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3)上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3
@龙猫呆呆
能点黑化的队长xxoo冬兵吗!!!捂脸ing~

警告:黑化隊長!非自願性行為!Rape!Non-Con!OOC!
無法接受者就不要看下去了吧…不要看,真的

再說一次,不喜歡不要看,謝謝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爆字數了…分成上下篇,下篇晚一點再更…
這個上篇相較之下比較甜一些

 

_____

 

 

當感到一股炙熱的濃稠液體充滿了自己體內時,冬兵只覺得與身軀的火熱相對的是內心的冰冷
他曾遭受過的任何肉體上的疼痛也比不上他現在心理的哀慟

冬兵的右手被一隻大手壓制住,而他的左手被截斷了所有功能,等同於廢鐵
他的嘴被衣物塞住,而史蒂夫還深深的埋在冬兵的體內,讓他即使想掙扎也無力可施
只能絕望的與那雙黯淡而深沉的天空藍相望
史蒂夫溫柔的吻著他的眼角、吻著他的睫毛、吻去他的眼淚,不斷低喃著什麼

冬兵看到了史蒂夫手裡拿起針筒,但他已經不在乎了,他累了,什麼都不想再想了
在感到頸部一陣刺痛,喪失意識陷入那令他懷念而又恐懼的溫暖懷抱前
冬兵的心裡充塞著被背叛的憤恨與悲哀,還有深深的自責

他一開始就不該去找史蒂夫…不,他根本不該活下來
他當時就該死在那片冰天雪地裡,他活著只是個錯誤
他殺死了很多人,也害了史蒂夫,他的存在使得光明的英雄墮落至萬劫不復的黑暗裡

 

*** *** ***

 

從冬兵主動來找史蒂夫的那天算起,他們已經共同生活了將近兩個月
剛開始冬兵對一切靠近他的人或是重大聲響都很戒備與敏感,就像是典型的PTSD
但是史蒂夫很有耐心的在他身邊安撫他、陪伴他,就只是陪著他
然後跟冬兵述說一些他們過去的點點滴滴,但沒有涉入太多私人感情

史蒂夫跟冬兵說,他們是朋友,最好的那種

「朋友?」

冬兵單純的問句讓史蒂夫心刺痛了一下,但他只是默然的無視內心的感受,溫柔的說

「…對,朋友」

冬兵凝視著史蒂夫,像在思考著什麼,但最後只是低下頭,低聲說道

「…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沒關係,只要你知道你對我很重要,而我曾經也對你很重要就好…」

「曾經?」

冬兵用手摀著自己的額頭,尋找著模糊的片段,接著將手移到自己的胸口想了一下說道

「我還是想不起來…但我覺得你現在還是很重要」

史蒂夫難掩內心的感動跟刺痛,他壓抑著激盪的心情,輕聲的對冬兵說

「…謝謝你巴奇,我很高興,非常高興」

要是你想起來我對你做過什麼,你還會說一樣的話嗎?

史蒂夫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鬆了一口氣的安心感跟隨之而來的罪惡感
坦白說,史蒂夫不希望冬兵想起太多過去的事,雖然史蒂夫覺得自己這樣既自私又卑鄙
但他真的很怕再次失去巴奇,不論是以何種形式,生離亦或是死別,他都無法承受

所以後來也不知道美國隊長找到冬兵這件事是怎麼洩漏出去的
總之當政府的人找上門來,並軟硬兼施的希望史蒂夫將冬兵交給政府處置時,史蒂夫嚴厲回絕了一切干涉
史蒂夫當然不可能答應,他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寶物,就算用全世界來交換他也不會放手,他甚至做好了要跟冬兵一起逃亡的準備
最後政府聯繫上娜塔莎羅曼諾夫跟東尼史塔克,他們又帶上了克林特巴頓跟布魯斯班納,四人一起幫忙勸說

最終結果是政府跟史蒂夫達成雙方各退一步的協議
政府不介入也不過問冬兵的真實身分與相關經歷,當作沒有這個人存在
但史蒂夫必須勉強同意讓冬兵暫住到史塔克大樓以便就近監視觀察冬兵
史蒂夫當然不可能讓冬兵一個人,於是他也跟著暫時搬進了史塔克大樓
東尼史塔克對於新搬進來的兩名住戶基本上沒什麼特別意見
美國隊長雖然稍嫌愛說教又老古板了些,但現在他的全副心思都放在另一名比較危險的住戶身上,所以不值一提
比較讓人擔心的是那個傳說中的鬼魅殺手、九頭蛇的人型兵器、娜塔莎口中的冬日士兵、史蒂夫口中的巴奇,正式全名為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神秘男子

剛開始通過娜塔莎得知神盾局垮台,還有九頭蛇主導的洞見計畫等一系列來龍去脈時
東尼跟布魯斯等其他復仇者們不無驚訝,東尼還為了他提供給神盾局的機械藍圖被拿來作邪惡用途感到憤怒及失望
而史蒂夫他們只憑四人之力就破壞了九頭蛇長久以來計畫的野心也讓他們頗為佩服

理所當然關於冬兵的報告也進了其他復仇者們的耳裡
東尼甚至還偷偷的駭進相關部門擷取了冬兵計畫的相關資料,當然最詳盡的莫過於黑寡婦所提供的資料
結果是,他對巴恩斯所遭受的對待感到相當的氣憤不平,那不是一個正常人該得到的對待

這也促使了當史蒂夫為了冬兵的處置問題跟政府僵持不下時
東尼會主動提出讓冬兵住進相對之下安全防衛力強的史塔克大樓,還有人工智能賈維斯可以全天候全方面的監視觀察冬兵的一言一行
如有必要,鋼鐵人跟浩克可以隨時出動牽制冬兵

而且他必須謙虛的說這棟算不上很大的史塔克大樓裡分為好幾層
他只要安排他們住在別層樓,只要不特意接觸,日常生活裡是碰不到一起的

不過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巴奇--現在東尼已經習慣跟著隊長喊巴奇--並沒有發生過預期的暴走或混亂
他只是像個剛從蛋殼裡孵化的小雛鳥般,做什麼都跟在史蒂夫身後,眼神也都盯著史蒂夫,像是世界上只有他是他活著唯一的目的
而史蒂夫也像是在彌補過去讓他遭受的慘烈遭遇,無時無刻都陪在他的身邊照顧他
兩人簡直跟連體嬰一樣,東尼甚至還開玩笑的提議乾脆讓他們同一間房算了

但是史蒂夫鄭重回絕了,拒絕的是那麼樣的快,那麼樣的堅定,讓東尼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而冬兵對於史蒂夫的反應就只是盯著他看,史蒂夫難得的迴避了冬兵的眼神
東尼注意到了,他隱約覺得有什麼不對,但又不知道是什麼
想了一會後聳聳肩,拋到腦後去,反正他們兩隻老冰棍之間的事也不關他的事

冬兵跟隊長搬進史塔克大樓後首件變化最大的,就是冰箱
東尼還記得他們兩人剛搬進來大概第三天,東尼在難得沒熬夜的好心情下走進廚房打開冰箱
然後被裡頭塞滿滿的牛奶嚇到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賈維斯在東尼還沒罵出「我原本裡面的東西跑哪去了!?」前就及時開了個畫面讓東尼知道早晨有個金髮男子雙手各提著一個袋子、頭上頂著一個籃子的牛奶開開心心的從外面回來後把牛奶塞到冰箱裡的畫面,原本冰箱裡的東西還在,只是被分門別類的放好了

「巴奇喜歡喝這個牌子的牛奶」

把牛奶塞滿冰箱的犯人正忙著倒牛奶給坐在餐桌上等著他倒牛奶的冬兵
看到冬兵捧著牛奶杯瞇著雙眼的模樣,東尼也不好發作,他刻意重重的嘆了口氣對史蒂夫說

「你下次要買那麼多牛奶不用出去買,跟賈維斯說一聲,他會幫你直接從農場大量訂購更便宜更新鮮的」

「真的?謝謝你東尼!」

東尼看著史蒂夫的反應,挑起一邊眉毛,想著史蒂夫平常是不太會給別人帶來麻煩
像自己剛剛那樣說,他通常會推遲一番,才不好意思的答應或拒絕
而那個史蒂夫羅傑斯剛剛居然那麼爽快的就道謝接受,還真有點反常

東尼後來才確認,史蒂夫遇到事關巴奇的事的時候是會毫不客氣的接受他人好意的
比如說冬兵的金屬手臂需要維修時史蒂夫一定二話不說,不管東尼當時是在做什麼都第一時間帶著冬兵來找他
史蒂夫會一臉抱歉,但很堅定的『拜託』東尼幫忙

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像是克林特說要報比基尼的仇,反被冬兵無辜的眼神跟隊長的『巴奇做的任何事都是九頭蛇跟我的錯要報仇就衝著我來』給頂回去
碰了一鼻子灰不說,還被迫看了一場由隊長跟冬兵主演的友情愛情親情倫理大戲
主要台詞都是隊長演示的,冬兵只是在史蒂夫激動時用點頭或微笑來安撫對方的情緒

所以他們都不花太多時間就發現對史蒂夫來說,冬兵、或者說巴奇,不單單只是最好的朋友那麼簡單
他是他最重要、也是唯一可以讓他打破原則與底線的存在
而對冬兵來說史蒂夫肯定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他會為了史蒂夫的皺眉而皺眉,為了史蒂夫笑而笑
雖然布魯斯說冬兵的行為更像是幼兒在模仿父母的表情以求得認同,但這也代表冬兵希望能獲得史蒂夫的認同
當然他不用這麼做,東尼甚至覺得冬兵只要待在他身旁,史蒂夫就像獲得全世界的幸福

很快的,經過了一段不算太短的日子,冬兵以巴奇的身分逐漸受到復聯眾們的認同
冬兵會跟著史蒂夫一同出任務,雖然史蒂夫一開始不是很願意讓巴奇站在前線
但是很快史蒂夫就發現這是能夠讓巴奇最快融入復聯眾以及獲得認同的方法,所以他只是盡可能照管冬兵,但不會去干涉太多
不管是過去的巴奇還是現在的冬兵,他都以自身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個完美而盡責的士兵

冬兵就算被洗去記憶,但是他的智能並沒改變,關係戰鬥方面的技能甚至更為提升
他不會只聽死命令,會自我分析及善於變通,更會主動協助與照顧被他認知為同伴的戰友
這點讓史蒂夫很是引以為傲,又不得不有些感傷,以及不為人知的嫉妒
他自知不應該,他應該要為了冬兵受到他同伴們的認同而欣慰
但他快忍受不下去看到克林特或其他人對冬兵勾肩搭背的行為
他忍受不了冬兵對其他人笑,那本該屬於他,屬於他一人的

史蒂夫覺得他必須帶著冬兵一起回去他們住的地方,不然他就快要無法繼續鎖著內心的黑暗面
但是不行,他必須好好的珍惜這上天給予的奇蹟恩賜,他不能再讓自己的陰暗汙穢去傷到巴奇
幸好機會很快就來臨了,他很快就可以帶著巴奇一起回到他們兩人的家

 

*** *** ***

 

冬兵半躺在史塔克大樓的一處研究室裡的長椅上
以一個曾經的殺人兵器來說算是相當溫馴的任由布魯斯跟東尼檢查他的身體狀況
布魯斯負責冬兵的身心檢查,東尼則負責金屬手臂的檢測維修

冬兵的眼神一直盯著站在他旁邊的史蒂夫
史蒂夫也凝視著他,兩人之間就像沒有旁人的存在一樣

東尼忍不住開口想要調侃他們,卻被布魯斯的一個眼神擋了下來
布魯斯不希望東尼的壞嘴去破壞到眼前兩人的和平氣氛
他還記憶猶新之前有一次東尼開了他們兩人看起來就像一對情侶時,史蒂夫反應之大,很激動的否定完後又自己陷入低潮狀態
這理所當然連帶影響到冬兵的心理狀況,他一度相當混亂,不明白為什麼史蒂夫會那麼激動又消沉,很快的他認定是東尼的緣故,於是研究室就半毀了
所以布魯斯非常嚴厲的瞪了東尼一眼,在看到東尼閉上嘴後才溫和的開始解說

「詹姆斯的身體狀況大致上來講算是正常,比起一般同齡男子健壯了許多,當然比不上隊長,但是我相信目前在我們之間詹姆斯的體能狀況應是僅次於索爾跟隊長的」

布魯斯一邊看著眼前的屏幕上關於冬兵的的資料一邊說道

「心理層面也沒太大的問題,雖然記憶缺失,但是看得出來正在逐步恢復中,就算獨自一人生活也應該沒問題,而既然有隊長的陪伴,依我個人的判斷,詹姆斯絕對是個足以過正常生活的健康青年,不會對其他平民造成威脅」

布魯斯的話讓史蒂夫眉開眼笑,他看向冬兵又看向布魯斯,再移到東尼身上,等著東尼講出對金屬手臂的結論
東尼敲了敲冬兵的胳臂,自信又驕傲的說

「這寶貝在我的照料下絕對比起從前更安全可靠堅固耐用,絕對沒有問題,有問題隨時可以來找我」

「所以我們可以回自己的家了?」

布魯斯跟東尼對望一眼後,微笑著說

「我想是的」

自從冬兵跟史蒂夫搬入史塔克大樓後,跟著復仇者聯盟一起經歷了不少事,所以基本上大家都信任冬兵
而在這最關鍵的時刻,最重要的莫過於新生神盾局的誕生
新任局長菲爾考森給予了美國隊長跟冬兵相當程度的幫助,當然冬兵自己本身的活躍也不容小覷
這次布魯斯跟東尼替冬兵做的身心健檢就是針對史蒂夫提出想讓冬兵脫離政府監控搬回他們自己家裡的要求而做的

而一切都很順利,結果也相當良好,這意味著史蒂夫跟巴奇可以搬回他們自己的家了

「謝謝你們!」

史蒂夫大聲的對布魯斯跟東尼道完謝後開心的望著冬兵,想伸手去握他的手,但是在握到前就嘎然而止,興奮的說道

「我們可以回家了,巴奇!」

冬兵凝視著史蒂夫的笑容,他不覺得繼續住在史塔克大樓有什麼不好
雖然東尼很囉唆老是在維修手臂時唸東唸西,克林特很煩人老是說什麼比基尼
但冬兵還不討厭他們,而且他對布魯斯跟娜塔莎,還有偶爾出現的索爾頗有好感
但是既然史蒂夫如此開心,冬兵也就順著他的意,點點頭,嘴角牽出淡淡的笑容

在史蒂夫帶著冬兵回房間收拾行李前,東尼趁布魯斯跟冬兵談論心理問題時,拉過史蒂夫的手走到稍微遠點的地方,小聲的跟他說

「雖然那些傢伙答應讓冬兵跟你一起回去,但是還是有必要的約束條件,相信我,我們都很信任巴奇,但是你知道的,小心駛得萬年船,九頭蛇也許還試著要將他帶回去,不得不防」

說著東尼示意史蒂夫拿出手機,將某個程式傳輸過去,又跟他說

「他的左手原本就有發信器,我把它修改並改良,收信端除了我這裡有以外我剛剛安裝一份到你手機裡,如果,我是說如果冬兵發生什麼意外失蹤或逃跑--我希望不會發生,但如果真的發生了,你可以第一時間追查到他的所在」

「…謝謝你東尼」

史蒂夫臉上的表情嚴肅,眼神中閃過一絲猶豫,握緊了手機

「還有,我之前有研發針對他左手的拘束器…別這樣看我!他畢竟曾經是九頭蛇的神祕殺手好嗎?萬一,我是說萬、一!有需要的話可以來找我」

「…我希望這個萬一永遠不會發生」

史蒂夫低聲說道,像是祈願又像是在訓誡自己

「我也希望,我們都那麼希望」

東尼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難得認真的說道

 

目送史蒂夫跟冬兵離開研究室後
布魯斯低頭整理與冬兵相關的資料,語帶感嘆的對東尼說道

「我覺得詹姆斯可能對史蒂夫產生了依存症」

東尼挑高眉毛,意外的反問

「依存症?」

布魯斯輕輕的點頭,望著螢幕裡冬兵的自我口頭報告畫面

「詹姆斯的身體狀況算是正常的,但是相對的,他的心理跟腦子幾乎一團亂七八糟,雖然現在已經好太多了,但是看他對史蒂夫的依賴程度,那就像是沒有他待在身旁,他就什麼都不是」

這對一個正常成年人來說是非常不好的
更何況冬兵的記憶與人格基本上已被摧毀,正處於重建狀態,這時候有個像史蒂夫那樣的人待在他身旁對他有好處也有壞處

好處是他的重建過程會因為一個如此熟悉他過往,而且全心守護陪伴的人存在而加速
但如此依賴一個人,萬一發生了什麼事讓冬兵對那個人的信賴與信任完全破滅的話
到時候好不容易開始重建的人格有可能因而再也無法統合起來

「也就是說巴奇會…」

布魯斯輕輕的點了點頭,眼神從屏幕裡的冬兵移到東尼身上

「有可能會經歷人格上的死亡」

兩人沉默的互望了一會,布魯斯收起屏幕

「所以不會冒犯的話,我想找個時間希望能說服史蒂夫讓詹姆斯多接觸其他的人事物,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意圖將他保護在自己的安全堡壘裡」

東尼望著布魯斯,有些意外他會那麼為巴奇著想
想想或許是他在他身上看到了過去的自己的一部分

布魯斯雖然說巴奇對史蒂夫產生依存症,但是東尼總覺得有什麼不對
東尼看向全屏螢幕上映出正要走出大樓的史蒂夫跟冬兵的背影
看到史蒂夫走出門前望著巴奇的眼神,東尼不知怎地打了一個哆嗦
真正有依存症的,到底是哪一方?

東尼想了一下,甩甩頭,心想都是布魯斯想太多害他也被影響
哪有什麼依存症,就是兩個際遇相同的老冰棍沒別的同伴只能互相取暖
然後走去廚房想找點喝的,又在打開冰箱時忍不住頭痛

這滿冰箱的牛奶該怎麼辦唷

 

*** *** ***

 

冬兵很困惑

他喜歡跟史蒂夫羅傑斯待在一起的安心感,但是厭惡跟他有肢體接觸
正確來說,是離開史蒂夫的話,冬兵會有一種莫名的焦慮感
他想要跟史蒂夫待在同一個空間,呼吸同一處空氣,視線裡有史蒂夫的存在

但是若是加上肢體接觸那就不行了,只要碰觸到他,冬兵會突然產生暴躁的恐慌
那是很不可思議的感覺,看不見他,冬兵會焦躁,靠太近冬兵也會焦躁
一開始還不會這樣的,他們剛開始同居時史蒂夫還可以擁抱他的

自從搬進史塔克大樓之後,也許是因為冬兵進入一個廣大而陌生的地方,他下意識的更加依賴著唯一知道的人
就像是整個世界只剩下史蒂夫羅傑斯是他唯一可以信賴的人
但心理上越是希望他待在身旁,他的生理上卻越來越無法接受他的碰觸

最開始發現這一點的是史蒂夫,他每晚睡前道別時都會習慣性的擁抱冬兵
但是某一晚,史蒂夫又抱住冬兵想要道晚安時,卻被一股強力推得往後啷嗆退了幾步
他驚訝的望著冬兵,冬兵先是一臉嫌惡的咬牙說著『別碰我』
然後臉上表情馬上轉換成訝異跟迷惘,像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他維持著推開史蒂夫的姿勢,不安的望著史蒂夫

史蒂夫眼神黯淡一下,但立刻就做出笑容,往前走近冬兵
但又在冬兵因他的靠近而無意識的繃緊肌肉時苦笑停下

「聽著,巴奇…這不是你的問題,你不用在意…也許是跟班納博士他們做的心理治療在發揮作用,你可能記起了些什麼,所以才會…是我的錯,我以後會盡量不碰你的,所以不要防著我好嗎?」

記起了些什麼?史蒂夫過去對巴奇作過什麼?為什麼他要防著他?
冬兵完全沒有概念,但他不想看到史蒂夫那樣的表情,所以他只是點了點頭

那天晚上,冬兵做了個夢
他站在一處懷念的房子裡,擺設跟氣氛是如此熟悉,他幾乎馬上就在腦海裡蹦出布魯克林這個單字
這裡是史蒂夫跟巴奇過去在布魯克林的房子
冬兵環顧四週,映入眼簾的是擺滿了整間房子的照片跟畫像
上面描繪著的全是史蒂夫跟巴奇從小到大的回憶畫面
冬兵拿起離他最近的一副相片,上面是棕髮小男孩跟金髮小男孩滿身髒汙,但臉上掛滿笑容互相握手的畫面

他瞇起雙眼,懷念的望了一眼,將他放回原地,再抬頭望向其他照片,每一張都是史蒂夫跟巴奇的合照
冬兵隨著照片上兩人的年齡變化一路往前走,直至走到最後一幅掛在牆上的巨型合照前
照片中史蒂夫身穿隊長制服,勾著軍綠色上衣的巴奇的肩,兩人雖然疲累但臉上滿是光輝燦爛的笑容

冬兵停了下來,他看見巨型合照後面似乎有個被隱藏起來的暗門
他遲疑的試著拿下那副合照,想要打開暗門,突然身後一個聲音阻止了他

「不要打開」

冬兵馬上回頭做出警戒的姿勢,但在看到身後人的模樣後,他不知該作何反應
短短的棕髮,還有深藍色的制服,那是他--不對,應該說是七十年前的巴奇巴恩斯
巴奇面無表情的盯著冬兵,然後將視線移到暗門,淡淡的說道

「你如果想繼續維持現在的生活,就不要想窺探這個秘密,為了史蒂夫也為了自己」

冬兵皺著眉,思考著巴奇這句話的意義
巴奇伸出手,輕輕的撫摸過那副合照,低聲說道

「還沒…還不行」

什麼還沒?什麼還不行?
冬兵還想問什麼,但是巴奇只是望著冬兵,露出悲傷的笑容,消失在暗門裡

接著世界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之後只要跟史蒂夫有肢體上的接觸,冬兵就會夢見巴奇
他不知道巴奇是想要表達什麼,或是在看守著什麼
他只知道巴奇隱藏了什麼不想讓自己想起的記憶,而那個記憶肯定跟史蒂夫有關

當他們搬離史塔克大樓,回到他們兩人的家後冬兵更常夢到巴奇了
巴奇常常就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電視上不斷循環播放巴奇跟史蒂夫過去的回憶
但最後總在某些片段產生了干擾,電視出現黑色的橫線跟沙沙的畫面,之後又跳回一開始他們的初相識

冬兵就只是站在一旁盯著巴奇看,巴奇會看著電視問道

「…要原諒他嗎?」

「…原諒誰?」

每次冬兵都會回問

「……」

但巴奇總是不回答且不再說話

有的時候巴奇會看著一張照片發呆,但冬兵想要看時,巴奇就會將照片藏起來
如此重複幾次後冬兵終於忍不住問道

「你為什麼不想想起來?為什麼不想碰他?」

冬兵對於自己會下意識的排斥史蒂夫的碰觸感到大惑不解
他不喜歡看到史蒂夫因為自己的排斥反應而露出悲傷的表情
而這原因跟自己的深層意識裡鎖起來的記憶有關,他想知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這是我的記憶,我有權知道」

為了史蒂夫,為了一直溫柔陪伴著自己的那個人
為了在每一次自己因為過去的夢饜跟雙手的血腥而痛苦時,總是安慰著自己的那個人

「…你會後悔的」

巴奇垂下眼輕聲對冬兵說

「你如果想愛史蒂夫就不要想起來」

想愛史蒂夫?他想愛他?
冬兵驚訝的想,愛是什麼?他愛史蒂夫?史蒂夫愛他嗎?
巴奇望著冬兵低聲說道

「我不會愛他」

冬兵聽到巴奇那麼說,下意識的摀住胸口,抹去突如其來的刺痛感
但是相對於冬兵的皺眉,巴奇卻放柔了表情

「但也許你可以」

也許沒有記憶但仍保留著靈魂的冬兵可以去愛史蒂夫

「我會試著不去閃避他的接觸」

史蒂夫溫柔與真誠開始融化巴奇的決意
他覺得也許可以試著原諒史蒂夫
巴奇走近冬兵,伸出手擁抱住他,跟他融為一體

「如果你想要接受他的愛」

消失在冬兵體內時,巴奇留下了最後的警告

「千萬不要想起來」

 

*** *** ***

 

「…巴奇?」

史蒂夫從臥室門外探頭進去,看到縮在被窩裡捲曲成毛毛蟲模樣的冬兵忍不住笑了
他放輕步伐走進去,一直來到床邊,愛憐的低頭望著冬兵露在被單外的的一襲長髮
即使他站在與他只有幾根手指的距離,沉睡中的冬兵依然毫無反應睡得很熟
這代表冬兵信任他,而這件事實讓史蒂夫不由得感到欣慰

但當史蒂夫伸出手碰觸到他的棕髮時,冬兵立刻像是觸電一般的張開眼掀起被單,揮開了他的手,面上滿是警戒的神色
而史蒂夫只是笑了笑,垂下手,往後退了一步,微笑著對冬兵釋出最大的善意
當冬兵看清對方是史蒂夫之後,臉上的表情從緊張轉為困惑,最後歸於平淡
他望著史蒂夫,等著他開口說出每天早晨的問候

「早安,巴奇」

而史蒂夫也不負期待的笑著對他道了聲早安

「…早」

冬兵盯著史蒂夫看,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會後才垂下眼回了一聲後,走下床往浴室去
史蒂夫臉上掛著笑容望著冬兵的背影,直到他關上浴室的門,史蒂夫的臉上才變成淡淡的苦笑
史蒂夫對於冬兵的過度反應雖然心下一陣酸痛也只能默默承受,他自知這樣的結果是自己過去所犯的錯造成的
冬兵下意識的會迴避他的碰觸,雖然冬兵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因為他不記得,但是他的潛意識還留有肉體記憶

不過沒關係,史蒂夫樂觀的想著,至少巴奇現在全心的信賴著自己
只要巴奇還活著而且願意待在他的身邊,願意去跟其他復聯眾、神盾局的人做交流
史蒂夫可以不說愛他,他可以隱藏起自己的心意,只要日子能這樣維持下去

就在史蒂夫默默的給自己下了那樣的決心時,浴室內的冬兵也在下某種決心
他想著昨晚做的夢,他得試著做些什麼,他再這樣拒絕跟史蒂夫接觸,史蒂夫跟自己都不會好受

冬兵梳洗完畢走出浴室,史蒂夫一直站在門外等著他,帶著柔和的笑容
他望著史蒂夫的笑容,想了很久才開口問道

「…史蒂夫,你愛我嗎?」

冬兵突如其來的問題,像是鎚子重重的敲擊著史蒂夫的心臟,一時之間竟無法呼吸
他永遠無法遺忘,巴奇曾經問過同樣的話,在那輛飛馳的火車上
他不知道冬兵為何現在突然問,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
他的答案跟那次一樣,永恆不變,但他不確定冬兵想聽什麼樣的答案
史蒂夫全身僵硬了好一會才擠出一句話

「…什麼?」

冬兵凝視著史蒂夫,一手撈起披散的前髮,像是要紓緩緊張的心情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可能…想要愛你,還有想原諒你…雖然我不知道要原諒什麼」

史蒂夫覺得自己心臟在顫抖,呼吸紊亂,腦袋一片空白
冬兵的一句話讓史蒂夫陷入狂喜與狂躁的情緒中

「巴奇…你…你想起來…?」

冬兵搖搖頭,思考著要怎麼說明

「他不讓我想起,但他說也許可以」

「…他?」

「巴奇…70年前的我」

心臟突然被抓住的感覺襲擊了史蒂夫,他張大了嘴,半天才擠出一個字

「…巴奇?」

冬兵指著自己的腦子,歪著頭說

「他就守在那裏,守著某一段記憶,他說不要想起來我才能愛你…他說他想試著原諒你,而那也是我想去做的」

史蒂夫全身全心都在顫抖著,巴奇想要試著原諒他
他做過那麼多錯的事,他讓他受了那麼多的苦,而他還是願意去原諒他,甚至說想要愛他
他以為自己已經愛慘了巴奇,但他現在才知道不對,他對巴奇的愛只會更濃更深更重
史蒂夫壓抑住激昂的情感,小心翼翼的問道

「…真的?」

冬兵毫不遲疑的點頭,然後主動伸出了手握住史蒂夫的手,史蒂夫瞪大雙眼望著相握的手
他已經很久沒碰過冬兵了,而他現在主動握住了他的手,這代表他真的不再怕他,願意接受他
冬兵在心底想著他果然像在夢中說的那樣不再閃避史蒂夫的接觸了,他重複同樣的疑問

「你愛我嗎?」

史蒂夫這次毫不猶豫的握緊冬兵的手,無比真摯的說道

「我愛你,勝過一切!」

聽到史蒂夫的回答,冬兵放開手,一把抱住了史蒂夫
在史蒂夫還身處於難以置信的幸福感裡時,抬頭用自己的唇輕輕掠過史蒂夫的唇

「巴…巴奇?」

史蒂夫傻住了,這一連串的事件像是太過美好的夢境

「…感覺還不錯?」

看到冬兵露出像是惡作劇成功般的笑容
史蒂夫再也忍受不住,低下頭吻住冬兵的唇,他想要這麼做很久了
他等待了七十年,終於再次嘗到那令他魂牽夢縈的柔軟

史蒂夫希望冬兵永遠想不起來,他們可以重新開始,就從現在

 

 

 

 

 
TBC

 

___

 

先丟上篇,上篇就破萬啦啊啊啊
很美好的結局是不?停在這裡該有多好…

可惜下一篇開始就是急轉直下,然後你知道的…野外強(ry
看晚一點能不能嚕完…拖那麼長還沒讓隊長OOXX冬兵…點文姑娘抱歉了Orz

文裡巴奇跟冬兵雖然有單獨出現但不是雙重人格
應該說巴奇是冬兵為了保護自己而產生的深層意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