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2)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2
@antediluvian
求黑化大盾!然后要肉肉肉!

既然你打了三個肉,我就給你三次肉XD

警告:黑化隊長!非自願性行為!Rape!Non-Con!OOC!
無法接受者就不要看下去了吧…不要看,真的

再說一次,不喜歡不要看,謝謝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_____

 

 

耳邊聽著史蒂夫不斷用充滿著情欲的低沉嗓音喊著自己的名字
感受著粗重的喘氣在每一次衝撞下噴在自己頸項間的濕熱感
巴奇的雙腿環著史蒂夫的腰間,自己的腰被史蒂夫的兩隻大手緊緊抓著
下體早已不像是自己的了,那裡正被粗大炙熱的凶器貫穿著
巴奇可以清楚的感覺得到被自己腸道包裹著的那玩意的形狀,堅硬的熱度幾乎要燙傷他的內壁

他們倆人現在正在營地外森林的某棵樹上從事單方面索取的性行為
而起因只因為巴奇在結束探查回營時被某個士兵拍了一下肩膀
巴奇甚至不記得那個拍自己肩膀的是誰,也許是吉姆也許是瓊斯或其他任何人
他根本無法解釋什麼,無論他怎麼說史蒂夫都不會聽,他試過幾次後就放棄了
只要逆來順受很快就結束了,巴奇很快就學會不去做多餘的抵抗

巴奇被史蒂夫壓在樹幹上,雖然背後墊著史蒂夫的軍上衣,適度的保護了巴奇的背部與樹幹摩擦時的可能會受的傷害
但激烈的磨擦還是讓巴奇的背生疼,巴奇只是緊緊咬住史蒂夫的肩膀,將所有情緒都發洩在上面
他怕叫出聲來,一方面是羞恥,一方面是怕他們的行為被他人發現,那可是會被判軍法的
自己也就算了,史蒂夫是美國隊長,要是被別人知道美國隊長在野外操幹自己的部下那將會是多嚴重的醜聞
他有些覺得到這種地步還在替史蒂夫著想的自己很可笑,或許那已是他靈魂深處的本能

史蒂夫對前列腺的深度刺激讓巴奇忍不住從鼻子裡悶哼出呻吟,強烈的酥麻感讓他渾身顫慄
眼淚從巴奇緊閉的睫毛間不斷滑落,再被史蒂夫溫柔的吻去
而溫柔吻著巴奇的同時,他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激烈的抽插著巴奇
上半身的柔情攻勢與下半身的狂野侵略讓巴奇被痛跟快感攪亂的腦子不知所措
為何那麼溫柔跟那麼狂暴的行為可以同時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而這個人為什麼會愛著自己?為什麼會因為愛上自己而發狂,他不知道
他只是迷迷糊糊的想著,想起那一天,對史蒂夫來說是美夢成真,對巴奇來說卻是噩夢的開始

 

*** *** ***

 

巴奇不知道到底多久了,是經過了好幾天,亦或是幾個小時而已
他只知道史蒂夫瘋狂的在索求他的肉體,粗暴又溫柔的不斷對他述說著愛意
讓他體驗到被操昏了之後又被操醒,被操醒了之後又被操昏的惡性循環

每一次醒來史蒂夫幾乎都埋在自己體內,有時是正在抽插、有時是射完停在裡面
巴奇曾經動過想咬舌自盡的念頭,但是試著咬了一下後又覺得太痛而放棄
而像是發現巴奇的企圖,史蒂夫伸出手指侵入巴奇的口腔內
逼得他只能羞恥的任由口水從無法閉合的嘴跟史蒂夫的手指縫裡不斷流出,弄濕下巴跟胸膛

當他在全身痠痛中醒來時,史蒂夫不在身邊,自己的身體不知什麼時候被清潔的乾乾淨淨
巴奇試著拉扯著雙手,一直維持這樣的姿勢實在很累又很不舒服,而且他想上廁所了
他環顧一下四周,有些不安遲疑的輕輕喊了聲史蒂夫的名字,沒人回應

該死的,他不會就這樣上完就跑丟下他一個人在這裡吧
至少把手銬打開啊!!媽的!!

「…史…史蒂夫?…史蒂夫…去你的史蒂夫羅傑斯!!」

巴奇像是要把這次受到的悲憤、痛苦與不安全部發洩出來般的大吼著史蒂夫的名字
就在他幾乎以為自己要被不安跟恐懼淹沒時,他聽到門把轉動的聲音,馬上將視線移過去

「…巴奇?」

打開門的是史蒂夫,巴奇不知該鬆一口氣還是為此感到緊張
總而言之史蒂夫回來了,他沒丟下他

「你怎麼了,沒事吧?」

史蒂夫見巴奇確認來人是自己後露出的怪異表情,忍不住擔心的走了過去
巴奇瞪著朝自己走過來的史蒂夫,雖覺自己好像不該關心一個強姦犯,但他還是問了

「…你他媽滾去哪裡了?」

「我去買吃的,你應該肚子餓了吧?」

巴奇看著史蒂夫手上的袋子,茫然的想著,對喔,他不知道多久沒吃東西了
巴奇看史蒂夫拿出一個三明治跟一罐水,遞到自己眼前想要餵他
但他將身體往後退拒絕了史蒂夫的餵食,並拉扯著雙手的手銬

「…放開我,讓我自己吃」

史蒂夫搖搖頭,垂下眼眉,不安的說

「…你會逃跑的」

巴奇在心中大罵天殺的史蒂夫,你這加害者怎麼可以擺出一副好像是我欺負你的表情!
但是他說出口的只是淡淡的要求與保證

「…我答應你,我不會逃,而且我想上廁所」

史蒂夫盯著巴奇的眼睛看,思考了一會,才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銬鑰匙,爬到床上幫巴奇解開手銬
終於擺脫束縛的巴奇第一反應是扭動僵硬紅腫的手腕,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給了史蒂夫正面一拳
見史蒂夫被突如其來的攻擊震的往後仰,巴奇立刻抓起床單包裹著自己的下半身沖下床逃往房門
就在他手快要接觸到門把的瞬間,一隻大手抓住了他的腳踝,讓他失去平衡往前倒去差點撞上門把
說差點是因為史蒂夫在他往前倒下前就將巴奇撈到了自己懷裡,緊緊囚住
史蒂夫舔咬著拼命掙扎的巴奇的耳朵,語氣中帶著怒火的說

「巴奇,你騙我」

「是你先騙我的!羅傑斯!他媽的放開我!!…不!啊、啊!」

史蒂夫維持著姿勢將手伸到巴奇的分身上,才握住就完全不留餘地的快速擠壓套弄著
巴奇被強烈的快感弄得只能癱倒在史蒂夫胸前喘息呻吟
就在他覺得快瀕臨高潮邊緣時,史蒂夫停下了動作,拉起巴奇一隻腿
巴奇還沒能反應過來,史蒂夫便就著站立的姿勢狠狠的插入還沒擴張濕潤過的後穴

撞擊的動作讓巴奇的雙腳被頂的懸空,自身的重量使得他的體內史蒂夫的堅挺插的異常的深
巴奇瞪大了雙眼,張開的嘴無聲的顫抖著,史蒂夫乾脆兩手將巴奇的雙腿抬了起來走到門邊
背靠著門板,然後開始激烈的進出著巴奇,用自己的火熱摩擦著他緊緻的肉壁,賣力的律動
強烈的衝擊讓巴奇只能顫抖著無力閉起的嘴,又罵又叫又的發出一連串哭喊

「嗚啊!史、蒂夫羅傑斯…你這個混帳王八蛋……啊!該死的…!」

被粗暴插入的痛楚跟前面被握住不讓解放的苦悶讓巴奇幾乎快發瘋
好幾次史蒂夫都故意避開最敏感的部分,讓巴奇幾乎想要自己去調整到那個位置上
但是理性跟自尊讓巴奇硬是忍了下來,他寧可被操死也不願出口哀求史蒂夫讓他解放

最後他感覺到史蒂夫在他耳邊嘆了一口氣,突然停下所有動作
在巴奇因淚水而迷濛的視線中拔出了自己依然尖挺火熱的欲望,將巴奇轉了個身正面朝向自己
史蒂夫深情的凝望著巴奇,輕輕的將他壓在房間柔軟的地毯上小心翼翼的吻住他的唇
剛開始巴奇試圖別開臉阻止這個吻,但史蒂夫只用一隻手就箝制住巴奇的下巴讓他的臉只能維持在正面
他的大手套弄著巴奇的柱身,在他溫柔而有力的幾次上下,並加上對鈴口的刺激,巴奇忍不住弓起腰呻吟著射在他手裡
然後史蒂夫吻了巴奇漲紅的臉頰,雙手扶起了巴奇的腰,再一次進入了巴奇,這次是緩慢並溫柔的
史蒂夫在深入巴奇身體跟用舌頭舔拭巴奇嘴唇的空檔間,不斷深情的對巴奇述說著愛

「我愛你…巴奇…」

他又說了那三個字
巴奇心下一陣酸楚,難過的想
比起狂野的掠奪,像這樣無比的溫柔更讓巴奇無法承受,這讓他無奈的認識到史蒂夫是真的在愛著他
但是他無法也不能回應史蒂夫的愛,他說過他不會愛他,雖然其實他是愛他,只是不是那種愛
他不會對史蒂夫有像史蒂夫對自己的這種欲望,他只希望史蒂夫永遠快樂的笑著,如此而已

所以當巴奇看到史蒂夫在自己體內射精後,喘著氣小心翼翼的捧著自己的臉一點一點的吻著
然後從他那漂亮的藍眼睛裡滴落一滴淚到自己的紅腫濕潤的嘴唇上,讓他嚐到苦澀的鹹味時,巴奇就知道自己輸了

那可惡的渾球,他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用眼淚來綁架他的心
巴奇巴恩斯永遠也無法抵抗史蒂夫羅傑斯的眼淚
雖然內心不斷咒罵但巴奇的心防還是不可避免的鬆動軟化
他仰起頭望向天花板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伸手拍拍史蒂夫的頭

「…我說過,我不會收回我說過的話,即使你是個強姦好友的混蛋,我都會陪著你」

史蒂夫眨眨眼,不敢相信的望著巴奇,眼淚又滴了一滴下來

「如果你可以接受,我們還是朋友,我沒辦法像你說的愛那樣愛你,但如果你真的想要上我,說一聲就是,不要再像這樣強迫我,知道嗎?」

巴奇才剛說完就有一點後悔自己會不會太衝動,但是看到史蒂夫又像是狂喜又像是狂悲的表情,巴奇也懶得再多想了
他知道自己這個決定,不管是對史蒂夫還是對自己都不是正確的選擇,但是這是他現在所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

「總之…先讓我上廁所吧,我快憋死了」

聽見巴奇的話史蒂夫扶起他,帶著他走向廁所,又抱了一下才戰戰兢兢的放開
巴奇瞥了站在身邊不動的史蒂夫一眼,半開玩笑的說

「難不成你連我上廁所都要看?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變態了」

看著史蒂夫紅著臉關上廁所門,巴奇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明明剛剛還是個粗暴的強姦犯
怎麼現在又成了純情小夥子了,那個血清真的很糟糕,把他的史蒂夫變成這樣
要不是艾斯金博士掛了他還真想去暴打艾斯金博士一頓

上完廁所,巴奇順便清理了一下自己,才走出廁所門
然後在史蒂夫緊張的注視下一屁股坐在床上,無視自己身體的不適,拿起三明治跟水大口吃了起來
確認巴奇真的不再逃跑後,史蒂夫才打從心底安心的笑了出來

之後,自從他們成為…俗話說的砲友?之後,一切都跟原來一樣沒有改變
除了史蒂夫讓巴奇跟自己住在同一個營帳,並幾乎每晚上他以外
他們倆人在外人看起來還是一樣是好哥們,史蒂夫也還是原來那個正直善良的史蒂夫
這讓巴奇鬆了一口氣,並感到安心,他一度以為跟史蒂夫有機會可以回到以前的關係
也許等戰爭結束他們可以分開一陣子,等史蒂夫冷靜下來,也許一切可以回到正軌

他抱持著的太過天真樂觀的盼望,之後被史蒂夫完全打破
碎成一地的破片,扎得他的心再沒一處完好無傷

 

*** *** ***

 

巴奇自從那一天之後就沒再去見過黛安,他的未婚妻
也許是因為跟史蒂夫上床之後的心理因素
但黛安也沒主動來找過他,這點巴奇一直耿耿於懷
於是某一天在史蒂夫出單獨任務時他決定主動去找黛安,雖然他還不清楚要說什麼,但是他想見見她

然後,等史蒂夫凱旋歸營時的當天晚上巴奇非常的憤怒沖回營帳,兩手抓住史蒂夫的衣領

「你對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史蒂夫羅傑斯!!」

史蒂夫剛開始有些訝異的看著巴奇激動的模樣,然後很快明白過來巴奇說的她是誰
巴奇為了別的女人對自己生氣,這個認知讓史蒂夫既心酸又痛苦
原本因為跟巴奇順利的進展著關係而被封起來的某一部分又開始蠢動起來

「巴奇,我很抱歉,當時我應該打擊太大,所以說話有些口不擇言,傷到你未婚妻」

史蒂夫邊在心裡盤算著,一邊用手搭在巴奇的手背上,試著安撫他的情緒

「你願意陪我一起去當面跟她說聲抱歉嗎?」

史蒂夫拉著巴奇的手,垂下眉一臉真誠的說
巴奇看著史蒂夫這樣的表情,皺了一下眉頭,然後撇撇嘴,轉過身聳肩說道

「沒辦法,誰叫你是我兄弟」

他因為背對著史蒂夫,所以不知道史蒂夫在他身後是怎麼樣的一個表情

他們走進了醫護室,黛安看見巴奇開心的喊了一聲
但在看到他身後的史蒂夫時整個人明顯的僵硬起來
巴奇走過去雙手搭著黛安的肩,才想跟她說些什麼
突然他聽見身後喀擦一聲,警覺的轉頭想要往後看就被一隻大手抓住了手往後拉

「史蒂夫!?」

史蒂夫將門反鎖,毫不費力的就一把抱起巴奇
在他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時將他放在醫護室裡的病床上
並俯身讓自己整個人壓在他身上,一隻手就抓住了巴奇的兩隻手腕,拉高到他頭上限制住他的自由

「你瘋了嗎!?黛安在這裡,而且這裡隨時都會有人來!」

察覺到史蒂夫意圖的巴奇臉色煞的一下變得蒼白
史蒂夫臉上的表情溫柔且深情,連他低沉的嗓音都像包裹了蜜糖一樣的甜膩
但他說出的話卻像把冰刀,狠狠的刺進巴奇的心臟

「不要緊的,巴奇,讓她看看美國隊長是怎麼為你而瘋狂的,看看你是怎麼在我身下扭動呻吟」

巴奇無法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史蒂夫剛剛說了什麼?
他覺得自己滿心都被震憾與驚怒塞住,他怎麼可以說出那種話

「你會被人看到,求求你至少不要在這裡…」

但史蒂夫只是用吻堵住他的話,巴奇報復性的咬住史蒂夫的唇,雖然他知道這只是徒勞無功的反抗

「…不要看」

在史蒂夫拉下自己褲子時,巴奇牙關不由自主的打顫
但他還是試著柔聲安撫黛安,雖然他聲音滿是氣憤與恐懼帶來的顫抖

史蒂夫的舌頭執拗的滑動在他胸前,玩弄著自己的乳尖,而巴奇只是緊閉著雙眼
逼自己不要去思考不要去聆聽不要去感受,但史蒂夫像是要把他的快樂全部引出來似的
他針對著巴奇的敏感部位重點式的攻擊,他知曉巴奇每一處的敏感點,那認知讓巴奇難以忍受
在史蒂夫手指伸進自己的體內並不斷刺激著那一處地方時時巴奇還是忍不住發出小小的呻吟
安靜的醫護室裡充斥著壓抑的喘息聲、淫靡的水聲跟女性的啜泣聲,巴奇很想出聲安慰黛安
但他知道自己只要一開口,發出的大概都會是淫蕩羞恥的呻吟,因此他只是咬緊了下唇,即使滲出血他也不肯鬆口

在自己的分身被史蒂夫的手撸射後,史蒂夫抬起了他的雙腿,在白嫩的大腿內側咬了一口
刺痛讓巴奇發出一聲哽咽,在堅挺又炙熱的肉棒插入自己濕漉的內部時化做一聲長長的嗚咽
史蒂夫溫柔有力的進出著巴奇的內部,像是要把自己全部填進去,再把巴奇的全部抽出似的
他賣力的在巴奇濕熱的甬道內抽插,並靠在巴奇耳邊輕柔的低聲要求著

「叫出聲來,巴奇」

巴奇用兩隻手臂遮住自己的整張臉,在激烈的搖晃下也只是不斷搖著頭,將呻吟咬在自己的牙關裡
不知是生理性的還是因為太羞辱太悲慟太憤恨,眼淚止不住從緊閉的雙眼間流出,沾的手臂跟臉都潮濕不堪

為什麼史蒂夫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是因為該死的血清嗎?還是因為自己的存在?

史蒂夫每一次穿刺都抵到巴奇的前列腺,難以言喻的快感讓他越來越難保持理性去壓抑叫聲
而在史蒂夫侵犯到自己內部最深處的同時,他感覺到史蒂夫強硬的扳過自己的下巴
將他渙散的眼神對上縮在角落流著眼淚瑟瑟發抖的他曾經的未婚妻
巴奇的內心被眼前殘忍又荒淫的景象傷害到體無完膚,他覺得有什麼東西壞掉了,再也修不好
他深深的理解到不管他再怎麼做,那個布魯克林的小男孩再也回不來了
而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就像史蒂夫說的,他因愛他而瘋狂

「啊!啊啊…啊啊啊!!」

巴奇終於崩潰的哭喊出聲,為了自己,為了史蒂夫,為了這荒謬失序的一切一切

因心理強烈的打擊跟肉體激烈的刺激,巴奇很快就昏了過去
史蒂夫在巴奇體內解放後,喘著氣吻著失去意識的巴奇,直到氣息平緩
他就著床單一把將巴奇包裹在床單裡溫柔的抱了起來
走近目睹未婚夫被男人強暴而無能為力只能不斷啜泣的可憐護士

「你都看到了,不要再靠近他,巴奇是我的」

然後一眼都沒望過護士,只是愛憐的在滿臉淚痕的巴奇臉上印下一吻後走出醫護室

 

*** *** ***

 

巴奇用黯淡的眼神望著雙眼閃耀著光的史蒂夫,他正溫柔的擁抱著自己
嘴裡述說著等戰爭結束後回到布魯克林的關於他們兩人的未來預想
而他們剛剛才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性愛,彼此全身赤裸,巴奇身上全是史蒂夫留下的吻痕
像是烙在囚犯身上的印記

他不想去想像未來,因為他早已決定了自己的未來,只是要如何去做到他還沒想好
自從那一天後巴奇每天都在想著,要怎麼讓史蒂夫從愛著自己的束縛中解放
做回原來那個單純的史蒂夫,而不傷到他的心
如何能在自己失去生命後,還能讓史蒂夫不跟著自己一起死,而是背負著失去自己所愛的人的痛苦活下去

機會很快就來臨了,雖然巴奇在拿起盾牌替史蒂夫擋子彈時完全是出於想保護史蒂夫的反射動作
但是當他因撞擊力道而摔出車廂外,懸掛在空中時,他已下定了決心,沒有比這更好的結局了

巴奇抓著火車外殼的扶手,看著焦急驚慌的要過來救自己的史蒂夫,露出自那一天來最好的笑容

「史蒂夫,你愛我嗎?」

史蒂夫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巴奇要這麼問,但他還是焦急的吼著

「我愛你,勝過一切!把你的手給我巴奇!」

巴奇憐惜的望著史蒂夫,搖了搖頭

「但我還是不愛你」

史蒂夫感到心臟被撞擊了一下,但他現在不在乎,他開始害怕巴奇的話中的含意

「…沒關係巴奇,你把手給我,讓我救你」

巴奇無視史蒂夫拼命朝自己伸出的手,只是笑了,帶著扭曲的愉悅與悲哀

「不過兄弟我給你一個機會」

巴奇頓了一下,閉起雙眼在心底給自己打氣,然後張開來毅然決然的看向史蒂夫

「等一下我會放開手」

史蒂夫驚恐的睜大雙眼,身體更往前傾了,生怕巴奇馬上就會離他遠去

「不!…巴奇!如果你是為了我對你做過的事…我道歉,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為我容忍,我不會再對你那麼做了,所以我求你把手給我…」

巴奇輕輕的笑了,笑得很溫柔,很放空

「笨蛋,不是這樣的…你先冷靜聽我說,我死了以後,你不准跟著尋死,你必須活下去,打贏這場戰爭,跟別人結婚…也許是跟有著一頭棕色長髮,強悍美麗的的特工人員,生一堆孩子,老到走不動的話,我就去迎接你,我會打從心底對你說我愛你,這是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只要你做到,我會永遠愛你…要是你沒做到,我就算死也不會再見你一面…祝你幸福,史蒂夫」

說完,巴奇臉上露出像是在哭又像是解放了的笑容,鬆開了手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巴奇---!!」

巴奇巴恩斯留下了對史蒂夫羅傑斯的祝福、期許與詛咒,墜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史蒂夫陷入深深的懊悔與自責,他將所有痛苦憤恨發洩在九頭蛇身上
但他知道最應該為失去巴奇負起責任的是他自己
如果可以回到那時候,他發誓他會做出最好的選擇,讓巴奇可以從心底願意留在自己身邊
但是時光不會倒流,巴奇也不會死而復生,他必須守著巴奇最後的遺言,在失去最愛的人的世界上活下去

當史蒂夫操縱了飛機,他馬上就發現這是最好的方法
他不是自己尋死的,他是為了保護無辜的市民,他也像巴奇說的那樣對佩姬做出了跳舞的邀請
所以巴奇會原諒他吧?他會在另一個世界等著他嗎?

 

*** *** ***

 

巴奇沒有來迎接史蒂夫
迎接他的是七十年後的陌生未來

巴奇還是沒原諒他,他還是依舊在沒有巴奇的世界裡呼吸著
世界的色彩在史蒂夫眼裡就像是褪黃斑剝的老舊畫像

直到那一天在橋上,他打落了冬日士兵的面罩

「巴奇…?」

「誰他媽是巴奇?」

面罩下出現的是史蒂夫朝思暮想的心上人
是他以為他已經永遠失去的,心上被挖開的缺了一塊的肉

世界的色彩跟聲音在這一刻才鮮明的流至史蒂夫的眼中跟耳裡

七十多年了,他的巴奇變得更高更壯,頭髮也長長了
他在聽到自己喊他名字的那一瞬間眼中流轉的感情他認得出來,那是迷惘與困惑

他在艦橋上對他說我會陪你到最後,他知道冬兵也許不記得他,不記得他對他做過什麼樣的事
但他完成任務後心甘情願的拋下猶如生命的盾牌被他用子彈射穿,用拳頭毆打
那像是一種贖罪,為他七十年前對巴奇做過的行為
但巴奇救了他,他從水裡救了他,史蒂夫就是知道,巴奇不會丟下他不管的

在史蒂夫決定要去尋找巴奇前,娜塔莎給他看了冬兵的資料
史蒂夫不知道該怎麼用言語來形容當他看到資料內容時的憤怒、哀慟與自我嫌惡

九頭蛇,天殺的九頭蛇都對他做了什麼?
這全都是因為當初一開始自己所犯的錯,巴奇如果不放手他不會摔下火車,不會被改造成冬兵
更不會遭受七十年的痛苦折磨,而這全部都是因為自己逼得他做出那樣的選擇

但是不要緊了,巴奇,我發現你了,我會找到你的,不論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帶回我身邊
而這次,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好好的愛你,絕對不會再放手
史蒂夫難掩滿心狂喜的踏上了搜尋冬兵的旅程

過了幾個禮拜還是幾個月的某一天深夜,史蒂夫在遍尋不著冬兵的失望下再次回到住家
當他轉開門把,推開房門時,身為超級士兵的感知力讓他突然察覺到客廳裡有人
史蒂夫機靈地一手抓起盾擋在身前,躡手躡腳的朝客廳潛行而去
黑暗的客廳裡,佇立著一個比黑夜還要更加漆黑的人影,但在史蒂夫眼中他像是散發著光芒

「…巴奇?」

匡噹一聲,史蒂夫手上的盾牌掉落在木質地板上,他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那美好得像是奇蹟
但那人聽見他的呼喚回過頭來,窗外的月光照耀出他憔悴的臉龐
那是冬日士兵,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巴奇,是他永遠唯一的愛
垂在兩頰邊的棕色長髮,灰藍色的眼眸,滿臉的鬍渣,都是屬於他的

史蒂夫突然想起當年巴奇對他說過的話,他遵守了承諾,來迎接他了
他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盪,衝上前去,緊緊的擁抱住冬兵
冬兵垂著手,毫不反抗的任由史蒂夫抱著自己,他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肩上,喃喃的說道

「…我知道你…我去過博物館,你說的話是真的…可我不記得了」

「不記得沒關係,巴奇!我只要你陪在我身邊就夠了,我會一直陪著你,我不會再讓九頭蛇或其他任何人傷害你了」

這次,史蒂夫告訴自己,不要再做出錯誤的選擇,不要再傷害自己所愛的人
他會很有耐心,用自己全部的愛來愛巴奇,治癒他被九頭蛇摧殘的身心
等著他,等他願意對自己敞開心靈,就算他不愛他無所謂,只要他陪在自己身邊,只要他

冬兵聽著史蒂夫的話,閉上了眼睛,他心底深處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但眼前這個金髮男子是他現在唯一的記憶,他覺得自己也許可以信任他
巴奇巴恩斯是美國隊長最好的朋友、最忠實的戰友,他應該可以相信他的,不是嗎?

 

 

 

TBC

 

 

_____

 

又爆字數是怎樣…9000字了
寫肉寫著寫著就爆了…肉好吃嗎?(扭手指)

下一話前面會很甜,但是等冬兵回復記憶想要逃跑後就很虐
最好做好心理準備…(我是指我自己)

隊長就像遊戲主角,在最開始的時候選錯關鍵選項,之後就只能BE一直線
但是原以為BE的結局在外包公司(九頭蛇)將女主角(巴奇)的路線重置後有了一線曙光…嗎?
或者還是再怎麼挽回也不可能走向Best en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