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3)下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3下篇
@龙猫呆呆
能点黑化的队长xxoo冬兵吗!!!捂脸ing~

警告:黑化隊長!非自願性行為!Rape!Non-Con!OOC!
無法接受者就不要看下去了吧…不要看,真的

再說一次,不喜歡不要看,謝謝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依然爆字數…野外強(ry請注意

 

_____

 

 
那一天,如果可以回到那一天,史蒂夫絕對不會帶冬兵到那個公園去

他好不容易打開了冬兵的心防,他聽見了冬兵對他說他也許可以原諒他,也許可以試著愛他,他還吻了他
但史蒂夫心底深處一直都知道那是建築在因為冬兵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沙城之上

也許一開始史蒂夫就做了最錯誤的選擇,造成無法挽回的命運
就算中間再怎麼有希望,結局還是回到了原點,甚至更糟糕
但是這個罪人還是依然無限盼望著美夢永遠不要醒
而一切美好的夢幻都在那天下午毀於一旦

 

*** *** ***

 

夏日晴朗的下午,史蒂夫跟冬兵難得出來散步,他們肩並肩走著
冬兵有意無意的甩著自己的手去碰史蒂夫的手,直到史蒂夫握住了他

原本夏天冬兵是不太愛出門的,但今天的天空實在太藍,吸引著他的心,他靈魂深處的悸動
所以他望著窗外,主動對史蒂夫說他想出門走走
史蒂夫有點驚訝,但很快就點頭答應,並問道

「要騎車嗎?」

冬兵搖搖頭,眼神依舊盯著窗外

「不,我想用走的」

史蒂夫沮喪的覺得自己都要嫉妒天空了

不過壞心情很快的在出門後放晴,因為天空真的太藍,藍的像平靜無波的大海
而且冬兵主動的靠過來讓他牽著他的手,冬兵掌心的溫度與濕潤讓史蒂夫開心的想哼著歌

由於金屬手臂的緣故冬兵的身上穿著黑色的長袖休閒衫
就算午後的陽光不那麼炙熱,還是悶得冬兵一頭汗
他紮成馬尾的棕色長髮有幾簇髮絲因汗水而濕漉的沾著他的脖子
史蒂夫看到他熱成那樣子,忍不住一陣心疼,他想起剛剛走過來時路上有賣霜淇淋的攤子
於是帶著冬兵找到一處大樹蔭下的長椅邊,讓他坐下後問道

「你想不想吃霜淇淋?」

見冬兵點頭,史蒂夫微笑著彎腰雙手搭著他的肩

「那我去買,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很快回來」

再度確認冬兵點頭後史蒂夫轉身走了幾步,想到什麼,停下腳步又回頭說

「如果有可疑的人…」

「我知道,馬上離開然後通知你」

冬兵拿起口袋裡的手機,晃了一下
這是史蒂夫拜託東尼做給冬兵的,不輕易毀損,除非冬兵用左手並施很大的力氣去破壞
聯絡人都是復仇者聯盟的成員,當然最常顯示通訊的名字是史蒂夫羅傑斯

看到冬兵的動作,史蒂夫內心覺得很可愛,忍不住笑了出來,跟冬兵揮了揮手後轉身離去

冬兵目送史蒂夫背影消失在視線裡,獨自一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樹蔭遮住了陽光
他抬頭仰望著萬里無雲的青空,在心底想著,那清澈的像史蒂夫的藍眼睛
冬兵瞇起眼想著史蒂夫,想起他們的吻,從那天起,日子又匆匆的過了兩個禮拜左右
期間他們只有擁抱跟接吻而且次數不多,但是每一次都帶給冬兵溫暖的感受
他覺得自己做得決定是正確的,證據是那天之後他不再夢見過巴奇
而且史蒂夫總是笑得像個快樂無愁的孩子,冬兵很喜歡,這樣就好

冬兵不自覺下意識的掃視著周圍的人,像是要警戒有沒有可疑的人
午後的公園裡除了幾個孩子外還有被推來曬太陽或散步的老人
就在不遠處,一個棕髮的年輕人推著輪椅,上頭坐著一頭灰白頭髮的老婦人

冬兵本來只是臉轉過去眼神晃過去看了一下,沒太注意那位老婦人的模樣
但是那位老婦人在冬兵轉過去時像是看到什麼鬼魅一樣的瞪大了雙眼,全身微微顫抖
拍打著推輪椅的年輕人的手,示意他推到冬兵面前,冬兵注意到老婦人的舉動,帶著些許的警戒心盯著她
那位老婦人張大了混濁的綠色眼睛,震驚的望著冬兵,用蒼老的抖音叫出一個名字

「…詹姆斯?」

冬兵皺起眉,他知道詹姆斯是他的本名,但是包括史蒂夫在內,他親密的人大都喊他巴奇
過去也沒什麼人叫他的本名,而現在這樣叫他的人只剩下班納博士
當然詹姆斯是個常見的名字,這個老婦人也許是認錯人了?
冬兵這樣跟自己說,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內心深處有什麼不對勁
他可以聽到巴奇的聲音,巴奇在說一個名字,陌生的卻又聽過的名字

「是你…怎麼可能…你明明在那輛火車上殉職了…那個惡魔是那麼跟我說的…你為何那麼年輕…一點都沒變…」

老婦人顫抖著伸出滿是皺紋的乾癟的手,想要碰觸冬兵
冬兵本該對陌生人保持警戒的,但不知怎地,那位老婦人的眼神讓他無法抗拒內心湧上的溫情與愧疚
在她的手碰到冬兵的臉那一剎那間,有什麼東西在冬兵的腦海裡爆開來

「…黛安?」

冬兵嘴裡吐出一個名字,接著一瞬間所有的記憶像是破開了門一樣全湧了上來
那是巴奇一直守著的,他說絕不可想起的記憶
巴奇崩潰的哭喊縈繞在冬兵的耳裡,一幅又一幅淫穢殘暴的畫面再冬兵的腦海裡上演
壓著自己,不停地在自己體內橫衝直撞的金髮男人是誰?
用著一張溫柔深情的臉對自己進行殘暴的掠奪行為的男人--

那是史蒂夫,史蒂夫羅傑斯
冬兵抱著頭,瞪大了雙眼,渾身打顫,冷汗不斷泉湧而出
他不敢相信巴奇一直隱藏起來的記憶竟是如此,他居然還敢說他愛他

史蒂夫羅傑斯欺騙了他,一直都在欺騙他

…騙子!騙子!騙子!!

混亂的記憶跟被背叛的震驚讓冬兵陷入從未有的恐慌,他覺得他的世界垮了
像是腳底下有個黑洞不斷的把他往下吸過去
他被破壞過的世界因一個男人而重建,也因為同一個男人而再度瀕臨毀滅

「…巴奇?」

是史蒂夫羅傑斯的聲音
冬兵像被雷打到一樣跳了起來,他混亂的內心深處有個冷靜的聲音在對他說『我說過你會後悔的』
冬兵腦袋一片空白的將身體交由那個聲音去控制,停下所有的思考
他不再打顫、不再流冷汗,只是彎下腰,對著他曾經的未婚妻露出歉然的笑容

「抱歉,我讓妳受驚了」

輕聲對黛安說出相隔了七十年的道歉,然後轉過頭望向史蒂夫

冬兵望向史蒂夫的眼神讓史蒂夫心臟幾乎要停止了,那是他永遠也忘不了的烙印
就跟那一天在火車上,巴奇看著他的最後一個眼神一模一樣
他想起來了,想起自己曾經對他做過的事,史蒂夫心沉到了谷底
冬兵--不,巴奇望著史蒂夫,笑得像是哭一樣的說道

「對不起,我還是無法原諒你」

說完,巴奇的表情凝結回冬兵的冰冷,他抽出口袋裡的手機用力捏碎後砸到地面
接著一個抬腿,往史蒂夫的方向踢翻了身旁的爆米花餐車
滾燙的爆米花跟餐車朝史蒂夫飛擊而去,雙手都拿著霜淇淋的史蒂夫被突如其來的狀況逼得只能往後跳退避

就在這一瞬間的空檔,冬兵翻了個身,朝相反的方向飛奔而去,盡全力的逃離史蒂夫
史蒂夫望著冬兵逃離的方向,不驚慌也不追趕,在冬兵捏碎手機背對著他逃離的那一刻起,史蒂夫的心早已跟著碎裂

「…就差那麼一點點…為什麼?」

史蒂夫自言自語的思考,被在一旁坐在輪椅以上的老婦人的尖叫聲打斷

「是你!是你!!你還不肯放過詹姆斯嗎!」

史蒂夫將視線移到驚怒大罵的老婦人身上,端詳了好一會,不禁失笑出聲
當年巴奇摔下火車後,她曾經衝到史蒂夫面前用力打了他一巴掌,又哭又罵的吼著是他害了巴奇
史蒂夫當然知道,他比誰都後悔都自責,所以他只是默默承受
沒想到如今她居然還活著,出現在巴奇的面前,喚醒巴奇原本不願想起的記憶

「…原來是妳…妳還活著?…他又逃離我,還是為了妳…這是妳的報復嗎?」

報復他汙辱了巴奇,報復他害死了巴奇,這是多麼完美的復仇
在一切都看似完美的時刻,將過去的罪孽血淋淋的攤開來
這將會是另一個錯誤的開始,史蒂夫痛苦而消沉的想著

老婦人仍在哭罵著什麼,但史蒂夫不再理會,他將霜淇淋扔到了一旁的垃圾箱裡,走到沒人的地方,拿起手機連絡東尼

「…東尼?巴奇逃跑了…不,不是九頭蛇…是…遇到舊識,那讓他記憶有點混亂…對,我先過去你那一趟,想跟你借一些東西…好的,謝謝你東尼」

之前東尼說的東西還是派上了用場,雖然史蒂夫真的很不想去傷害到巴奇
但是他無法忍受巴奇逃離他的身邊,即使他說他還是無法原諒他

「巴奇,我說過我會一直陪著你直到最後…就算你不願意,我都不會再讓你離開我」

史蒂夫望著巴奇離去的方向用力握緊了拳頭,幾乎要掐出血來
今天的天空很藍,藍的像史蒂夫的藍眼睛,憂鬱而深沉

 

*** *** ***

 

冬兵站在屋頂上,俯視著下方漆黑的巷弄,夏日的濕暖夜風吹撫著他半長的棕髮
他一直躲藏至深夜才從躲藏處來到居高臨下的屋頂,這裡可以看清楚任何追捕他的人
他躲藏也是為了要消化突然被打開的暗門裡湧出的混亂淫靡的記憶

再見到黛安的那一瞬間,他幾乎可以聽見腦袋中巴奇的聲音在哭喊
被巴奇封在暗門裡的陰暗痛苦的記憶如洪流般剎那間淹沒了冬兵
他有那麼一段時間身體是不被自己控制的,當他回復意識時,巴奇又消失了
他知道了巴奇一直藏起來不讓冬兵看到的照片是誰,那個有著甜美笑容的女孩,他曾經的未婚妻
在史蒂夫欺騙他在她面前強暴他後,他再也沒去看過她,他對她既抱歉又愧疚,但他真的不知道該以何種面目去面對她
即使遭到這種對待,還心甘情願待在強暴犯身邊的男人能有什麼立場去見她?

如今她又再一次出現在他面前,也同時喚起了冬兵不能接受的回憶
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能相信的人事物,他不知道自己今後該何去何從,他只能逃
混亂下的冬兵只剩下一個想法,逃離一切,逃離史蒂夫羅傑斯
逃離那個曾經對自己做出那樣殘酷的事,還能對自己擺出那樣溫柔深情的騙子

他出門時沒攜帶任何武器防具,身上穿的是史蒂夫為他準備的休閒衫,所以他闖了空門偷了幾把菜刀權充武器
他不知道他的金屬手臂裡早被東尼安裝了發信系統,從九頭蛇原本安裝在裡頭的系統所做的改良
可以將收信的部分安裝在手機裡當APP使用,而史蒂夫手上的手機很早就有安裝

冬兵也不知道,當他正站在屋頂上時,史蒂夫早已躲在他身後的樓梯出口裡觀察著他
史蒂夫將身體壓低在頂樓的樓梯出口處偷偷窺視著,尋找最佳的出現時機,他不能打草驚蛇
他好不容易才說服其他人讓他一個人追捕逃跑的冬兵,他必須一舉抓住,並想辦法帶他回家

帶他回他們的家,然後--只要冬兵願意聽他解釋,願意跟他回家,他保證一定會好好的溫柔愛他
但要是冬兵怎麼都不肯,怎樣都要逃開他身旁,他也不得不採取一些必要的措施
想到這裡,史蒂夫忍不住咬緊牙關,這是他痛恨的失誤
但他怎麼會知道那女人還活著?會在那一天那個時候出現在冬兵面前?
他感覺得到冬兵對他越來越信賴,巴奇已經開始在原諒他了,他甚至吻了他
就算那不是跟他一樣的愛,但是只要巴奇願意待在他身邊那就夠了

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他都要巴奇巴恩斯,他只愛他一個人
想到這裡,史蒂夫忍不住內心的激盪,衝了出去,大喊著

「巴奇!」

冬兵被突如其來的呼喚嚇了一跳,他猛地轉過身來詫異的望著站在他身後的史蒂夫
然後沒猶豫很久,轉過身快步跨過護欄幾乎就要往下跳,史蒂夫焦急的大叫試圖阻止

「不!巴奇!求你不要逃,聽我說!」

但冬兵只是快速的望了他一眼,然後伸出手搭在欄杆上,眼看著就要使力往下跳
就在此時,史蒂夫再也顧不得什麼,他運用出超出四倍的爆發力,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攔腰抱住了冬兵往後拉
力氣之大讓史蒂夫順勢跌在屋頂的地板上,而冬兵則被兩隻強壯有力的手臂困在史蒂夫的身上
他先是被突如其來的衝擊震得硬直幾秒鐘,接著回過神來開始拼命掙扎,用手肘用力頂著史蒂夫的胸腹
但史蒂夫不為所動的緊緊環著巴奇的腰,在他耳邊大聲請求

「巴奇,求你!我道歉,我為我做過的所有事道歉!你不原諒我沒關係,我只拜託你不要離開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但腦袋裡陷入一團混亂的冬兵對史蒂夫的苦苦哀求充耳不聞,他想起了自己身上藏有刀子,於是他反射性的抽出刀子

「你!放開我!」

冬兵舉起手上的菜刀,將刀尖對著史蒂夫的手,他即使到了這地步還是下意識的不願去傷害史蒂夫,只是出聲警告

「從我身上離開!」

史蒂夫盯著亮晃晃的刀子,視線移到冬兵臉上,語氣柔和的說

「你想刺就刺吧」

冬兵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最好是刺進我的心臟,這樣你就可以自由了」

冬兵瞪著那把刀子,刀尖幾乎快刺進史蒂夫的手裡
但他的手居然開始顫抖,眼中情緒快速變換,最後停在悲哀
史蒂夫是那麼的殘酷,明明知道巴奇巴恩斯永遠不可能傷害史蒂夫羅傑斯
但他還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勒索他的感情,這讓冬兵覺得可恨又可悲

想到這裡,冬兵原本急促的呼吸逐漸平緩下來,低聲說道

「我做不到」

史蒂夫笑了,但很快的換上驚懼,因為他看見冬兵將刀尖往自己喉嚨刺去
四倍的反應力讓史蒂夫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刀身,用的力道之大讓冬兵的手都震了一下
而史蒂夫自己的手也因而流出血來,但他不在乎,他現在整個人都被驚憾悲痛跟憤怒籠罩著

巴奇,他的巴奇居然寧可死也不肯跟他回去!雖然他殺不了他,但他卻要殺了他自己!

史蒂夫揮開刀子後翻過身用雙手壓制住巴奇的雙手,染紅的雙眼宛如燃燒般又驚又怒的俯視著他心愛的人

「…巴奇!」

當看到冬兵不死心的咬住自己的舌頭企圖咬舌自盡時,史蒂夫的理智線被悲哀的怒火燒斷了
他用左手壓制住冬兵的雙手,將自己的右手用力的伸進冬兵的嘴裡,強迫他打開
並用食指跟中指夾住他被咬傷滲血的紅舌,迫使冬兵發出難受的嗚嗚聲

接著他低頭咬住冬兵的舌頭,得空了的右手一把扯開了冬兵的上衣,露出冬兵赤裸的左肩跟胸膛
史蒂夫將破碎的衣物揉成一團,從冬兵嘴裡塞了進去,讓他無法再企圖咬舌自盡

然後他抬起上身,凝視著眼前被自己壓在屋頂上的男人
冬兵滿臉羞恥又憤恨的瞪著他,嘴唇上有咬出的血跡
可惜因為嘴裡塞了東西而無法吻他,史蒂夫內心帶點遺憾的想著

史蒂夫從腰間的工具袋裡取出從東尼那裏借來的拘束具
那是針對冬兵的金屬手臂製造的,可以暫時截斷金屬手臂的電路讓他短暫報廢
一開始東尼提出製造這個東西時,史蒂夫還不甚同意,沒想到如今卻是在這種狀況下使用

明明發過誓過不讓任何人事物傷害巴奇的自己,卻正在傷害他
史蒂夫自嘲的想,然後往上移,將拘束具鎖在了冬兵的左手手腕上
冬兵驚訝的發現左手在鎖上的那一瞬間像是變成一團廢鐵一般的變得沉重無力
這使得他左手動彈不得,只能無力的高舉在自己頭頂抵在地面上

而右手的腕骨剛才在史蒂夫的怒火下被壓得脫臼,疼痛感讓他暫時抬不起手
但他不會流露出任何一絲脆弱,只是惡狠狠的瞪著史蒂夫

史蒂夫撫摸著冬兵的臉頰後,又從同樣的地方取出麻醉針,同樣是針對冬兵研發出來的
但當史蒂夫將視線移到從冬兵被撕開的衣物間露出的白皙肌膚時,他忍不住內心不斷湧出的黑暗欲望
左肩與金屬手臂的接合處有著暗紅蜿蜒的舊傷疤,那讓史蒂夫心疼不已
原本憤怒的情緒慢慢地被自責與哀傷取代,他低頭吻了那接縫處,感覺到冬兵的身軀一震
他抬頭望向冬兵,對上一雙拒絕跟恐懼的眼神,心中一酸
他知道他在這樣下去只是重導覆轍,但他沒辦法,他做不到放巴奇自由,他無法停止愛他,無法停下對他的邪惡欲望

於是他將麻醉針放置在一旁,低頭吻了冬兵的頸項,並輕輕的咬了一口,引得冬兵發出嗚咽聲
那聲細微的嗚咽刺激著史蒂夫,他的心跳跟呼吸等比速的加快
他還抱持著理智,這裡是在室外的大樓屋頂,就算是深夜時分,也難保不會有人看到
但是冬兵瞪著自己的濕漉眼神、雙頰的紅潮以及披散的長髮,不斷在擊潰史蒂夫的理性

史蒂夫索性將冬兵剩下的衣物也撕了開來,布料撕扯的聲響像是在冬兵的心上撕扯一般
冬兵絕望、憤怒,傷慟的察覺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而他跟過去每一次一樣,沒有抵抗的方法
就算他比起過去的自己更加有力,但他的一切籌碼跟武器都被眼前這個男人毀去,他輸了,輸得很徹底
史蒂夫細細的吻著冬兵因急促的呼吸而不斷起伏的胸膛,汗水帶來的濕漉跟體味點燃了史蒂夫的慾火

就算認輸他也不肯那麼簡單讓男人得逞,冬兵想盡辦法掙扎,但只是徒勞無功
雙手等同廢物,而他的雙腳被史蒂夫壓制住,他使盡了力氣卻只是在他的身下扭動著
史蒂夫笑著拉住了冬兵的褲頭,然後用力扯了下來,露出冬兵細長結實的雙腿,以及他那隱僻的私處

史蒂夫抓著冬兵的腳踝分開他的雙腳,然後用自身卡入冬兵的兩腿之間
即使冬兵為了阻止而用盡全力死命的亂踢亂蹬也還是無法抵擋史蒂夫的力量
他將手從腳踝滑到冬兵的膝蓋內側,抬高至自己的肩膀上,這樣的體勢讓冬兵腰部以下被迫抬起,變得很難去使力

史蒂夫盯著冬兵的赤裸下身,粗重的呼吸聲讓冬兵內心升起一陣惶恐不安
當冬兵看到史蒂夫解開褲頭掏出自己的堅挺的分身時,他的恐懼來到最高點,死命的掙扎扭動
而史蒂夫只是抓著他的大腿,沒任何潤滑擴張過就將自身的炙熱毫不容情的刺入冬兵乾澀緊實的小穴裡

「嗚---!!」

冬兵覺得自己被一根粗熱的鐵棒撕裂開來,像是被從中剖開,他痛得忍不住弓起腰,尖叫被堵在了布團裡,只聽得到哀鳴
被硬生生捅開的下身又熱又疼,還有被無情對待的悲哀與屈辱,這些都使得冬兵的眼淚不聽使喚的從眼裡湧出
他從沒被這樣對待過,就算是在那些過去的記憶中也沒有哪次是像這樣,什麼都沒做直接捅了進來
冬兵滿腦子都是為什麼的疑問,也不是說他想要更溫柔的被上,但是史蒂夫的粗暴行為還是傷了他的心

史蒂夫幾乎是在進入的一瞬間就清醒了過來並深深後悔,冬兵的體內緊的連他也很疼,更不用說冬兵會有多難受
他戰戰兢兢的望著冬兵的表情,他的臉因劇痛而蒼白,汗水跟淚水讓他的臉濕得一蹋糊塗
史蒂夫趕緊咬牙抽出自己,看到上面沾著殷紅的血,整顆心都疼的要碎了
他低頭吻著冬兵的臉,每吻一次就道歉一次

「對不起,對不起…巴奇…抱歉…」

冬兵微微顫抖著軀體,閉上雙眼不想去看他,但穴口突然傳來濕軟的感受讓他張大了雙眼看過去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史蒂夫伸出舌頭舔去從他體內流出的血,然後小心的將舌尖刺入受傷的穴口裡
史蒂夫的舌頭在體內嚅動的感覺讓冬兵起了雞皮疙瘩,舌頭舔過傷口的刺痛跟濕熱讓他難以忍受

他扭動著腰想往上逃離,但史蒂夫只是用力握著他的大腿,阻止他的行動,幾乎要掐出淤痕
當將冬兵的血舔乾淨之後,史蒂夫彎下腰低頭張嘴含住了冬兵疲軟的分身
冬兵張大雙眼,置身於濕熱口腔的感受讓他全身都緊繃起來
他拼命搖頭想喊叫,但被布團塞滿的嘴裡只是發出些含糊不清的嗚嗚聲
他一點都不想要感受到的快感一波波的襲擊著他,讓他在痛苦哀傷中射在史蒂夫的嘴裡

史蒂夫就著冬兵剛剛釋放的白濁充當潤滑劑,食指慢慢的伸了進去,並輕柔的在那柔軟溫熱的內壁上摸索、小心翼翼的擴張
即使如此溫柔,剛才粗暴行為造成的撕裂傷、異物感跟潤滑不足的乾澀感還是讓冬兵發出了痛苦的悶哼,他扭動著下半身想逃離
但是被史蒂夫緊緊卡著的雙腿無法做太大的動作,反而更像是主動將自己送到史蒂夫面前

史蒂夫側過臉吻了一下冬兵的膝蓋像是要安撫他的緊張
但冬兵並不領情,他用膝蓋去撞史蒂夫的嘴,史蒂夫閃避不及,牙去嗑到了冬兵的皮膚,劃出一道血痕
他根本不在乎嘴被撞到的衝擊,只是不捨的舔著被自己弄出來的血
冬兵難以置信的瞪著他,還想再去撞時,第二根手指的侵入阻止了冬兵的動作
他難受的呼吸開始不穩起來,他感覺得到史蒂夫的手指在裡面移動像是在找尋什麼

突然間,冬兵感到有電流從史蒂夫手指按到的部位竄到他全身,忍不住仰起頭從塞著他嘴的布團裡發出悶悶的哀鳴
冬兵難堪的在心底想著,若不是嘴被塞住,恐怕剛才自己就要發出尖叫跟呻吟
史蒂夫從冬兵的反應知道他按到了正確的位置,於是執拗的碾壓著那裏,引起冬兵陣陣的抽蓄
史蒂夫觀察著冬兵的表情與反應,又加入了第三根手指,在他體內抽送、戳弄、擴張

「嗯、嗯嗯…!!」

就在冬兵第二次被迫的高潮過後,史蒂夫抽出手指,低頭吻了冬兵的濕濕的鼻子,輕聲喚著巴奇
冬兵別過臉,避開史蒂夫那迷戀沉醉的注視,他想恨史蒂夫,但是他做不到,只能逃避
史蒂夫一手抬起巴奇的腰,一手扶著自己的碩大的陰莖,對準了冬兵那紅嫩濕漉的穴口,深情的說道

「巴奇…我愛你」

他又說了那個字
冬兵彷彿聽見腦海裡有另一個自己的聲音在嘆息,他知道那是巴奇
巴奇在他腦海中哀嘆,他為什麼就是不肯忘了他?

冬兵絕望的閉上雙眼,多年的訓練讓他放鬆身體準備承受接下來的衝擊
但當那火熱的堅挺緩慢的侵入體內時冬兵還是忍不住繃緊了肌肉,從鼻子裡發出長長的嗚咽

史蒂夫溫柔而堅定的開拓著冬兵緊緻的身體,直到每一吋都埋進了他的濕熱裡
他又再度佔有了巴奇,事隔七十多年,他曾以為失去的,又再度回到他手裡
他每一次都深深體會到,他無法停止去愛巴奇,而且越來越愛,越來越無法分開

當他頂到最深處時,他低頭望向眼前雙頰泛紅卻臉色慘白的冬兵
緊閉的雙眼上被淚水沾濕的睫毛顫抖著,流出的唾液弄濕了他嘴裡的布團
所有的一切都揪緊了史蒂夫的心,也撩動著他內心的獸性跟征服欲
他有多想好好呵護著巴奇,就有多想狠狠的侵犯他

史蒂夫輕柔的吻著冬兵的睫毛,吻去所有滑落的淚水

「巴奇…別哭…不要哭」

史蒂夫在冬兵耳邊柔聲安慰,但下身正激烈的在冬兵的體內抽插、進出,猛力的撞開他細緻的內壁,像要刺穿他似的
在激烈的搖晃下冬兵只能從被堵住的嘴裡發出悶哼跟嗚咽,被塞滿的嘴讓他無法順暢的呼吸,幾乎要窒息
史蒂夫的慾望正貫穿著冬兵,不只他的身體,還有他的心
史蒂夫每一次的衝刺都撞在他的靈魂深處,好不容易一片片撿起來修補的碎片,如今又裂了開來

冬兵用被淚水模糊的視線望著黑暗的夜空,茫然的想起幾個小時前的藍色天空
白天的天空藍的像史蒂夫的眼睛,現在的夜空漆黑一片,冬兵什麼都看不見,像是被壟罩在黑暗之中

「唔!唔…嗯--…!」

史蒂夫的進出越來越快,即使冬兵心理抗拒,但前列腺被不斷刺激還是讓他又一次瀕臨快感的巔峰
冬兵從鼻子裡發出了啜泣聲,緊緊咬住嘴裡的布團,近乎絕望的忍耐著即將到來的高潮
史蒂夫察覺到他身下冬兵身軀的顫慄與抽蓄,聆聽著冬兵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與壓抑的嗚咽
他更加快了侵略的速度,然後對準了冬兵最敏感的地方,抽出自身到入口處,再重重的插至最深處

絕望的高潮淹沒了冬兵,他仰起頭,全身繃緊的像拉滿的長弓,腦裡一片空白
他的精液射在自己跟史蒂夫之間,沾染了他們
高潮中的身體無比敏感,但體內的兇器還不肯放過冬兵
史蒂夫用力抓著並抬起了冬兵的臀部,這個姿勢讓他的陰莖能埋得更深,深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嗚、嗚--!」

史蒂夫著迷似的看著冬兵身體弓成美麗的弧線,不間斷的猛力在冬兵敏感的內壁裡抽插
冬兵再也承受不了的搖著頭,他覺得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痙攣
太過強烈的刺激讓他想尖叫、哭喊,體內深處被頂穿的錯覺讓他反胃想吐,但是嘴被塞住什麼都沒辦法做
冬兵粗喘著氣,以為自己會窒息而死,但是很不幸的他沒有,他只能清醒的承受折磨
他不知道這個正在強姦自己的男人還要操多久,在不斷的身心煎熬中他已經失去時間的概念
快感與衝擊逐漸麻痺了冬兵的大腦,自暴自棄的放棄了反抗,癱軟了身子任由男人在他體內肆意掠奪

終於,他在一陣無法形容的酥麻感中,感覺到滾燙的液體在他腸壁內奔流,盈滿了他的體內
史蒂夫貼緊著他的下半身,將全部的欲望都射進了冬兵的身子裡,滿足的嘆了口氣

結束了?不,冬兵絕望的知道這只是開始
他用淚眼盯著史蒂夫拿起他剛才放到一邊的針筒,他大概能猜測到那裏面是什麼
他知道他被抓住了,再也無法逃離,只能用空洞的眼神看著史蒂夫將針尖刺進自己的脖子裡,迎接黑暗的到來

史蒂夫低下頭望著失去意識的冬兵,他臉上濕淋淋的滿是淚水汗水口水
他愛憐的俯身一點一點的舔拭著,直到意會到這樣做只是弄得更濕,於事無補
史蒂夫依依不捨的從冬兵體內抽出自身,立刻有混著血液的液體從那飽受蹂躪的紅腫小穴裡流了出來
他複雜的盯著那些東西看,既因為傷到冬兵而自責,又為了佔有冬兵而興奮
史蒂夫脫下自己的衣服,替被自己操弄得凌亂不堪的冬兵做了簡單的擦拭處理
然後幫冬兵穿上褲子,溫柔的將他打橫抱起,輕輕的在他紅腫的嘴唇上印下一吻
低聲在毫無意識的冬兵耳邊呢喃

「我們回家吧,回我們的家,巴奇」

 

 

 

 

TBC

 
____

 

嗚嗚…終於把下篇嚕出來了
上下篇合起來快兩萬字…
肉越寫越長好討厭啊,這篇寫得我好痛苦又好興奮(掩面)
下一篇估計會更痛苦…監禁PLAY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