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10)

前面章節:(1)(2)(3)(4)(5)(6)(7)(7.5)上 (7.5)下(8)(9)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堂堂邁入第十話~(不過因為中間有7.5話,又分上下的關係,正確來說應該是第12話了XD)來看小火想到了什麼壞主意XD

後面稍微出場一下,所以在這裡做個小提醒,除了盾冬以外,本篇的主要CP還有火王子、柯TJ跟桃包,還請注意喔。

___

 

 

在看到強尼的瞬間,史蒂夫幾乎是出於反射,立刻往前踏出了一步,用自身擋在巴奇跟強尼中間,表情不自覺地凌厲了起來。

即使強尼是自己唯一的親弟弟,不過昨天他才強行擄走巴奇,所以史蒂夫會對他產生提防之心也是在所難免。

史蒂夫不動聲色地快速打量著一手放在自己腰間,雙腳交叉著,斜靠在馬身上,那張與自己肖似的臉上掛著輕挑笑容的強尼。

今早的侍衛匯報,強尼昨晚回來過一趟,吩咐廚房準備兩人份的食物後,自己吃完了一份又帶著一份食物騎馬離開了城門,往城外森林奔馳而去,一整晚都沒回來,所以史蒂夫原本以為強尼大概是回自己的領地了,完全沒想到會在王室馬廄遇到他。

從他那一身輕便的騎馬裝扮來看,他應該不是從很遠的地方--比如他自己的領地--趕來這裡。

那麼,他昨晚是在哪裡過夜了?

「一大早就在約會?」

就在史蒂夫思考的當下,一點也不在意史蒂夫如電般的眼神,強尼只是稍微側過身,對著被史蒂夫護在身後的巴奇揮了揮手。

與強尼對上了眼神的巴奇不為所動,只是抬頭看向史蒂夫,那張凝視著前方的堅毅側臉映入了巴奇的眼眸,望著自己如此成熟俊逸的Alpha,內心不禁一動,頰上飄起了紅暈,嘴角浮現起了笑容。

看著巴奇紅通通的臉上歡喜的笑容,強尼忍不住吹起了口哨,「嘿,看樣子我不用擔心我那老哥是不是沒辦法滿足他的小王后了,告訴我,小嫂子,我王兄在床上是不是也是不是老而彌堅?。」」

強尼失禮到近乎下流的調侃讓巴奇的笑容垮了下來,胸口湧上一股無名火,不管是誰,只要有人敢冒犯史蒂夫,就算那個人是史蒂夫的弟弟,巴奇也不能原諒。

雖然巴奇在第一次與史蒂夫正式見面時也曾經因為不滿而說出過類似的氣話,而且其實他也還沒真正被史蒂夫佔有,但巴奇知道那是因為史蒂夫體貼自己,打算要等到自己真正成熟,迎來第一次的熱潮期時才會正式標記自己,絕不是史蒂夫不能人道。

保持著優雅的態度,巴奇壓抑著怒氣,挽著史蒂夫的手臂,仰起下巴驕傲地說:「不用你擔心,國王可勇猛了,不要說滿足了,我還……」

但巴奇話還沒說完就被史蒂夫輕拍肩膀給阻止了,抬起頭,映入巴奇眼簾的是史蒂夫有些奇妙的苦笑。

盡管明白巴奇是為了自己,但史蒂夫一方面不希望巴奇因為這種事說謊,一方面也認為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所以心情有些複雜,開心又無奈地對著巴奇搖了搖頭後,轉向了趴在馬脖子上竊笑的強尼。

「這是我跟巴奇之間的閨房之事,不勞你煩心。」說著,與歪起嘴角一臉壞笑的強尼相望,史蒂夫平靜地問起了心裡的疑念,「強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強尼挑起了眉,拍了拍馬頸,「這是王家馬廄,我讓我的愛馬在這裡休息,不行嗎?」

「不,當然沒問題……只是……」史蒂夫迅速往後看了自己身後的巴奇一眼,再將視線移回強尼身上,斟酌著話語,「你打算留在這裡多久?」

瞪著雙眼,強尼誇張地將視線在史蒂夫跟巴奇之間來回,接著垂下了眼眉,噘起了嘴唇。

「我只是因為難得回到宮裡,想多逗留幾天而已,你就要趕我了,」將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強尼刻意彎下了腰,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我唯一的王兄有了年輕貌美的小王后就嫌棄他可愛的弟弟了,還記得我們曾經的快樂時光嗎?」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

忍著想要扶著額頭搖頭嘆氣的衝動,史蒂夫只是蹙起了眉心,無奈地看著自己唯一的弟弟。

事實上,就算是以旁人的眼光來看,史蒂夫對強尼都足夠寬容了。

如果不是史蒂夫明白自己這個同父異母的王弟並非對巴奇有什麼惡意,只是出於好奇心跟對杰克的移情作用,再加上天性就是如此輕浮貪玩,對於冒犯了王后又對自己出言不遜的強尼,他大可以命令衛兵將強尼關入大牢,或是趕出王城驅回領地的,但史蒂夫非但沒有那麼做,甚至還放任他自由行動。

除了因為強尼是史蒂夫唯一的弟弟之外,還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史蒂夫覺得強尼現在還遠遠不及他生理年齡應有的成熟穩重都是自己的責任。

由於強尼從小失去父母,又是第二王子,同時他自己也是天才型的Alpha,學習什麼都很快,結果就是很快就厭倦了,唯一讓他至今依然保持著熱情的大概就是騎馬作戰。

而他的屢戰屢勝以及豪放不羈的性格又使得他在軍隊中如魚得水,還有一群貴族下屬捧著他,再加上唯一一個能管教他的史蒂夫忙得沒什麼多餘的時間跟精力去關心他,才會導致強尼都40多歲了還像個毛頭小子般狂狷,這麼大歲數了還定不下心。

但是一直放任下去也不是看樣子,自己也不能再那麼放縱強尼,再說了,眼下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看著很明顯在裝傷心的強尼,史蒂夫心裡下了一個決定。

「既然你人都在這裡了,那麼正好……」抽起腰間佩劍,揮向強尼,史蒂夫嚴肅地宣告:「強納森公爵,我以國王身分命令你、兄長身分要求你,今日中午12時至宮中一同參加歡迎北國之王的午宴。」

「啊?」面對史蒂夫突如其來的命令,強尼先是愕然地站直了身體,接著整張臉都皺在了一起,「才不要,外交那種麻煩事我一向敬謝不敏。」

但史蒂夫只是走近了臭著一張臉的強尼,將劍收回腰間後,伸手搭在強尼的垂下的肩上,凝視著他,語重心長地說:「北國王后湯瑪斯‧詹姆斯是巴奇、邊境侯爵夫人塞巴斯蒂安的長兄,不只是兩國之間的關係匪淺,我們兩邊家族今後也將密切連繫,你應該好好認識一下他們。」

而且雖然史蒂夫希望將來不會到那個地步,但強尼身為格蘭特王國的最高將領,或許未來有一天,他跟柯蒂斯會在戰場上相遇也未可知。

由於巴奇就在身後,所以這句很有可能會讓他傷心的話史蒂夫並沒有說出口,只是頓了一下,繼續對強尼動之以情。

接著史蒂夫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山姆跟史考特,稍微低下頭,很小聲地在克里斯耳邊低語:「更何況克里斯也會來,你也該趁此機會看望看望他。」

「克里斯也會來?」

史蒂夫不提克里斯還好,一聽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強尼更是不顧有其他人在場高聲叫喊,臉上堆滿了不情不願,但接下來他忽地閉上了嘴,一手撫上下顎,眼珠子咕嚕轉動著,似乎在盤算什麼壞主意。

很清楚自己的弟弟每次出現這樣的舉動就是在想什麼不好的念頭,盯著強尼低垂著頭思考的模樣,史蒂夫皺起了眉,在心中提高了戒備。

沒多久,強尼抬起了頭,豎起了食指,眼中閃耀著狡黠的光芒,「……我知道了,我會去,但是我有個條件,布坎南的杰克子爵也必須跟我一同前往。」

「杰克子爵?他不是昨天下午就離開了城堡,回到他自己的屬地了?」史蒂夫一愣,回過頭跟巴奇互望了一眼後,過往的記憶,以及昨晚強尼的行動在史蒂夫腦海中閃過,立刻結合成了一個可能,鎖起眉心,聲音也不自覺地低沉,「……強納森‧羅傑斯,你該不會是……」

從史蒂夫壓低的嗓音以及對自己用全名稱呼的狀況來看,心知不太妙的強尼立刻立正站好,舉起了雙手左右晃動,急忙對史蒂夫解釋:「放心,我只是昨天剛巧在門口遇到正要回去的杰克,你也知道,我們之間發生過很多一言難盡的事,所以我們就到了森林裡的狩獵小屋裡敘了敘舊,他現在還在小屋裡休息。」

強尼所說的話跟史蒂夫聽說的狀況吻合,所以他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下來,但依然凌冽。

「……所以你昨晚多帶了一份食物離開是為了待在狩獵小屋裡的杰克子爵?」

強尼點了點頭,手掌擋在自己嘴邊,以不會讓史蒂夫以外的人聽得到的音量小聲地說:「杰克不希望我們之間的關係曝光,但我知道他也想見一見克里斯,畢竟在生下克里斯之後杰克從沒見過他一面。」

邊說,強尼邊在心底對上帝狡辯--他可沒有說謊,他只是稍微扭曲了一點事實。

史蒂夫微一沉吟。關於杰克他其實只在當年幫強尼收拾爛攤子的時候見過一次面,所以並不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也許強尼跟杰克是真的相隔多年後重修舊好,而就像強尼所說的,雖然克里斯本人並不曉得杰克是他的母親,但如果能讓他們一家人相聚,也是好事一樁。

再說,他必須親眼見到杰克,才能夠用自己的眼睛判斷強尼所說的是否為事實。

想著,史蒂夫看向了強尼,「如果杰克子爵自願要跟你一起前往,那麼我沒有任何反對的意見,前提是他出於自願,而不是被你威脅利誘。」

得到了王兄的允許,強尼臉上露出了喜出望外的表情。

「當然,這麼多年了,我不會像以前那樣,」說著,強尼頓了一下,加深了臉上的笑容,「做出傻事。」

他最傻的事就是當初讓史蒂夫發現杰克懷孕後被迫放手,這一次,他絕不會重蹈覆轍。

想著,強尼迫不及待地拉開了柵欄,牽出了他自己的馬,跨上了馬匹,飛揚跋扈地揮舞著馬鞭,意氣風發地喊道:「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通知杰克這個好消息,中午見。」

目送著強尼猶如一陣疾風奔馳而去後,史蒂夫悄悄嘆了一口氣,轉向身後的巴奇,不好意思地說道:「很抱歉耽誤了一些時間,現在讓我來向你介紹這裡豢養的所有馬匹。」

而巴奇只是微笑著點頭。

於是,在讓史考特跟山姆守在馬廄外頭後,史蒂夫牽起了巴奇的手,兩人步入王室馬廄中,開始一一介紹起了馬廄中所有的馬,最後來到了馬廄的最深處,一匹高大健壯的白馬面前。

巴奇記得這匹有著一雙藍眼的白馬,前幾天史蒂夫就是騎著牠來迎婚的,而且昨天也是騎著牠,宛如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般颯爽前來,從強尼手中將他救出。

很明顯地,一來到這匹白馬面前,史蒂夫的笑容就顯得相當昂揚,「這匹馬你也見過的,是我最愛的坐騎,叫做隊長。」

聽到白馬的名字,巴奇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隊長?這匹白馬叫做隊長?就是你當初給我的假名?」

「那時候你問我的名字,臨時就借用了,」一邊解釋,史蒂夫拍了拍白馬的脖子,表情柔和慈祥,「他跟我很像,都已經一把年紀了,不過依然健壯,是我最信任的騎士。」

望著史蒂夫一臉微笑地撫摸著白馬銀色鬃毛的模樣,巴奇眼前情不自禁浮現起了史蒂夫騎在馬上的英姿,以及兩人馬背上緊密相貼時的感觸,忍不住又臉紅心跳了起來,連忙將視線移開。

不經意間,巴奇的視線停留在白馬旁邊的馬柵裡,一匹體型稍微比白馬小些,看起來相當年輕的深栗色馬上。

那匹馬兒有著深棕色的鬃毛,長而捲的睫毛,以及明亮的灰綠色眼眸,像是一臉好奇地望著巴奇。

「史蒂夫……」與馬兒對望了一會,巴奇心念一動,忍不住開口問史蒂夫,「這匹馬叫什麼名字?」

「他才剛出生不到一年,還沒有名字,」史蒂夫望向巴奇,問道,「你喜歡嗎?」

巴奇再度看向那匹深栗馬,雖然因為父王不允許他們兄弟騎馬,所以巴奇從未擁有過自己的馬,但是眼前這匹小馬卻讓巴奇有種奇妙的感應,而當馬兒輕輕將嘴碰上巴奇放在馬柵上的手時,濕濕癢癢的觸感讓巴奇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嗯,我很喜歡!」

聽到巴奇那麼說著並開心地笑著,史蒂夫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太好了,這匹馬是我打算送給你的。」

「送給我?」巴奇眨了眨眼,看看史蒂夫又看了看馬兒。

史蒂夫來到了巴奇身邊,握起他的手,放到了深栗馬的脖子上,一邊教他輕輕撫摸,一邊低聲說道:「牠的父母都是最優秀的駿馬,性格較為溫馴,卻又不至於膽怯,而且好奇心旺盛,我認為很適合你。」

「謝謝你,史蒂夫!」

面對這個驚喜的禮物,第一次擁有自己的馬兒的巴奇滿心歡喜地抱住了史蒂夫,而史蒂夫見到巴奇那麼開心臉上的笑容也更加喜悅,環抱住巴奇的腰,在他耳邊輕輕說:「那麼現在,這匹馬已經是屬於你的,你可以好好想一下要取什麼名字。」

任由史蒂夫抱著自己,巴奇一手放在自己下巴上認真思考著,畢竟名字可是相當重要的,必須慎重。

擁著自己的溫暖中,巴奇忽然注意到了深栗馬身旁的隊長,兩匹馬兒並立在一起的景象竟讓巴奇想起了自己與史蒂夫,內心一動,嘴唇像是有自我意識般地蠕動了起來。

「……詹姆斯。」

「詹姆斯?」史蒂夫有些訝異地重覆了一遍。

雖然自己平常是稱呼巴奇,但巴奇的本名就是詹姆斯,但下一瞬間,史蒂夫就明白了巴奇的想法。

「因為,你的白馬叫做隊長。」

看著在自己懷中紅通通的巴奇,史蒂夫心中湧起了一股暖意,不禁加強了擁抱巴奇的力道,並低下頭在他熱烘烘的額上輕柔一吻。

「時間不多了,在迎接北國之王前,我們還有一些時間,讓我仔細看一看你的騎乘技術有沒有進步。」

克制住想吻上巴奇紅嫩唇瓣的衝動,史蒂夫依依不捨地放開了巴奇,在侍從的準備下,兩人牽起了各自的馬匹,朝向廣闊的花園邁進。

 

 

 

*** *** ***

 

 

 

馬蹄及車輪的聲響,從城外森林連結至城門的道路上響起,北國之王柯蒂斯的馬車隊伍在離開了邊境侯爵的居城後,浩浩蕩蕩地往主城前行。

馬車內,除了原本的主人柯蒂斯跟TJ以外,還坐著格蘭特王國的邊境侯爵克里斯,以及侯爵夫人塞巴斯蒂安。

看著自家Omega與他兄弟親密無間地坐在一塊,兩個可愛柔軟的Omega熱絡地歡聲笑語著的景象,而自己身旁坐著的卻是面目冷峻的柯蒂斯,光是坐在他身旁就幾乎可以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的冰冷氣息,克里斯簡直欲哭無淚。

如果可以,他寧可在馬車外騎馬,也不想跟柯蒂斯擠在同一張椅上,但是他更不希望讓自己的Omega與別的Alpha單獨待在同一個馬車內,就算有另一個Omega也不行。

但塞巴斯蒂安好不容易才跟他的哥哥TJ重逢,而TJ又熱心邀請他們一起乘坐馬車,克里斯只好選擇委屈自己了。

說起來這個柯蒂斯居然還跟自己有幾分神似,聽說自己的曾祖父,也就是史蒂夫的祖父柯林,是個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或許在外頭也有私生子,也就是說搞不好柯蒂斯跟羅傑斯家有血緣關係也說不一定,有機會要問一下史蒂夫。

有些逃避現實地想著,克里斯望向車窗外,遠方已經可以看見主城牆。

「柯蒂斯陛下,那裡就是我國的主城了!」

指著主城的方向,克里斯笑著轉過頭去,卻只見到柯蒂斯面無表情地默默點頭,臉上笑容有些尷尬,還好很快就被TJ的驚呼聲給沖淡。

「那就是格蘭特王國?」TJ趴在車窗外,一臉興奮地拉著塞巴斯蒂安,「跟我們的國家完全不一樣!」

雖然一瞬間難以判斷TJ說的『我的國家』指的是布坎南公國還是北國,不過當看到TJ轉向了柯蒂斯露出了笑容時,塞巴斯蒂安就明白了,內心不知怎地有些寂寞,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對著TJ笑道:「就快到了,巴奇在等著我們呢。」

TJ臉上的笑容更加興奮,連帶地也感染到了其他人,就連柯蒂斯的嘴角也往上揚起。

還好有帶他來這裡。

想著,柯蒂斯將眼神移往車窗外,越來越接近的熱鬧城市。

 

 

 

 

 

 

 

 

 

 

TBC

 

___

 

 

不只主副CP,連馬兒們都是盾冬衍生XD

於是下一話大概會是四大名捕會京師四對CP會宮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