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雪融

睡前丟篇極短篇
原梗出自魔法水果籃
明明是盛夏我卻在寫這個梗XD

前面小溫馨後面不知怎地就限制級了…未成年請慎入

 

___

 

 

史蒂夫跟巴奇走在二月時分的枯木道上,氣溫像是鑽入骨頭般的寒冷
每次呼吸都化成一團白霧消散在冰冷的空氣中,層層疊疊
出門前史蒂夫幫巴奇圍了圍巾又戴了手套,外頭更披上了厚重的大衣
但史蒂夫還是有些擔心巴奇的金屬材質左手會不會因低溫而感到不適
於是攬著巴奇的右肩,將他的左手包覆在兩人中間

回想起來,以前史蒂夫跟巴奇常常肩並肩圍著同一條圍巾
因為史蒂夫家境不好所以大部分都是巴奇執意要把自己的圍巾讓給史蒂夫
而史蒂夫也總是固執的婉拒,經過幾次的一來一往,最後總變成兩人圍著同一條圍巾貼在一塊

還有手套,也常常是巴奇分一隻給史蒂夫,然後沒戴的那一隻手就插在口袋裡取暖
還記得有一次也是像那樣,他跟巴奇圍著一條圍巾,各自分著一隻手套走在放學的路上
兩人邊走邊聊,忽然間,巴奇停下了腳步,抬頭仰望著冬季灰白陰暗的天空
史蒂夫順著巴奇的視線往上看,只見天空中緩緩的飄下了白色的雪花

巴奇從口袋裡抽出裸露的手接住從天而降的雪花,雪花接觸到了掌心的溫度很快便化為水
盯著手上的雪水,巴奇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看著史蒂夫,一臉正經的問道

「你知道雪融化會變成什麼嗎?」

史蒂夫愣了一下,不知道巴奇又在玩什麼把戲,理所當然的回答

「雪融化後當然會變成水,你剛才不是也看到了」

聽了史蒂夫的答案,巴奇先是直直的看著史蒂夫,然後大笑出來

「噗哈!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史蒂夫被巴奇笑得不知所措,他的答案一點也沒錯啊?為什麼巴奇一直在笑?
笑了一會後發現史蒂夫面帶疑問與窘迫,巴奇停下了笑聲,但臉上仍然掛著濃濃的笑意

「雪融化之後…」

他朝天空甩了甩手上的雪水,水在嚴寒的空氣中瞬間化成碎冰晶,閃閃發光

「就是春天!」

說完,巴奇得意洋洋的看著因為自己剛才的話而瞪大雙眼的史蒂夫

「冬天的雪會在春天融化,所以雪融化就代表冬天結束,緊接著春天就要來臨」

巴奇笑得很燦爛,鼻子跟雙頰因為寒冷而凍得紅通通的

「所以雪融化後就是春天」
忽然之間巴奇停下了腳步佇立著,將史蒂夫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以為巴奇是因為自己剛剛的舉動而不開心的史蒂夫有些擔心的望向巴奇
馬上他就發現巴奇正仰望著天空,所以史蒂夫也順著巴奇的視線往上看
看到從空而降的白色雪花,史蒂夫攬得更緊了,怕巴奇會冷,也因為想起了珍貴的回憶

「難怪那麼冷…原來是因為要下雪」

史蒂夫的視線順著一片飄落的雪花落到巴奇的鼻尖,忍不住輕輕的笑出來
巴奇不知道史蒂夫在笑什麼,有些不高興的用手把鼻尖上因溫度而融化成水的雪水抹去

「…巴奇你知道嗎?」

巴奇抬起頭疑惑的望著史蒂夫

「雪融化後會變成什麼?」

史蒂夫微笑著問,他並不期待答案
而巴奇只是慢慢的眨了眨眼然後皺起眉,像是看著笨蛋
史蒂夫苦笑著在心底想,巴奇一定不記得他們當年的對話,他大概覺得他在侮辱他的智商

「…你問這蠢問題耍我嗎?」

啊啊,看吧,果然巴奇並不記…

「雪融化之後就是春天」

但是巴奇卻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後理所當然的丟下答案
就這麼簡單的答案讓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呆立在現場
巴奇看著史蒂夫呆愣的像個傻子,忍不住回想自己的答案
但他想了一次又一次還是不覺得自己說的有什麼不對

巴奇一臉很嚴肅的走近史蒂夫,像是在指導不懂事的學生般的說道

「聽著,冬天的雪會在春天融化,所以雪融化就代表冬天結束,緊接著春天就要來臨…」

巴奇話還沒說完,史蒂夫忽然伸出雙手將巴奇的兩隻手都握在自己手掌裡,輕聲說道

「…所以雪融化後就是春天」

巴奇望著史蒂夫,點了點頭
史蒂夫歡喜並感激的將巴奇拉到懷裡,緊緊抱著他

雖然不記得,但巴奇的本質一點都沒變,只是被冰雪給埋藏起來
而史蒂夫很高興的知道,冰雪就要融化,一切都會好起來
雪融化時會吸收周圍的熱度,因此是最嚴寒的時刻
但是當最後的雪都融化之後,再怎麼寒冷的冬天都會過去

「…等春天來了我們可以做一堆三明治,到中央公園野餐」

史蒂夫將抱著巴奇的手鬆開來,然後牽過巴奇的手,溫柔的微笑
巴奇看了他一眼,別開臉,但並沒有甩開手,沉默的往前走了幾步後才小聲的說道

「…我不吃葡萄果醬口味的」

「嗯,我知道!」

看著史蒂夫笑得像太陽一樣,巴奇也跟著覺得心裡暖暖的

雖然現在正下著大雪,但是他們都知道
很快的,溫暖的春天就在不遠的前方等待

 
*** *** ***

 
「啊…啊、史蒂夫…我好熱…好熱…」

「沒錯…巴奇…你真的好熱…」

巴奇將頭仰起,忍耐著每當史蒂夫的炙熱在他腸壁內搔刮時從體內不斷湧出的快感
火熱的感覺像要將他的整個身體都燃燒起來,他幾乎要以為自己快被身上的男人的熱度給融解成一汪泉水
而巴奇只是任由男人對他身體肆意的侵略,並享受著他所帶來的快感與刺激

「啊、啊啊…!」

巴奇無法抑止自己的呻吟,他只覺得渾身都在發燙,汗水不停流出,和著淚水刺痛了他的眼
史蒂夫抓著巴奇的雙腿幾乎壓到了他的胸膛,整個人貼著他,下身猛烈的抽插著
強烈的刺激讓巴奇緊緊抓著史蒂夫的背,無可避免的在上面留下了幾道傷痕

迷濛中巴奇依稀能看到史蒂夫也跟自己一樣滿頭大汗,皺著眉專注的在自己體內進進出出的畫面
那讓巴奇原本就飛快的心跳又更加的快速鼓動著,他幾乎聽見了自己血管沸騰的聲音
而史蒂夫彷彿察覺到這一點,他衝著巴奇微微一笑,低頭輕咬著巴奇快速跳動著的頸動脈
巴奇被他咬著自己要害,那給他帶來了輕微的恐懼跟更多的快感,不禁全身一震

「你喜歡這樣…對吧…巴奇?」

史蒂夫感覺得到巴奇的顫動,滿意的彎起嘴角
他嘴裡調笑著用牙齒溫柔的啃咬巴奇敏感的脖子,下身則狂野的衝撞著他柔軟的內壁
巴奇在兩邊截然不同的感受所帶來的刺激與衝擊下微弱的點頭,下意識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那紅艷艷的舌尖讓史蒂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離開了巴奇被咬得瘀青的脖子,湊到了巴奇的嘴邊
巴奇在頭暈目眩的搖晃下,近乎反射的伸出舌頭與俯身而來的史蒂夫的舌頭相觸
然後又被推回了自己的口腔,兩根舌頭在濕黏溫熱的口腔內壁攪動糾纏著
巴奇現在上下都被激烈的操幹著,那讓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想逃離,但全身舒爽的快感又讓他只想尖叫並享受

他還記得他們剛從大雪中回到家裡,他脫下圍巾,除下手套…然後…然後?
是怎麼演變成了他被史蒂夫給壓在玄關地板上狂操的局面?

巴奇在模糊的腦袋裡試著回想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史蒂夫針對他內部深處敏感點一下比一下更強更深的撞擊打亂了巴奇的思考
他只能大口喘著氣將濕熱的氣息噴在正賣力的操著自己的金髮男人的頸項間
忍耐著背部在堅硬冰冷的地板上被摩擦跟撞擊的鈍痛感
以及比那更強烈上好幾倍,從身體內部不停的襲擊著自己的那猶如燃燒般的快感
現在佔據巴奇內心全部的想法只有想讓這個男人將他搗碎融解的渴望

「史蒂夫…史蒂夫…啊…不行…我、我要融化了…」

「巴奇…放心…我在這裡…一直在這裡…」

當史蒂夫將他滾燙的精液射在巴奇因高潮而痙攣的內壁時巴奇已經絲毫感覺不出寒冷
他只覺得自己全身從裡到外全被一股又強壯又溫柔的熱能給籠罩著,溫暖而舒適
巴奇半閉著濕潤的眼,想要保持清醒,但史蒂夫只是輕輕的吻了他汗濕的額頭

「睡吧,剩下的交給我」

低沉而柔和的嗓音像是搖籃曲,巴奇沉浸在帶給他安心感的男人懷裡,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___

 

不要問我溫馨的結局是怎麼演變成玄關PLAY的…怪我的手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