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五次Bucky試圖隱瞞他們的關係一次他放棄了(2)

今次的受害者是美隊腦殘粉考森探員XD

半AU點請參照1喔

 

 

二、菲爾考森

菲爾考森看到走廊對面並肩同行朝他走過來的羅傑斯跟巴恩斯時他實在難掩興奮
即使在他們雙雙復活後並加入神盾局一起經過紐約之戰,一同相處了不算短的日子之後
每當菲爾考森看到他從小最崇拜的美國隊長跟最敬佩的巴恩斯中士雙雙出現在他眼前時
他還是不知道第幾次想讚美人生,頌揚奇蹟

他自己也不記得自己究竟看過多少次關於美國隊長與他最忠實的夥伴巴奇的故事
對考森來說他們簡直就是他人生的典範與目標

在美國隊長各類書籍傳奇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幾次,都是與巴奇的共同奮戰
比如說吧,在美國隊長與巴奇雙雙冬眠之前最大的一次事件就是攔截火車
當時巴奇為了替美國隊長擋子彈,被衝擊力彈出車廂摔下去後,隊長也跟著跳了下去

之後他們發生了什麼遭遇,每本書記載的內容不一
有的書提到九頭蛇派人去捕捉他們倆人,反被殲滅
有的則說他們一路冒險費盡千辛萬苦才遍體鱗傷的光榮歸還
有些女性、或是研究同性戀的更誇張,說他們鐵定過了一段短暫的兩人甜蜜世界去了

總而言之能確認的史實是,他們摔下火車後原本眾人都以為他們死定了
但他們卻在十天後互相扶持的出現在軍營內,造成盛大的轟動

所以想當然爾後來他們飛機墜海後,霍華德史塔克會那麼不死心的拼命打撈
因為大家都覺得他們不可能那麼輕易就死了
事實證明他們的命的確硬得跟打不死的小強一樣

雖然考森是如此崇拜著他們的組合
但是第一次看到他們趁著私下無人耳鬢廝磨的時候他得承認他還是驚嚇莫名
但他往後退一步造成的聲響讓巴恩斯的反應之大卻反而使得考森冷靜下來

巴恩斯像是被電到一樣的推開羅傑斯眼珠子驚慌的快速轉動著
試圖裝做他們倆人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
還有羅傑斯看著巴恩斯的行為而露出的苦澀的微笑

考森覺得他明白了什麼
那個時代的軍隊中對於同性戀的歧視問題相當嚴重
想必他們倆人都經過了一段艱辛的道路

他們越走越近,讓考森停止回憶,挺立全身對他們倆人問候致意

「你們好,隊長,巴恩斯中士!」

「考森探員,你好」

「你好啊菲爾~」

聽到巴恩斯笑著喊出考森的名字羅傑斯別有深意的看了巴恩斯一眼
但是只是稍縱即逝而沒人注意到
機會難得,考森不知從哪拿出珍藏許久的美國隊長漫畫月刊
請隊長跟巴恩斯中士在上面簽名

「喔~這是我們摔火車那個事件?」

巴恩斯順手翻了翻內容,指著其中一副畫著兩個美貌姑娘接濟他們的畫面笑著對羅傑斯說

「這上面畫得也太好笑,這是哪來的姑娘啊!明明只有我們兩人」

考森心想這是對本人詢問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的絕佳好機會於是他把握機會問了

「嗯?摔下火車以後?」

巴恩斯跟羅傑斯互望一眼,羅傑斯摟著巴恩斯的肩對考森說

「這件事巴奇比我更熟悉,當時我昏著呢」

考森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不知是為了羅傑斯說的話還是為了他毫不避諱的在自己面前摟著巴恩斯的肩
雖然羅傑斯是笑著的,但是眼神卻幾乎像是在宣示主權
他想了一下,決定不對這個親暱的舉動多加評論,只是問了一句

「昏著?」

沒察覺羅傑斯的舉止有啥不對勁,巴恩斯只是轉回視線將手放在下巴上像是在回憶什麼

「你知道嗎?這傢伙太不可思議了,他那時候抱著我,只用了一面盾牌墊底,我知道那面盾牌很強韌,但是從那麼高摔下來,雖然是雪地還是很要命!」

在羅傑斯的溫柔凝視下巴恩斯開始侃侃而談

當時摔到雪地上時,巴奇有史蒂夫當肉墊,所以只是左手骨折
但是首當其衝的史蒂夫就不一樣了,雖然下面有盾牌擋著
但是重力加速度,再加上他全心護著巴奇,所以摔下去之後他就兩腳骨折昏了過去
最先恢復意識的是巴奇,當他清醒過來的時候,四周全被九頭蛇的人馬包圍著
他拿著美國隊長的盾,後來又撿起了掉落的敵人的槍,奮力抵抗殺出一條血路

他們都不知道九頭蛇的目的其實是回收血清的成功實驗體:巴奇巴恩斯
所以因為無法對巴奇下殺手而綁手綁腳,最終才讓巴奇能帶著昏迷的史蒂夫趁隙逃脫
而且幸好不久後起了暴風雪,雖然讓軍方的搜救中止,但也讓九頭蛇無法繼續搜捕他們
之後他們躲在一處狩獵小屋內,等待暴風雪跟九頭蛇的餘黨過去

至於在小屋中的五天內,兩人都做了些什麼,巴奇就沒跟考森說了
比如說脫光衣服給對方取暖禦寒什麼的,外面冰天雪地裡頭卻春光綺旎

聽完巴恩斯敘述的回憶內容,考森心底對巴恩斯中士的敬意又多了幾分
沒想到大家都說那十天一定是隊長發揮能力勇救巴恩斯,事實卻是巴恩斯勇救隊長
但是考森完全相信巴恩斯中士跟隊長所說的,因為他親眼見證過巴恩斯中士的出色能力
他懷疑要是沒有巴恩斯中士在,上一次的紐約事件可能不會那麼順利解決
最重要的是巴恩斯從洛基手中救了他一命

考森對當時的景像還記憶猶新,他拿起武器朝著洛基射過去,但洛基卻突然瞬間移動到他身後
當他心想完了,他還沒請隊長跟巴恩斯中士幫他在卡片上簽名呢的剎那間
是巴恩斯中士從後方開槍射中了洛基的手,讓他失手沒刺中考森
也是他阻止了洛基把索爾從空中丟下去,把索爾放了出來

後來也是巴恩斯中士在洛基計謀失策離去後拿著考森收集的卡片
說了些類似大敵當前,不論英雄還是凡人都應團結一致之類的話讓美國隊長跟鋼鐵人暫時拋去嫌隙
當時巴恩斯中士左手搭著美國隊長,右手搭著鋼鐵人的畫面實在太美好

「我不說霍華德怎麼樣,你也該怎麼樣那種屁話」

巴恩斯對著東尼說,又轉向羅傑斯,微笑著說

「我只是,想跟大家一起並肩作戰,你、我還有你,一起」

考森確定除了局長跟希爾探員以外包括自己在內,在現場的其他探員們也都掬了一把感動的淚水
考森雖然沒能拍下來可是他相信會永遠記得那一幕

考森手裡抱著剛剛兩人簽完名的漫畫
看著巴恩斯跟羅傑斯跟他打完招呼後往反方向走去的背影
羅傑斯沒再摟著巴恩斯的肩,兩人只是肩並肩談笑著
看到這樣的他們,考森深深覺得他們兩人是如此完美的組合,簡直就是只應天上有

他本來就沒對同性戀或同性婚姻法有什麼反感
他現在更是絕對支持隊長跟巴恩斯中士的戀情
誰敢反對中傷甚或打算拆散他們的話,都得先過菲爾考森這一關!

他期待著某一天巴恩斯跟羅傑斯願意公開甚至結婚的那一天
他絕對要毛遂自薦擔任他們的婚禮籌辦人
他已經在構思著要如何將婚禮扮成風風光光的世紀婚禮了

「考森探員怎麼笑得那麼噁…嗯、愉悅?」

「噓,你沒看他手上抱著什麼嗎?而且他剛剛才跟他的偶像們對話過,現在靠近他會被他的美隊與巴奇話題給煩死,最好離他遠一點」

考森並不知道遠方兩個探員離他離得遠遠的正嚼著舌根
滿腦子都是他幻想中的美國隊長跟巴恩斯中士的婚禮畫面,笑的一臉開心滿足

 

 

 

TBC

 

 
__以下為今日監聽內容分隔線__

 

2.5、Steve&Bucky

「巴奇,你身體還好嗎?」
「怎麼了?突然那麼問」

「剛剛跟考森探員說的那一段」
「…嗯?怎麼了嗎?我說的不對?」

「不是…我昏倒的時候你一個人…?」
「不然你以為你醒過來會在小屋是變過去的嗎?」

「你一直都沒說過那一段」
「那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你跳下來救了我,我們一起平安歸營…還有在小屋那五天…」

「你是指我兩腳骨折你騎在我身上?還是我醒來發現你全裸抱著我…?」
「你說呢?…我還記得你的手指將雪融化在我體內的感覺…」

「巴奇…」
「史蒂夫…」

(監聽人員:要切斷嗎?)

「…等等,我還有關於考森探員的事要問你」
「…他怎麼了?」

(考森:等等!)

「你叫他菲爾?」
「停!你不會像東尼一樣吧?上次小辣椒跟我說時我還覺得好笑呢」

「…他很尊敬你」
「他是崇拜你!他有一堆美國隊長的卡片,你還簽過名的」

「他也很崇拜你,你忘了他也拿了一大推巴奇卡片讓你簽了嗎?」
「好吧,他很崇拜我們,但是那是對偶像的崇拜好嗎?」

「…我想不只的,你還記得你從洛基手中救了他一命嗎?」
「拜託!那點小事,那鋼鐵人救了我們全部人的命我們都要愛上他嗎?老天!」

「那不是小事,巴奇,至少對他不是,你不知道考森後來到處跟人宣傳這件事嗎?」
「難怪我總說怎麼那段時間大家看我都會行軍禮」

「我知道他是好人但是…」
「好啦好啦,我會注意的…他如果知道你在吃他醋會哭死我跟你講」

 

--考森已哭死在監聽器前分隔線--

 

 

__

有人想看他們在小屋裡發生了什麼嗎?(笑)
寫的話就是長長的肉了XD

 

1+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