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ecause,You Are Here (10)

字數破萬但是劇情好像還是沒太大的進展…
就大小隊長對話這樣
居然邁入第10話了…

 


___

 
-1944-

聽到對方報出自己的名號,羅傑斯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原來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這種感覺』
然後才是『喔,天哪,是未來的自己!』接著他想起了昨天在這裡發生過的對話
他罵自己是渾球,雖然自己的確莽撞的說了不該說的話,但是那也用不著他來罵
而且他沒幫到巴奇,害得他左手變成那個樣子,又有什麼資格罵他

羅傑斯停頓了很久,才有些遲疑的開了口

「…我也是」

史蒂夫沉默了幾分鐘,原本柔和的語氣變得強硬起來

「…那麼,小渾球,巴奇說要剪頭髮是怎麼一回事?你跟他說了什麼?」

「我…」

他是說了很多,而且巴奇說要剪頭髮有一大部分肯定是因為自己說的話
但是史蒂夫的語氣讓他心裡覺得很不舒坦,那個小渾球又是什麼意思?

「如果我是小渾球,那你不成了大渾球?」

史蒂夫又沉默了
小渾球不簡單嘛,還會反將一軍,看來過去的自己也沒他記憶中那麼蠢
不過現在重點不在他們對彼此的稱呼上,重點是巴奇

「對,我是大渾球,所以可以跟我說說巴奇剪頭髮的原因是什麼嗎?」

聽到史蒂夫那麼簡單就接下了這個不雅的稱號,轉而將話題拉回去
羅傑斯頓了一下,思考著要怎麼說明,最後他決定實話實說

「…因為我們只剩下三天的時間可以跟咆哮突擊隊的成員釐定作戰計畫」

話才說到這裡,史蒂夫就打斷了羅傑斯的話

「我懂了,巴奇是為了你,他是不是問你沒有他就不行之類的話?」

「咦…」

羅傑斯驚訝的瞪大雙眼,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史蒂夫也不在乎,只是繼續往下說

「你肯定回答沒錯…之後他一定也有跟你說,也不只是因為這樣,他也想見見咆哮突擊隊的同袍們,對吧?」

「呃-…」

史蒂夫簡直就像是在現場聽到般的幾乎一字不差的說出了巴奇說過的話
羅傑斯驚訝之餘下意識的點頭後才想起對方根本看不見,又趕緊回了一句

「對…大概就是那樣…」

史蒂夫嘆了口氣,他就知道巴奇早晚會這麼作的
所以史蒂夫昨天在跟巴奇兩人單獨會談時就拜託過他不要想代替過去的自己攔截火車
但是巴奇答應了嗎?不,他沒有,他只說不會丟下他,而那個『他』當然也包括了過去的『他』

史蒂夫想到這裡,心情更亂了,他本來就因為不久前叉骨的爆言而暴怒過,目前情緒尚未完全平復
現在更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而焦躁起來,他盡可能壓抑住自己的情緒,試著冷靜的問

「巴奇在哪裡?」

「他…他正在剪頭髮」

這下史蒂夫無法再忍耐了,他緊抓著桌沿力氣大到幾乎要裂開,咬著牙一字一頓的問

「而你沒阻止他?」

羅傑斯被他語氣中冰冷的怒氣嚇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記得自己是會那樣說話的,他嚅動著乾澀的嘴唇,不知道該回什麼,半天只擠出了一個字

「我」

就在這時候,一個柔軟而低沉的聲音帶著笑意從羅傑斯身後傳了進來

「不要嚇你自己,史蒂夫」

「「巴奇!」」

兩個同樣的聲音同時間驚喜的喊了巴奇的名字
羅傑斯轉過頭去面對巴奇,然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映入羅傑斯眼簾的是巴奇,但他原本髮長及肩的棕黑,如今成了隨意的旁分,短而俏麗
似笑非笑的雙手抱胸倚在門框上的模樣活脫便是巴恩斯
要是不去看他左手袖外閃著銀光的金屬,幾乎分不出來
廢話,他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一個吐槽在羅傑斯心底響起又消逝

「巴奇,你在那裡嗎?」

聽到史蒂夫越過時空也聽得出焦躁感的問句,巴奇朝無線電的地方走了過去
等走到羅傑斯身邊時,他先是拍了拍羅傑斯的肩膀,才對著麥克風說

「對,我在這裡」

「只有你?」

「在門外都能聽到你在怒吼,霍華德看狀況不對,讓我一個人過來看看情況」

「…我只是,抱歉,今天有點狀況所以…」

「還好嗎?」

「很好…能聽到你的聲音,我就好了」

「嗯」

聽巴奇輕輕應了一聲,史蒂夫問道

「…所以,你已經剪好頭髮了?」

「你怎麼知道?」

「因為那個小渾球從剛剛倒抽一口冷氣開始就沒發出過任何聲音」

巴奇彎起嘴角,瞄了滿臉通紅的羅傑斯一眼

「你叫他小渾球」

「對,然後我是大渾球」

巴奇被逗樂了

「好,那我是大傻瓜,過去的我是小傻瓜」

說完自己笑了出來,對面的史蒂夫也哈哈大笑
一旁的羅傑斯搞不懂他們的笑點在哪裡,一愣一愣的看著巴奇
笑了幾聲後,史蒂夫先開口問

「所以,你要裝成過去的你?」

「對,我剛剛做得還不錯吧,跟以前的我像不像?」

巴奇像是在問史蒂夫,但他的眼神卻是望著羅傑斯,像是同時對兩人詢問
羅傑斯聽到這裡不知怎地覺得他現在的笑容也是裝出來的,心底莫名的一陣難過
但他還是點了點頭,沒說什麼,而史蒂夫也停頓了一下,才溫柔的說

「像」

聲音溫柔的讓羅傑斯打了個冷顫,這是不久之前還那麼咬牙切齒憤怒著的人的聲音嗎?

「但是你不用勉強自己的,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你們都說過一樣的話」

巴奇嘴角一歪,敲了敲麥克風後說道

「他有試著阻止我過,是我自己要一意孤行,所以有什麼想說的話跟我說,不要再責罵你自己…不管是為了做過的還是將來可能會做的」

「巴奇…」

果然還是沒辦法瞞過巴奇,他其實是藉著罵過去的自己,來責罰現在的自己
史蒂夫雖然被搓破心思,卻覺得心裡暖暖的,於是心情大好的對羅傑斯道歉

「抱歉,小渾球,剛剛遷怒於你,我道歉」

一直站在一旁愣愣的看著他們兩人對話的羅傑斯發現話題被丟回自己身上,有些吃驚

「喔…不會…等等!為什麼又叫我小渾球!」

「這暱稱不好嗎?」

史蒂夫的語氣聽起來像是頗為訝異,但羅傑斯知道他肯定是故意裝出的

「我還挺喜歡的」

巴奇也在一旁附和,羅傑斯窘迫的不知該怎麼回答
最後只好一握拳頭,放棄跟這兩人爭執,但還是不甘示弱的回了一聲

「很好,大渾球」

羅傑斯像是賭氣般的口氣讓巴奇跟史蒂夫都笑了出來
聽到他們兩人的笑聲,羅傑斯也忽然間覺得沒什麼好氣的,忍不住露出無奈的笑容
笑了一會後,史蒂夫突然收起笑聲,語氣轉為嚴肅而低沉

「…巴奇,你只是要陪他一起制定作戰企劃跟偵查地形而已吧?…聽著,不要試著去做會改變歷史的事」

聽見史蒂夫的話,巴奇臉色也隨之凝重,緊閉雙唇不語
羅傑斯望著他們兩人突然間的變化,不知所措
會改變歷史的事是什麼樣的事?為什麼史蒂夫要用那麼嚴厲的語氣?

「巴奇!」

半天等不到巴奇的回應,史蒂夫心下一急,大聲的喊了巴奇的名字
巴奇眼神流轉著,像是考慮很久,最後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我不會去做的」

他其實有在想著,要是他現在去殺掉佐拉博士或是一個人去挑掉九頭蛇的祕密基地的話會怎麼樣?
他甚至可以在釐定作戰計畫時,故意讓他們錯開那班火車的正確時刻,這樣一來一切都不會發生
但是未來會怎麼演變,會更好,還是更壞,他真的不知道
因為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他只能想,不能真的去做

最重要的是,史蒂夫不希望他去做,他剛剛不再用請求的語氣,他用了命令的口吻
這代表這件事是史蒂夫不可妥協不容辯駁的決定事項,一旦他堅持就很難去改變,即使對象是巴奇
他們之間一直都是這樣,小事都交由巴奇決定,大事都是史蒂夫訂下原則,他只是追隨著他

「謝謝你」

聽到巴奇的承諾,史蒂夫語氣轉為柔和的說道

「你知道,東--我是說鋼鐵人一直三申五令,絕對不可以改變歷史,有很多事不是我們能承擔得起的…所以不是我…如果可以的話我也…」

因為羅傑斯在場所以史蒂夫說話斷斷續續的避開了跟未來有關的事
他想說的是,如果可以的話,他絕對不會讓巴奇巴恩斯摔下那輛火車,決不讓他遭受七十多年的苦

而史蒂夫沒說出口的話中含意巴奇都聽懂了,他對著麥克風輕聲說道

「我懂,我都了解,沒事的…」

羅傑斯越聽兩人的對話越覺得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有什麼不好的事會發生?就在不久的未來?

「你又嚇到你自己了」

巴奇瞄了神色不安的羅傑斯一眼後,刻意笑著對史蒂夫說

「我那麼容易被嚇到?」

「你的語氣太沉重了」

「…沒辦法,因為是關於你的事」

聽著他倆狀似親暱的會話,羅傑斯覺得有些羨慕
未來的巴奇跟未來的自己感情似乎比現在的自己跟巴奇好更多,甚至可以以心傳心
巴奇的男朋友難道都不會吃醋?或者巴奇跟他男朋友會比他們兩個更好?

突然想起自己來這的目的是想問巴恩斯有關巴奇男朋友的線索
而現在最有可能知道的兩人剛好都在現場,沒有旁人
羅傑斯突然冒出一句話打破了所有嚴肅沉重的氣氛

「巴奇的男朋友是誰!?」

當羅傑斯腦裡閃過要問清楚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機會時,他已經衝口而出了
什麼四倍的精神力、判斷力在有關巴奇巴恩斯的事之前都只是浮雲
當他看見巴奇瞪大雙眼望著自己,而未來的自己沉默不語時,他就知道自己又衝動了

「…你怎麼會覺得我有男朋友?」

巴奇嘴角抽蓄,先不管為什麼羅傑斯突然問這個問題,問的還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
重點是他不是問巴奇有沒有男朋友,而是問是誰,這代表羅傑斯是已經認定他有男朋友了
雖然他的確有,而且他們彼此之間正在對話,但是巴奇跟史蒂夫都不可能坦白的跟羅傑斯說
『我的男朋友就是未來的你喔!』這不把他嚇死才怪
所以巴奇只能試圖裝作沒事的態度問

「因為…」

羅傑斯紅著臉嘴裡嚅囁著,像蚊子振翅的小聲說道

「第一天晚上帶你去洗澡的時候看見你身上有很多…呃…那種痕跡…」

但是四倍聽力的史蒂夫怎麼可能沒聽見,他反應很大的喊道

「你偷看巴奇洗澡!?」

雖然明知史蒂夫看不見羅傑斯還是馬上雙手放在胸前揮舞,急急否認

「我沒有!我只是在遞換洗衣物時不小心…看到…的…」

想起了當時的景象,羅傑斯後面越說越小聲,最後整個人像被煮熟的蝦一樣幾乎都要冒煙了
沒辦法,誰叫這時的羅傑斯還是個小處男呢?

「…你問這個是想做什麼?」

史蒂夫想了一下低聲問

「我?」

羅傑斯愣了一下,對喔,他問巴奇的男朋友是誰是想做什麼?
就算知道了自己喜歡巴恩斯,那也不代表他就有權力去探知他人的隱私
但他又想起當時眼中所看到的巴奇身上的瘀痕、齒痕跟手印

「你很在意?很在意最好朋友跟誰交往?」

史蒂夫又壞心的繼續往下問

「因為我覺得他是個有暴力傾向的人,我不希望巴奇受到傷害」

羅傑斯忿忿然的說道

「什麼?」

羅傑斯的話讓巴奇愣了一下,史蒂夫也驚訝的回問

「暴力傾向?」

他什麼時候有暴力傾向了?就算有他也不可能傷害巴奇的
羅傑斯回想起當時的畫面,又羞又氣的說道

「巴奇身上到處都是瘀痕、手印甚至還有齒痕…雖然我、我沒有那方面的經驗…但是那樣不算是傷害嗎?」

巴奇想著,像這樣被赤裸裸的攤開來講,連他自己也有些羞紅了臉,史蒂夫現在一定滿臉通紅
所以他說不要用咬的,說不聽!

「也許那只是…嗯,比較激烈一點而已…」

史蒂夫紅著臉乾笑,一邊在心底自問著,他真的有做得那麼激烈嗎?
巴奇咳了一聲,平復下自己的情緒後,同時對兩人說了一句

「我身體承受得了,你不用擔心」

羅傑斯還是難以釋懷的急叫

「可是…!你都不怕對方越做過分嗎?先是咬,然後再來搞不好就是鞭打,監禁…」

「哇,我都不知道你想像力這麼豐富,史蒂夫」

巴奇忍不住讚嘆的挑起眉,吹了聲口哨

「你冷靜點小渾球」

史蒂夫一拍自己的額頭,無奈又好氣的對羅傑斯說道
他在說什麼他自己知道嗎?他再說下去就成了預謀犯罪了

「謝謝你對巴奇的關心了,我會注意的」

史蒂夫在心底補充,以後我會更溫柔的

「是啊,你可得好好注意了」

巴奇笑得很開懷很壞
史蒂夫嘆了口氣,然後想了一下問道

「…你又怎麼知道我認識巴奇的男朋友?搞不好巴奇瞞著我跟別人交往?」

羅傑斯像是很訝異的回問,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巴奇的男友朋友是誰?

「咦…你不知道?」

「巴奇的事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史蒂夫回答的如此有自信,讓羅傑斯一時間不知該回什麼

「我只是想跟你說,下次有什麼話在衝口而出前先在心裡想三遍,不然有時候事情會被你的衝動搞砸的」

聽完史蒂夫的話,巴奇跟著點頭

「對,這點大渾球很有經驗」

羅傑斯看他們應該都不會說巴奇的男友是誰,只是沒有否認
所以他想了一下還是把自己心中最擔心的疑問問了出來

「巴奇…我是說我這個時代的巴奇會遇到他嗎?他應該不會對巴奇作出什麼事來吧?」

羅傑斯擔心的問句一出口,巴奇跟史蒂夫又沉默了,巴奇用怪異的眼神盯著羅傑斯看
三人沉默無語了老半天,史蒂夫才開口說

「…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是什麼意思!

「我只能說,你放心吧,你的巴奇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能對他出手的,包括我在內」

「他不是我的巴奇…等等,你說包括你在內…?」

羅傑斯突然想到,要是他昨天才覺醒了對巴奇巴恩斯的感情,那麼未來的史蒂夫呢?
他是否也對自己的感情有所自覺?
但是史蒂夫沒正面回應,只是從麥克風裡發出了鏘的一聲,像是金屬敲擊的聲響
然後才傳來史蒂夫認真的低沉嗓音

「我可以用我的盾牌發誓」

卻換來巴奇嗤之以鼻的說

「得了吧,你那次不是還把盾牌主動丟掉海裡了」

「那是因為對手是…」

史蒂夫停頓了一下,然後改口道

「好,那我用我的名聲發誓」

「你的名聲是可以隨便用來發這種誓的?」

「…巴奇…」

「你不用發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收到了,我相信你」

羅傑斯眨眨眼睛,望著巴奇臉上掛著的笑容百思不得其解
巴奇知道什麼了?他怎麼什麼都聽不懂?

他當然不會知道史蒂夫的發誓其實是說給巴奇聽的
表示他可沒有對巴恩斯出手,他只愛巴奇一個,就算那是過去的巴奇也一樣

「所以,就是這麼一回事,你不用擔心」

史蒂夫對羅傑斯說道,然後停頓一下

「時間不早了,巴恩斯一個人在家,我得快點回去」

「他一個人在家?」

「是的,因為今天早上有人來搗亂,不得不留他一個人在家」

「那他肯定很無聊」

巴奇感同身受的說

「我一結束就來找你,現在也該回去了」

「快回去吧,累了早點休息」

「好的,晚安,還有小渾球也是」

「晚安」

「晚安,大渾球」

道完晚安後聽著大小渾球的會話,巴奇不禁失笑,轉身拍了拍羅傑斯的肩膀後朝門口走去
要跟著巴奇一起轉身離開前,羅傑斯才想起自己來的目的,急急忙忙衝回麥克風前喊道

「未來的我!我有話想要問過去的巴奇,麻煩你明天帶他過來」

沉默了一會史蒂夫才回問

「…問巴奇或是我不行嗎?」

我問過啦!你們都不跟我說啊!
羅傑斯在心底那麼叫著,但是當然不能說出口,萬一史蒂夫給巴恩斯下封口令怎麼辦

「…不行,那是只有他才知道的事」

「…好,我知道了,如果明天沒有妨礙的話,我就帶他過來」

「謝謝你」

羅傑斯收到史蒂夫的承諾後,才跟著巴奇的身後走了出去
之後兩人毫不客氣的聽從霍華德的好意用完低調奢華的晚餐才回到營帳裡
中途羅傑斯幫巴奇到他原本的營房內拿了他的深藍色制服,準備明天跟咆哮突擊隊成員們的見面

「你很在意我的男朋友?」

兩人躺在床上很久後,巴奇突然小聲的問了一句,羅傑斯思考很久決定裝作已經睡著
幸好巴奇也沒再問下去,只是輕聲說了聲

「放心,他是全世界最棒的男朋友」

羅傑斯覺得心揪了起來,他還是不像自己說得那麼冠冕堂皇只是為了巴奇擔心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希望那個男朋友就是自己
羅傑斯逼迫自己入眠,但是他一直想著巴恩斯,想得心煩意亂,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睡了過去

 

*** *** ***

 

-2014-

「非常感謝你不厭其煩的在每一個收藏上的簽名!」

考森拎著一大袋的巴恩斯簽好名的二戰時期的巴奇相關周邊,對著巴恩斯行了個禮

「哈哈,別客氣,我才要謝謝你陪我玩了一下午的遊戲」

巴恩斯笑得很開心,雖然他一開始也有被眼前這個一見面就對自己行了個軍禮
然後忙不迭的自我介紹說他是如何的崇拜美國隊長,當然也包括咆哮突擊隊的所有成員
而巴奇巴恩斯更是其中最特別的人物,能夠親眼目睹本人真是三生有幸什麼什麼的菲爾考森探員的氣勢驚得有些站不穩

但是很快他就跟他打成一片,特別是在看到他帶來的12吋總匯口味大披薩後
後來考森陪他吃了兩片披薩後,巴恩斯問他會不會玩剛剛鋼鐵人送來的遊戲機,考森說會
巴恩斯就把搖桿丟給他,說「你玩給我看,我邊吃邊觀摩」

後來巴恩斯吃得差不多後也加入了戰局,兩人玩了一堆遊戲後
考森先是試探性的問巴恩斯是否可以在他收藏的卡片上簽名,巴恩斯沒想很多就答應了
後來看到他帶了足足一大袋的卡片、各種大小的人偶、漫畫、海報等等的東西,巴恩斯不得不說他震驚了

「未來的我沒有簽過名嗎?」

他張大嘴望著成堆的東西,不禁問道

「有的」

說著,考森指了指卡片上的位置

「…既然未來的我簽過了,為什麼還要我簽?」

「喔,這不一樣,不一樣的意義,巴恩斯中士!如果你可以同時獲得不同時期的美國隊長的簽名照,有這樣的機會,不把握不行!」

「…?是這樣嗎?」

雖然還是搞不太懂,巴恩斯還是一個一個的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簽名,就簽在未來自己的簽名旁邊
仔細看未來的自己的字跡比起自己要來的凌亂扭曲的感覺,也許跟手有關?
巴恩斯邊想著,『哇!我有那麼多的事蹟可以做成產品啊?』邊一個一個簽了名
簽完名之後他們又一起玩了一會,直到考森接了一通電話之後

「那麼,巴恩斯中士,我就在此道別了…願神祝福你的未來」

原本滿面春風的考森突然換成了嚴肅的表情,朝他一鞠躬
巴恩斯有些詫異的看著他轉變如此快的態度,歪著頭說道

「?好的,謝謝你的祝福」

目送考森離去之後,關上門的巴恩斯又回到了一個人的狀態
而且因為剛剛為止還有人陪他喧鬧,所以那種莫名的空虛感更深刻了

「嗯…」

巴恩斯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已經是晚上6點多了,史蒂夫還沒回來
他說會盡量趕在晚餐時回來,巴恩斯看了一眼桌上還有一半以上的披薩,決定等史蒂夫回來再說

他收拾了散亂的遊戲機後,坐在沙發上發了一下呆,朝四面八方掃視著有什麼有趣的東西沒有
就在這時候,客廳角落的仿古電唱機吸引了巴恩斯的注意力,他像被吸過去一樣的站起身走了過去

那造型跟他們曾經有過的幾乎一模一樣,只是多了些神秘的讀數跟按鍵
巴恩斯上下左右打量著,發現底下的玻璃櫃裡放滿了黑膠唱片
他想了一下,還是打開了玻璃門,一片一片的抽出來看,很多唱片都是他沒聽過的

突然其中有一張唱片吸引了巴恩斯的注意,他拿起來仔細端詳
唱片上的樂團THE PLATTERS,巴恩斯沒印象,但是上面收錄的歌曲大部分都是他有聽過
是那種舞會場合上貼著姑娘,輕輕踩著步伐時會流洩在現場的歌曲
巴恩斯沒想太久,就抽出了唱片,放進了電唱機裡,將唱針放上去,然後試著按下了某個他覺得應該是播放的按鍵
按下去後,唱片順利的轉動起來,開始撥放歌曲,唱片特有的音質撩繞著整間房子

巴恩斯輕輕地隨著音樂擺動身體,並且開始做出抱著人跳舞的姿勢
他想起羅傑斯,又想起了史蒂夫,他如今會跳舞了嗎?
他曾經說過等戰爭結束,他會教他如何跳舞不會踩到姑娘的腳,他後來有遵守諾言嗎?

當歌曲播放到Smoke gets in your eyes(煙霧迷濛了你雙眼)時,門口傳來轉開門鎖的聲音
巴恩斯停下動作轉向門口,看到進來的人是史蒂夫時,他張開雙手,朝著史蒂夫露出笑容
悠揚的旋律伴隨著昏黃的燈光,讓史蒂夫如身處夢境般的陷入一陣恍惚

They said “someday you’ll find all who love are blind”
他們說:總有一天,你會發現戀愛中的人都是盲目的
When your heart’s on fire, 
當你的心著火了
You must realize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你必須了解,煙霧會迷濛了你雙眼

史蒂夫一直凝視著巴恩斯,無意識的關上了門
接著一步一步的朝著微笑的巴恩斯走了過去,歌曲依然繼續著

So I chaffed them 
於是我挖苦他們
And I gaily laughed to think they could doubt my love
開心的笑著他們怎能質疑我的愛

走到巴恩斯眼前,他的笑容依舊,只是猶如身處夢幻般朦朧
史蒂夫伸出手,想擁抱他

--你會跳舞了嗎?史蒂夫?
史蒂夫好像聽到有人這麼問,但是巴恩斯只是保持著笑容並沒開口
那麼跟他說話的人是誰?

Yet today my love has flown away, 
如今,我的愛已遠颺
I am without my love
我失去了我的愛

聽到這裡,史蒂夫突然全身一震,停下所有動作

Now laughing friends deride tears I cannot hide
現在,朋友們嘲笑著我掩藏不住的淚水
So I smile and say “when a lovely flame dies,
於是我笑著說:當愛的火焰熄滅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煙霧會迷濛了你雙眼

「史蒂夫?」

歌曲停止了,但史蒂夫依然停著不動
巴恩斯看見史蒂夫突然全身僵硬,雙眼失神的望著自己,彷彿正透過自己在看著誰
他忍不住伸手搭在史蒂夫的手臂上關心的問

「你怎麼了?還好嗎?」

史蒂夫像是突然回過神來,他眨了眨眼睛,然後用大手抹了一把臉

「…啊,巴奇?我很好…只是…想到某些事」

「跟未來的我有關?」

史蒂夫點了點頭,面色凝重,但眉宇間又帶著一抹溫柔
巴恩斯盯著他看,眼珠子轉了一下突然問

「你會跳舞了嗎?」

史蒂夫忍不住笑了,他知道巴恩斯是在幫他驅散現在有些尷尬的氣氛
於事他也跟著放輕鬆的開起玩笑

「…雖然還是會踩到腳,不過比起以前好些了」

巴恩斯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對他擠眉弄眼的說道

「需要大哥來指導你嗎?」

史蒂夫笑了幾聲,然後搖搖頭

「我有個很好的舞蹈老師,你應該保留精力回去指導更差勁的那個」

巴恩斯愣了一下,知道他指誰後,哈哈大笑

「對,等回去以後我還要好好指導那個傻小子,下次舞會前我得把他教得不讓我丟臉才行」

下次舞會,大概要等到70年後了
史蒂夫在心裡默默想著,然後繞過去撿起唱片

「你自己挑出這張唱片的?」

聽出史蒂夫話中輕微的譴責他亂翻東西,巴恩斯吐吐舌頭,然後說

「這幾首歌是我有聽過的」

史蒂夫嘆口氣,不過想想也沒甚麼大事發生,這種小事無關緊要
而且這也是因自己把巴恩斯丟在這裡,他很無聊才會跑來翻唱片
他邊收拾唱片邊問道

「今天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喔,有!鋼鐵人跟一個叫考森的來拜訪,還送我很多東西,你要看看嗎?對了,你知道他是你的大粉絲吧!他真的有夠厲害,不管是你的還是我的甚至其他咆哮突擊隊的成員的經歷都如數家珍!還有…」

巴恩斯開始興奮的述說著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收好唱片後史蒂夫也只是微笑的站在一旁聽著
說到一半巴恩斯停頓一下,突然間雙手各抓住史蒂夫的一支手臂,急急上下打量問道

「你那邊還好嗎?沒受傷?順利解決了?」

「…我很好,巴奇」

感受到好朋友單純而真摯的關心,史蒂夫打從心底微笑著

「那就好」

確認史蒂夫說的是真的,巴恩斯才鬆了一口氣,垂下肩膀
史蒂夫笑著揉了揉巴恩斯的肩膀,然後看了一眼掛鐘後問道

「你晚餐要吃什麼」

巴恩斯指了指桌上的披薩

「桌上有中午沒吃完的披薩,考森帶來的」

史蒂夫看了一眼,一手放在下巴上稍微思考後下了個決定

「嗯…好,那我做個羅宋湯配著吃」

巴恩斯訝異的問

「你會煮羅宋湯?」

「你教我的」

史蒂夫打開冰箱看著裡面的東西隨口答道

「我會做羅宋湯?」

巴恩斯更訝異了,他什麼時候會作羅宋湯了,還可以教史蒂夫?

「啊…」

聽到巴恩斯訝異的回問史蒂夫才發現自己又不小心透露出未來的事了
想想自己好像不應該罵過去的自己的,他也好不到哪裡去,特別是事關巴奇巴恩斯的事時
看著史蒂夫一臉做了錯事的表情,巴恩斯連忙打圓場的笑著說

「…好吧,我以後會學著做羅宋湯的…還是你現在可以先教我?」

「…這樣一來不就不知道到底是你先教我還是我先教你了嗎?」

史蒂夫低聲的自言自語,巴恩斯攤開手,表示太艱澀的東西我不懂,就湊過去盯著史蒂夫做羅宋湯的步驟
史蒂夫準備好包心菜、馬鈴薯、碎牛肉、芹菜跟洋蔥,因為家裡沒有甜菜,改用番茄
把料各自切碎後,下鍋炒一炒,加入罐頭高湯,小火慢燉
在等待燉湯的過程中,史蒂夫順手抄了一張紙寫下了簡易的食譜,交給巴恩斯

「等以後有機會再教我吧」

雖然大概那張紙會留在巴恩斯的遺物裡再也不會有人看到,史蒂夫還是邊說邊遞給了巴恩斯
巴恩斯笑著道謝收下後把紙摺了幾下塞進後褲口袋裡

然後史蒂夫又把那塊吃了一半的披薩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巴恩斯瞪大雙眼看著微波爐,好奇的想著那是什麼神奇的電器用品
但是史蒂夫只是跟他說,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原理,巴恩斯就沒再問了

把熱烘烘的披薩取出放在碟子裡,再將煮好的羅宋湯盛進碗裡後再在上面加點酸奶油,一頓簡易的晚餐大功告成

兩人面對面坐在餐桌上,巴恩斯用湯匙撈起了一口湯,送進嘴裡後,又像第一天剛來一樣的雙眼發光

「哇,酸酸甜甜的,鹹度也剛好,還有淡淡的牛肉香!」

史蒂夫微笑著看他把湯一口接一口的喝完,想起自己第一次喝巴奇作的羅宋湯時的場景,笑容更深了

吃完晚餐後史蒂夫也在巴恩斯的要求下陪他玩了一會遊戲機,直到11點多才洗澡上床睡覺
巴恩斯躺在床上看著史蒂夫關上燈,然後走回床

「對了」

當他們快睡著前,史蒂夫才好像突然想起似的說

「那小渾…我是說過去的我希望明天能跟你談談」

「談談?他怎麼了嗎?」

「應該不是什麼很嚴重的大事,就是有什麼只能跟你談的」

「未來的我也不行?」

見史蒂夫搖頭,巴恩斯心底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揚起

「我就說過他只是個子長大了,還沒有我就不行…呃,我不是說你不行,我是說…唉啊,反正你懂的」

巴恩斯胡言亂語的說著,臉上不期然的升起一股紅潮
史蒂夫瞇著雙眼,無限懷念的柔聲說道

「我懂」

巴恩斯不知怎的覺得很憋扭,只好訕訕的回了一聲

「喔…」

「所以明天要去那裏,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

能跟史蒂夫在一起巴恩斯也無所謂,但是能跟羅傑斯對話他更開心
他覺得史蒂夫彷彿無形中對自己畫了一條境界線,很淡很淺但確實存在
就像今天,他明顯的是想擁抱自己,但是在碰到自己前就停下了
他自己也是,當然未來發生過什麼巴恩斯並不知道,但就是覺得有什麼是不同的

巴恩斯望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呆,突然想起上午看到的那副素描畫,臉又紅了
他轉過身背對著史蒂夫,硬是逼迫自己快快睡去不要再胡思亂想

睡著前他突然很想很想問羅傑斯說,你眼中的我,是像那樣的嗎?

 

*** *** ***

 

東尼鼻子裡哼著歌,調整著機器
今天的預定被突如其來的九頭蛇給打亂,後來史蒂夫又霸佔了研究室裡談了很久的話
小辣椒又交代他一定要好好休息,所以東尼一直到深夜才有時間來到研究室修理那台機器

很不巧的霍華德似乎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睡了
所以今天東尼只有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對著機器,東尼漠視著內心奇異的空虛感,晃著腦袋哼著歌

「…鋼鐵人?」

忽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安靜無聲的空間響了起來
東尼忍不住壓抑著內心的驚喜說道

「喔喔!霍華德,你還沒睡?」

「剛剛小睡了一下…你今天很忙?那麼晚才出現」

「喔,沒什麼,你知道像我這種天才總有一堆事等著我處理」

「呵呵,我了解,總是有蠢蛋會把事情搞砸,逼得你不得不親自處理」

「對!真搞不懂,為什麼一樣的話非要你講那麼多次,還聽不懂」

「沒辦法,天才的頭腦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你那邊進度如何?」

「…差不多了,大概再一兩天的功夫」

其實應該再一天就好了,有兩個天才一起修,怎麼可能拖很久
東尼面對著就快修好的機器,內心其實有點複雜
他當然知道越快修好越好,但是他又不希望那麼快修好
他不知道修好後是不是真能順利讓兩位巴恩斯同時回到原來的時空

而且修好後,是不是就無法再跟另一個時空做出聯繫了?
他們如今能利用這台無線電跟過去的時空做出交流
或許正是因為不同時空人物的存在造成時間紐帶的彎曲
而一旦修正,將造成異變的存在解除後,或許兩邊的時空就再也無法聯繫

而且關於未來的變化其實也頗耐人尋味,因為看史蒂夫似乎並沒有關於這次事件的記憶
要嘛就是尚未影響到時空的變化,或是平行時空理論?東尼也不很清楚
要等兩位巴恩斯回到原有的地方,時空裂縫消除後才能確定到底是怎麼樣了

像是知道東尼在想什麼,霍華德明知會有什麼答案還是問道

「…未來我會在怎麼樣的情況下遇到你?」

「一個你意想不到的狀況下」

東尼小聲說道,然後笑了

 

 

 

TBC

 
______

 

前半段是老夫夫聯手調戲小處男
後半段可以搭配這首歌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fBboBz3yoc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這首歌是3,40年代的老歌,後來由THE PLATTERS翻唱過
所以巴恩斯聽過這首歌可是沒聽過THE PLATTERS…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