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Winter is coming

雖然遲到了,還是送上立冬紀念塗鴉XD

還有立冬紀念溫馨極短小品《冬天的童話》(雖然圖文完全無關XD)

美隊3後隊長組全員 In 瓦干達設定

小凱西是天使

 

___

 

 

好久好久以前,公主在布魯克林救了王子。

 

 

*** *** ***

 

 

一個瓦干達的日常午後,聚集在交誼廳談論關於近日美國方面的動靜的眾人結束了會議,走出了交誼廳的史蒂夫正好看到開心迎接寶貝獨生女兒凱西的史考特。

正當史蒂夫面露微笑對凱西打招呼後,凱西突然用好奇的眼神看著史蒂夫,然後開口詢問:「你好,羅傑斯先生,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史蒂夫跟史考特都有些驚訝,對望了一眼,從史考特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對自己女兒想問什麼毫無頭緒。

雖然不知道凱西想問自己什麼問題,但拒絕一個小女孩的提問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於史蒂夫的選擇項目裡。

於是史蒂夫往前走了幾步,在凱西面前蹲了下來,和藹可親地回應:「沒問題,凱西,只要是我能回答的。」

然而接下來凱西的疑問大大出乎史蒂夫的預料。

「請問你什麼時候才要吻醒睡美人?」

由於這個問題太出乎意料了,史蒂夫愣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

「……睡美人?」

「就是被壞心魔法師詛咒,睡在那個玻璃棺材裡的睡美人啊。」

看著凱西理所當然的說著他完全沒有印象的東西,史蒂夫滿臉疑惑地眨了眨眼,「玻璃棺材?壞心魔法師?」

「不好意思,史蒂夫!都是因為我跟她亂說!」一邊道歉,史考特抱起了凱西,急急忙忙地對一臉茫然的史蒂夫解釋。

大約將史考特的解釋歸納一下,因為在一次偶然見到之後,凱西就一直很好奇關於在冷凍艙冬眠中的巴奇,於是史考特就隨口亂謅了一個童話故事。

在史考特瞎編的童話故事裡,巴奇是來自布魯克林的公主,而史蒂夫是布魯克林的王子,原本兩人很相愛,但是有一天,壞心的魔法師綁架了巴奇還給他下了惡毒的詛咒,誣陷他做了很嚴重的壞事,導致他被紅色王國跟黑色王國的王子追殺。

費盡了千辛萬苦後史蒂夫才終於擊敗紅色王國的王子,從他手中救出奄奄一息的巴奇,解除黑色王國王子的誤解,將巴奇救來了這裡。

但是由於詛咒依然存在,所以巴奇才會睡在玻璃棺材--就是冷凍艙--中,直到詛咒解除。

目瞪口呆的聽完史考特乍聽之下荒誕卻又適時地融合了現實狀況的童話故事後,史蒂夫微一沉吟,將視線從史考特移到凱西。

「……我懂了,所以妳才會問我,為什麼一直沒有吻醒巴奇?」

在凱西點頭之後,史蒂夫臉上浮現起有些悲傷的笑容,低聲說道:「……凱西,那是因為巴奇……睡美人所中的詛咒,不是親吻就會好的……所以我正在尋找解除詛咒的方法。」

如果真的能像童話那樣,一個吻就能讓巴奇腦中的洗腦程式失效,那該有多美好。

然而現實世界並不是童話故事,就算史蒂夫吻巴奇再多次,都無法將巴奇從自身失控可能性的恐懼以及被迫沾染雙手的血腥噩夢中拯救出來。

史蒂夫唯一能幫巴奇所做的,就是盡他所有的能力,想辦法早日替巴奇尋找到解除腦中程式的方法。

「對不起,凱西……我是個很沒用的王子,無法用吻拯救睡美人。」

看著史蒂夫臉上浮現出自嘲似的笑容,凱西將雙手握在自己胸前,「羅傑斯先生,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拯救睡美人的。」

在史蒂夫驚奇的眼神中,凱西抬起頭看著史考特,充滿自信地笑著說道:「因為爸爸說,布魯克林的王子是他所遇過世界上最有勇氣的人,爸爸那麼說,那就一定是真的。」

與凱西相視而笑後,史考特點了點頭,「沒錯,史蒂夫,而且我想最相信你的一定是巴奇……所以他才會放心地睡在那裡面。」

「凱西……史考特……」史蒂夫感到一股暖流湧上胸口,沖淡了原本自責難受的心情,將雙手搭在凱西小小的肩膀上,史蒂夫由衷地感謝:「謝謝你們。」

他在心裡再次發誓,他一定會盡快找出解除詛咒的方法。

然後,總有一天他們兩人會一起回到布魯克林,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 *** ***

 

 

很久很久以後,王子在瓦干達救了公主。

 

 

 

 

 

 

 

 

___

 

 

在旁不小心聽到的山姆:「是說史蒂夫跟巴奇都是布魯克林的吧……同個王國的公主跟王子應該算是親人,照理說不能結婚吧……」

同樣在旁邊不小心聽到的克林特:「你吐槽的居然不是男人怎麼會是公主?」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