

「啊…啊啊…」

巴奇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景象,眼淚聚集在眼眶之中,隨著重力不斷往下落

「啊啊啊啊!!!」

他拼了命的撲向前去,哭喊著徒手挖掘史蒂夫被沙石給掩埋著的地方
即使右手的手指都擦破出血,還是不停的挖,像是完全不感到疼痛

等到娜塔莎跟克林特循著中斷的訊號找到他們時
雙手滿是鮮血的冬日士兵正緊緊抱著半身埋在石塊中滿身創痍的美國隊長,昏厥在一堆暗紅色的沙石堆上

在失去意識前巴奇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
他永遠都不會原諒史蒂夫羅傑斯,不會原諒他如此自私的丟下他一個人
不會原諒他用這種方式強迫自己正視到他對史蒂夫真正的感情

他原來一直愛著他

TBC

______

史蒂夫爆掉自己的生命值喚回了巴奇的好感值
但是傷心度反而呈現爆表的狀態…

看下一話復聯眾們如何治癒巴奇的心

跌到谷底就會反彈的放心吧

至於史蒂夫心底的聲音?
平行世界裡的走到BE的靈魂附體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