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Down by the Gardens(上)

又名:溫柔總裁俏園丁(咦

感謝云鲤鲤鱼太太特地私信邀請我參加這個開車活動,還幫不敢加群的我抽了籤,抽到的題目是總裁與園藝師那麼萌的梗,於是趕完新刊就馬上來寫了,希望太太還喜歡~

不小心寫太長所以分成上下篇XD

上篇還沒開車,不過有史蒂夫喊著巴奇名字DIY被巴奇偷看到的奇怪橋段,還請注意

 

 

___

 

 

 

布魯克林高地區的柳樹街上,屹立著一處廣闊的花園豪宅。

即使以當地的標準來看,這棟從圍牆入口幾乎看不見主屋,光是圍繞著四周的花園就占地約3000平方英尺的豪宅也算是相當豪奢。

這間豪宅直到一年多前,被快速竄起的羅傑斯財團年輕創辦人兼總裁,現年二十八歲的史蒂夫‧羅傑斯買下並重新整理過後入住為止,大概被空置荒廢了有將近十五年。

由於史蒂夫只讓人整理內部裝潢,外關幾乎保留了原貌,所以不管是圍牆還是主屋,都是維持著傳統造型,可以感受這棟豪宅曾經歷過的悠長歲月。

而從圍牆內直到主屋的一大片花園,是這附近最華麗精緻,又壯闊的美景。

裡頭不僅依照四季變化規畫了不同的花卉區、種植著不同特色的常青草木,還有幾間溫室以及生長著豐富水生植物的水池,水池中央還佇立著一尊扶著水瓶的仿希臘風格仙女雕塑。

如此廣闊的花園史蒂夫只交給一個人全權負責,而且不管那個人想要做什麼,都不用事先取得史蒂夫的同意。

「漫步在柳園深處,我的摯愛與我曾經相遇……」

偌大的花園內,薔薇園區的一角,一名戴著寬大草帽的高壯青年正哼著歌。

草帽下棕色的及肩長髮隨性地紮在腦後,藍綠色的長圍裙套在一身短袖的白色襯衣上,下身穿著灰藍色長褲以及塑膠雨鞋,蹲在長滿了白色薔薇的灌木叢前。

雖然他的左手從左肩以下整條缺失,但他依然一派悠閒地哼著歌,靈活地運用著戴著麻布手套的右手,使用園藝用的大型剪刀修剪枝椏。

「她穿越柳園間,用她那如雪般白皙的小腳。」午後三時的溫暖陽光斜斜地照射著他,草帽的陰影也遮不住青年臉上輕鬆的表情,輕聲歌唱著,「她囑咐我要愛得輕鬆自在,如同新葉在枝椏萌芽。」

歌唱間,專心修剪薔薇的他並沒注意到有一個比他更加高大的人影悄悄地來到他身後,伸出雙手從灌木叢上盛開的白色薔薇中摘下一朵,放到了棕髮青年的草帽上,並接唱對方唱到一半的歌曲,只不過把歌詞裡的『她』改成了『他』。

「但我當時太年輕愚蠢,不曾仔細聆聽他的話語。 」

聽到低沉厚實的歌聲,青年抬起頭,露出驚喜的笑容,喊著站在他面前微笑的金髮青年,同時也是這棟豪宅的主人史蒂夫‧羅傑斯的名字。

「史蒂夫!」

「我回來了,巴奇。」

看到青年燦爛的笑容,史蒂夫也情不自禁地加深了臉上的笑容,並彎下腰對他稱為巴奇的青年伸出了右手。

將手中的剪刀放到一旁的草地上,巴奇笑著回握住史蒂夫的手,藉他的力站起身後,眼前一陣暈眩讓他身軀搖晃了一下。

史蒂夫連忙扶住了他的肩膀,並順勢將他摟在胸前,關心地問道:「你還好嗎?」

「沒事,只是蹲太久,」很快就恢復的巴奇只是輕輕搖頭後,看向近在眼前西裝筆挺的史蒂夫,「今天怎麼那麼早回來?」

「因為想你。」

說著看似玩笑的甜言蜜語,史蒂夫臉上真誠的溫柔笑容讓巴奇心臟漏跳了一拍,趕緊低下頭用寬大的草帽遮住燥熱的臉,卻沒有推開史蒂夫,只是小聲低問:「不是早上才一起吃過早餐?」

史蒂夫臉上浮現微笑,將視線放在自己剛才插在巴奇草帽上的白色薔薇上,回答巴奇的疑問。

「剛才的午餐會議吃到的冷牛肉三明治讓我想起你做的熱騰騰早餐有多好吃,特別是你手工製作的桃子果醬搭配現烤的格子鬆餅,於是會議結束我就忍不住回來了。」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先是因為被稱讚而開心,但因喜悅而發亮的眼眸很快就暗了下來。

「桃子果醬今早已經吃完了……而且昨天有幾隻小浣熊跑進花園來,我看他們好像餓壞了,所以我就把剩下的大部分桃子給他們了。」垂下了眼,巴奇充滿歉意地對史蒂夫解釋,「是還有幾顆剩下的,但數量不多做不了果醬,頂多作成果泥……」

「沒關係,那我們直接吃新鮮的桃子也行。」說著,史蒂夫笑了笑,輕拍巴奇的肩膀,「你不用為你的善良道歉。」

「史蒂夫……」

望著史蒂夫溫柔的眼眸,巴奇心裡湧上了溫暖的麻癢感、不可思議的疑問以及對史蒂夫的虧欠及感謝。

對巴奇來說,眼前這個主動收留並放任失去了記憶又少了一隻手臂,除了負責照顧花花草草跟料理三餐外以外什麼都幫不上忙的自己在這棟豪宅裡自由生活的史蒂夫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而且史蒂夫總是對巴奇很溫柔體貼,比如說像現在--

「我想吃你做的桃子果泥,而且今天你也該休息了。」

一邊說著,史蒂夫加強了摟著他肩膀的力道,低頭對巴奇露出微笑。

史蒂夫的笑容讓巴奇心裡又酸又痛又甜,明明史蒂夫才是最辛苦的那一個,他根本沒做多少事,比如說今天他也不過就是在早上幫史蒂夫做了早餐,然後在目送史蒂夫出門之後在花園裡禮閒晃了一會,修剪樹枝、採摘成熟的果實。

要不是自己失去了記憶跟雙手,史蒂夫就不會那麼辛苦,他可以在史蒂夫身邊幫忙,分擔他的辛勞,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能一個人待在這座豪華宅第內,掛個名義上的園藝師,實則被史蒂夫養著。

現在的巴奇並沒有記憶--更正確來說,他最早的記憶,是半年前在醫院的加護病房中醒來,全身都包紮著繃帶,痛得全身動彈不得,特別是左肩以下被重重包紮的斷面處,更像是火燒般的疼。

而當時史蒂夫只是握著他的手,坐在床邊,雙眼紅腫,哭得像是剛經歷過生離死別。

當巴奇好不容易才咬牙忍痛對史蒂夫開口問起他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之後,雖然自己全身都疼得要命,但史蒂夫那張扭曲得看起來比自己還要痛苦難受的表情讓巴奇心都揪了起來,立刻後悔自己問了蠢問題。

所以除了自己跟史蒂夫的名字以外,關於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及過去,是在巴奇傷勢好得差不多之後,才由終於冷靜下來的史蒂夫一點一點慢慢對巴奇說明。

據史蒂夫所說,他們兩人都沒有家人,從小一起在同一間孤兒院長大,是最要好的親友,很小的時候兩人就一起互相勉勵、努力打拼,好不容易共同攜手創建了一間以藝術起家的跨領域企業財團,一切正要開始苦盡甘來的時候,巴奇卻在幫史蒂夫談好一筆重大生意後出了嚴重的車禍。

盡管重傷失憶又肢體殘缺,但史蒂夫紅著眼眶要巴奇不用擔心,他們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就算巴奇什麼都想不起來,他都會照顧他一輩子。

不久,巴奇就了解到史蒂夫的決心是多麼真摯。

在史蒂夫砸下大筆醫藥費,又幾乎天天住在醫院裡的親自照護下,巴奇傷勢痊癒得很快,即將出院前史蒂夫就買下了這棟花園豪宅,並握著巴奇的手,含著眼淚對他說這間房子是巴奇以前一直跟史蒂夫提起過總有一天想要住進去的,從今以後他們就一起住在那兒,慢慢等待巴奇的傷勢及記憶恢復。

看著史蒂夫淚眼中的誠摯情感,巴奇當然很驚喜也很欣慰,史蒂夫的所有言行都讓即使沒有記憶的巴奇,也能清楚明白到史蒂夫跟自己曾經是多麼親密的友人。

然而剛開始巴奇的選擇是謝謝史蒂夫的好意,但他想要自己一個人住。

一來自己失去了所有記憶、二來又少了左手,身上還殘留著傷,不時依然會酸痛的情況下,覺得自己會拖累史蒂夫而一再婉拒。

但無論巴奇怎麼拒絕,史蒂夫都不氣餒,反而更加強烈堅持,最終在史蒂夫哭喪著臉表示巴奇不住沒關係,他住哪他就一起住哪的孩子氣威脅下,巴奇還是在出院後跟史蒂夫一起住了進來。

剛開始巴奇並沒有事做,因為史蒂夫只要巴奇還活著就好,其他事都不用他煩惱。

但每天無所事事,史蒂夫出門之後就只剩自己一個人空對著偌大的豪宅跟花園,巴奇心裡難免空虛又惶然,卻又不好跟史蒂夫說。

還好似乎是很快就察覺到巴奇的心理負擔,所以史蒂夫在他們搬進來的第三天就對巴奇表示這整座花園以及自己的三餐都交給他全權負責,而巴奇理所當然地接受這份職責,並且做得很好。

巴奇會利用花園種植些辛香料、蔬菜及水果,然後用現摘的新鮮食材替史蒂夫料理三餐,不時還有點心,至於肉食海鮮五穀雜糧等,只要打電話就會有專人送來,而帳單都是直接交給史蒂夫處理。

而一般來說像這麼大的豪宅都會僱請佣人,但史蒂夫除了每週兩次會有專人前來打掃以外,從來沒有讓別人進入他們的圍牆內。

所以自從他們一起住進來之後,除了史蒂夫以外,巴奇就很少再見到其他人。

有時候,站在花園裡被花草樹木簇擁著,巴奇會錯覺自己像是花園植物的一部分,只有當史蒂夫回來笑著跟他說話時,巴奇才會想起原來自己是人類。

不知道是否因為失去了記憶,巴奇居然覺得這樣的生活沒什麼不好,特別是看到史蒂夫的笑容時,巴奇就會想,如果像現在這樣少了一隻左手又失去記憶的自己還能讓這個人一直笑著,那也就足夠了。

兩人從薔薇園一路穿過花園慢慢散步到大門後,史蒂夫伸手用指紋打開了大門鎖。

在史蒂夫讓巴奇先進去後巴奇一邊走進他們寬敞的客廳裡,一邊取下了頭頂上的草帽,才發現自己的草帽上插了一朵白薔薇。

不用想,巴奇就馬上猜到,一定是史蒂夫給插上去的。

果不其然,他一抬起頭就望見一雙戲謔的帶笑眼神。

「你知道白薔薇的花語嗎?」低聲問著,史蒂夫輕輕微笑著將那朵白薔薇從草帽中取下,戴到了巴奇的頭上。

「……純潔的愛情?」史蒂夫的舉動讓巴奇內心一陣悸動,不知怎地壓低了聲音,小聲回答。

「還有尊敬,聖潔……以及……」凝視著巴奇,眼中目光閃動,史蒂夫欲言又止了好一會,然後低垂著睫毛,摸了摸巴奇的頭,「我忘了是什麼了。」

騙人。

看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在心中悄悄地說。

雖然史蒂夫最終並沒有說出口,但巴奇知道剩下一個是什麼,盡管他失去了關於自己的記憶,對於常識卻還很清楚。

白薔薇最深刻的含意,那就是--『你是我的。』

的確,對於一向主張他們是最要好親友的史蒂夫來說,這份含意並不太適合在他將白薔薇戴到巴奇頭上之後說出口。

然而就算史蒂夫不敢說,巴奇卻明白他們之間恐怕不只是最好的朋友那麼簡單--就算白薔薇只是史蒂夫突然想到的,沒有特別意思,那麼史蒂夫會在自慰的時候,念著巴奇的名字這件事要怎麼解釋?

那是在前幾天的深夜,巴奇睡到一半突然有點餓,於是起身想要到廚房找些吃的時候。

在經過史蒂夫的臥室前時,為了不吵到他,巴奇刻意放輕了腳步,卻意外聽到了裡頭傳來有些苦悶跟情慾的喘息,以及呼喚著自己名字的低沉嗓音。

拉長耳朵仔細聽還可以聽見肉與肉摩擦似的聲響。

巴奇先是一愣,接著馬上意會過來史蒂夫很有可能正在做什麼,整個人心臟怦怦亂跳,渾身燥熱。

驚愕之下,他明知道這麼作並不道德,但他內心掙扎許久,最後還是忍不住趴到了地板上,透過一點門縫,往內窺視。

只見關上了大燈的臥室內,床頭燈正清楚地照耀出史蒂夫解開了褲頭坐在床上,右手握著勃起的陰莖,正在快速地上下套弄。

最讓巴奇吃驚的,是史蒂夫左手握著並舉到鼻前嗅聞的深紅色髮圈。

那曾經是巴奇最愛用的髮圈,後來因為被樹枝勾破了,只好忍痛扔到了垃圾桶裡--為什麼會在史蒂夫手裡?為什麼……他會聞著髮圈的味道、喊著自己的名字自慰?

當巴奇回過神來時,他也在門外,看著史蒂夫自慰的畫面而撫慰著自己亢奮的慾望,並且隔著一道門跟史蒂夫同時解放。

所以,既然史蒂夫會念著自己的名字、聞著自己的髮圈自慰,那麼,他們之間是不是真的像史蒂夫所說的那樣,只是最要好的朋友而已?

而發現了這一點,卻完全不感到厭惡,甚至還很開心的自己,又是對史蒂夫抱持著什麼樣的感情?

這幾天這些疑問都在巴奇的腦袋裡團團轉,讓他很是煩惱,不曉得究竟自己該不該對史蒂夫詢問他們之間的事。

現在,巴奇知道答案即將呼之欲出。

「……你忘了的話,」低聲問著,巴奇解下了圍裙,凝視著史蒂夫的臉頰上雖然飛起了紅潮,表情相當認真,「也許只要你開口,就能得到答案。」

「巴奇……」

史蒂夫睜大了雙眼,看著巴奇,猶疑了好一會才問道:「如果我開口了,答案會不會是我所希望得到的?」

「……你想知道,就不要只是聞我的髮圈,」低聲說著,巴奇伸手到腦後將自己的髮圈解了開來,遞到史蒂夫面前,「過來,吻我。」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將視線在巴奇在他手中的髮圈來回,然後在巴奇的注視中,終於拉過了他的手,將巴奇擁入懷中,俯身吻住了他。

 

 

 

 

 

 

 

TBC

 

 

 

___

 

 

 

這其實不是總裁跟園藝師,是國王跟他深宮裡的王后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