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五次Bucky試圖隱瞞他們的關係一次他放棄了(4)

相隔一個月的第四篇~本次受害者(?):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
依然有部分鷹寡內容,半AU點請參照第一篇

 

__

 

 

四、娜塔莎羅曼諾夫

娜塔莎猛翻白眼壓抑住自己內心想朝著正在角落裡說話的羅傑斯跟巴恩斯衝過去
把他們倆人的嘴壓到對方嘴上然後說「現在你們給我接吻!」的衝動
他們兩人雖然現在沒有肢體上的碰觸,但也已經貼得幾乎快黏上去
而且重點是羅傑斯凝視著巴恩斯的那種情深難言、如視珍寶的眼神實在太肉麻了
而巴恩斯因為背對著娜塔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必也是差不多

他們倆人不知道聊到什麼話題,巴恩斯笑得前翻後仰,羅傑斯也合不攏嘴,笑聲響徹整間休息室
早就習慣的其他人都很有默契的不去看他們,除了想被閃死的無聊人士以外誰會想去打擾情侶間的談笑呢?
娜塔莎看看休息室內偷偷拍照的女性特工,又看向繼續談笑風生的兩人,不知道該不該去提醒一下
也不知道應該說巴恩斯是過於遲鈍還是過於敏感
已經表現得都這樣,巴恩斯還很死鴨子嘴硬的說他們只是好朋友

想當初娜塔莎以特工身分與他們剛見面時,對於這兩個來自於上個時代的傳奇人物活生生的出現在面前時的第一個感想是『嘿,這兩人站在一起看起來挺養眼的嘛』

她對羅傑斯的第一印象是雖然外表很亮眼,有著一頭耀眼的金髮跟宛如藍寶石般的眼睛
還有一副讓男人流眼淚讓女人流口水,萬人羨慕的好身材,但不知怎地散發出來的氣質總感覺有點樸實
從羅傑斯的言行舉止中看得出來他的正直與真誠,笑起來很靦腆,像六月的陽光
雖然和善有禮卻隱約給人高潔而不好接近的感覺,就像是教科書裡的偉人形象
但是在面臨某些時刻與場合時卻又巧捷萬端、霸氣外露,在對巴恩斯時甚至連有些輕挑的話都冒得出來
所以娜塔莎對羅傑斯的印象是複雜而不簡單,既樸實又世故、既溫文儒雅又氣宇軒昂

巴恩斯的外貌不輸給羅傑斯,身材方面雖比不上羅傑斯的健壯結實,但高挑俊俏
並有著一張總是帶著可親甜美笑容的臉蛋,雖然男人用甜美來形容有點不恰當
但是娜塔莎覺得這是最符合巴恩斯笑容的一種形容詞,特別是在他對著羅傑斯笑的時候
而且巴恩斯比起羅傑斯有著更多的熱情與爽朗,甚至可以說是風流倜儻,眼裡總帶著水光
對娜塔莎初次見面就先率直而不下流的讚美了娜塔莎的外貌並半真半假的搭訕
從他的眼神跟語氣中可以察覺出巴恩斯並不是認真的想約娜塔莎
套句巴恩斯的話,遇到如此美麗的好女孩不搭訕是不禮貌的行為
所以娜塔莎對巴恩斯的印象是他一定出身於好人家,在親情與關愛中成長才會養成他明朗體貼又帶點放蕩不羈的個性

乍看之下兩人像是正反對的組合,但是實際上他們的本質上有許多很接近的部分

在一同經歷過了洛基所策劃的紐約事件之後,他們跟復聯眾們彼此之間多了些革命情感,娜塔莎也更加深入了解他們
從羅傑斯在現場的指揮調度可以看得出美國隊長除了戰鬥能力以外還擁有極為優秀的領導能力
巴恩斯的狙擊能力及高超槍法也讓包括娜塔莎在內的復聯眾們嘆為觀止
而最博得娜塔莎好感的應該是他們對於同伴之間那絕對但不盲目的信任
在娜塔莎幫助克林特解除了洛基對他的洗腦後,首先接納克林特的正是羅傑斯跟巴恩斯
她還記得羅傑斯當時是那麼說的:在戰場上你先得信任你的戰友們,信任才能成功引導勝利
他信任娜塔莎,所以也信任娜塔莎所信任的克林特
他相信克林特不是基於自我意識成為洛基的手下,如今解除了洗腦,那就沒有不去信任他的理由

如果說羅傑斯是以言語,那麼巴恩斯就是以主動並肩作戰的行為表達了他與羅傑斯同樣的主張
雖然站在一名日日夜夜生存在爾虞我詐世界的特工的立場上,娜塔莎無法百分百的贊同他們稍嫌過於天真的信念
但是,也許在某些場合下,這種老派到有點過時的耿直態度反而才是正確的

事實證明他們很快的就博得了全神盾局上下不分男女,程度不一的好感
特別是女性特工,私底下還一度分成了羅傑斯派跟巴恩斯派的粉絲團,有過不小的明爭暗鬥
但後來由於大家很快就發現到兩名當事人的感情好到近乎異常的緣故,派系也分不成了
最後合成一個名為『美國隊長與巴恩斯中士後援會』的神祕組織,暗中支持著他們兩人
娜塔莎後來發現那個組織的會長原來不是女性,還很可能是下屆神盾局局長的熱門候選人之一,而且不久後娜塔莎就被主動邀請成為榮譽會員之一

理由是娜塔莎算是最常跟美國隊長一同出任務的
而娜塔莎的『好朋友』克林特也時常跟巴恩斯派在同一個組合,兩人加入可以提供許多第一手的消息

娜塔莎不置可否,她是常聽到羅傑斯談起巴恩斯,事實上羅傑斯的話題裡除了任務之外巴恩斯大概佔了有七成以上
聽克林特說起,巴恩斯基本上也是差不多,兩人總愛在別人面前表面上調侃實際上都在誇讚對方多好又多好,簡直只應天上有,聽得耳朵都要長繭
再加上娜塔莎不用很久就發現到羅傑斯的英雄偉人形象在巴恩斯面前會完全消失無蹤
所以當娜塔莎從克林特口中得知羅傑斯跟巴恩斯有著朋友以上的關係時,在她心中浮現出的想法只有『果然是這樣』

在克林特跟娜塔莎洩漏出他在天台上看過他們擁吻跟監聽到難以啟齒的對話內容前
娜塔莎早就近乎確信的懷疑他們兩人是一對了

她還記得之前有一次跟羅傑斯一同出任務,由於任務內容,娜塔莎跟羅傑斯必須假扮一對新婚夫妻潛入一場上流社會的舞會
克林特跟巴恩斯也一起扮成他們的保鑣做後援,如有需要隨時可以出手協助

整場舞會娜塔莎很佩服羅傑斯的演技,怎麼可以如此的爛
他眼神幾乎沒怎麼留在本該是他新婚妻子的娜塔莎身上
總是時不時的飄到在遠處跟女性搭訕的巴恩斯身上,眼神就像克林特一直在盯著自己看的眼神一樣,這絕對有問題
娜塔莎好幾次都要踩著羅傑斯的腳提醒他,我們是新婚夫妻,OK?

而當羅傑斯總算想起他們的任務,環著娜塔莎的腰認真的裝著深情共舞時
娜塔莎看見站在遠方全心全意凝視著他們兩人的巴恩斯,眼神中的情緒很複雜,難以形容
但是當娜塔莎投以眼光時,巴恩斯又立刻換上玩世不恭的表情對娜塔莎拋了個媚眼
然後走向從頭到尾眼神沒離過娜塔莎的克林特,不知道低聲說了甚麼,從表情來看大概是在安慰跟調侃他

順利完成接近目標的任務並等到舞會結束後他們四人一起上了車
交換完任務的討論與報告之後,車內陷入一陣有些詭異的沉默
像是要打破尷尬的氣氛,巴恩斯將手肘倚在車窗窗框上,笑著說道

「說真的,你們看起來很登對,太相配了…就像真的夫妻一樣,克林特一路上都在跟我抱怨為什麼不是讓他跟娜塔莎來假扮,下次應該跟尼克建議讓克林特跟娜塔莎假扮夫妻,不然我都要被克林特煩死了」

說完看著窗外,眼神中一瞬間的黯淡反射在玻璃車窗上

「…當然,若是史蒂夫想繼續跟娜塔莎假扮夫妻我是不反對,你們兩人看起來很有說服力」

史蒂夫開口想說什麼前就被克林特截了去

「慢著!你是說我跟娜塔莎看起來沒有說服力嗎?」

「喔,親愛的克林特,當然不是,我只是說就視覺上來看史蒂夫跟娜塔莎很適合…而且剛剛你也有看到史蒂夫擁著娜塔莎跳舞的畫面,看著她的眼神那麼深情,說服力十足…我都要以為你們真的是夫妻了」

娜塔莎從巴恩斯故作輕鬆卻隱約透露出一股醋勁的語氣中聽出了一些端倪
娜塔莎透過後照鏡看見羅傑斯抖了一下,轉過身去張開嘴好像想解釋什麼
但是巴恩斯瞥了他一眼,他就閉口不語,只是凝視著巴恩斯的側臉
巴恩斯在鬧彆扭,克林特一直盯著自己,羅傑斯一直盯著巴恩斯
這三個男人沒一個可以專心開車的,娜塔莎慶幸自己開車是正確的選擇

娜塔莎想了一下,別有深意的歪著嘴角開口說道

「…還是下次讓你跟羅傑斯假扮情侶?這年頭同性情侶也不少見…」

話還沒說完,巴恩斯像被炸彈炸到一樣的坐正瞪著娜塔莎,激動的否決娜塔莎的提議

「不行!」

喊完之後又發現自己好像反應太過激烈,臉上冒出些許緊張的冷汗

「…我是說,這會很奇怪的…你知道,我們是好朋友,跟好朋友假扮情侶這種事…」

巴恩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越說越心虛,最後眼神飄向羅傑斯像是在求助
羅傑斯看著他,嘆了一口氣,轉向娜塔莎笑著替巴恩斯解圍

「我們不能假扮情侶,首先,我們是最好的朋友,而且還同居,讓我跟他假扮情侶的話,我們回家會很尷尬」

「對!就是這樣!」

娜塔莎可以看見克林特在副駕駛座上顫抖著肩膀快被想說的話憋死的表情
後來送他們回家之後克林特就馬上霹哩啪啦的將他之前監視他們時看到的畫面都說給娜塔莎聽

總而言之所有的證據都明顯的指出羅傑斯跟巴恩斯是一對戀人
娜塔莎還曾經動過想為兩個單身漢介紹女孩子的念頭,現在想起來她沒去做那種蠢事真是太萬幸,以免將來還得揹上意圖拆散一對老鴛鴦的罪名

娜塔莎盯著總算停下笑聲,發現自己一直站在這裡看著他們的兩位男士

「嗨,先生們」

羅傑斯微笑著點頭示意

「你好,娜塔莎」

巴恩斯笑著抬起一隻手,打了個招呼

「嗨,娜塔莎,妳今天也是那麼美麗」

「謝了,大情聖」

對巴恩斯的禮貌性恭維娜塔莎不痛不癢的回應,將眼神移到巴恩斯的脖子上
他知不知道從自己後腦髮根處延伸到肩部之前有個被衣領遮住但隱約可以看得出來的齒痕?
她不用比對就可以認定那個齒痕鐵定可以跟羅傑斯的吻合

娜塔莎看了羅傑斯一眼,羅傑斯只是回以微笑
看不出臉上一副誠懇老實樣,做的還挺激烈的

她思考一會,決定幫巴恩斯一把
她摟住巴恩斯的肩膀,對羅傑斯說道

「跟你借一下詹姆斯,很快就還你」

羅傑斯挑起眉,做了個請的手勢,目送娜塔莎把巴恩斯拉走

「怎麼了?妳想約我去喝杯咖啡嗎?」

巴恩斯半開玩笑的調笑著,但是娜塔莎只是瞄了他一眼,然後指了指他的脖子

「你最好把衣領拉高一點,如果你還試圖要隱瞞的話」

娜塔莎的話讓巴恩斯愣了一下,立刻用手遮住娜塔莎指的位置,雖然從他自己的角度看不到是什麼
但是從娜塔莎所指的位置來看,巴恩斯用猜的也大致了解娜塔莎指得是什麼
他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解釋

「呃…那大概是被蟲咬吧…」

娜塔莎喵了他一眼,露出詭異的笑容說道

「那是齒痕,詹姆斯」

看著巴恩斯滿臉震驚的張大了嘴,娜塔莎不禁覺得好笑又有些同情
巴恩斯想隱瞞,並且似乎覺得他有好好的隱藏他跟羅傑斯在交往的事實
但是問題在於,娜塔莎幾乎可以確定羅傑斯完全沒有隱瞞的打算
今天是齒痕,下次不知道會是什麼

她上次在健身房看到羅傑斯身後有爪痕時稍微提醒了一下
羅傑斯只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說是被貓抓傷,一隻棕黑色,有個灰藍眼睛的貓咪
拜託!你們根本沒養貓好嗎?而且哪來的貓爪間跟人的手指間距一樣?說謊也打個草稿吧!
她甚至看過羅傑斯在巴恩斯沒注意到的時候在他髮旋上烙下一吻,在一票復仇者眾人面前,堂堂正正的

娜塔莎簡直想為巴恩斯白費的努力掬一把辛酸淚了
在巴恩斯試圖隱瞞他們是戀人的時候,他的戀人正不斷無言的展示他們的親暱程度
於是她拍了拍巴恩斯的肩,大發好心的替巴恩斯找了個好理由開脫

「放心,我知道那是被狗咬的,一頭金色藍眼睛的大狗,對吧?」

巴恩斯臉上露出像是想笑又像是生氣的扭曲表情,嘴角抽蓄著點了點頭

 

 

 

TBC

 

 

 

__以下為今日監聽內容分隔線__

 

4.5、Steve&Bucky

「史蒂夫!!」
「怎麼了巴奇!唔!…為什麼槌我胸口?」

「我不是叫你不要在看得到的地方留下痕跡!」
「我沒有…」

「你還說沒有,你看這裡!吻痕就算了我還可以說是被蟲咬,你他媽留了齒痕!你到底是咬得多用力!過了一天還消不掉!我要解釋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抱歉,我大概是一時太激動沖昏頭了…」

「要不是被娜塔莎提醒,搞不好會被別人看到!」
「所以你後來一直不理我是因為這個?」

「你怎麼還那麼冷靜,娜塔莎那麼敏銳她說不定知道了…」
「…其實她上次也有提醒我背上的爪痕」

「什麼!?你怎麼沒跟我說過!」
「我覺得無所謂啊」

「我有所謂!讓我看看…天哪!我…我得去剪指甲!」
「等等!巴奇…等一下!」

「放手!不要抓著我!」
「你先冷靜下來,你現在那麼慌張浮躁,剪指甲可能會傷到你自己」

「反正傷到也無所謂,我很快就…」
「我有所謂」

「…好,我冷靜…所以你不要那種表情…要不你幫我剪?」
「可以嗎?」

「你幫我剪比我自己剪好…而且我喜歡你幫我剪的感覺」
「我可以天天幫你剪」

「哈哈,可惜我指甲沒長那麼快」
「…真的很可惜」

(一會後傳來剪指甲的清脆聲響)

「…史蒂夫」
「嗯…?」

「剛剛槌得痛嗎?」
「不會…就算痛我也心甘情願」

「抱歉…」
「…我才抱歉,咬了你」

「我…其實只要咬在沒人看到的地方,我不討厭」
「…這裡呢?」

「嗯、不討厭…」
「這裡…?」

「啊、等等…指甲還沒剪完…」
「沒關係,我明天穿有袖子的衣服就遮得住了…」

「現在是夏天…嗯…」
「我不怕熱…」

 

__以上為本日監聽內容分隔線__

 

監聽室內

克林特「妳覺得巴奇什麼時候才會死心承認他們是一對?(咖吱咖吱)」
娜塔莎「我賭三個沙威瑪,他至少還會再堅持半年(啵哩啵哩)」
克林特「那我賭四個沙威瑪他會堅持三個月(悉悉索索)」
娜塔莎「沒有人賭另一方的話是無法成立賭局的,先生(吧唧吧唧)」
菲爾「…我賭十個沙威瑪至少再過一個月他就會承認」
娜塔莎「喔?有什麼根據?」
菲爾「索爾會到訪這裡」
克林特「索爾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菲爾「索爾很熱情,巴恩斯中士也很熱情,而且他們對彼此很欣賞」
娜塔莎「OK,我懂了」
克林特「妳懂什麼了?娜塔莎?」

尼克「…什麼時候監聽室成了聊八卦閒嗑牙的的所在了?還自備零食?」

克林特「哎,別那麼說,聽他們比聽史塔克的有趣多啦」
菲爾「我只是在盡守護與支援隊長跟中士的任務而已,零食是他們帶來的」
娜塔莎「現在是社團聚會時間,尼克,要一起加入嗎?」

尼克「…世界太過於和平了嗎?(扶額」

 

 

 

_____

 

每天的羅傑斯家監聽內容已經成為了某些特定人士的娛樂活動了(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