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8)完結

前面章節: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七千字的結局,前面所有的虐都是為了結局的甜。

(不過還是為了貫穿主題讓巴奇流血史蒂夫流淚了(你(放心,只是刮鬍子流血而已(。

有小小小肉湯

___

 

 

 

春末夏初的破曉時分,布魯克林一處平凡的公寓裡,史蒂夫跟巴奇小而溫馨的臥房內,金髮與棕髮的兩名青年面對面躺在舒適柔軟的床鋪上。

一手環抱著巴奇的肩膀,雙眼閉著的史蒂夫側著身體,朝向巴奇的面上表情相當柔和。

以史蒂夫的手臂當做枕頭的巴奇也閉著雙眼,睡得很安穩,微翹的嘴角浮現著笑意。

和徐暖風從敞開的窗外吹撫著窗簾,清晨的陽光剛從搖動的簾布中灑落寢室的木質地板上,史蒂夫就睜開了眼睛,與懷中同樣睜開眼睛望著自己的巴奇相視而笑。

「早安,巴奇。」

「早安,史蒂夫。」

微笑著對彼此道完早安後,兩人不約而同地一個抬頭一個俯首,先在彼此的臉頰上輕輕一吻,接著同時吻在了對方帶笑的唇上。

在這個親暱不帶有任何情慾的吻後,兩人一前一後地下了床,一起走到浴室裡,並肩站在洗臉台前刷牙梳洗。

鏡子內的他們精神奕奕、氣色紅潤,一點都看不出來兩人昨晚其實一整夜都沒睡,但他們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疲累的神情,反而充滿著光輝的神采。

說是一夜沒睡,而且他們還是相愛的伴侶,卻沒有做些什麼情侶之間會做的事,就真的只是蓋棉被純聊天。

因為今天對他們倆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日子。

兩人昨晚很早就躺在了床上,但關上了燈之後,閉著雙眼依偎在彼此身旁,心裡滿是期待與興奮的他們怎麼也無法入眠,於是兩人握著彼此的手,斷斷續續地聊起了過去的回憶,關於現在的期許,以及面對未來的盼望。

他們之間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可以跟彼此分享,於是不知不覺間,他們在一夜未眠的情況下,迎來了一生僅有一次的大日子。

一切是如此平靜祥和,很多事情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但他們都明白,過去他們彼此身上都經歷過什麼,而且無論如何,他們都會一同肩負,攜手走未來的路。

現在他倆正忙著將自己打理好,想要用最佳的狀態在人生最重要的里程碑中留下最美好的回憶。

「唔……」

忽然間,滿嘴泡沫的巴奇皺起了眉,,左手摩娑著自己被刮鬍膏的泡沫占據的下巴,右手握著傳統刮鬍刀--他跟史蒂夫直到現在依然還不習慣使用電動刮鬍刀--輕聲發出困擾的低吟。

盡管相當小聲,史蒂夫還是立刻轉頭過去關心。

「怎麼了?」

看了看史蒂夫早已刮除整潔並抹上了刮鬍水的光滑臉龐,巴奇苦笑地嘟噥著:「沒事,只是太久沒自己刮鬍子了,都生疏了。」

其實不用巴奇說,史蒂夫剛轉頭就馬上發現到巴奇嘴邊原本白色的泡沫染上了令他心下一緊的鮮紅,連忙用毛巾沾了大量清水後,覆在巴奇的嘴邊。

「等血止住之後先消毒上藥,」心疼得臉都皺在了一起,史蒂夫低沉的聲音有著隱藏不住的溫柔,「今天刮鬍子的事還是讓我來幫你吧。」

隔著毛巾也能感受到覆在自己嘴邊微微顫抖的掌心溫度,看著史蒂夫濕潤眼眸中關切的神情,內心感到暖暖癢癢的巴奇輕輕點了點頭。

史蒂夫壓著巴奇臉上的毛巾,帶他走出浴室來到臥室的床上坐著,拉起他的左手代替自己的手後,對巴奇表示他要去拿醫藥箱就起身往客廳走去。

望著史蒂夫的背影,巴奇悄悄嘆了一口氣,臉上表情有著酸甜酥麻的不滿。

看樣子,就算巴奇的無痛症已經痊癒,史蒂夫的淚腺崩壞症還是沒那麼容易治好,更不用說他對巴奇的過保護了。

原本在發現了巴奇的無痛症之後,為了怕巴奇會不小心刮傷自己,他的鬍子都是由史蒂夫承包的,不過自從前幾天巴奇的痛覺恢復之後,巴奇就主張可以自己來,史蒂夫盡管依然無法不擔心,但他選擇尊重巴奇。

只是或許是因為之前失去了太久的痛覺,現在的巴奇對於疼痛變得相當敏感,雖然他平常為了不讓史蒂夫擔心已經盡量忍耐,但就算剛才那樣,稍微被刮鬍刀片刮一下都會讓巴奇即使史蒂夫在旁邊都會疼得忍不住驚呼出聲。

明明他之前無論受了多重的傷眼皮都不會跳一下的。

巴奇有些不甘心地咬了咬牙,倒也不是說他希望就那樣一直失去痛覺,但是他更不希望痛覺變得太過敏感,這樣一來對身為復仇者一員的他來說許多事情都會很不方便。

盡管布魯斯在替巴奇做過檢查後表示或許是因為神經元剛開始重新連結,難免需要一段適應期,應該過幾個月後就會好得多了,但……

「巴奇,覺得如何?還會痛嗎?」

想到一半,捧著醫藥箱回來的史蒂夫打斷了巴奇的思考,雖然還是覺得刺痛,但巴奇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讓我看看,」走到巴奇面前蹲下後,史蒂夫將醫藥箱放在一旁,然後伸手放到了巴奇臉上的毛巾上,輕輕抓起,「血止了嗎?」

只見巴奇右邊嘴角處的刮出了一道口的鬍渣內一道鮮紅色的細痕,多虧了超級血清帶來的自癒力,除了傷口本身以外傷口四周也有些紅腫,但已不再滲血。

鬆了一口氣的史蒂夫將沾染了血跡的毛巾放在一旁,打開醫藥箱從中取出急救用品,俐落地替巴奇處理起傷口。

傷口碰到了消毒藥水時的刺激讓巴奇嘶地一聲抽了一口冷氣,史蒂夫手一震,滿臉擔心地看向巴奇,輕聲問:「很疼?」

「沒事。」對史蒂夫搖著頭,巴奇咬了咬牙,在心中暗罵自己怎麼連那麼一點小傷小痛都忍耐不了,「只是有點刺刺的,你也知道……我最近比較敏感。」

巴奇刻意強調『敏感』兩個字,別有深意的話語讓史蒂夫不禁想起了一些事,臉上有些升起了潮紅,笑了笑,「那就好,你再忍耐一下,很快就好。」

消毒完並塗上消炎抗菌的藥膏,史蒂夫剪下一塊紗布貼在巴奇的傷口上,做出了滿意的表情。

巴奇翻了翻白眼,「今天可是我們舉行婚禮的日子,臉上貼一堆東西能看嗎?」

緊接著,史蒂夫還來不及出聲阻止,巴奇就一抬手將自己臉上的紗布撕了下來,「不過就是道細小的口子,很快就能癒合了。」

「但是……」

「好了,史蒂薇,你到底要不要幫我刮鬍子?」伸出雙手環住史蒂夫的肩膀,巴奇瞇起雙眼,低笑著,「再不快點就要趕不上我們的婚禮了。」

近距離望著巴奇帶笑的眼眸,史蒂夫瞬間心臟顫動,在做出思考前身體就像是有自我意識般地俯身吻住了巴奇微微噘起的唇。

面對突如其來的吻,巴奇先是瞪大了雙眼,但很快他就做出了熱情的回應,勾著史蒂夫的背往後施力,讓他跟著自己一起倒在床鋪上。

被史蒂夫溫熱濕軟的舌肉舔過敏感的口腔內部,巴奇只覺得陣陣舒爽的甜美顫慄不斷湧上,從未感受過的快樂與歡愉讓他渾身燥熱不已,難耐地扭動著身子,像是在對史蒂夫要求更多更深入的刺激。

「嗯……」

明明剛才說過要趕不上婚禮的是巴奇自己,但現在巴奇卻一邊與史蒂夫唇舌交纏著,一邊主動地敞開雙腿,好讓史蒂夫能卡入自己的雙腿間。

即使隔著睡褲,當兩人火熱的慾望抵在一起互相摩蹭著的同時,巴奇感到了如電流般的快感襲擊而來,身軀猛地一震,仰頭發出一聲高亢的尖叫。

「啊!」

巴奇的反應讓史蒂夫趕緊往後退,當他看到巴奇股間溽濕的深色水漬時,微訝的表情稍縱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擔心跟理解的表情。

急促低喘著,巴奇用雙手掩蓋住因羞恥而脹紅的臉,咬住了下唇,沮喪地喃喃低語:「該死……史蒂夫……我……」

史蒂夫只是一手抵在巴奇頭兩旁的床墊上,一手輕輕拉開他的手,在被他自己咬出齒痕的唇上溫柔舔吻,「沒事……這不是你的問題……」

巴奇敏感的不只是痛覺而已,以至於就算史蒂夫輕輕撫弄他的性感處,就能讓巴奇輕而易舉地嚐到快感,更不用說是性器上直接的刺激了,幾乎是稍微碰觸一下就能夠讓他攀上顛峰。

事實上,一直渴望能從身體內部感受著史蒂夫的巴奇在他們從史塔克大樓回家之後,休息了一晚,就立刻對史蒂夫提出了做愛的要求。

這次不再是為了治療,而只是單純為了相愛。

然而,從親吻的時候開始巴奇就覺得不大對勁,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那種令他渾身酥軟幾乎抬不起手的快感,而當史蒂夫的手指摸上他胸前的突起時,近乎可怕的快感迫使巴奇全身顫抖地哭喊,不只是巴奇自己,連史蒂夫自己受到了不小驚嚇。

他們之前幾次的性行為巴奇都沒有過如此激烈的反應,就像剛才,隔著布料的性器接觸就讓巴奇達到了高潮,他們都無法想像,光只是這樣輕微的接觸就讓巴奇的反應如此劇烈,要是真槍實彈插入的話……

這也是他們在巴奇恢復痛覺之後,回到家中至今一個禮拜,除了第二晚有嘗試過,就沒有再做愛的原因。

即使他們都很渴望著彼此,但最重要的不只是肉體的結合,而是心靈上的契合。

「等你的感覺不再那麼敏感了,我們再來好好做愛,」擁抱著巴奇,史蒂夫柔聲地安慰著他,「我們還有很多很多時間,不用那麼焦急。」

「……嗯。」

感受著史蒂夫的溫柔體貼,巴奇終於露出了笑容,輕輕點了點頭後,一雙閃動著晶亮水光的灰藍深深凝望著史蒂夫,好一會才開口,低聲說:「史蒂夫……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你一直都是我的英雄?」

「你說過了,巴奇……你還說,我是指引你的那顆星,」史蒂夫輕輕握住了巴奇的手,覆上自己的左胸,「但,對我來說……你才是那道總是能在黑暗中照耀著我,指引我走向正確道路的光明。」

望著史蒂夫微笑著,淚水卻不斷從眼中滿溢而出的景象,巴奇的心感到既酸疼卻又甜蜜,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將史蒂夫因淚水而濕熱的臉捧在自己胸前,柔聲低語:「……我還有沒有跟你說過,你的眼淚總是下在我的心臟上?」

史蒂夫身軀震動,抬起頭看向巴奇,看著他含著淚水微微一笑,「我不是抱怨,史蒂夫……我曾經忘了疼痛,也忘了怎麼哭……多虧有你幫我保留著我的記憶……代替了我承受我的痛苦……謝謝你,謝謝你一直陪著我。」

望著巴奇眼中落下的淚水滑過他往上揚起的嘴角,史蒂夫有太多的話想回應巴奇,但當他張開了顫抖的嘴唇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露出像是笑又像是哭的表情。

兩人互相對望的表情竟是如此相似,現在這一刻,再沒有任何東西比從對方那雙深情的眼眸中所落下的透明液體還要令他們彼此感到愛的悸動與被愛的幸福。

一時之間,捨不得分開來的兩人只是躺在床上緊擁著彼此,閉著雙眼,即使眼淚早已止住也貪戀著彼此的體溫。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間,從史蒂夫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起的鈴聲使得兩人身軀同時一震,很有默契地看向床頭櫃上的手機,接著又用紅腫的眼睛對望,露出無奈的苦笑。

在史蒂夫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巴奇,伸手拿起手機並滑開通話鍵後,從中傳出的是他們都很熟悉的帶著輕挑語氣的男聲。

「早啊,我應該沒打擾到什麼好事吧?準備好了嗎?我跟布魯斯可是準備好要當個稱職的伴郎,連服裝都特地挑最低調的款式,喔,當然,雖然低調可也不是那種網路上隨便可以買到的便宜貨,都是特地量身打造只為了參加你跟巴奇的婚禮,這可是……」

「多謝你的好意,東尼,我們正在準備,」打斷了東尼連珠砲似的話語,史蒂夫簡潔有力地對手機另一頭說:「婚禮是在中午,你們不用那麼趕,慢慢來就好,也替我傳達給山姆他們。」

切斷手機通話後,史蒂夫將視線移往巴奇身上,苦笑著聳了聳肩,巴奇也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從床上起身,然後從另一邊的床頭櫃上拿起自己的手機,當看到裡頭塞滿了從布魯斯、克林特等人傳來的關於今天中午婚禮的大量訊息時,不禁失笑。

「老天,你看看,」巴奇將手機畫面朝向史蒂夫上下晃動著,面露微笑,「他們看起來一個個比我們都還緊張。」

看著巴奇臉上真誠的喜悅,史蒂夫也發自內心地笑著對巴奇說:「我們有一群好朋友,巴奇。」

原本他們並沒有想要打擾其他人,只想在住家附近的教區小教堂內舉行一個僅有兩人的婚禮,連主持婚禮的神父都不需要,他們只是希望在上帝面前交換戒指,並對彼此許下終生的承諾。

其實對他們來說,或許連上帝也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們所要宣誓的對象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就是現在身旁這個即將與自己攜手踏上未來道路的男人。

所以一開始史蒂夫跟巴奇都沒跟任何人提過他們想要舉行婚禮,因為他們早就被神盾局『不小心』登記結婚,也就是說不管有沒有婚禮他們都已經是一對合法夫夫,婚禮只是一種形式,本來就只是史蒂夫想要補償自己什麼都沒為巴奇做過的一種歉意與心願。

然而當娜塔莎、克林特、山姆、索爾還有尼克他們從東尼那裡得知巴奇恢復了痛覺與記憶之後,紛紛趕到了史塔克大樓,只為了給巴奇還有史蒂夫致上慶賀,大夥高興之餘就喝了不少酒,其中包括索爾從仙宮帶來的。

雖然史蒂夫跟巴奇喝得不多,再加上本來就因為血清的因素不怎麼能喝醉,但是當他們面對了一大群醉漢,清醒的只有他們兩人(賈維斯也算在內的話,就是三人了)話題不知不覺間就被帶著走,並轉移到了史蒂夫跟巴奇的婚禮上頭。

於是,在一群人起鬨之下,也不管當事人的婉拒,他們毅然決定要給史蒂夫跟巴奇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特別是對於婚禮的場所應該辦在哪,東尼跟索爾相當熱烈,爭執不下,東尼堅持要租下法國巴黎聖母院,索爾表示要帶他們到阿斯加德的神殿。

就連史蒂夫跟巴奇表示多謝他們的好意,只不過不管是巴黎聖母院還是阿斯加德的神殿對他們來說都太超乎想像,他們所希望的,只是在住家付近的小教堂舉行一個小小的婚禮就好也沒用,反而被東尼誇張地大呼小叫著什麼「老冰棍就是老冰棍!太不解風情了,要知道在巴黎聖母院結婚可是多少新娘的夢想啊!」以及索爾的「阿斯加德的神殿不是隨便就可以踏入的,只有你們,吾友,能夠得到父王奧丁的祝福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還好,東尼跟索爾爭執到最後,在布魯斯扶著鏡框,眼泛綠光的一句,「這是當事人的終身大事,麻煩兩位讓他們自己決定。」後,以雙雙棄權畫下了句點。

結果,在史蒂夫跟巴奇的堅持下,他們遲來的在住家付近的小教堂中的婚禮雖然不再是只有他們兩人的,卻是個只有極少數復仇者同伴參加的溫馨婚禮。

每次回想起當時的場景,他們都會感到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同時更多的還是對同伴們的感謝。

而他們都明白,怎麼做才是對他們那些朋友最好的回報。

「……好啦,我們趕緊準備吧,別忘了,你還得先幫我刮鬍子。」

笑著把手機放回床頭櫃後,巴奇走到史蒂夫面前,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指了指自己嘴巴四周的鬍渣。

史蒂夫也會心一笑,同樣把手機放回去後,摟過巴奇的肩,一起走入浴室中,兩人一起把該做的梳洗打扮做完。

在閉著眼睛讓史蒂夫替自己刮好鬍子後,巴奇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本來還在煩惱傷口,還好那道傷疤本來就又細又短,如果不仔細看,基本上不會發現到那裡有一道淺淺的刮傷,於是巴奇心情很好地對史蒂夫道了謝。

接著兩人又擠在一起沖了個澡,擦乾身體、吹乾頭髮之後,巴奇將已長及肩頸的頭髮用紅色絲帶綁了起來,並幫史蒂夫將短短的金髮梳起做了簡單莊重的造型。

打開衣櫃,昨天就準備好的純白新郎禮服整齊地掛在一起。

這是他們兩人一起挑選,並互贈給對方的,就像待會即將在聖壇前交換的戒指一樣。

史蒂夫跟巴奇對望了一眼,同時浮現出羞澀與幸福的甜蜜笑容,從衣櫃中取出了禮服,不約而同地替對方穿著。

在繫上了白色領結之後,兩人凝視著彼此,一時之間竟都說不出話來。

「……巴奇,你這樣好看極了。」看傻了的史蒂夫花了好一會時間才從震撼中回過神,臉上浮現起興奮的紅潮,壓抑著激動,握起了巴奇的雙手輕聲低語。

「你才好看極了……」巴奇也紅著臉,雙眼閃著激動的光彩,讚嘆地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笑得燦爛如花,「不愧是我的丈夫。」

兩人像是一對傻瓜情侶般欣賞著自己丈夫的英俊美貌,既想立刻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又想一輩子待在這裡,只讓自己獨佔。

好一會,他們深深地吻上了彼此。

然後,在終於要出門前,巴奇看到了玄關旁的花瓶內的藍色小花,突然對正打算推開門的史蒂夫叫道:「等等,還有胸花,別忘了。」

傳統婚禮上,新郎會贈送新娘一束捧花,而收到了捧花的新娘會從中抽出一朵,別在新郎胸前領結的領扣中。

但巴奇跟史蒂夫都不是新娘,不需要新娘捧花,所以他們的胸花就選擇了對他們來說具有象徵意義的勿忘我。

史蒂夫跟巴奇各自從花瓶中取出一朵藍色的勿忘我,並分別插入對方左領的扣眼裡,然後用一早就準備好放在花瓶旁的安全別針將胸花別好。

替巴奇別上勿忘我後,史蒂夫許願似地低聲說著:「希望你永遠不會再忘了我。」

替史蒂夫別上勿忘我的巴奇也許願似地低聲說著:「希望我永遠不會再忘了你。」

忽然間,巴奇的手一震,反射性地縮到自己唇邊。

「巴奇!?」

史蒂夫嚇了一跳,趕緊看向巴奇的手,再看向自己的領結,當看到上頭沾上了些許血珠後,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看樣子巴奇在別上胸花的時候不小心被別針刺到了手指。

「……抱歉,史蒂夫……你的領結沾上我的血了。」

含住自己滲血的手指,盯著史蒂夫原本純白的領結上數滴鮮紅的血漬,巴奇懊惱地皺起了眉。

「不用道歉,倒是你的手傷得重不重?」但史蒂夫低頭看了一眼後,只是搖了搖頭,輕輕抓起巴奇的手腕,檢查著巴奇的手。

「被別針刺了一下而已,怎麼可能傷得多重,」看著史蒂夫蹙起的眉心,巴奇笑了笑,「含一下就好。」

「那就好……」鬆了一口氣後,史蒂夫忽然含住了巴奇滲血的食指。

「史蒂夫!?」

史蒂夫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巴奇忍不住發出了驚呼,瞪大了雙眼,滿臉通紅地看著他。

然而史蒂夫只是繼續含著,還抬起了眼,看向巴奇,含糊地說:「你不是說含一下就好?」

「我又不是要你幫我含……」

滿臉通紅地嘟噥著,巴奇瞪了故作無辜模樣的史蒂夫一眼,然後兩人同時笑出了聲。

感覺巴奇手指上的血不再滲出,史蒂夫才鬆開了巴奇的手,看向自己左胸領結處點點滴滴的血跡,輕聲低語:「……你所流的血,也都滴在我的心臟上。」

剎那間,巴奇只感到心臟一顫,幾乎難以呼吸,「……史蒂夫……」

「還好,你會覺得痛了。」

因為巴奇會感到痛了,所以剛才只受到了一點點的輕傷,如果是以前失去痛覺的時候,搞不好針都從指腹穿過了指甲,他們都還沒有察覺到。

史蒂夫發自內心那麼說時的笑容讓巴奇不禁想到,原來,能感受疼痛的感覺是如此珍貴,

感動地凝視著彼此許久,史蒂夫才想起了他們正準備要出門去參加自己的婚禮。

「……我們可不能再哭了,」史蒂夫忍住了眼淚,朝著巴奇伸出了手,笑道:「走吧,巴奇。」

點了點頭,巴奇也含淚微笑著,反握住了史蒂夫的手,走出了家門。

十指緊扣著,一身純白新郎禮服的兩人走在布魯克林的街道上,沐浴著燦爛的陽光,慢慢朝著教堂走去。

就像當年巴奇在布魯克林的小巷中對史蒂夫所說過的話一樣,他們今後也會一直牽著彼此的手,攜手步向今後的無數個未來。

 

 

 

 

 

 

 

 

 

 

 

 

 

 

End.

 

 

___

 

 

 

於是完結了。

這一篇跟前幾天完結的《Home Sweet Home》一樣也是從14年就斷斷續續連載至今,本文全篇合起來不含未公開番外超過十萬字的長篇。

終於能在個人一刷美隊2三周年前夕完結,內心有著說不出來的感慨跟激動。

在這裡也不能免俗地感謝所有看過、評論過這篇故事的人。

你們的所有回饋都是我能繼續更新下去的動力之一(當然最大動力還是對他們的愛啊)

未公開番外會是熱鬧溫馨的婚禮,以及過於敏感的巴奇努力接納史蒂夫的新婚初夜肉~有興趣收本的話可以注意一下預售訊息XD

 

 

 

 

 

 

蓋上一張互別胸花的圖最為最終結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