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21)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往結局邁進的最後一話,前面有一點虐,不過最後皆大歡喜,既然要好,就完美到底XD

 

___

 

 

史蒂夫從未想過,嬰兒的啼哭聲會如此震撼著自己的心臟,不算嘹亮、甚至可以說稍嫌微弱,卻如雷貫耳地撞擊著史蒂夫的靈魂。

這是他的孩子初次誕生於人世間的第一聲。

身為父親的本能驅使著史蒂夫,循著哭聲,以及地面怵目驚心的斑斑血跡衝到了位於急診室內的手術房外。

站在門口守候的皮特洛看到史蒂夫趕來,立刻讓了開來,史蒂夫只是快速點了個頭,匆忙表示感謝後就推開了手術室的門往裡頭衝去。

才一進去,撲鼻而來的濃重血腥味就讓史蒂夫彷彿被淋上了一大桶的冰水般,全身一震

巴奇下半身全都是血,布魯斯帶著無菌手套的雙手及手術袍上染著鮮血,他的雙手正壓在巴奇的腹部上,面色凝重,還帶著掩不住的恐慌。

東尼則站在一旁的保溫箱邊,彎下腰似乎正忙著在調整著什麼,史蒂夫可以看到在透明保溫箱中,幾乎只有巴掌大小的兩個小小嬰兒,但他沒那個心力去細細品嚐初為人父的感動及喜悅。

在史蒂夫衝進手術室裡後,布魯斯臉上閃過一絲安心的表情,但馬上又堆滿了擔心。

「……我很想說恭喜你,雙胞胎都平安出生。」東尼蓋起了保溫箱的蓋子,看向史蒂夫。

雖不像布魯斯身上的多,但東尼的雙手跟衣物同樣沾染上了暗紅色的血跡,難道沒有笑容的他在看到史蒂夫後,臉上滿是疲累沉重的神色,而他話中的含意更讓史蒂夫毛骨悚然,什麼叫做--我很想說恭喜你?

不用史蒂夫開口詢問,布魯斯焦急的高聲詢問就已經回答了他

「我很抱歉,史蒂夫,雖然我已經想辦法止血,但詹姆斯出血太嚴重,必須要緊急輸血。」一邊對史蒂夫快速解釋現在的情況,布魯斯轉頭對東尼喊道:「東尼,立刻請星期五搜尋出血庫的所在,然後麻煩馬克西莫夫的哥哥立刻去血庫中取來我剛才跟你提過的血型的血袋過來,盡快、並且越多越好!」

「星期五!聽到布魯斯的話了嗎?立刻搜尋這間醫院的血庫!」

聽到布魯斯的指示,東尼立刻行動,一邊大聲說著,一邊快步往手術門外走去,在他關上門後,手術室內,留下的史蒂夫跟布魯斯憂心忡忡地望著面色慘白的巴奇。

寶寶們還在哭,耳邊親生孩子的啼哭聲,以及眼前巴奇虛弱的模樣讓史蒂夫心亂如麻,邁起了因恐懼而僵硬,甚至有些發軟的腳步,搖搖晃晃地來到了手術台邊,握住了手術台旁巴奇無力垂下的手。

保溫箱裡躺著的是流著他跟巴奇血液的,兩個剛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小小生命。

但他的巴奇,歷經了千辛萬苦,用自身孕育出如同奇蹟般的禮物的人,卻正躺在手術台上,全身的血液不斷往外流。

史蒂夫幾乎要被冰冷的恐懼淹沒了,握著巴奇失溫的手,止不住顫抖。

躺在手術台上的巴奇意識有些模糊,聽到寶寶們的哭聲以及布魯斯跟他說孩子都平安後,放下心的他就整個人昏昏沉沉,直到他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臂被溫暖的手掌包裹住。

原本越來越緩慢的心跳突地一陣悸動,讓巴奇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映入眼簾的是史蒂夫,那張臉上快哭出來的表情刺痛了巴奇的心。

因為布魯斯之前注射的麻醉止痛劑,雖然大量失血,但他其實並不覺得痛,也許還有部分原因是他習慣了受傷,然而史蒂夫的表情卻讓巴奇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勉力睜著雙眼,心疼地看向史蒂夫那紅腫濕潤的眼眸,巴奇蠕動著嘴唇,想對史蒂夫說些什麼,但無法說話又虛弱的他最後只能發出氣若游絲的低聲嘆息。

看到巴奇睜開眼睛望著自己,史蒂夫先是欣喜若狂,但巴奇微弱的嘆息卻又讓他心碎不已。

「……放心,巴奇……我們的孩子們都很好……你們都不會有事的……不會的……」

史蒂夫哽咽著的安慰就連他自己都覺得空洞無力。

被史蒂夫的悲傷及恐懼感染的布魯斯用眼角餘光看著史蒂夫那泛著淚光,並因極度恐慌而面無血色的側臉,內心滿是愧疚跟自責,卻不敢對史蒂夫說出為什麼巴奇會血流不止的原因。

布魯斯前不久在昆式戰機內替巴奇注射的藥劑,一方面抑止宮縮一方面又加強了胎兒在子宮內的穩定,這本該是正確的處置,卻因為巴奇被史蒂夫的盾牌擊中腹部,導致了最糟糕的結果--兩個胎兒等於被從子宮內強行剝離,而藥物的作用又讓巴奇的子宮無法在產後收縮,血才會猶如泉湧而出。

他絕對不是想傷害巴奇,更不用說史蒂夫,他們都只是想幫助巴奇,然而事實上,這個世界上最不想傷害巴奇的兩個人,卻正是害得他現在虛弱無力的躺在手術台上,生命一點一點流失的最大兇手。

而且追根究底,如果不是浩克帶著巴奇過來,巴奇現在應該還平安地待在昆式戰機的機艙內,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滿身是血的躺在手術台上。

很快地,在皮特洛跟東尼就抱著大量的血袋回到了手術室內後,布魯斯讓自己不再多想,只是專心地進行輸血的手續,而史蒂夫也退往一旁,好讓布魯斯能方便行動。

過程中,索爾、克林特、娜塔莎以及汪達都陸陸續續地趕到了醫院,當他們看到了血跡斑斑的現場,也都屏住了呼吸。

盡管輸了血,但失血過多之下,巴奇閉上了眼睛,原本與史蒂夫相握的手也頓時沒了力氣。

看著巴奇失去了意識,史蒂夫心臟幾乎都要停了,看向一旁心電圖上,顯示著巴奇越來越微弱的心跳。

「……巴奇的心跳……為什麼越來越微弱?」

史蒂夫壓抑著恐懼的疑問讓布魯斯低下了頭。

「……我盡力處理了,血算是止住了,而且又輸了血,但我不是專業的醫生……他內部器官損傷非常嚴重,如果是一般人早就……」

布魯斯欲言又止,就是說不出那個大家都猜得到卻都不願往下想的那個字。

……他在說什麼?內部器官損傷非常嚴重?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巴奇他……可能會……死?

被恐慌淹沒的大腦中閃過了那個可怕單字的瞬間,史蒂夫緊繃的情緒全盤崩潰,再也無法支撐自己,雙腿一軟,幾乎就要跪倒在地上,但他喝令自己發抖的腳,走到巴奇身旁,再次握住了他的手。

手中的冰冷讓史蒂夫忍不住嗚咽,眼淚再次如同潰堤般從眼中落下。

眾人將視線集中在史蒂夫跟巴奇身上,一時之間,現場安靜的可怕,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

「……再生搖籃……」

眾人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只見克林特握緊了拳頭,激動地大聲喊道:「趙博士的再生搖籃!還在史塔克大樓裡!」

克林特的話聲才剛落下,史蒂夫就不顧一切地展開雙臂想要從手術台上抱起了失去意識的巴奇,但還不用別人來阻止他自己就停了下來。

巴奇還在輸血中,更何況就算史蒂夫抱起了巴奇,他既不會飛又沒有超速度,即使東尼或索爾能抱著巴奇飛過去,但誰也不能保證狀況如此糟的巴奇能不能從位於東歐的蘇科維亞撐到位於紐約的史塔克大樓,只是讓巴奇活受罪而已。

「雖然不是史塔克大樓裡的那個,不過我的昆式戰機上也有一個再生搖籃,現在正讓人運過來。」

正在焦急之間,突然有個聲音從走廊轉角傳來,緊接著黑色風衣的高大身影踏入了眾人的視線。

「……尼克?」一瞬間的驚訝過去後,娜塔莎代替眾人提出了疑問:「你為什麼會有再生搖籃……?」

「趙博士擔心你們會需要用到,所以她就帶著再生搖籃跟我一起過來這裡,事實證明她的擔心是正確的。」

回答娜塔莎後,尼克將視線移到了表情愕然的史蒂夫上,露出笑容,「你放心,這次沒有任何交換條件,羅傑斯隊長,神盾局偶爾也會做點無償的好事。」

尼克臉上不失狡詐卻又像個溫厚長者的微笑讓史蒂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是百感交集地望著尼克,久久無法言語。

就像尼克所宣言的,沒多久神盾局的特工人員就用特製的推車帶著再生搖籃來到了手術室,趙博士也跟著一起來到了現場,跟布魯斯一起小心翼翼地將巴奇搬運進再生搖籃裡。

史蒂夫守在一旁看著再生搖籃的蓋子緩緩關閉,並開始修補巴奇的身體後,史蒂夫才稍微放下了心。

「再生搖籃可以治療好巴奇,是不是也能順便恢復他說話的能力?」

「應該可以,但那是舊傷,我不能保證什麼時候能完全恢復。」

「那就好,我都快要忘記巴奇說起話來是什麼聲音了。」

有些恍神地聽著東尼跟趙博士之間的對話,史蒂夫慢慢將視線在現場所有人的臉上巡視一遍後,史蒂夫輕輕地低聲說了一句:「謝謝你們。」

史蒂夫的道謝讓大夥互相對望著,然後紛紛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之後,確認巴奇跟雙胞胎們沒什麼大礙後,大家就陸續離開,有人去休息,有人忙著去處理其他事情,只留史蒂夫一個人坐在手術室門外的長椅上,睜著疲累紅腫的雙眼,看著裡頭的景象發呆。

看著自己身處於保溫箱中的孩子們,以及再生搖籃中的巴奇,史蒂夫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對於現在的史蒂夫來說,他只希望他們都能夠平安無事的活下來,其他的事,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了。

腦袋放空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人出現在史蒂夫身邊。

「羅傑斯隊長,你好,我是赫爾穆特‧澤莫。」

史蒂夫稍微轉過眼珠,看向忽然出現在眼前的陌生男性。

自稱澤莫的男性穿著相當特別的制服,並對史蒂夫行了個禮,「我在蘇科維亞的政府情報機構工作,這次很感謝你們幫忙。」

史蒂夫看著他,嘴角牽起了禮貌性的笑容,「不……這只是我們應該做的……」

話還沒說完,澤莫接下來所說的話就讓史蒂夫愣住了。

「我特別想要感謝的是詹姆斯‧巴恩斯中士。」

「感謝……巴恩斯中士?」

史蒂夫心中一凜,巴奇的存在應該是尚未曝光的秘密,雖然這個人剛才說蘇科維亞的政府情報機構工作,所以能搜查到關於巴奇的資料也不奇怪,而且他還說要感謝巴奇,然而史蒂夫依然提高了警覺心,警戒地看著澤莫。

點了點頭,澤莫真誠地道出了謝意,「是的,他跟浩克救了我的家人。」

澤莫跟驚訝的史蒂夫說,他本來安排家人逃到郊外,認為那裡肯定安全,沒想到東尼他們在與奧創對抗的時候轟掉了一座大樓,倒塌的石塊正好飛向他家人所在的位置,千鈞一髮之際。浩克抱著巴奇趕到,在浩克擊飛石塊後,巴奇將澤莫的家人帶了真正安全的地方。

至於他為何能從家人口中敘述的外貌特徵知道那個大著肚子,有著金屬左手的戰士是巴奇--也就是前九頭蛇的殺手,傳說中的冬日士兵--當然得歸功於他的情報能力。

「等他康復之後,請務必幫我向他致上謝意。」

在澤莫向史蒂夫以及手術室內分別行了個禮,轉身離去之後,史蒂夫將視線移到了再生搖籃裡的巴奇,內心升起了驕傲跟敬意。

……巴奇,你真的很了不起,即使懷了孕,還是拯救了那麼多的生命,你才是真正的英雄,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驕傲,更是我無可取代的珍貴寶物……快點醒來,巴奇……我在等你……寶寶們在等你……大家都在等著你。

深切地在心中祈求著,史蒂夫將頭慢慢靠在後方的牆壁上,凝視著巴奇許久,直到酸澀不堪,才緩緩地閉上了疲累酸疼的眼睛。

 

 

*** *** ***

 

 

與巴奇並肩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握著身旁溫暖柔軟的手,史蒂夫抬頭眺望著蔚藍的晴空。

樹蔭下,溫暖的陽光透過葉片的縫隙灑在他們的身上,嬉戲在枝頭的鳥兒不時吱吱喳喳的鳴叫著。

一切是那麼平靜安詳。

抱著寶寶散步的年輕媽媽在兩人面前走過,看到那張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容,史蒂夫心中一動,轉頭看向巴奇,正迎上了一雙溫柔的眼神,帶著暖暖的笑意望著自己,而他的懷中抱著兩個分別是金髮及棕髮的寶寶,可愛的小臉紅通通的酣睡著。

難以形容的情感在胸間瀰漫開來,強烈的悸動驅使著史蒂夫伸過了雙手,像要將眼前彷彿發光班的三人擁入懷中。

就在這瞬間,原本明亮的四周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巴奇跟孩子們都消失在史蒂夫眼前,只留下一大灘血跡,以及刺鼻的血腥味,強烈的驚慌與恐懼中,史蒂夫猛地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在柔軟舒適的床鋪中醒來。

胸腔內劇烈的心跳聲就連自己都聽得很清楚,史蒂夫趕緊從床上坐起身,餘悸猶存地東張西望,還好,他焦急找尋的人就在身旁。

床頭木質檯燈散發著微弱的昏黃光芒,及肩的棕色長髮隨意紮在腦後的巴奇靠著枕頭坐在床上,懷中抱著金髮的小寶寶,一手抓著奶瓶,一邊餵奶一邊打著盹。

床邊並排在一起的兩組嬰兒床內,棕髮的小寶寶睡得安穩,套著手套跟襪子的小手小腳不時抖動。

望著這一個月來,每天平凡的日常畫面,史蒂夫的心才慢慢安了下來,臉上也自然而然地浮現起了笑容。

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巴奇的肩膀,與驚醒過來的巴奇對望,史蒂夫微微一笑,「辛苦你了,巴奇,我睡飽了,換我來吧。」

巴奇將懷中的金髮小寶寶跟奶瓶都交到了史蒂夫手中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臉上浮現著慵懶的笑容,將頭輕輕靠在史蒂夫的肩上。

由於巴奇本來就身為不適宜生育的男性Beta,又因為後天的身心折磨,無法自行分泌乳汁,再加上雙胞胎們是早產,所以寶寶們都是喝早產兒專用的配方奶粉。

雖然直到寶寶們都已經滿月了的現在,巴奇依然無法開口說話是唯一的遺憾,但對史蒂夫來說,能像現在這樣平靜安穩地感受來自巴奇跟懷中寶寶的重量及溫暖,他的眼睛就情不自禁地濕熱,鼻子也一陣酸澀。

只要一想起一個多月前,在蘇科維亞的醫院裡,只能無力地站在一旁看著被放置在保溫箱中的孩子們,以及緊閉著雙眼,躺在再生搖籃裡的巴奇時,史蒂夫的內心就湧上了悲痛及無力感。

那時候,如果不是尼克把再生搖籃運到醫院裡,巴奇現在可能……

抱緊了懷中的寶寶,一手擁著巴奇的肩膀,史蒂夫不敢再想下去。

現在,巴奇跟孩子們都平安無事的待在他身旁,就像是一場美好得不可思議的夢。

史蒂夫非常感謝布魯斯他們,多虧了他們幫忙才能救回了巴奇,但他也不會忘記,他們軟禁過巴奇,以及巴奇為什麼會早產又血崩的原因。

所以,在確認巴奇跟寶寶們都恢復健康後,史蒂夫就給東尼他們所有人各自留下了一封感謝的告別信,然後帶著巴奇跟寶寶們離開了紐約,用他之前存下來的錢,隱姓埋名地在波士頓的郊區買了一間付有小庭院的獨棟平房,跟巴奇還有寶寶們過著一家四口的平靜生活。

每天跟巴奇一起忙著照顧寶寶們的生活已經一個多月,史蒂夫覺得這是他自從於現代甦醒之後,最幸福安穩的一個月。

吻著巴奇紅潤的臉頰,史蒂夫只盼望像這樣平淡而幸福的日子可以永遠過下去。

然而,當第二天的下午,史蒂夫抱著裝滿了他剛從購物中心採買回來的生活用品跟食物的紙袋,回到巴奇跟孩子們等待的家裡,卻在客廳看見了娜塔莎時,他的心臟幾乎停止跳動。

大大方方地坐在沙發上的娜塔莎舉起了右手,微笑著朝站在客廳入口處的史蒂夫揮了揮手。

「嗨,歡迎回家,羅傑斯。」

 

 

 

 

 

 

 

 

 

 

 

 

TBC

 

 

 

 

___

 

 

史蒂夫表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