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ecause,You Are Here (9)

巴奇下了某個決心、巴恩斯代替羅傑斯收集線索中
叉骨先生出沒、暴怒隊長現身、東尼好叔叔史塔克
(本回重點提示)

 


___

 
-1944-

當羅傑斯從布魯克林酸酸甜甜的夢中醒來時巴奇已經在床邊坐著了
巴奇背對著他面朝著營帳的出入口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羅傑斯望著巴奇的背影,及肩的長髮隨意披著,身上穿著的是巴恩斯的軍綠色上衣
他在第一天不小心看到的痕跡隱藏在下面,只能看得出背部肌肉的線條勻稱緊實
巴恩斯相較之下顯得有些肉感,但那對羅傑斯來說觸碰及擁抱起來的柔軟性跟溫暖更加…

很好,史蒂夫羅傑斯你一大早在想些什麼鬼東西?
羅傑斯在心底暗罵,因為捏臉頰會被巴奇發現所以他偷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以示懲戒之後主動對巴奇道早安

「早,巴奇」

巴奇聽到羅傑斯的聲音後轉頭看向他,輕輕的彎起嘴角回應

「其實是午安了」

接著巴奇維持扭頭望著羅傑斯的方向眼神放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羅傑斯也不去打擾他,他從床上離開走到洗臉盆邊洗了把臉
等到羅傑斯洗完臉,用毛巾擦乾後,巴奇抬頭望著他問道

「…你們還有三天就要去攔截火車了,不去跟咆哮突擊隊的成員釐定作戰計畫行嗎?」

羅傑斯聽見巴奇那麼問,他心裡馬上想到的是巴恩斯
自從巴奇來到這裡的這兩天,羅傑斯基本上都陪著巴奇
不管是一起到霍華德的研究室還是陪著巴奇待在營帳裡

羅傑斯當然知道他只剩三天的期限,雖然之前已經有了大致的計畫
但是詳細的路線跟作戰還是應該應該要去跟隊員們一同討論的
可是,最重要的巴奇巴恩斯不在這裡,於公於私巴恩斯都等同於羅傑斯的臂膀
少了他,羅傑斯不知道該怎麼去釐訂作戰計畫

「沒有過去的我陪你一起,你就不行了?」

彷彿知道羅傑斯的想法,巴奇笑了笑,眼光中閃過一絲揶揄跟自傲
羅傑斯紅了臉,他不是因為巴奇的調侃,而是因為被說中心事
再加上他昨晚才剛意識到自己對巴恩斯的感情所以顯得有些敏感
他訕訕的乾笑著,然後老實的回答

「是的,我…沒有你在就不行」

巴奇反而被羅傑斯意外的率直弄得有些手足無措,但很快的就冷靜了下來
他剛剛一直在想著一件事,羅傑斯的話正好讓他下定了決心
巴奇站起身,對羅傑斯說道

「我想去霍華德那裡,我有事想跟未來的你說」

「我知道了,其實我也有事想問過去的你」

聽見羅傑斯那麼說,巴奇看著他的眼神中帶著些許的疑問

「問我不行嗎?」

「嗯…應該是不行」

不知為何羅傑斯紅了臉,垂下眼角,所以巴奇也就不再詢問
羅傑斯拉開營帳,看到外面大家都往餐廳靠攏的景象看了看懷錶

「不過在那之前先吃午餐吧」

羅傑斯拍拍巴奇的肩膀,準備要去拿午餐回來
巴奇看了他一眼,坐回床上,等著他去拿午餐
等兩人吃完還是一樣難吃的軍中午餐後,巴奇撇撇嘴說

「…其實我本來想要到霍華德那吃的」

看到巴奇嫌棄的表情,羅傑斯忍不住笑出聲來,搭著他的肩
在霍華德本人聽不到的地方發表了白吃白喝史塔克家的宣言

「哈哈哈,沒關係,我們還有晚餐!」

接著他們倆人就動身去了霍華德的研究室
抵達之後倆人跟霍華德交談問候了幾句後就直接到了無線電面前
看看都不太會操作的兩人,霍華德只好先對著麥克風詢問

「有人在那裡嗎?」

過了一會,一個平靜禮貌的英國腔調從喇叭中傳了過來

「非常抱歉,現在這裡只有我在,其他人都在外面處理事情」

「你是誰?」

「我是這裡的管家,鋼鐵人是我的主人,您可以稱呼我為AI,霍華德老爺」

AI?應該也是個假名吧,是說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還叫我老爺?
大概是鋼鐵人跟他說的吧,霍華德在腦中想著,然後繼續問

「看樣子現在是不能談話了,晚一點或是明天他們會在嗎?」

「我不能確定,但如果他們回來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他們」

「好,請你轉告史蒂夫跟巴奇,說我們有事要找他們」

「好的,請放心交給我霍華德老爺」

「等等,賈--AI」

聽著兩人(?)對話完後,巴奇傾身向前對著麥克風說道

「如果史蒂夫有到你們那裡,跟他說,我要剪頭髮了,雖然剪不剪是我的自由,但我想我還是必須跟他說一聲」

免得回去嚇到他
巴奇在心底補上後面一句
而站在一旁的羅傑斯聽到巴奇那麼說,已經先被嚇到了,他訝異的問

「你要剪頭髮?」

巴奇轉頭望向羅傑斯,對他眨了眨眼,做出了巴恩斯特有的惡作劇般的笑容

「嗯,要扮成過去的我,勢必得剪掉,不是嗎?」

金屬手臂可以用穿長袖跟戴手套的方式掩蓋住,但頭髮不剪掉不行
不然怎麼解釋才過兩天巴奇巴恩斯的頭髮就長得跟姑娘家一樣?

「扮成過去的你?」

史蒂夫皺起眉心,不解的問

「你為什麼要-…」

羅傑斯問到一半,突然想起早晨跟巴奇的對話,疑惑的表情轉成愕然

「…是因為我?是因為我說過去的你不在我身邊我就不行?」

巴奇望著羅傑斯,沒有點頭沒有搖頭也沒有回答,但羅傑斯知道這等同於默認了
他突然感到既高興又憤怒既欣慰又後悔,張大了眼睛,渾身微微顫抖

「也不只是因為這樣,史蒂夫」

巴奇將手搭在史蒂夫的肩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安撫他激動的情緒

「我也想見見我咆哮突擊隊的同袍們」

七十多年了,他們死得死老得老,他也會想會一會年輕還充滿活力的老戰友們
杜根、吉姆、瓊斯、佛斯沃、戴尼爾…曾經日夜相處並肩作戰的那些同袍們
雖然對他們的感情跟對史蒂夫的不一樣,但他們的的確確是巴奇巴恩斯的好友
他們曾一同出擊,摧毀過無數的九頭蛇基地,將彼此的安危交付給彼此身上
也曾在黑夜的壕溝中聚在一起談笑著過去的糗事、還有對未來的憧憬,和平的嚮往

攔截火車的那一天起,巴奇再也無法跟他們一起對著美麗的護士小姐吹口哨,討論哪個女孩最適合美國隊長
但現在,既然他回到了這個時空,有了這個奇蹟般的機會
他也想見見他們,跟他們談談話,雖然必須借用過去自己的形象

「巴奇…」

羅傑斯看見巴奇眼中閃過許許多多的感情,最多的是懷念
他不知道未來發生過什麼,但是看到巴奇那樣的表情,他有什麼能拒絕的理由呢?

「我知道了,但我希望你不要為了我或為了任何人勉強你自己」

巴奇輕輕的笑了笑,點頭表示了解,羅傑斯也回以笑容

…不過巴奇要剪頭髮為什麼要跟未來的自己報備?要應該也是跟他的男朋友吧…
嗯嗯?還是未來的自己對巴奇的頭髮有什麼癖好?但是…
羅傑斯在心裡思考著,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呼之欲出,就差一些線索,他覺得他就可以找到答案

「羅傑斯先生有什麼是要通知巴恩斯先生的嗎?」

被AI的聲音打斷思考的羅傑斯想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

「你就幫我跟巴奇說我有話想問他就好了」

「我知道了,我會幫你轉達的」

講完話之後,羅傑斯回頭看到霍華德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望著他們兩人
然後手放在下巴像是確認什麼似的輕輕點頭,他挑起眉望著霍華德
而巴奇毫不在意的走了過去,開口問道

「你可以借我一把剪刀嗎?」

「等等,巴奇!你不會是要現在馬上剪吧?」

「想到就馬上行動,時間不多了」

趁兩人交談中,霍華德已經順手從放置器材的抽屜撈出一把剪刀遞給巴奇
巴奇對他道了一聲謝後,又問

「你這裡有浴室或洗手間嗎?」

「喔,當然有的,我來帶路,你要留在這裡嗎?」

霍華德後面是對著羅傑斯說的,羅傑斯也不知道自己跟過去要做什麼
看著巴奇剪頭髮好像有些奇怪,他也沒辦法幫他剪,於是他點了點頭,表示要留在這裡
羅傑斯看著巴奇拿著剪刀跟著霍華德離去的背影,心底充斥著複雜的感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之間一個低沉溫和的男性聲音從喇叭中傳了過來

「晚安,請問那裡有人在嗎?」

聽起來有點熟悉又很陌生,羅傑斯邊想著是誰邊回問

「有的,請問你是誰」

「史蒂夫羅傑斯」

 

 

*** *** ***

 

 

-2014-

史蒂夫在聽到昨晚關靜音的手機傳來震動聲後醒了過來
坐起上半身看了還在睡的巴恩斯一眼,走下床從掛在衣帽架上的褲子口袋裡取出手機
輕手輕腳的走出臥室關上門後放到耳邊還沒開口就聽到尼克菲瑞的聲音

「是九頭蛇,我們剛剛發現他們藏在市中心的一家洗衣店的一個據點」

為什麼是洗衣店?不過重點不是在這裡
史蒂夫忍不住皺緊眉頭,他當然很樂意去剷除九頭蛇的任何一個據點
但這表示他得要放巴恩斯一個人在家,他有點不放心,又怕他一個人在家會無聊

「把握時間,他們的人似乎已經知道他們被我們發現了正準備發動攻擊,你快去現場」

史蒂夫嘆了口氣,傳達了馬上趕到之後關上手機走到浴室梳洗一番換上美國隊長的制服
期間巴恩斯一直在睡覺,他看著床上隨著呼吸上下起伏的隆起不禁笑了
然後抱著被治癒的心情清爽的走到廚房去幫巴恩斯做了簡單的早餐

等到把早餐放上餐桌時,他瞄到了書櫃,突然像被電到一樣衝到儲藏室拿起一個空紙箱
史蒂夫冒著冷汗唰唰唰的將書櫃裡的書本飛快的掃進了紙箱裡
他之前怎麼一直沒想到書本的版權頁裡會有出版年月日?

幸好這兩天裡巴恩斯並沒有碰到書本的機會,而且他似乎並沒那麼喜歡看書
但是現在他必須要放巴恩斯一個人在家,獨自看家對現在的巴恩斯來說肯定是件很無聊的事
再加上現在巴恩斯不能看電視不能用電腦不能玩手機,以巴恩斯的性格而言他一定無聊到會去找書來看

所以史蒂夫快速的將巴恩斯不能入目的書,就是1944年之後的書都丟進紙箱內收起來
留了幾本他當初搬進來的時候從舊書攤買進來的1944年以前的舊書
當史蒂夫把紙箱蓋起來放到角落時,書櫃上只保留了一些因歲月的侵蝕而顯得相當破舊的書

一切都準備好後拿起盾牌揹到背上,史蒂夫看了一眼臥室的方向
正在想著不知道要不要叫醒巴恩斯跟他說他必須離開留他一人在家還是留個紙條門就打開了

「早…史蒂夫?」

還穿著睡衣的巴恩斯手抓著門把,原本還有些迷茫的眼神在看到身穿著美國隊長制服的史蒂夫後就亮了起來
他走近史蒂夫,上下打量著那一身毫不吝嗇展露美國隊長健美肌肉線條的緊身衣,還有胸前的白星跟招牌藍

「哇!這是你的新制服?」

史蒂夫點了點頭,巴恩斯打從心底發出讚嘆聲

「真是帥呆了!當然你原來那套也很好看!不過那套比較適合以前的你,現在的你更合這套制服!喔喔,這裡簡直像是在展示你的腹肌!」

巴恩斯嘴裡說著,手就往史蒂夫的肚子摸了上去,並對手上的觸感感到驚奇張大了嘴哇個不停

「嘿,巴奇,你這樣稱讚,我會不好意思的」

史蒂夫嘴上雖然這樣說,但臉上的笑容老實的表達出他喜悅的心情

「所以…你穿上這一身制服應該不是要現給我看的吧?」

摸了一陣後,巴恩斯突然放下手,抬起頭望向史蒂夫正色問

「…巴奇」

史蒂夫望著巴恩斯認真的神情,也認真的回答

「我剛剛接到通知有壞人在市中心進行攻擊,所以我必須去幫忙」

巴恩斯驚訝的忍不住大聲喊著

「市中心!?戰爭還沒結束嗎?都打到市中心來了…」

「巴奇,你知道我不能說」

巴恩斯凝視著史蒂夫,微一咬牙,帶著不甘心的語氣問

「…我也不能去幫你忙對吧」

「…是的,我希望你能待在家裡等我回來」

巴恩斯低下頭想了一下,然後抬起頭,迫切的問

「我問你,如果現在是未來的我…他會跟你一起去嗎?」

「會的」

史蒂夫想起巴奇在自己身邊戰鬥的模樣,握住巴恩斯的肩膀,堅定的微笑

「你非常的強悍,是我最好的戰友,我的背能完全交給你」

「…那就好」

巴恩斯如釋重負的笑了
至少他並不真的是只能被勇者保護的公主,他是能與勇者一同並肩作戰的騎士

「早餐在桌上,午餐我會想辦法請人幫你送來,晚餐時我會盡量趕回來的」

史蒂夫放開手,指了指餐桌的位置,又指了書櫃跟角落的紙箱一一交代

「書櫃上的書你都可以看,角落的紙箱不要去管他」

巴恩斯看了書櫃跟角落的紙箱一眼,點了點頭
看史蒂夫還想說些什麼,巴恩斯推了史蒂夫一把好笑的說

「你快去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史蒂夫走到門口,打開門,看了巴恩斯一眼,走出門,又回頭看了巴恩斯一眼
等到同樣的行為重複第三次時巴恩斯終於好氣又好笑的走到門口將史蒂夫推出門
他手拉著門把,看著史蒂夫離去的背影小聲的叮嚀囑咐

「…務必小心,史蒂夫」

原本已經邁步往前進的史蒂夫聽到巴恩斯帶著擔憂的聲音
停下腳步回過頭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

「我會的」

直到目送史蒂夫走下樓梯之後,巴恩斯才回到客廳裡鎖上門

就像史蒂夫判斷的那樣,吃完早餐洗完碗盤後就沒事幹的巴恩斯無聊的坐在沙發上發呆
他盯著書櫃,想一下後站起身走過去,順手抽起一本書翻了一下
內容是艱深的美術理論他實在沒什麼興趣就又放了回去

然後他看到了旁邊的一本看起來非常舊的精裝本,書名是《戰地春夢》(A Farewell to Arms)
巴恩斯想起過去在布魯克林時羅傑斯的書櫃上好像就有這本書,他曾在百般無聊時翻過
羅傑斯好像蠻喜歡這本書的,還曾經跟巴恩斯述說過讀書心得
他記得內容好像是在說軍官跟護士談戀愛的故事,結局是什麼呢?

巴恩斯邊想邊拿起了那本書,一打開,一張紙掉了出來
他沒多想什麼就反射性的蹲下去撿了起來
那是一張疊在一起的白紙,中間有稍微撕裂開的痕跡,從材質上看起來應該是史蒂夫的素描本裡的一頁
巴恩斯稍微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忍不住好奇心的打開來

映入眼簾的是一副裸著上身的人體素描,鉛筆勾勒出溫暖的筆觸
雖然有著一頭及肩的長髮但從畫中的裸露的胸膛還是看得出來是男性
男人正對著畫者的方向微微笑著,左肩到上臂部位看起來像是金屬…

…嗯?及肩長髮?金屬手臂?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難道說這張圖上的男人是未來的自己!?
巴恩斯手抓著那張素描,突如其來的衝擊讓他張大了雙眼手不由自己得有些顫抖

他吞了吞口水仔細盯著畫中的男人看,那張臉上的五官排列的確是自己的
但是長髮跟金屬手臂還有比現在的自己還要緊實的身材讓他看起來像個陌生人
而且畫中的男人笑得很溫柔很深情…恕他用那個字,但是這副畫裡給他的感覺就是只能這樣形容

雖然只是簡單的鉛筆素描,仍然可以看得出來畫中的男人是用怎麼樣的情愫望著畫者的
畫者應該就是史蒂夫,這種筆觸是巴恩斯看慣了的,他過去也曾幫羅傑斯做過幾次模特兒
不知道是史蒂夫眼中的自己是這個樣子,還是他真的笑得這個樣子
畫中的男人看起來像是深愛著替自己作畫的人…也就是說未來的自己深愛著史蒂夫?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呢!
為自己的想法感到錯愕與羞恥的巴恩斯不禁感到臉上一陣燥熱
一定是那種所謂的藝術的表現手法!一定是的!!
巴恩斯一邊在心裡大聲對自己說一邊手忙腳亂的把那副畫摺疊起來放回書裡
再將那本書擺回原來的位置,然後衝到廚房去倒了水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光

他站在水槽邊等自己平靜下來後,才走回沙發用力坐了下去,頭靠著沙發背上仰望著天花板嘆了一大口氣
他試圖要忘了這件事,但越是想要忘記那畫面越是揮之不去

他想起過去幫羅傑斯做素描的模特兒時的情景
大部分都是一個悠閒的午後,或是下雨天不想出門時,他會坐在他們的沙發上看著羅傑斯為自己作畫…
老實說他還蠻喜歡羅傑斯認真凝視著自己的眼神,但是自己呢?在被羅傑斯作畫時他應該不會是像畫中那樣表情吧

而且剛才畫中那未來的自己是躺在床上靠著枕頭,就像是…就像是剛做了什麼一樣
嗯,好!不要再想下去了!詹姆斯巴恩斯!
像是被電到一樣地在沙發上坐正身體,巴恩斯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決定不再想下去就當作沒看到那副畫

他猛地站起身,可是又不知道要做什麼,佇立在當地發了一會呆
突然間聽到客廳窗戶傳來扣扣敲擊玻璃的聲音,他立刻轉身面對窗戶做出警戒
史蒂夫有跟巴恩斯說過盡量不要靠近窗戶那邊,以免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但是剛剛那是有什麼東西在窗戶外面敲擊玻璃的聲響,是鳥嗎?還是風吹到什麼?…不可能是人吧?
巴恩斯還在思考著,敲擊窗戶的聲音又響起了,而且這次還多了個男人的聲音

「嘿,巴恩斯中士?我知道你在客廳!不要擔心,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物,你應該記得吧,是我,鋼鐵人!」

鋼鐵人?
巴恩斯心下一陣驚訝的往窗戶邊走了過去,手拉著窗簾有些遲疑的拉開
然後半張開口,為了眼前的景象發出一聲驚呼

「…哇喔」

出現在目瞪口呆的巴恩斯眼前的是一個紅色金色相間飛在空中的金屬裝甲
金屬頭盔在巴恩斯拉開窗戶後打了開來,裡面的人正是這兩天每天都在見面的小鬍子
巴恩斯盯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看,然後呼了一口氣,接受了這個事實

「原來你真的是鋼鐵人,而且還會飛」

鋼鐵人朝他眨了眨眼睛,舉起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

「這是我們的小秘密,你回去不要跟任何人說有關我這套裝甲的事,了解?」

巴恩斯了解的點點頭,更何況就算回去跟羅傑斯說他也…也許會相信吧

「很好,乖孩子,聽話的好孩子可以得到叔叔的獎賞」

東尼嘴上說著拿起一個塑膠袋遞到巴恩斯面前
巴恩斯並不知道東尼在口頭上討了個便宜,在他眼中東尼的確看來比他大了至少十歲以上
但實際上要知道平常巴奇才是那個能叫他乖孩子的人
當然巴奇幾乎從來沒叫過東尼乖孩子,除了幾次像是互相揶揄的情況下

「我剛剛聽隊長說了,你一個人在家看家怕你會無聊就搞了些遊戲機送給你,放心,跟未來有關的我都刪除掉了,你可以放心的玩」

巴恩斯聽到東尼那麼說,接過塑膠袋,看了看裡面的內容,又看了看東尼

「裡面有使用說明書,我很想親手親口教你怎麼使用,但是我現在必須趕回去支援隊長他們,你應該會吧?未來的你可是很快就學會怎麼使用了」

東尼都這麼說了巴恩斯當然就只能點頭,未來的自己做得到,沒道理現在的自己做不到

「那麼我就先說聲再會啦~明天沒敵人來亂的話歡迎來玩啊~」

東尼將面罩蓋起,揮了揮手後轉身往天空飛走
巴恩斯望著他飛離的煙霧,忍不住張口驚嘆,但很快的東尼又飛了回來
巴恩斯露出疑惑的表情還沒開口問怎麼了,東尼就先說道

「喔對,忘了跟你說,等一下中午會有人幫你送午餐來,他是美國隊長跟你的大粉絲,可能會有一些激動,而且應該會跟你要簽名或合照什麼的,你就多擔待一下吧」

「喔…我知道了,謝謝你鋼鐵人」

「別客氣!」

東尼從頭盔裡的全屏影像中見巴恩斯還在朝自己飛離的背影揮著手忍不住笑了,但很快的消去了表情
他當然知道未來的事盡可能不要讓巴恩斯知道,即使他答應要保密
但是老天在上,他再過四天就要摔下火車遭受無邊無盡的痛苦折磨直至再度與史蒂夫重逢為止
他們--也就是巴恩斯到這個時代來時在現場的娜塔莎、克林特、布魯斯還有東尼的四人
已經在昨天史蒂夫帶著巴恩斯回去之後都商量好了
既然未來無法改變,那麼至少在這短暫的幾天日子裡他們都希望他能過得好些

東尼想著,就被通訊器裡克林特的聲音打斷

「你東西送到了嗎?」

「當然,我可是使命必達」

「很好,那你趕快回來吧,隊長正暴怒中」

「什麼?暴怒的隊長!我得趕快去看看!」

等到東尼趕到現場時,只看到一架摔毀在屋頂上的直升機,跟踩在上面寒著一張臉的美國隊長

「所以,有誰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是叉骨」

克林特聳聳肩說道,東尼一聽到這個名字大概就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OK,我懂了,他又說了什麼找死的話對吧?」

克林特點頭,開始複誦叉骨剛剛說的話

「怎麼?冬兵不在你旁邊?是你總算玩膩他還是他終於厭倦你跑了?如果玩膩的話我還可以接收,畢竟他以前跟我可是合作無間,他身上有哪些傷疤我都一清二楚,沒有你,他將仍是我九頭蛇最強大的兵器,你毀了一台偉大的兵器」

「哇-…真是找死耶」

就連平日愛亂說話的東尼跟克林特都知道對美國隊長講這樣的話無疑找死
但是叉骨先生不知道為什麼很愛在美國隊長跟冬兵面前找死
也許是因為每次送醫院後冬兵都會去探望他?其實那也不能算是探望,應該說是去訊問
然後沒多久叉骨就會逃走,再重複新一輪的對峙

「那叉骨呢?」

東尼又問,這次做出反應的是娜塔莎
她指著那堆被面無表情的史蒂夫踩著還不斷用盾撞擊的殘骸,無言的回答了東尼的疑問

之後他們等史蒂夫終於稍微平息怒火之後,從殘骸中撿起叉骨,將他送到了醫院
史蒂夫問了關於巴恩斯的事,透過通訊器知道考森正在陪巴恩斯玩瑪莉兄弟
於是他想了一下後跟東尼說

「我先過去你那裡一趟,我有話想跟巴奇說」

史蒂夫其實只是想聽聽巴奇的聲音,在被叉骨擾上那麼一場之後,他很想見巴奇
但是他在踏進史塔克大樓後第一時間就聽到了賈維斯通知他巴奇要剪頭髮

WTF,發生了什麼事!?

史蒂夫跟東尼知會一聲後就急急忙忙的衝到放著無線電的研究室裡
站在麥克風前深呼吸幾下後,屏除感情的開口詢問

「晚安,請問那裡有人在嗎?」

回答他的是一個好像在哪聽過但又不是很確定的男人的聲音

「有的,請問你是誰」

史蒂夫很快的回了自己的名字

「史蒂夫羅傑斯」

 

 

 

 
TBC

 
___

 

爆字數了….8000多字(倒地)

順便放一張素描的概念圖…我畫得不好啦請相信史蒂夫會畫得很美XD

BUAH9

疑問:為什麼那張素描會在那本書裡面?
答案:那張素描畫在一次激烈的爭執中被巴奇撕下來,本來要撕毀被史蒂夫阻止了
所以上面有差點被撕開的裂痕,至於吵架的原因?猜猜看(毆)
反正就是瓊瑤風的
「這不是我!我不可能有這樣的表情,那只是你幻想中的巴奇巴恩斯,不是我!你愛的不是我!」
「你可以不愛我但你不能這樣說你自己!你也不能懷疑我愛你的心!我愛你!愛你的全部!」之類的XDDD
床頭吵床尾和之後那張畫被史蒂夫藏在他覺得巴奇不會看的書裡面

突然想要來寫個戰地春夢AU
因為有懷孕所以應該還要加上ABO世界觀
但是想到最後巴奇會死於難產就…還是不要虐自己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