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Down by the Gardens(下)

上篇在這裡

送上熱騰騰的肉,還請趁熱吃~在這裡還是要再次感謝LOF上云鲤鲤鱼 太太邀請我參加這麼美好的活動

大盾視點可能有點病病的,(對我來說還算正常就是(咦)所以還請注意。

___

 

 

 

感受著懷中巴奇的體溫,以及唇上柔軟的觸感,史蒂夫激昂的內心同時湧上了狂喜與惶恐的複雜情緒。

狂喜的是巴奇察覺到了他的感情,並且主動表示想更進一步的意願;惶恐的是關於巴奇的記憶。

倒不是因為他用巴奇的髮圈自慰這件事--事實上那一晚他其實聽到了門外巴奇的腳步聲,但卻決定繼續自瀆的行為,天曉得當他聽到了門外巴奇的低促喘息時有多麼亢奮。

讓他惶恐的是--巴奇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吻著巴奇,看著近在眼前,那雙顫動睫毛下濕潤的灰綠眼眸,史蒂夫內心一動,想起了他們之前的吻。

沒錯,現在這個吻並不是他們之間的第一個吻。

更正確點說,其實史蒂夫跟巴奇之前就有過肉體上的關係。

雖然僅僅只有那麼一次。

在他們剛一起成立公司的當晚,史蒂夫曾經在他們同居的家中、只有他們兩人的慶功宴上藉酒壯膽對巴奇告白過關於他從小就對巴奇所擁有的特殊感情。

從很早以前,史蒂夫就一直深愛著巴奇。

不只是因為同在一家孤兒院長大,或者因為巴奇是史蒂夫的第一個朋友,同時也是唯一一個能讓他產生喜怒哀樂的人。

每當史蒂夫看著巴奇,他的心中就會自然而然的感到暖意,對史蒂夫來說,巴奇從來就不只是單純的親友,而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更是他生存至今的動力。

而這份混雜了難言欲望的愛情,讓史蒂夫無時無刻不想吻巴奇、想擁抱他、想跟他有肉體上的親密接觸……以及……想跟他攜手走一生的道路。

在史蒂夫對巴奇一點一點地說出了內心隱藏許久的感情後,出乎意料的,巴奇並沒有很驚訝的模樣,也沒有生氣或厭惡的表情,只是睜著那雙總是盪漾著水光的綠色眼睛凝視著他,甚至還紅著臉對史蒂夫笑。

巴奇這樣的表現帶給了史蒂夫希望跟勇氣,讓他情不自禁地吻了巴奇。

而巴奇雖然身軀一震,卻依然沒有抗拒,反而閉上雙眼接受了他的吻,以及接下去所有健康男性都會對愛人所做的事,所以史蒂夫就這麼在巴奇身上得到了他夢寐以求的初體驗。

但巴奇雖然接受了史蒂夫在激情之下對他所做的所有行為,卻沒有正面回應史蒂夫的告白。就算史蒂夫在行為的過程中不斷低喚著他的名字,以及對他的愛,但從巴奇顫抖的嘴唇中吐露而出的始終只是低吟跟喘息。

直到高潮的時候,巴奇才終於哽咽著,顫聲呼喚出史蒂夫的名字。

這麼一小聲輕喚就足以讓史蒂夫激動得不能自己,緊緊擁抱著巴奇,在他因汗水及淚水而濕熱的臉上瘋狂親吻,直到巴奇輕聲表示他累了,史蒂夫才趕緊放開他,並扶著他到浴室去清理身體,然後擁著他入眠。

史蒂夫無法形容那一晚懷中巴奇的體溫有多讓他幸福得想哭。

然而這樣的幸福感卻只持續到第二天早上,史蒂夫從關於兩人今後未來的美夢中醒來時巴奇已經不在懷中,當他焦急地爬下床,在巴奇的臥房找到正在用筆電的巴奇時,他卻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笑著談起關於今後的生意,對待史蒂夫就像以前一樣。

錯愕之下,史蒂夫差點就要以為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場夢,但是巴奇脖子上自己所留下的吻痕卻很清楚地告訴史蒂夫,他們昨晚的確做過了什麼。

可是巴奇的態度卻讓史蒂夫不知道該不該問起,最後,在一種近似賭氣的想法下,史蒂夫決定既然巴奇不想提,那麼他也不會再提起。

於是,從那天之後一直到巴奇出車禍之前,史蒂夫跟巴奇之間的氛圍就變得很微妙,史蒂夫心中隱約有個不安的恐懼--會不會那一晚,巴奇願意讓自己上他,只是基於對史蒂夫的友情,因為怕拒絕史蒂夫會傷害到他,所以才……?

史蒂夫一直搞不清楚巴奇的想法,也沒有勇氣去質問,結果在巴奇失憶後的現在,他恐怕永遠都無法得知巴奇對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

史蒂夫心裡明白,現在巴奇會主動對自己說出要他吻他,全都是因為他失去了記憶,再加上自己刻意誘導的結果--不讓巴奇與旁人接觸,每天看到的、聽到的、碰觸到的人只有自己。

在巴奇出了車禍之後,歷經了差點失去的恐懼後史蒂夫確信自己這一輩子都無法失去巴奇,無論生離還是死別。

所以為了巴奇,史蒂夫才會買下這棟豪宅。一部分,當然是為了照護失去了記憶與左手的巴奇,另一部分,就是為了不讓巴奇離開自己。

因為小時候,巴奇就曾經對史蒂夫說過,他的夢想之一,就是住在這樣的大房子裡,擁有一大片花園,可以讓他自由自在地徜徉其中,隨性種植各種花草樹木。

也就是說,這整棟房子乃至整座花園裡的每一草一木都是為了巴奇才存在的。

史蒂夫打從心底所渴望的,一直都只有一個--就是現在這個在他懷中被他吻得全身發熱的青年。

戀戀不捨地舔了舔巴奇被自己吻得紅潤的唇瓣後,史蒂夫稍微往後退,握著他的右手及掌心中的髮圈,俯視著巴奇,低聲問道:「你看到了……?」

不知是因為耳邊史蒂夫那太過低沉的嗓音,抑或是想起了當時自己目擊到的震撼畫面,巴奇身軀一陣顫慄,莫名的燥熱從下身慢慢擴散至全身,讓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得臉都紅了起來。

「……我不是有意偷看,只是……」巴奇解釋的話語還沒說完,就又被史蒂夫堵在了嘴裡,「唔嗯……」

史蒂夫不會再問為什麼他當時跟後來什麼都沒表示,不管巴奇有沒有想起過去,史蒂夫都會隱藏起自己的感情,用奢華的花園,將巴奇保護在最安全的溫室裡,再也無法離開這裡……離開自己。

但是如果巴奇願意接受他,那麼,他會將所有壓抑在內心深處的炙熱激情全部釋放出來。

於是史蒂夫打橫抱起了巴奇,不顧他的驚呼與抗議,大步走到了自己的寢室內,然後將懷中的巴奇輕輕放到了床上。

被放到了柔軟的床鋪上,史蒂夫的氣味飄入了巴奇的鼻腔內,讓他心臟猛地跳動,體內燥熱更甚,一手撐起了上身,睜大了雙眼看著史蒂夫朝自己欺身而來,巴奇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低笑著問:「……那麼急?」

面對巴奇的調侃,史蒂夫臉上浮現起自嘲的苦澀笑容,一手環住巴奇的腰,一手覆上他微熱的臉頰,「因為我已經等太久了……」

望著史蒂夫熱烈眼眸中難以形容的異樣情愫,巴奇覺得自己像是熟透了的果實,只等著被這個男人摘下。盡管心中還有些疑問,比如說他們是不是以前就是如此?但現在,巴奇決定先讓史蒂夫得到他想要的。

「……那你還等什麼?」嘴角往上揚,巴奇輕聲低語著。

由於史蒂夫環著自己的腰,巴奇索性借著他的力量將自己右手舉起,勾住了他的肩頸將他拉往自己的唇上。

溫軟的唇瓣交疊在一起,濕熱的舌肉熱情地交纏在一起,兩人幾乎沒有縫隙的唇舌間,混著唾液及低吟不斷吐露著充滿情慾的嘆息。

「唔、嗯……」

吻著巴奇,史蒂夫的手往下滑動,從圍裙跟襯衣的縫隙間滑入他的小腹內,掌心中勻稱光滑的溫熱觸感以及撫摸而過時巴奇身軀的顫慄都讓史蒂夫欲罷不能,為了能欣賞更多來自巴奇的反應,史蒂夫的手指自然而然地移到了巴奇的乳尖上,並用指腹輕輕按壓、揉捏,愉快地聆聽巴奇因快感而顫抖的呻吟。

他還記得之前那唯一一次的性愛,巴奇是怎麼在他的愛撫之下扭動著身子發出甜膩的呻吟,就像現在這樣,小小的肉粒在自己的指尖下鼓脹凸起,肌膚也變得發燙,鼓勵著史蒂夫繼續下去。

於是史蒂夫往下伸入褲頭內,輕輕覆上了巴奇勃起的性器。

「啊……!」

瞬間,巴奇立刻大大一震,並瞪大了雙眼,發出了哽咽似的驚叫聲。

「放輕鬆,巴奇……」

一邊安撫著巴奇,史蒂夫低下頭一邊撫慰著巴奇的陰莖一邊從巴奇捲起的袖口內輕輕吻著巴奇左肩處的斷面,忍不住心下一陣刺痛及憐惜。

一切都是他的錯,如果不是為了自己,巴奇不會出那麼嚴重的車禍,更不會失去了左手及所有記憶。

然而他內心深處的黑暗部分卻偷笑著指責他--這不正好?現在他終於實現了從小的夢想,讓巴奇永遠只屬於自己一個人。

「嗯……哈啊……史蒂夫……我……我快要……啊……!」

在史蒂夫的撫慰下,很快就達到高潮的巴奇喊出的呻吟以及手中跳動的陰莖射出的溫熱液體讓史蒂夫回過了神,抬起頭看向被自己壓在身下不斷喘息的巴奇。

他那張沉浸於高潮中的紅潤臉龐,及濕潤眼眸讓他看起來既脆弱又魅惑,讓史蒂夫既想溫柔呵護他,又想狠狠操哭他。

咬住了下唇,史蒂夫像是為了甩開內心深處的邪惡想法,一把抱起了巴奇的大腿,脫下他的褲子後讓他坐到了自己大腿上。

那麼近距離之下看見的兩人赤裸相貼的濕黏股間,跟巴奇之前在門縫中偷看到的魄力根本不能相比,自己的當然也不差,但是史蒂夫雄偉得不可思議的老二還是讓巴奇倒抽了一口冷氣。

一想到這大得不得了的玩意就要捅進自己身體裡,巴奇不禁身軀一陣顫慄,說不上來是害怕還是期待更多些。

不過,史蒂夫凝視著自己的那雙因情慾而深沉的藍眸帶給了巴奇勇氣。

如果史蒂夫是那麼想要自己,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對他獻出一切,沒有任何原因,就只是理所當然。

吞了吞口水,做了幾個深呼吸之後巴奇在心中為自己打氣,然後伸手搭上了史蒂夫的肩,對史蒂夫展露出笑容,放鬆身體,任由對方對自己為所欲為。

巴奇的笑容讓史蒂夫下定了決心,於是他輕吻著巴奇的鎖骨,雙手揉捏著充滿彈性的渾圓臀肉,慢慢將手指伸入了巴奇的臀縫間。

「我要試著進去了……如果會痛就跟我說……」

巴奇看著他,無意識地歪著頭,似笑非笑地問:「你會停下?」

「……我會放輕力道。」

在史蒂夫這麼說完後兩人都看著彼此笑出了聲,他們都知道史蒂夫不可能停得下來,更何況巴奇也不願意史蒂夫停下。

臉上掛著微笑,與同樣微笑著的巴奇額頭相抵,史蒂夫就著他剛才解放的精液,在緊閉著的皺褶處按摩了一會,直到感覺沒那麼緊繃了,他才將手指緩緩刺入了巴奇的後穴內。

「唔……」

潤滑不足的情況下,緊窄的腸道被異物侵入的撕裂感讓巴奇身子一僵,曲起了身體,右手抱著寬大的背,將頭埋在史蒂夫的肩膀上,想要忍耐卻還是無法不微微打顫。

隨著史蒂夫的手指更加深入,並加上了擺弄跟抽送的動作,巴奇的身軀不由自主地隨之顫慄抽搐,微啟的唇中不斷流洩出帶著痛苦的低喘跟嗚咽。

「啊……嗯……」

聆聽著巴奇難耐的呻吟,看著巴奇蹙著眉心,忍著情慾跟痛苦的緋紅臉龐,史蒂夫心理的激動難以形容,下意識地將臉埋入巴奇仰起的脖子間,史蒂夫可以從巴奇隨意披散在頸間的汗濕髮絲中嗅聞得到泥土、薔薇跟陽光的芬芳,彷彿巴奇本身就是一朵盛開的薔薇,正要被自己擷取。

視覺、聽覺跟嗅覺都被巴奇的魅力折服,來自內部猛烈升起的亢奮驅使著史蒂夫的慾望本能,在確認巴奇足夠接納自己之後,就抽出了手指,衝動地扶著自己硬得發燙的凶器,對準那處還在收縮顫抖的小小肉洞,一口氣捅了進去。

「嗚啊……!」

狹小的肉穴突然被碩大的肉棒硬生生撞了開來的撕裂疼痛讓巴奇瞪大了雙眼,繃緊了身子,整個人弓得像拉滿的弦,仰頭發出了痛呼。

「抱歉……巴奇……」

史蒂夫可以從巴奇的反應,以及緊得幾乎讓他難以動彈的內部中感覺到他的痛苦,於是他停了下來,抱著歉意輕輕按摩著他的腰,以及後穴被迫吞入自身欲望的入口四周,試圖讓他放送下來,不再那麼難受。

肩膀激烈起伏,敏感的入口處被撐得難受,再加上史蒂夫的手指撫過的刺激,引得巴奇渾身顫抖不已,眼淚忍不住從緊閉的眼眸中滴落。

「嗚……啊……」

史蒂夫心疼得連聲道歉,並吻著他眼角的淚水跟紅通通的臉頰,最後停在他顫抖的唇瓣上,舔舐著他的唇瓣及口腔內部的黏膜,另一隻手也不忘溫柔套弄著巴奇的性器。

慢慢地,在史蒂夫多方面的溫柔愛撫下,撕裂般的痛楚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酸酸麻麻的感受,從被撐開來的內部隨著脈搏的跳動而一陣一陣地蔓延開來。

「嗯……」

不可思議的快感讓巴奇忍不住嘆出了甜蜜的氣息,揪住了史蒂夫的背,輕聲對他說:「別再道歉了……動一動……」

於是,等到了巴奇允許的史蒂夫開始了律動。緩慢的進出隨著巴奇內部的適應跟肉體上的歡喜反應,越發激烈快速。

「舒服嗎……?」溫柔地低聲問著,史蒂夫抓著巴奇的腰,猛力抽插頂撞,將自身更加往那處銷魂的天堂送入。

「唔……啊……嗯嗯……」

胡亂地點著頭,不斷被大力幹進深處的衝擊跟酥麻讓巴奇忍不住顫抖著弓起了腰,眉心蹙起,因強烈的歡愉跟些許的酸脹疼痛而低喘伸吟。

被史蒂夫侵入的感覺很疼卻也很舒服,巴奇除了用唯一剩下的右手用力抱著史蒂夫,承受著他帶給自己的痛苦歡愉之外,什麼都無法去做。

猛烈抽插著巴奇,低頭含著在自己眼前上下晃動的乳尖,史蒂夫含糊不清地低聲告白:「我愛你,巴奇……」

「我知道……我也……啊……」即使身軀不斷被大力搖晃,性感帶被挑弄著,超乎想像的快感不斷襲來,巴奇也努力地回應著史蒂夫,「我也……嗯啊……愛你……」

或許是因為有一點中暑,巴奇覺得腦袋昏昏沉沉地,那麼說起來他剛才就有點暈眩的狀況,史蒂夫是如此激烈地搖晃著他,再加上來自體內的強烈快感,在溫熱的體液在自身內部擴散開來的滿足感中,巴奇不知不覺失去了意識。

「唔……」

當巴奇從舒適的床上以及瀰漫全身的酥麻酸痛感醒來時,他先是眨了眨眼,試著從朦朧的腦袋中回想,接著腰間被一雙有力的手臂圈住的感受讓他很快就想起他跟史蒂夫之間的情事,臉上不禁浮現出幸福甜蜜的笑容。

從腦袋的記憶及身體的感覺,巴奇大概能猜測在自己昏睡過去之後,史蒂夫幫自己做過了清理,心中充滿了溫暖,忍不住轉過身,想要看看史蒂夫的睡臉,沒想卻望見了一雙深情凝視著自己的藍色眼眸。

「史蒂夫……」

那雙蔚藍中的情感實在太過深切,巴奇心尖一顫,幾乎哽住了呼吸。

「我很抱歉,巴奇……」

那麼說著的史蒂夫表情看起來很悲傷自責,讓巴奇也跟著難受了起來,好不容易才開口低問:「……為什麼要道歉?」

史蒂夫沒有回答,只是低頭吻住了巴奇的唇。

即使明知這麼作是錯誤的,但對史蒂夫來說,巴奇是他的唯一的花,是他無法失去的靈魂的一部分,他會永遠將他守護在這間為他打造的舒適溫室裡,直到生命的盡頭。

 

 

 

 

 

 

 

 

 

End.

 

 

 

 

___

 

 

 

 

 

結果園藝師其實是史蒂夫,巴奇是他珍貴且唯一的薔薇花,他摘下了曾經自由在外盛開的他、然後將他軟禁在一手打造的溫室中,而巴奇自己完全沒意識到的HE結局(咦

 

 

 

 

 

巴奇失憶前的想法其實很單純,他接受了史蒂夫的愛,也愛史蒂夫,只是因為害羞不好意思說出口,剛上過床的隔天若無其事的模樣,只是因為他不覺得他跟史蒂夫會因為上了床而改變什麼,他們相愛相擁,同時也依然還是親友跟生意上的同伴,一點都不需要改變。

失憶後更單純了:你想上我,那就來吧(

也就是說一切糾結完全只是史蒂夫自己想得太多了(

 

順說,其實在我的腦袋裡有很龐大的裏設定,從他們兩人的過去,比如怎麼相遇、相知,以及一起從孤兒院離開後,如何從兩手空空白手起家攜手創建一個財團,如果整理一下也是一個長篇故事了,但這是開車的企劃,不能寫太長,而且我知道沒人想看開車以外的故事,所以就這樣留在我的腦裡就好XD

 

 

 

 

 

 

最後,更是完全不重要(但我就是想提一下XD)

標題名稱來自於『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也就是上篇開頭裡巴奇哼的歌,聽過這首歌的人應該就會知道這是愛爾蘭詩人葉慈的詩,後人為之譜曲後成了現在流行的版本。

有些翻譯成『漫步莎莉園』,其實salley是愛爾蘭詞彙裡的一種柳樹,而柳樹街剛好是布魯克林高地區裡最富裕的一條街,讓這首歌更適合這篇故事了。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
漫步在柳園深處,我的摯愛與我曾經相遇。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她穿越柳園間,用她那如雪般白皙的小腳。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她囑咐我要愛得輕鬆自在,如同新葉在枝椏萌芽。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with her would not agree.
但我當時太年輕愚蠢,不曾仔細聆聽她的話語。

In a field by the river my love and I did stand,
在河畔的田野上,我的摯愛與我曾經駐足。

And on my leaning shoulder she laid her snow-white hand.
她依靠在我的肩膀,用她那如雪般白皙的小手。

She bid me take life easy, as the grass grows on the weirs;
她囑咐我要活得輕鬆自然,如同青草在堤岸滋長。

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 and now i m full of tears.
但我當時太年輕愚蠢,如今熱淚盈眶。

雖然是巴奇哼唱的,不過其實應該算是這篇裡史蒂夫的心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