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H15題.4.請描寫自瀆的情節

4.請描寫自瀆的情節

史蒂夫很糟糕
(其實最糟糕的是作者的腦子)

原題目出處請按此連結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OOC嚴重,弱雞隊長迷昏吧唧哥哥對著他XX的設定
無法接受者請不用看下去

 

____

 

 

「作模特兒?好啊,當然沒問題!」

巴奇在史蒂夫提出要求時二話不說就爽快答應了,嘴角還彎起漂亮的弧線
完全沒注意到史蒂夫眼神中閃過的異樣光彩

現在巴奇那因他愛舔唇的小習慣而總泛著亮晶晶水光的粉紅雙唇正微微開啟
柔和中帶著一絲捉狹意味的灰藍色瞳孔被長長的睫毛掩蓋住
棕黑色的捲曲短髮隨著他低垂的臉而落下了一些在額頭上

巴奇赤裸著躺在沙發上,沙發前的茶几上有杯喝了一半還微溫的咖啡
全身上下只有重點部位蓋著一條白色的被單,更加襯托出那白皙勻稱的精實身材
咖啡是幾分鐘前史蒂夫沖給他的,而巴奇毫不懷疑的接了下來
他並不知道咖啡裡放了什麼東西,只是斜躺在沙發上,望著專心替自己作畫的史蒂夫,然後一口一口的喝著

史蒂夫那認真凝視著自己的表情與眼神讓巴奇心底感到有些緊張跟羞澀
但他沒辦法思考太久,咖啡裡的安眠藥慢慢的發揮了作用
巴奇覺得自己眼皮越來越重,像是頂了鉛一樣
雖然覺得奇怪,想保持清醒但是還是抵擋不了睡魔沉沉睡去

史蒂夫手中握著畫筆,描繪著巴奇的形象
直到他確認巴奇睡過去,才停下手中的動作,將手中的素描本放在茶几上,仔細的端詳著巴奇的睡臉

史蒂夫雙眼充滿迷戀的眺望著眼前這具美妙的軀體
眼前毫無防備躺在沙發上的是巴奇,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不論發生什麼事,他都一直陪在自己身旁
他們是彼此最要好的朋友,然而史蒂夫一直偷偷對巴奇有著不可告人的齷齪想法

他自從作了個與巴奇有關的春夢之後,他腦袋裡就老是揮之不去
他想撫摸巴奇,想親吻他總是濕漉漉的唇,想擁抱他,想佔有他
但他知道他做不到,不論是壓倒巴奇的體格還是告白的勇氣,他都沒有

所以,當這個想法突然如惡魔的耳語般在他腦海中響起時,他一度為自己的邪惡跟下流感到憤怒
但他還是做了,雖然清楚知道這是不應該的,這是嚴重的犯罪
但他還是欺騙了他的好朋友,騙他脫光衣服躺在自己面前,還在他咖啡裡下藥

取得安眠藥對史蒂夫這個一天到晚生病的病號來說不是大問題
問題是要如何讓巴奇喝下去,他想了一個方法,希望巴奇當他的作畫模特兒
巴奇毫不懷疑史蒂夫內心的灰暗渴求,爽快的一口氣答應了

他現在可以對昏睡的巴奇做出任何事,就算要趁機侵犯佔有他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但是史蒂夫連靠近巴奇都不敢,他自知如果碰觸他就是褻瀆了巴奇
他就只是用眼睛貪婪的將巴奇的每一吋裸露的肌膚、毛髮盡收眼底,紀錄在自己腦裡

他想像著用自己手去撫摸過那充滿彈性的光滑,用自己的唇去吻遍他的身體
那微張的粉紅唇瓣嚐起來會是怎麼樣的滋味,當自己進入他的身體會是怎麼樣的火熱銷魂?
他只敢想像,而那想像已經足以讓史蒂夫的性器高高聳立,更何況那美妙無比的巴奇正近在眼前

全身被慾火脹紅的史蒂夫小心翼翼不發出聲音的鬆開褲頭,掏出早已硬到脹痛的陰莖
吐了口唾液到自己手掌裡,凝視著沉睡的巴奇,用自己的手握住自己的陰莖,開始上下擼動

他凝視著巴奇,看著他的微張的嘴,幻想著吻上巴奇濕潤的唇
用自己的舌頭去舔拭他口腔內每一處柔軟的內部
眼神往下移動,到他的胸膛,巴奇已經開始長出體毛了
史蒂夫想像著用自己的臉摩擦過那稀疏而捲曲的胸毛的感觸

當他伸出舌頭去啃咬那兩處粉紅的果實時巴奇會有什麼反應?
他會發出呻吟嗎?還是會咬牙壓抑住?
而當他握住巴奇的陰莖時他又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若是把手指埋進他體內,他會呼痛還是會舒服的絞緊他?
如果能夠進入巴奇的體內,那將會多麼美妙的體驗
當他進出他身體時,巴奇會發出甚麼樣的叫聲?哭喊?嘶吼?還是銷魂的呻吟?

史蒂夫一邊用眼神愛撫著巴奇的身體,一邊在想像中侵犯著他最好的朋友
手上套弄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直到他在自己想像中把巴奇操到高潮的同時,他也射了出來
他大口喘著氣,差點昏厥過去的興奮跟罪惡感,讓他全身微微顫抖著

等到冷靜下來之後他走到浴室去把自己清潔乾淨,穿好衣服,走回巴奇身邊
他望著巴奇安穩的睡臉,想俯身親吻他,最後還是提不起勇氣
史蒂夫坐回對面的椅子上,又一次深深凝望著巴奇,然後開始認真的作畫

當巴奇醒來時,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為自己途中睡著而道歉
這又挑起史蒂夫的罪惡感,他知道這樣不行,但他還是又試了幾次,而每一次巴奇都不疑有他的答應
然後在醒來時不好意思的抱歉說他又睡著了

 

大概第四次,巴奇終於覺得有些怪異,為什麼每一次擔任史蒂夫的模特兒時總是特別想睡?
雖然他覺得懷疑自己好哥們好像不太對,不過這次他偷偷把喝下的咖啡在廁所裡吐了出來,然後閉上眼睛裝睡

當他聽到奇怪的聲響時他還在想是什麼聲音
不久,他聽到史蒂夫發出呻吟聲,而那聽起來像是…像是…

想到這裡,巴奇忍不住張開了眼睛,剛好對上坐在自己對面的史蒂夫
兩雙驚恐的眼神的對望,空氣像是凝固在整個空間
史蒂夫的心臟幾乎要停止,他張大嘴巴,想叫巴奇的名字,想問他你一直都在裝睡?
但史蒂夫只是顫抖著嘴,全身像是被澆上了冰水,寒意從頭竄到腳底

巴奇的眼神從史蒂夫的臉上移到他的下半身
當他理解史蒂夫正在做什麼,而他一直以來都被蒙在鼓裡時,巴奇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他應該破口大罵?還是穿起衣服逃離這尷尬的場面
但他看到史蒂夫比他還蒼白,面無血色的表情時,只是低聲喊了對方的名字

「史蒂夫」

他看到史蒂夫全身都激烈的晃動了一下,巴奇心下一陣心疼又緊張
他怕史蒂夫會哮喘發作或是心臟病什麼的,於是搶在史蒂夫開口說什麼前就急著安撫他

「沒事的,沒事!這只是…你知道,青少年在思春期常有的現象,我不會怪你也沒有生氣,所以…不要緊的,深呼吸,放輕鬆」

哪一國的青少年會因為思春期就迷昏自己的好朋友還對著他自慰?
巴奇雖然在心裡自己吐槽自己但他還是慢慢的朝史蒂夫走過去
史蒂夫看上去嚇壞了,所以巴奇雖然想抱住他,但還是停了下來,嘗試露出他最溫柔的笑容

「我不在意,所以你也不要放在心上,知道嗎?」

史蒂夫震驚的看著巴奇,他的話讓史蒂夫感到又欣慰又心酸又羞恥又悲哀
他望著他,腦中閃過許多想說的話,但最後全都被他自己鎖在了小小的方盒子裡
既然巴奇不在意,那他就不要再提,不要跟他說其實他喜歡他,愛他
史蒂夫垂下了眼,無力的笑了

「……謝謝你,巴奇…」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鬆了一口氣,他露出笑容
他還是當他是朋友,他們都忘了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
他們之間也沒任何改變,除了巴奇更積極的與女性交往並努力給史蒂夫介紹異性以外

之後又過了幾年,巴奇去從軍,史蒂夫接受了血清
他們戲劇性的再會,然後小小的方盒子,被開啟了

 

 
___

 

迷姦是犯罪,好孩子不要學
還有巴奇太縱容犯人了…難怪多年後…
咦?我沒說這其實是BODY TALK的前傳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