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uscious Desire (2)

 

上一篇在這裡,雖然大概沒人記得,但我就是突然想寫了XD

相當特殊的設定,請先看過第一篇,內含有帶血的肉,很痛,不好吃,大概算半強制?還請注意

 


___

 

 

史蒂夫跟巴奇的專屬營帳內,肩上包覆著繃帶的巴奇正躺在床上休息。

雖然他的左肩包裹著厚厚的亞麻繃帶,但閉著雙眼的巴奇表情看上去還算和穩,呼吸也很平緩,反而是一旁坐在床邊的史蒂夫不只臉色異常難看,整個人身上所散發出的氛圍更是陰鬱沉重。

低垂著臉,史蒂夫垂在雙膝間的雙手交握的力氣大到手背突起了青筋、肌膚泛白,甚至有些微微顫抖。

用力咬著頰內的肉,即使從口中的刺痛以及嘴中蔓延開的濕潤,察覺到自己咬破了口腔內的黏膜,史蒂夫也不以為意,只是緊蹙著眉心,將視線停留在自己交握的雙拳上。

他正在苦苦壓抑自己,壓抑著身為一個生物最原始的本能,以及對自己深深的憎惡感--他無法原諒自己。

不只是居然讓巴奇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最讓史蒂夫厭惡自己的,是當巴奇擋在自己面前,子彈穿過了他的左肩時,怵目驚心的鮮紅在史蒂夫眼前飛散,並濺到自己唇上時。

那時候,在抱住了往自己方向倒下的巴奇後,史蒂夫驚慌地呼喚著巴奇,下意識地伸出舌頭舔上巴奇濺到自己唇上的血珠時,突然之間,一股從未體驗過的甜美滋味如同爆炸般瞬間擴散,並占據了史蒂夫的所有感官。

撲鼻而來的香味竟讓史蒂夫差點陷入恍惚狀態,一時之間,史蒂夫像是傻了一般愣在當場,眼睜睜看著大量鮮血不斷從巴奇肩上的傷口泊泊流出,直到身旁其他隊員的驚呼聲喚回了史蒂夫的理性。

即使史蒂夫的恍神只有短短不到幾分鐘,但他們是在戰場上,如此的大意很有可能就會要了巴奇的命。

在經過醫護兵緊急處理後,史蒂夫忍著只想陪伴在巴奇身邊的衝動,急忙請隊員幫忙將巴奇帶回自己的營帳中。

因為整個軍隊中還有許多原本就覬覦著巴奇的『Fork』,絕不能讓他們有機可趁,因此史蒂夫一解決完任務,就拜託其他人去跟上級報告,用著超乎平時能力的高速,迅速殲滅了眼前所有敵人後,火速趕回巴奇身邊。

在嚴厲告誡不准任何人接近自己的營帳,以杜絕任何危險之後,史蒂夫就一直坐在床邊天人交戰。

即使是現在,巴奇身上也飄散著香甜的氣息,史蒂夫必須用盡全部心力,才能不斷持續與自己的本能抗衡,天曉得他有多麼想要將臉埋在巴奇的頸項間,伸出舌頭舔上他那滲血的傷口上,甚至是咬下一大口。

想到這裡,史蒂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想抬起頭望向巴奇,卻又用力用指甲掐住自己掌心,拼命忍耐。

巴奇身上的香味是那麼誘發著史蒂夫的食慾,對從未嘗過食物美味,甚至是飢餓感的史蒂夫來說,這還是第一次,他從未感覺自己那麼餓過。

光是聞起來就香得不可思議了,而且方才不小心嚐到的巴奇的血是那麼的甜美,不斷撩撥著史蒂夫深沉的慾望,要是能夠親口品嚐巴奇的滋味,一定能夠體會到這一生從未享受過的極致美味。

然而史蒂夫才剛那麼想,就立刻咬緊了牙關,並用力一拳捶在自己的大腿上,試圖用疼痛換回自己的理智。

不,他不可能這麼做,他不會吃巴奇的,他深愛著巴奇,他此生唯一的摯友、家人。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有一件事是史蒂夫發誓絕對會做到的,那就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遇到任何敵人,他都會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巴奇,當然更不可能親手傷害他。

忽然間,巴奇躺著的床鋪有了些動靜,史蒂夫驚喜之下,也顧不得什麼立刻抬頭看了過去。

只見巴奇皺了皺眉,睜開眼朝空中看了一會後,發現到身旁史蒂夫的存在後轉了過來,輕輕開口,用有些低啞柔軟的嗓音呼喚著他。

「……史蒂夫?」

史蒂夫馬上驅身向前,反射性地想要握住巴奇的手,但才剛抬起來又垂了下來。

「什麼事,巴奇?」

將視線從史蒂夫垂下的雙手移到他臉上,凝視了史蒂夫好一會後,巴奇問:「你老實告訴我……我是『Cake』……對吧?」

史蒂夫的笑容凝結在臉上,好一會才低聲回問:「你怎麼會那麼想?」

「我受傷之後,你的反應……」望著史蒂夫僵硬的表情,巴奇稍微想了一下,牽起了嘴角,「就好像站在剛出爐的麵包店的櫥窗前的小孩。」

史蒂夫一時之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

他知道一旦他承認了,巴奇會怎麼做。但他也明白,他們太了解彼此,就算現在史蒂夫打死不承認這個事實,也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但史蒂夫還是選擇沉默以對,無言地與巴奇相望,兩雙充滿著複雜情愫的眼眸交流著。

巴奇首先開了口,「我說過,如果我是『Cake』,一定要讓你……」

「別再說下去了,巴奇。」

但史蒂夫厲聲阻止了巴奇再說下去,站起身,表情凝重地低聲說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那麼做。」

怎麼也說不出吃這個字,眉心深鎖的史蒂夫握緊了拳頭,看著巴奇面露不滿的神情,更加重了語氣。

「你也千萬別去想什麼偷偷把血滴到食物或飲料中那樣的鬼主意。」

心中所想的念頭被戳破的巴奇噘起了嘴唇,哼了一聲,別過臉不滿地嘟噥著:「……就一點血,又死不了。」

「巴奇!」

看著賭氣轉過頭去後巴奇的後腦勺,以及他肩上的繃帶,史蒂夫又是心疼又是焦急,甚至有些生氣。

他們很了解彼此,包括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重要性。

只要史蒂夫稍有一點讓步,比如說表示出想嚐嚐看巴奇的血,那麼巴奇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割開自己的手臂,獻出一大杯鮮血給史蒂夫。

甚至如果史蒂夫說想吃吃看肉的滋味,巴奇一定也會切下自己的肉,還會跟史蒂夫討論應該用什麼料理手法才會更好吃。

這並非巴奇有被虐狂,或是想被吃的變態性欲,就只是非常單純的想讓從來沒嘗過食物滋味的史蒂夫能一嚐美味,而那個能誘發史蒂夫味覺的人,正是自己,對巴奇來說沒有比這樣更好的事了--不用傷害別人,只要自己忍一下疼痛而已,就能讓史蒂夫吃到好吃的東西,這不是最棒的事了嗎?

但是史蒂夫並不那麼想。他不願為了一己私慾而傷害巴奇,即使那是出於巴奇自願,他只希望巴奇能多為自己保重身體,更何況,這裡並不只有他一個擁有『Fork』體質的人。

嘆了一口氣,史蒂夫放柔了聲音,對巴奇勸道:「既然現在你已經知道自己是個『Cake』了,我希望你可以多有一些自覺,在軍隊中還有不少『Fork』,我明天會將名單交給你,你今後要盡量避開他們。」

即使史蒂夫那麼說完,巴奇也只是背對著他躺在床上不發一語,就在史蒂夫想著要是巴奇再不說話他就當坐他答應的時候,巴奇忽然轉過身,並從床上坐了起來,望著史蒂夫。

「……你知道嗎,史蒂夫。」

輕輕說著,巴奇拉開了自己的衣領,對史蒂夫展露出雪白光滑的頸項,看得史蒂夫心臟狂跳、雙眼發直。

「在認識你以後,我就翻閱過了一些書籍,聽說『Fork』如果遇到了心儀的『Cake』,又不想馬上吃了他,可以從脖子上咬下一道印記,交換彼此的血液,從此對其他的『Fork』來說,這個『Cake』的血肉相當於劇毒,只有留下印記的『Fork』才能品嘗這個屬於他的『Cake』。」

循著小時候的記憶,巴奇向史蒂夫轉述著看過的書中所記載的內容。

「中世紀的吸血鬼傳說就是那麼來的。」

怔怔地望著巴奇,史蒂夫內心湧上了近乎驚嘆的感動--原來,早在剛認識自己的時候,巴奇就為了自己查詢了那麼多相關的資料,而且,他現在會在這時候講起,正是希望自己能夠標記他,跟他交換血液。

「巴奇……」史蒂夫不知該怎麼樣才能停下內心的強烈悸動,只能低聲呼喚著巴奇。

「你如果真的擔心我,那就給我留下印記,讓我成為只屬於你的『Cake』。」

溫柔微笑著的巴奇肩上傷口雖然覆蓋著繃帶,但尚未完全癒合的傷口依然飄散著對史蒂夫來說十分香甜誘人的鮮血氣味,而他白皙滑嫩的頸子脈動的血流就像蜂蜜糖漿,視覺跟嗅覺的雙重刺激,熱烈拉扯著史蒂夫的欲望。

「來,史蒂夫,不用客氣。」

而當巴奇帶著些許鼻音的低軟嗓音,以及伸手過來拉住史蒂夫的溫熱掌心,更給史蒂夫加上了聽覺跟觸覺的衝擊,來自巴奇甜美無比的誘惑大大動搖著史蒂夫的理性,讓他的雙眼無法從巴奇的脖子上移開。

--只要從這裡咬下去,然後交換彼此的血液,巴奇就會永遠只屬於他的了。

食慾、性慾、愛欲以及獨佔欲。所有史蒂夫對巴奇所抱持著的複雜情慾,終於驅使著史蒂夫循著本能扣住了巴奇伸過來的手,低頭彎腰,將自己的臉湊到了巴奇裸露的脖子上。

撲鼻而來的香甜血腥味竟使得史蒂夫剎時間有些暈眩,微微張嘴,顫抖著將牙齒抵在有些汗濕的頸項間。

他依然猶豫不決,因為他怕,萬一自己在嚐到了巴奇的美味後,失去控制傷害到巴奇那該怎麼辦,要是……他真的吃了巴奇……一想到這,史蒂夫就無法抑止內心的恐懼,同樣強烈的慾望跟恐懼在史蒂夫的內心劇烈抗衡著,使得他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要害處被利齒抵著的感覺讓巴奇全身起了顫慄,但他忍住了因緊張而造成的顫抖喘息,伸展了脖子,好讓史蒂夫能更方便咬嚙。

撫摸著巴奇的臉,史蒂夫遲疑了許久,終於在巴奇輕輕拍撫自己手臂的鼓勵下,用力咬住了巴奇脖子上的皮膚。

在咬破的瞬間,強裂襲來的刺痛讓巴奇一顫,反射性地縮起了身體,蹙起眉心,發出了一聲難受的呻吟,接著立刻因為被用力壓倒在床上而換成了驚呼。

「嗚、哇……!」

瞪大了雙眼看著史蒂夫雙眼發紅,抓著自己的肩膀瘋狂地舔吸著自己脖子上的血的模樣,巴奇內心相當驚訝,前後不到幾秒鐘史蒂夫的變化居然如此巨大,臉上表情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猙獰,巴奇第一次對史蒂夫感到了害怕。

但脖子上血液被大量吸取的抽離感以及貧血使得巴奇整個腦袋都昏沉沉的,除了張嘴喘息以外,只能癱軟在床上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直到他聽到了布料被撕裂開來的聲音。

猛一回神,巴奇愕然地看向聲音來源,那是他的下身--史蒂夫只用單手就撕開了他的褲子,一邊舔咬著他脖子上的傷,一邊粗暴地分開了他的雙腿,將他那堪稱凶器的陰莖抵在了巴奇緊閉著的入口處。

「史蒂夫……!你……不……」

感受到抵在自己穴口處磨蹭著的高熱硬挺,驚惶失措的巴奇倒吸了一口氣,試圖出聲阻止史蒂夫,但已無法擋下他那猶如一陣狂風暴雨般的侵襲。

「等……啊……!」

當巴奇感受到了從下體傳來撕裂般的劇痛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強硬地闖入的粗熱堅挺毫不容情地剖開了巴奇,疼得他弓起了身子,眼淚撲簌簌地滑落又紅又熱的臉頰。

「慢……慢點……史蒂夫……痛……嗚啊……」

求饒的哀泣聲很快就在史蒂夫的猛力抽插下化成斷斷續續的哭喊。

什麼潤滑跟擴張都沒有,未曾被異物侵入過的小小肉穴被碩大的肉棒狠狠地貫穿,無視於內部的狹小緊窄,史蒂夫只是緊抓著巴奇的腰,不顧一切地硬往脆弱的甬道闖入,就像用一根滾燙的鐵棒硬生生捅進,只疼得巴奇哭也無聲。

隨著史蒂夫的深入開拓,殷紅的血液一點一點從那處被不斷抽插得紅腫的肉縫間滲出,而血腥味又更加強了史蒂夫的亢奮,大力抓著巴奇的腰猛烈衝撞、頂入,還不忘啃咬著巴奇鮮血淋漓的脖子。

到處都在痛,近乎麻木的狀態,分辨不清究竟哪裡更痛的巴奇只是全身無力地癱軟著身子任由史蒂夫大力搖晃,即使想要反抗也無能為力,不知道是可怕的陌生劇痛,還是失控的陌生史蒂夫更讓他害怕些。

模模糊糊中,巴奇甚至覺得現在這個正在激烈操幹自己的根本不是史蒂夫,而是一頭失控的野獸,是狂野的猛獸控制了史蒂夫,不然他不會不顧自己的哀求,執意宣洩欲望。

鮮血不斷從巴奇身上流失,滲透了身下的床單,染紅了激烈交合著的兩人。

巴奇知道,等史蒂夫恢復理智,他一定會是那個最痛苦自責的人,但現在,他真的疼得受不了了,又熱又硬的巨物不斷頂撞著他的腹內,幾乎都要把他的肚子頂破了,巴奇只希望一切趕快過去。

哭喊著哀求的慘叫很快成了啜泣、嗚咽,當喘息都沒了聲息之後,巴奇終於失去了意識。

 

 

 

 

 

 

 

 

 

 

 

TBC

 

 

___

 

 

恭喜巴奇順利(?)被史蒂夫吃了(合掌)

不是史蒂夫自制力薄弱,實在是巴奇太誘人了(毆

下一回大概主要描寫史蒂夫的自責吧

順說印記是我個人的二設,因為覺得這樣宣示所有權比較萌XD

還有一點就是巴奇的血既然對其他『Fork』來說是劇毒,當然很適合拿來暗殺囉,佐拉博士不會放過的(毆

 

 

1+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