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4)中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4中篇
@兔头酱
求黑化队长x冬吧唧!!^q^

警告:黑化隊長!非自願性行為!Rape!Non-Con!OOC!
無法接受者就不要看下去了吧…不要看,真的

再說一次,不喜歡不要看,謝謝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嗚啊啊…爆字數寫不完只好再發成中篇…
下篇應該明天就可以發…沒意外的話

 

__

 

 

「巴奇,吃一點…小心噎著了」

金髮男人溫柔的說著,然後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冬兵讓他不得不把嘴裡的食物吞進肚子裡
被硬塞了滿嘴的食物,又被逼迫著吞嚥,冬兵難以抑止從胃裡湧上的噁心感
冬兵消極的絕食行為沒能持續很久,就被史蒂夫用嘴對嘴餵食的方式破壞
而冬兵無法拒絕他這樣的行為,因為他的下身正被他卡著,無法動彈

他們已經維持這樣的生活有一段時間
黑暗的室內窗簾掩蓋住了外頭的世界,也遮蓋住了所有一切的光明
冬兵不知道現在究竟是白天或夜晚,也不知道自從被史蒂夫鎖起來後過了多久的時間
也許才幾天也許好幾個月,他的世界現在皆歸一個人主宰,早已失去了時間概念
那個男人控制他的身體,決定他的生與死,只有在心底深層的空間,冬兵得以保持解離的自由

他會在那黑暗寧靜的虛幻空間裡將自己縮成一團,讓自己遠離所有一切
但男人不會給他太多自由的時間,他總是強硬的將冬兵的意識從心底拉回現實
用著殘酷的手法將他那太過於沉重的愛情伴隨著溫柔的語言灌注於他一身
冬兵不知不覺間習慣、甚至恥辱的發現自己開始享受史蒂夫帶給他肉體的快感
他會在高潮過後的倦怠感中感覺到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頭髮的溫暖
而當冬兵發現自己居然不討厭他的接觸時心底感到一陣恐慌,於是能更加封閉自己的感情
但史蒂夫依舊不厭其煩的擁抱他、親吻他、愛撫他、貫穿他,並不停歇的述說著愛

冬兵不是沒想過在他伸進來時用力咬斷對方的舌頭,或是在史蒂夫睡著時用右手掐住他的咽喉
他好幾次差點就做到了,但最後總是功虧一簣
他曾經咬傷他,然後在嚐到血味時不由自主的鬆開牙齒
也曾經在手掌覆住史蒂夫脖子時用力掐住,卻總在對方呼吸越來越短促時鬆開了手
而史蒂夫卻只是微微笑著,攤開雙手將自己毫無隱藏的曝露在冬兵的面前

「你可以殺了我,隨時隨地,用各種方法」

冬兵的手不由自主的被對方拉起,抵到史蒂夫的左胸上方
感受到手背上史蒂夫的手掌跟自己掌心內傳來的跳動跟溫度,冬兵的心跳跟呼吸也跟著加快

「我的心臟?或是我的氣管?我可以幫你」

溫柔的聲音像是個魔咒傳到了冬兵的耳裡,他全身像受到束縛般動彈不得
史蒂夫的手在話語落下的同時開始使力,冬兵的手被史蒂夫的手壓迫著
手指被迫陷入史蒂夫胸膛的肉裡的感觸讓冬兵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不!」

冬兵終於忍不住驚叫出聲,奮力抵抗想把手從史蒂夫的手跟他的心臟間抽出
但史蒂夫只是微笑著,對自己胸口的皮膚慢慢的破開滲血的疼痛毫不理會
直到冬兵甩著頭從驚懼的眼中流出淚,史蒂夫才像回過神來鬆開了手,抱著他聲聲安慰

冬兵很想自由,但他媽的他就是做不到殺害史蒂夫,就像史蒂夫永遠不可能殺了自己一樣
冬兵、或者說詹姆斯巴恩斯是永遠不可能殺了史蒂夫羅傑斯,也無法恨他

史蒂夫羅傑斯,冬兵的加害者與被害者,是監禁他的罪犯,也是被巴奇這個人囚禁的囚徒
他不懂,冬兵是真的不明瞭,為何史蒂夫要愛得如此痛苦又不肯放手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值得他那麼做,過去也是,現在更是
但他已經不想問了,因為他從凝視著自己的那雙藍眼睛裡看出了史蒂夫內心近乎病態的執著

這個男人瘋了,冬兵被壓在史蒂夫溫暖的胸膛前聞到血腥味時心底只有這個想法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史蒂夫就瘋了,巴奇過去曾認為是因為血清造成的,但冬兵現在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
他不是沒發現過史蒂夫的不對勁,他也察覺到他對自己有朋友以上的感情,但他選擇逃避
他讓自己更積極的與女性交往,也試圖替史蒂夫介紹異性,還安排過四人約會
遇到那個完美的女孩時他一度認為這是最好的結局,也許只要他結婚,就可以讓史蒂夫完全死心
事實證明他錯了,他輕率的舉動,造成了三方痛苦的結果,他既傷了他愛過的姑娘,也害得史蒂夫跟自己深陷在一個無底深淵

冬兵唯一能做得就是讓那個錯誤不再更加錯下去
他不斷在心中告誡自己,不論史蒂夫口口聲聲說他有多愛他,自己也絕對不能愛上他

如果說,巴奇對史蒂夫的愛情曾經萌芽過,也早已被以愛為名的掠奪狠狠的拔除
即使如此,那被深埋在心底的芽苗從未曾枯萎過
在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時,被一雙小小的手小心翼翼的護著
棕髮的小男孩捧著巴奇自身不願去承認與正視的一坯泥土,將其擁在懷中沉睡著
用友情作為肥料,以罪人自身的眼淚灌溉,等待重生或是永久的凋零

 

 

*** *** ***

 

 

史蒂夫聽見手機聲響起時他正擁抱著冬兵
正確來說是他靠在床頭櫃上將冬兵抱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的欲望深埋在冬兵體內
冬兵右手緊抓著他的背,頭埋在因他的淚水而沾得濕淋淋的史蒂夫的頸項間,在每一次律動所帶來的快感中將呻吟咬在史蒂夫的肩上
手機聲突兀的在這些日子以來幾乎只有喘息跟呻吟的臥室內響起讓冬兵渾身一震
他一開始甚至不能理解那是什麼聲音,有些惶恐的抬起頭四處搜尋聲音來源

冬兵難得一見的情緒變化讓史蒂夫露出笑容,他捧起冬兵的臉想安撫他
但冬兵只是看了他一眼,垂下眼,臉上又再度回到面無表情
史蒂夫心臟刺痛了一下,但他甘之若飴的承受,他甚至覺得連冬兵帶給他的心痛也是一種甜蜜

手機依然響著,史蒂夫從床上坐正的動作讓冬兵悶哼了一聲
而史蒂夫接下去的舉動讓冬兵睜大了雙眼不敢置信
他看著男人將自己抱起然後維持著兩人結合在一起的姿勢走下床
他只能為了不讓自己掉下去以及抵抗每一步給他身體內部帶來的衝擊與刺激而緊緊的用右手勾著史蒂夫的頸肩
但史蒂夫跟自己都沒有穿著衣服又流著汗,滑得讓他幾乎快抓不住
他好幾次都覺得自己快掉落,不自覺得發出不安的哽咽

史蒂夫察覺到冬兵的不安,稍微停下腳步,重新將冬兵安穩的抱在自己懷裡
當再次插入時冬兵像是安心似的嘆了一口氣的緊緊抱著史蒂夫,將全身的力道都放在他身上
眼見冬兵的身體越來越依賴著自己,讓史蒂夫既歡喜又痛苦
這幾天他與冬兵有無數次的結合,他感覺得到冬兵慢慢的從一開始的抗拒、麻木、自棄到現在的無意識的享受
同時他的心卻依舊封閉,就像在對史蒂夫宣告他得到了他的肉體但得不到他的心

他的理性知道這美好而哀傷的時間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不斷響徹臥室的鈴聲就像是預告
鎖鍊的長度讓他可以抱起冬兵走到掛在衣帽架上的外套邊從裡面掏出手機
他看到上面顯示出東尼史塔克的名字,沒有太多的情感波動,只是在心裡想著終於來了

史蒂夫又走了幾步,輕柔的將冬兵壓到牆上,拉起冬兵的雙腳環著自己的腰
一手扶著冬兵的臀部讓他穩穩的被扣在自己跟牆壁中間,然後一手滑開手機
冬兵背靠在牆上,咬牙忍耐著卡在他體內的那根兇器像是燒紅的鐵釘將他釘在牆面上的錯覺
史蒂夫親吻了冬兵緊皺著的眉間,然後將手機拿到耳邊開口問候

「晚安」

「你好,史蒂夫,打擾到你了嗎?」

手機另一方傳來的是溫和有禮貌的問候,雖然與手機上顯示的號碼不符合
但史蒂夫並沒有太大的驚訝,他只是很冷靜的回應道

「你好,布魯斯,請問有什麼事嗎?」

冬兵聽到布魯斯的名字,身軀震了一下,抬起頭望向史蒂夫,正望進對方一臉深情的眼神裡

「巴奇?…他現在很好,就在我面前,你想跟他說話嗎?」

史蒂夫邊跟手機對面的布魯斯對話,邊將手機調到擴音然後放到冬兵的胸腹上
…他想做什麼?盯著史蒂夫的行動,冬兵心底浮現出的不安很快被提升至恐慌

史蒂夫突然將冬兵的手從原本勾著自己的肩上拉開,用力壓到了牆壁上

「詹姆斯?你還好嗎?我這裡與你左手的聯繫斷了好幾天,有點擔心…」

從手機裡傳來了布魯斯溫和的聲音,語氣中帶著真誠的擔心,但冬兵沒能去感受
因為他看到史蒂夫一手壓著自己的右手,一手緊抓著自己的腰,嘴角彎起笑容
冬兵對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害怕的搖著頭,張開顫抖的嘴唇想要拒絕,但只是發出無聲的喘息
他的胸腹因恐懼和不安劇烈的上下起伏著,被放置在上方的手機也跟著上下移動
他徒勞無功的扭動著身軀,但手跟下半身都被壓制住,這樣的掙扎只是刺激著史蒂夫
史蒂夫緩慢的將分身從冬兵體內抽出,緊接著毫不容情的用力捅了進去

「啊啊--!!」

一口氣被刺到最深處的衝擊讓冬兵無法抑制住自己的痛叫聲
他雖然知道史蒂夫正把他們兩人的正在從事的性行為透過手機傳給對面的布魯斯聽
但他沒辦法,他試著要咬住嘴唇或舌頭或任何一樣可以咬住的東西
但史蒂夫並不給他任何機會,猛烈而狂暴的撕扯並撞擊著冬兵的早已被蹂躪得腫痛敏感的內壁
難以形容的強烈快感跟痛楚奪去冬兵的理性、尊嚴與思考,逼得他只能出聲哭喊哀求

「啊!啊!不…、停…停下!啊…!」

但史蒂夫只是堅定的抓著冬兵的腰,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指印,加快了身下侵略的速度
手腕跟腰間被緊緊束縛著,鐐銬在摩擦時發出了鏘鏘的聲響,理應感到疼痛的冬兵並沒有任何感覺
他全副感官都集中在體內與耳裡,他只能在史蒂夫如暴風雨般的狂野攻勢中承受著襲擊而來的快感
他羞憤的聽著自己難以抑制的尖叫、每次衝撞時的肉體拍擊聲
還有手機那傳來先是驚疑的呼喚著自己的名字,最後轉為愕然的聲音

「…嗚啊、啊啊!不…求你…啊…嗚…關掉…」

到了最後冬兵在令他暈頭轉向的搖晃振動中只能無力喘著氣發出微弱的哀鳴
茫然中他聽到史蒂夫正平靜的在跟手機裡的人對話,他聽不清他們的對話內容,因為史蒂夫依然激烈的在自己體內進出
冬兵不知道史蒂夫是怎麼能夠一邊猛烈操著自己一邊還能保持得如此平靜的講話
他已經無法思考,眼淚不斷流出,粗重的喘息與啜泣混著唾液弄得他的整張臉與胸前濕淋淋的

在最深最重的一次撞擊中冬兵被逼至高潮,精液噴灑在他的胸腹間,也沾到了手機上
手機不知何時通話已經停止,待機中黑色的螢幕上沾到了白色的液體
但冬兵沒有得到休息的機會,他只是張口喘息著,繼續承受史蒂夫對自己身體彷彿永無止境的折磨
史蒂夫快速的在冬兵不斷收縮的內壁裡衝刺,他急促的呼喚著巴奇,在瀕臨高潮的巔峰時將自身拔了出來
抽動著將白濁的液體射在冬兵的胸腹間,有些還濺到了臉上及唇邊

模模糊糊之間,冬兵感覺到有東西黏到自己臉上,下意識的伸出舌頭舔去,在嚐到腥味時皺起眉
而這看在史蒂夫眼裡有說不出的煽情,他俯身貼上冬兵的唇,把自己的精液推進冬兵的口腔內,用舌頭攪動著
直到冬兵滿臉通紅的喘著氣,緊閉的眼角有淚水滑落,史蒂夫才依依不捨的抬起上身

接著史蒂夫用雙手將冬兵攔腰抱起,手機順勢隨著一堆混濁的液體掉落地面
然後史蒂夫翻身將意識模糊的冬兵面朝下壓到地面,手扶起冬兵的腹部,讓他的臀部高高翹起對著自己
被壓得不太舒服的冬兵稍微恢復清醒,往前爬行想逃離,但馬上就被拉回,並再次被深深的進入
被蹂躪的過度敏感及紅腫的腸壁被再次侵入的賬痛感讓冬兵發出小小的哀鳴,張開嘴不斷的喘氣與抽泣

在身後男人強力的抽插中只剩下一隻手的冬兵撐不了太久,史蒂夫的陰莖劈開並碾壓而過內壁深處的感覺讓他無力的趴在地上
酥麻感隨著身後快速穩定的律動而逐漸擴散至全身,他只能把上半身趴臥在地毯上低聲啜泣
史蒂夫從他的尾椎骨一路輕輕的吻著他被汗濕透因方才被壓在牆上摩擦跟快感紅成一片的背部
明知對方正因自己的行為而哭泣,但史蒂夫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抑止自己對這副完美身軀的依戀與渴望
他試著讓兩人都能感到快樂,因此他伸手握住了冬兵再度勃起的陰莖賣力的套弄著

在史蒂夫的翻弄下又一次的高潮襲來,冬兵拱起腰手緊抓著地毯小腹收緊,戰慄著射在史蒂夫手裡
過度的快感讓冬兵從喉嚨發出哽咽,用他僅存的最後一絲理性抑制住哭喊史蒂夫名字的衝動
因高潮而緊縮的後穴不由自主的咬住史蒂夫的陰莖,強烈的刺激幾乎讓史蒂夫把持不住
他用雙手緊抓住冬兵的腰用力的撞擊,挺進最深處,低吼著將自己的欲望全數射進了那火熱的內壁
原本就極度敏感的體內深處被滾燙液體沖刷而過並填滿的感受讓冬兵全身都起了痙攣

在劇烈的行為過後,兩人都粗喘著氣,史蒂夫停在冬兵的體內,感受著他體內的溫度與脈動
然後維持著結合的狀態,往後坐在地毯上,並將冬兵從趴臥著的姿勢拉起
冬兵無力的被拉起倒在史蒂夫的胸膛上,這讓他可以清晰的聽見史蒂夫劇烈的心跳
他半張著濕漉而渙散的眼神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後閉上了眼睛
史蒂夫充滿著愛與深情的用手將冬兵汗濕的髮絲撈起,抬起他的下顎,輕啄著他微啟的唇

直到冬兵迷迷糊糊的快睡去,史蒂夫才抽出自身,然後打橫抱起冬兵將他送到床上
他平常都會先帶冬兵到浴室裡清洗乾淨幫他穿好睡衣才把他送回床上
但是今天不一樣,他必須留下血淋淋的證據,讓待會即將來臨的兩位『獵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受害者的被害程度
所以史蒂夫只是把被單拉到冬兵的腹部位置,親吻他的額頭後從抽屜拿出安眠藥
就著床頭櫃上常備的白開水,餵進了冬兵的嘴裡,讓冬兵睡著以避開待會即將出現的尷尬場面

史蒂夫知道這一天終會來臨,他大可以找些藉口隱瞞過去,憑他平常的信用與形象,瞞上個把個月應該不是問題
但史蒂夫寧可選擇將自己的罪刑開誠布公血淋淋的提前公諸在他的同伴面前
他想要將冬兵從自己的手裡解放出來,他不願再有任何人事物去傷害巴奇,當然即使那是他自己也不例外

但史蒂夫無法自己放手,所以他只能寄托給值得信賴的夥伴們
他相信他們一定可以從自己的手中救出冬兵
所以他就只是等待,並在這短暫的時間裡好好的愛著冬兵

「…巴奇,放心,就快了…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了」

史蒂夫溫柔的聲音在冬兵模糊的意識中彷彿是搖籃曲,安撫著他的心
雖然他正是那個不斷傷害他的人,但冬兵卻漸漸的被他溫柔而殘酷的愛麻痺
在沉入深層意識前冬兵下意識的想握住史蒂夫的手,但史蒂夫已經起身離去,他的手在空中落了空沒人注意到

 

 

*** *** ***

 

 

東尼臉色不太好,站在他對面的布魯斯也一樣
他們都在想辦法消化著剛剛透過手機聽到的震撼內容
那怎麼聽、怎麼想,再加上史蒂夫自己也淡然的說了出口
都清清楚楚的揭示著冬兵正在受到史蒂夫的暴行,關於性方面的

那與他們過去所相處的史蒂夫的印象實在差太多,他們一時之間竟不知要怎麼處理
沒有混亂很久,兩人之中先冷靜下來的是布魯斯,他抓著東尼的肩膀,嚴肅的說道

「無論如何,我們現在都必須先去史蒂夫那裡一趟」

東尼挑起眉,跟布魯斯對望了一會後艱辛的點頭
不管怎麼說,雖然還不清楚他們兩人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既然他們已認定冬兵是同伴,那麼在同伴有難時幫助他是天經地義的事
即使那個在東尼跟布魯斯猶豫的現在很可能也還正在傷害著冬兵的男人也是他們的同伴,還是那個正直偉大的美國隊長

東尼做好必要時跟美國隊長打上一架的準備,帶上了裝備手環,隨時可以穿上裝甲
為了不引人注目,他很低調的捨棄了平常愛用的跑車選擇了廂型車與布魯斯一同前去
他們在門口前考慮幾秒鐘決定還是先按門鈴,看看情況再決定要不要破門而入
出乎意料之外,按下門鈴後沒多久史蒂夫就開了門,三個人眼神對上

「你們好,東尼、布魯斯…請進」

史蒂夫溫和而平靜的態度引得東尼跟布魯斯面面相覷,他沒多說什麼就讓他們進了家門
難道剛剛是他們聽錯了?還是一場冬兵跟隊長聯手的惡作劇?
布魯斯斟酌著用詞,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你好,史蒂夫…深夜前來叨擾不好意思,但事關於剛才的通話內容,恕我冒昧,但那聽起來像是你在對詹姆斯做出暴行」

「是的,我剛才的確正在強姦巴奇」

聽到史蒂夫面無表情的親口承認,布魯斯跟東尼反而不知所措
他們雖然都不想相信但是本人卻很乾脆的表白自己的罪行,這應當是鐵錚錚的事實
在驚愕中他們看著史蒂夫走到了臥室門口複雜的望著關閉的門,接著轉過身來,對著他們說道

「巴奇就在房間裡」

史蒂夫的話讓東尼跟布魯斯心中一懍,冬兵就在門後,不知他是怎麼樣的狀況
布魯斯看了站在一旁垂著眼,看不出任何情緒的史蒂夫,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扭開了門把
臥室內一片漆黑,東尼緊跟在他身後,兩人就著客廳的燈光只隱約看出了臥室的雙人大床上躺了一個人影
太暗了實在看不清,布魯斯目光注視著床上的動靜,對東尼提出請求

「東尼,麻煩你開個燈好嗎?」

東尼摸索著牆壁上的電燈開關,心裡有個聲音叫他不要開燈,開燈後看到的一定會是不堪入目的畫面
但是都到了這個地步也已經無法置身事外,於是東尼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按了下去
臥室的燈光亮起的瞬間,房內的兩人都瞇起了雙眼
等到適應了燈光後,室內響起不知是誰倒吸了一口氣的聲音,或許他們兩人同時都那麼做了

東尼跟布魯斯簡直不敢相信映入他倆眼簾的畫面
除了下半身有稍微用被單蓋住以外,冬兵赤身裸體的躺著--不,是被鎖在床上
他們震驚的看到失去一隻左手的冬兵手腳被鐐銬及鎖鏈囚禁著,失去意識、渾身沾滿了不知名的白濁及透明液體
棕黑色的長髮披散在枕頭上,也遮住了他的臉,但依然可以看出他比起最後一次見面時要來得消瘦與憔悴

就在布魯斯難掩震驚的走過去伸出手想要確認冬兵的狀況時,東尼突然大叫一聲

「布魯斯!往左邊閃!」

布魯斯大腦還來不及反應身體已經聽從東尼的話往左邊偏移
剎那間他看見了一只拳頭從他臉頰旁劃了過去,只差幾公分那拳頭就要招呼到他臉上
下一秒東尼立刻換上了鋼鐵裝,將布魯斯拉到一旁,舉起掌心的發射口對準剛剛發動攻擊的史蒂夫

「…你讓我們進來的目的是要殺人滅口?美國隊長」

原本表情陰沉的史蒂夫聽到東尼說的話,特別是最後的美國隊長時,臉抽動了一下
沉痛的閉緊雙眼,將兩條手臂垂下放到身體兩側,深呼吸後語帶抱歉的說道

「不…我為我剛才失控的行為道歉,布魯斯、還有東尼…我很抱歉,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不去對任何一個想要碰觸巴奇的人下手」

雖然史蒂夫剛才那強勢的敵意已經消失殆盡,東尼依然保持著警戒,他無法捉摸史蒂夫的想法
剛剛上一秒還毫無威脅,下一秒突然傾全力攻擊的行為已經讓他們無法信任
布魯斯壓抑著內心的浩克,他現在不能變身,一旦變身事情會變得很糟
他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注視著史蒂夫謹慎問道

「…你的目的是什麼?你為什麼對他做出這樣的事?」

「…如果我說,一切都是因為我愛著巴奇,你們會相信嗎?」

布魯斯跟東尼對望一眼後由東尼開口問

「你跟他是情侶?」

史蒂夫搖搖頭,苦澀的笑著說

「不,他說過他永遠不可能愛我」

「你們不是朋友?」

「是…也許該說曾經是…我過去在軍中的時候就強姦過巴奇,從那時候我們的關係就很扭曲」

布魯斯跟東尼都對這個猶如晴天霹靂的答案目瞪口呆
所以史蒂夫之前口口聲聲他們是最好的朋友這件事是說謊?
像是從他們兩人的看出他們內心的想法,史蒂夫自嘲的說道

「對,我說謊,我欺騙了你們全部的人…美國隊長只是一個愛上摯友又因得不到他的愛而用卑劣的手段去傷害他的卑鄙小人」

布魯斯跟東尼盯著史蒂夫的臉看,布魯斯看了躺在床上的冬兵一眼,然後對史蒂夫說道

「…你這是犯罪」

「我知道」

東尼望著史蒂夫坦然的承認,不禁懷疑的問

「你故意在手機裡那麼做,把我們吸引來的目的是什麼?」

「我相信你們一定會來這裡,我希望你們能從我手中救出巴奇」

東尼訝異的瞪大雙眼,半笑半怒的說道

「嘿…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讓我們來從你手中救出巴奇?哈?!你為什麼不自己放開他」

「我做不到」

史蒂夫回答得毫不猶豫,斬釘截鐵

「我無法放手,我沒辦法…我不能忍受巴奇從我身邊離開,我無法不去愛他」

東尼跟布魯斯望著史蒂夫,又將視線移到躺在床上的冬兵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首要目的是先讓冬兵離開這裡,讓他卸掉手上的鎖鍊,並檢查他的健康狀況

「…好,總之,現在先讓我們把巴恩斯帶回我那,一切之後再說」

東尼維持著瞄準史蒂夫的姿勢跟布魯斯交換了一個眼神,在東尼的掩護下布魯斯順利移動到了冬兵身旁
史蒂夫握緊拳頭盯著布魯斯粗略的檢查冬兵的身體狀況
布魯斯先是將手探到冬兵的頸動脈上,然後又打開他的眼睛觀察,接著往下探,忍不住皺眉
除了沾滿了不知名的液體外冬兵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瘀痕與齒痕
更不用提那手腕跟腳踝上的擦傷,雖然看得出史蒂夫已經盡可能的在小心對待
但是長久下來的金屬物品與肌膚彼此之間的摩擦還是讓冬兵的手腳都破皮紅腫

還有從明顯消瘦的身材以及蒼白的臉色來看,只怕冬兵在被史蒂夫囚禁時並沒有良好的飲食生活
史蒂夫口口聲聲愛著冬兵的話如果是真的,那應該不會在飲食上虧待他
這樣一來布魯斯合理推測巴奇的營養不良極可能是他採取了絕食來拒絕史蒂夫
難道說,史蒂夫真的像他說的是為了冬兵?布魯斯邊在心底想著邊轉頭對東尼點頭

「還活著,但是身體狀況不太好」

布魯斯知道冬兵曾經接受過某種血清的改造,比起一般人的體能要來的優秀許多
但那畢竟與史蒂夫的正牌血清不同,他的身體過去曾處於長期營養不良的狀態
好不容易在史蒂夫跟某些老是愛塞一堆食物生怕冬兵會餓死的人
比如克林特或山姆的幫助下被回復到正常健康人該有的狀況
如今又再一次的陷入了這樣的慘況,還是那個不久前才將他照顧得無微不至的人造成的
布魯斯不禁心下泛起難受的無力感,他眼神中帶著譴責的看了史蒂夫一眼
然後將床單拉起蓋住冬兵,將他包裹起來,站起身用手示意東尼將冬兵打橫抱起

史蒂夫只是咬緊牙關,雙拳緊握,指甲掐進掌心的肉裡,有血滲出來滴落地板
但他只是拼命壓抑充斥著全身讓他現在只想衝過去把他們兩人人打倒在地把冬兵搶回來的衝動

「巴恩斯的左手在哪裡?」

東尼走了幾步,突然想起,轉過頭問史蒂夫
史蒂夫鬆開淌血的雙手,走出客廳,來到倉庫內,取出防潮箱將裡面的金屬手臂取出
無比珍視的將那條手臂交給布魯斯,在布魯斯跟東尼的無言的譴責中史蒂夫只是將眼神都放在被東尼抱著的冬兵身上

「…巴奇交給你們了,謝謝你們」

史蒂夫的道謝讓布魯斯跟東尼再次面面相覷,他們真的搞不懂史蒂夫到底在想什麼

「你這是犯罪,等我們回去後可能會有人來逮捕你」

布魯斯在離開門前時,對史蒂夫告誡,而史蒂夫只是平靜的說

「那正是我所期望的」

關上門後,布魯斯跟東尼兩人對望,東尼透過頭盔裡的通訊器
通知站在對面高樓上一直瞄準著史蒂夫的克林特可以撤退
然後東尼小心翼翼的抱著昏睡的冬兵,兩人沉默著走回車上,思考著該怎麼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TBC

 

 

___

 

事情被搬上了檯面
就不再是他們兩人的事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