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Cream Puff (3)

第一話第二話

嗯~好奇怪,這一話還是結束在剛要開始進入前戲的部分XD

主要是巴奇視點,回憶起剛進羅傑斯家後沒多久發生的一些事,以及讓他們之間關係變化的事件

女僕裝注意,想吃再點吧~

 

___

 

 

雙手繞到自己腰後,一身黑色連身長裙的詹姆斯眉頭深鎖,努力試著將腰間的白色圍裙繫帶綁成蝴蝶結。

明知道像身旁巴奇那樣,背對著穿衣鏡,轉頭一邊看著一邊打結會容易很多,但詹姆斯並不想看到鏡中穿著女僕裝的自己。

因為他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粗曠的大男人卻穿著女僕裝怎麼看一定都會很怪異,雖然相比巴奇那暴露許多的法式女僕裝,詹姆斯覺得自己的英式女僕裝已經算是相當保守了,只是巴奇穿什麼都好看,自己又不像巴奇那麼活潑大方,要是看到鏡中的自己肯定會羞恥得出不了門,所以他只好選擇不看鏡子。

然而女僕裝是史蒂夫的要求,更何況這套女僕裝還是史蒂夫替自己量身設計的,他如果不好好穿著,等於是辜負了史蒂夫的好意,所以無論如何詹姆斯都會努力穿上。

對於女僕裝的穿法詹姆斯已經練習了許多次,盡管胸前的緞帶領結已經大致上沒有太大問題,但是對還不習慣使用義肢左手的詹姆斯來,說要將圍裙的繫帶在自己腰後綁成蝴蝶結還是稍嫌困難了些。

當然,如果要隨手綁個結並不是問題,但詹姆斯的個性本來就屬於嚴謹,既然他已下定決心成為羅傑斯家的女僕,終生服侍羅傑斯兄弟,那麼詹姆斯希望自己能做個完美的女僕,尤其是在史蒂夫的面前。

在第三次綁歪掉後,眼見牆上時鐘的指針就快要趕上史蒂夫起床吃早餐的時間,詹姆斯終於開口,對站在一旁不斷變換各種模特兒般的姿勢,滿意地欣賞著鏡中自己完美女僕裝的巴奇小聲地請求。

「……巴奇,幫我一下。」

「沒問題!」

聽到雙胞胎哥哥的求助,巴奇立刻快步來到了詹姆斯身後,從他手中接過圍裙的繫帶,舞動著雙手,三兩下就輕輕鬆鬆地綁好了一個完美的蝴蝶結。

「好了!」

心裡驚嘆著巴奇如此熟練的技巧,詹姆斯轉頭對身後的巴奇道謝。

「謝謝你,巴奇。」

除了兩人的髮型、女僕裝的袖子與裙襬的長短不同以外,兩張一模一樣的臉龐,及身型,同時朝著對方露出了一模一樣的微笑。

「小事一樁。」拍了拍詹姆斯的背,巴奇爽朗地說著,看向牆上的時鐘,「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叫少爺們起床吧。」

自從住進羅傑斯大宅後,巴恩斯兄弟的早晨從六點就開始。

每天早晨,他們都會從他們共同的臥房內分別到史蒂夫跟史蒂芬的房裡叫醒他們,然後準備早餐,跟羅傑斯兄弟們一起用完早餐後,再送史蒂夫出門上班。

跟他那認真打掃的哥哥不同,除了午餐時間、晚餐時間,以及史蒂夫從公司回來後,或是留在家中的史蒂芬主動叫他做些什麼--那通常很少發生--以外,巴奇大部分時候都在閒晃,或是去看看史蒂芬在做什麼。

基本上,雖然名義上(以及裝扮上)巴恩斯兄弟是在羅傑斯家的女僕,不過其實他們在這個家裡的生活是很自由的,沒有人特意要求他們應該做些什麼,堅持要做家事跟服侍其實都是詹姆斯的意思,所以巴奇當然對於女僕的工作並不認真。

就讓巴恩斯兄弟在家裡時穿著女僕裝其實都是巴奇提出的。

因為當時在史蒂夫提出希望接巴恩斯兄弟到自己家裡住時,詹姆斯誠惶誠恐地表示,史蒂夫不只救了他們,還出了那麼多心力在他們兄弟身上,從兄弟倆的治療、幫忙處理父母的後事、打發八卦媒體、償還債務,到現在甚至還要讓他們無條件住進他家,那麼大的恩情他們實在報答不了。

就在史蒂夫表示,那麼,他們可以在家裡做家事後,巴奇就順口接道,那我們兄弟就當你們家的女傭服侍你們兄弟一輩子,於是,在史蒂夫微笑著接納了巴奇開玩笑似的意見後,此事就那麼拍板定案了。

巴奇當然很感謝史蒂夫的大方跟義氣相挺,但他倒不像詹姆斯那般變得對史蒂夫近乎崇敬的仰慕。

史蒂夫會為了他們兄弟做到這種地步巴奇一點都不意外,他知道那是史蒂夫天生的性格使然,不只因為史蒂夫從很久以前就暗戀詹姆斯,還因為他心裡早就把巴恩斯兄弟劃分為家人,為了家人付出,是最理所當然的事。

就像對巴奇來說,史蒂夫也是他最要好的摯友一樣,如果反過來換成羅傑斯家出事,巴奇也一定會挺史蒂夫到底,就是那麼單純的事而已。

與前往史蒂夫臥室的詹姆斯分開後,巴奇爬上通往二樓的階梯,來到了史蒂芬位於二樓第一間房的臥室。

巴奇明白如果不是史蒂芬的同意他們兄弟也不可能住進來,而相較於工作繁忙的史蒂夫,幾乎隨時都待在這個家裡的史蒂芬願意接納他們進駐自己的私人領域更讓巴奇感激。

巴奇敲了敲門板後,沒等裡頭回應就推開了房門,打算進去叫醒他認為還在睡夢中的史蒂芬,卻看見穿著一身深褐色直條紋睡衣的史蒂芬正坐在窗邊的扶手椅上,望著窗外。

柔和的光芒雕塑著他俊俏的側面,嘴角浮現著淡淡的微笑,金黃色的短髮沐浴在清晨的陽光下讓史蒂芬看上去閃閃發光,讓巴奇一時之間竟看傻了,直到察覺到門口巴奇的存在才看了過來。

當與史蒂芬望過來的蒼藍眼眸相對時,巴奇心臟忽地一跳,深邃而透明的藍色,就好像雨過天晴的青空,那是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藏在巴奇內心深處的嚮往。

巴奇一直都很喜歡史蒂芬那雙純粹而清淨的漂亮藍眼睛。

由於史蒂芬身體不好,所以巴奇通常都只能遠遠望著史蒂芬,而史蒂芬大部分時候都坐在窗邊望著窗外的景色,於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巴奇習慣追逐史蒂芬望著遠方景色的視線,彷彿能夠因而多了解一些關於史蒂芬的事。

因此在住進了同一個屋簷下的現在,巴奇只要有機會就會來到史蒂芬身邊,與他閒聊,問他喜歡些什麼,或者,就只是安靜地看著史蒂芬作畫,然後在心裡偷偷想著--要是史蒂夫那雙真摯熱烈的眼神是注視著自己,該有多好。

但他知道不太可能,畢竟自己是個男人,就算現在穿著法式女僕裝,裡頭還穿著女士內褲及黑色吊帶絲襪,史蒂芬也一點動搖都沒有,只是很自然地做出應對。

雖然史蒂芬的哥哥史蒂夫也喜歡自己的哥哥詹姆斯,但哥哥是同性戀不代表弟弟也是,更何況,巴奇自己也不太能確定自己對史蒂芬究竟是什麼心情,他的確對史蒂芬有相當的好感,也會像剛才那樣對史蒂芬產生心動的感覺,但,再接下來,巴奇就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像現在這樣維持原狀,巴奇覺得沒什麼不好,所以為了不讓史蒂芬察覺到自己快速的心跳,巴奇立刻用笑容跟輕快的話語掩飾了過去。

「早安,二少爺,原來你已經起來了。」

「早安,巴奇。」

微笑著回應巴奇後,史蒂芬扶著椅子站起了身,視線往窗外望去,「今天的陽光很燦爛,看著手就癢了起來,想把這片晴空畫下來,於是就起床了。」

順著史蒂芬的視線,巴奇看向窗外萬里無雲的青空,瞇起了雙眼。

也就是說,靈感來了的史蒂芬今天應該都會待在畫室裡吧。

想到這裡,巴奇體貼地問道:「需要把早餐送到畫室去嗎?」

然後,如果史蒂芬想,他可以陪著他一起待在畫室裡。

但史蒂芬只是搖了搖頭,「不用麻煩了,我想今天早餐還是跟你們一起吃。」

「那我在門口等你換好衣服。」

說著,巴奇走出門外後關上了房門,等著史蒂芬換好衣服後,兩人一起走到了樓梯口。

左手放在樓梯雕飾華麗的扶手上,巴奇突然想起了小時候在這裡玩的往事,轉過頭對史蒂芬笑道:「你有聽史蒂夫說過嗎?在很小的時候我跟詹姆斯來你們家玩,常常會偷偷趁大人沒注意坐在這上面把扶手當成溜滑梯。」

史蒂芬訝異地睜大了雙眼,「溜滑梯?用樓梯扶手?」

「史蒂夫沒跟你說過?就是像這樣……」見到史蒂芬臉上詫異的表情,巴奇忍不住當場做起了示範,也不顧自己穿著短裙,而且又不是小孩子了,就這麼岔開雙腿跨上了樓梯扶手。

看到巴奇跨坐在樓梯扶手上,露出了大腿肌膚以及內褲,史蒂夫臉一紅,緊接著又刷白,巴奇的腳懸在空中晃動著,一邊是階梯一邊是懸空的一樓地面,雖然已經是在一樓,史蒂芬還是擔心地連忙喊道:「這樣太危險了,快下來!」

「沒事、沒事,我這就下來了。」

看到史蒂芬會如此擔心自己,巴奇立刻準備要從樓梯扶手下來,但聽到了史蒂芬喊叫聲的詹姆斯跟史蒂夫一前一後地來到了樓梯邊,一見到如此光景,都忍不住叫出了巴奇的名字。

「巴奇!」

沒想到他們不叫還好,這一叫把巴奇嚇了一跳,身軀一個搖晃,眼見就要往旁邊摔下,雖然只是一百公分左右的高度,但要是撞上了樓梯的尖角,後果還是不堪設想。

史蒂芬想也沒想就伸出手抱住了巴奇,用不可思議的力氣將差一點就要摔下樓梯的巴奇往後拉往地面上,兩人一起摔到了地面上,巴奇的整個重量都從手肘尖端壓到了史蒂芬的小腿上。

「嗚啊!」

在史蒂芬的一聲慘叫過後,史蒂夫跟詹姆斯驚慌地喊著他們弟弟的名字一起衝了過去,在兩人身旁蹲了下來,扶起了各自的弟弟,焦急地打量他們的狀況。

「史蒂芬!」

「巴奇!」

「我……我沒事……」

雖然自己也受到了不小的衝擊,但巴奇在咬牙忍痛回應了詹姆斯後,立刻看向剛才救了自己卻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史蒂芬。

只見被史蒂夫抱在懷中的史蒂芬一臉痛苦地摀著小腿,蒼白的臉上冷汗直流,巴奇的心都因歉疚跟後悔而揪成了一團,這全都是因為他魯莽又幼稚的愚蠢行為害的,不知該如何道歉才好的巴奇只能在一旁焦急地史蒂夫用手機通知救護車,然後在詹姆斯的懷抱中一邊道歉一邊哽咽著史蒂芬的名字。

很快地兩人都被緊急送到了醫院,幸好巴奇只是一些擦撞傷,而替巴奇承受了撞擊的史蒂芬雖然嚴重許多,不過也只是小腿脛骨輕微骨裂,包上了石膏後就能回家療傷。

詹姆斯跟史蒂夫都沒有責罵巴奇,因為他們可以從巴奇消沉的模樣看出害得史蒂芬受傷就是對巴奇最大的懲罰,而史蒂芬自己別說斥責,他甚至還安慰巴奇要他別自責,只要能讓他下次別再做那麼危險的舉動,他受點傷也不算什麼。

但大家越是溫柔,越是讓巴奇感到羞愧歉疚。

盡管知道巴奇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但為了避免再有類似的意外發生,而且一腳包裹石膏的史蒂芬要每天上下樓梯也不方便,所以等史蒂芬出院後史蒂夫就將史蒂芬的房間搬到了一樓原本史蒂夫的房間,而史蒂夫自己則是住到了過世父母的房裡。

在史蒂芬出院回到家中後,巴奇自動請纓,一肩扛起了照顧史蒂芬的所有責任。

舉凡史蒂芬身邊大大小小的生活瑣事現在都由巴奇負責照料,巴奇甚至還帶了枕頭跟被單,在史蒂芬床邊的地毯上打地鋪,以便隨時都能照顧他。

當然,史蒂芬自是捨不得讓巴奇睡在地上的,所以他當然就勸巴奇回自己房裡睡覺,但是巴奇堅持自己在史蒂芬完全康復之前都不會離開他。

於是在雙方溝通了很久之後,好不容易才取得了共識--如果巴奇硬要留在史蒂芬房裡過夜,那麼他就得睡在史蒂芬身旁。

第一天的晚上,史蒂芬就陷入了尷尬的局面。

雖然兩個都是大男人,但史蒂芬的體型比較瘦小,而他的睡床又是特大的國王尺寸,所以兩人擠在一起並不感到狹窄。

只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當你身旁睡著的是你內心裡偷偷仰慕的對象時,而且還不時會在被窩中肢體碰觸,實在很難不產生生理上的反應。

滿臉通紅地望著巴奇微微張嘴的可愛睡臉一會後,史蒂芬閉上眼睛側過身體,背對著睡在左方的巴奇,煩惱著該怎麼處理下身的燥熱。

他當然不是沒有自慰的經驗,事實上,他過去曾有過的幾次自慰都是想著巴奇而做的。

而他的左腳包著石膏,不方便起身到浴室內去解決,要是吵醒巴奇不知該有多尷尬,於是史蒂芬只好縮著身體,試圖等勃起自動沉靜下來。

但心儀的對象現在就在身邊安心熟睡著,聽著均勻的呼吸,以及微微傳遞而來的體溫及氣息,史蒂芬的陰莖不要說軟掉了,簡直硬得發燙。

終於忍不住的史蒂芬將手伸入內褲來到自己股間,握住了勃起,小心翼翼地上下套弄。

一邊壓抑著聲音,一邊加快了套弄的速度,閉著眼睛回想著身後巴奇的睡臉,史蒂芬情不自禁地妄想著,如果能夠讓巴奇用他那張柔軟豐厚的嘴唇含住自己的性器,那會是什麼樣的快感。

在他那張紅潤的嘴唇間進進出出,然後再將白濁的精液射到他的臉上,光是想像著巴奇的臉以及髮上沾染了黏稠的乳白色液體的模樣,史蒂芬的陰莖就腫脹得厲害。

就在即將抵達高潮的前一刻,身後突然傳來了帶著睡意的低軟嗓音,輕喚著自己的名字。

「……史蒂芬?」

這一聲呼喚雖輕,卻足以讓史蒂芬全身一震,當他回過神來時已經射了自己一手的溫熱液體。

因驚嚇跟高潮的快感,史蒂芬粗重地喘息著,心臟幾乎要跳出口腔,怎麼也不敢回頭看向身後的巴奇。

注意到史蒂芬的不對勁,巴奇擔心地伸出了手搭住了史蒂芬不斷起伏的肩膀。

「怎麼喘那麼厲害?那裡不舒服嗎?」

但他才剛問完,就聞到了濃烈的雄性氣息,那像是……

看到史蒂芬紅透的耳根,以及空氣中混合了汗水與精液特有的氣味,巴奇立刻反應過來史蒂芬剛才正在做些什麼--他就在自己的身旁,在自己熟睡的時候,背對著自己自慰。

認知道這件事,巴奇訝異之餘,竟也身軀一熱,特別是下腹內隱隱湧上的熱潮使得巴奇亢奮了起來。

他將身體往前靠,貼在了史蒂芬的背上,兩人胸背接觸的瞬間,史蒂芬的身軀大大一震,令得巴奇也跟著一陣顫慄,吞嚥著唾液滋潤著乾渴的咽喉,巴奇在史蒂芬紅通通的耳邊輕聲低語。

「……讓我來幫你,史蒂芬……二少爺。」

 

 

 

 

 

 

 

 

 

 

 

 

 

TBC

 

___

 

 

 

儼然消失無蹤的泡芙(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