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20)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14)(15)(16)(17)(18)(19)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從14年開始,沒想到居然20話了,而且還沒完結,大概要等下一話了XD

本話重點:新生命的誕生

出場的人太多了,寫的很累的一段,後面部分有點虐,還請注意

___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意外狀況,震驚的不只是史蒂夫,包括東尼在內,所有人都驚愕地看著巴奇,沒有人想得到浩克居然會帶著懷孕的巴奇來到這個如今已成為戰場的東歐小城。

就像剛才東尼對史蒂夫所做的話,在史蒂夫悄悄失蹤時大家就都猜到他應該是單獨去救出巴奇了,所以在無言的默契下,除了擔心巴奇的身體狀況的布魯斯以外,他們都沒有去尋找史蒂夫。

當看到史蒂夫獨自前來幫忙疏散民眾並加入戰局的時候,眾人雖然都沒說,但內心裡一直吊著的大石頭總算放了下來--因為他們都知道,既然史蒂夫會一個人來到這裡,態度又冷靜(或者該說冷淡)肯定是因為他已經找到了巴奇,並且正跟布魯斯一起待在安全的地方,不然史蒂夫的心情不可能保持冷靜。

事實上,在浩克帶著巴奇出現時,史蒂夫就馬上失去了冷靜,陷入了震驚跟混亂的狀態,甚至忍不住低罵出聲。

蘇科維亞如今已是戰場,就算有浩克護著,而且巴奇本身是訓練有素的超級士兵,但四處都是奧創的複製體機器人跟因戰鬥的衝擊而破損倒塌的斷垣殘壁,巴奇來到這裡根本就是拿自己跟肚子裡孩子的生命冒險。

由於浩克的到來,圍攻教堂的奧創幾乎都被解決,在索爾用雷神之錘清理了剩餘的奧創後,教堂四周暫時出現了空檔,所以大家也就順便歇一口氣,不去打擾史蒂夫跟巴奇。

將巴奇牢牢護在懷中的史蒂夫顫抖著的低罵聲裡隱藏著的慌亂、憤怒跟恐懼,就連一旁完全不認識巴奇的索爾都感覺得出來,現在這個被史蒂夫緊抱著的男人對他來說有多重要。

一開始索爾相當詫異,因為他對這個被史蒂夫如此珍視著擁抱在胸前的棕髮男人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從史蒂夫的樣子看來,這個男人似乎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直到他的視線移到巴奇那相當具有存在感的肚子,他才想起來,前幾天奧創打亂了他們在史塔克大樓的聚會後,他似乎有看過這個男人。

不過當時索爾正怒火中燒,再加上史蒂夫從頭到尾守在巴奇前方,所以索爾沒怎麼注意到巴奇的存在,唯一讓索爾留上心的是他那隆起的肚子。

望著抱著巴奇不放的史蒂夫好一會,索爾終於忍不住好奇心開口詢問:「這位是?」

「……巴奇……我最重要的……懷了孕的伴侶……」終於將臉從巴奇肩上抬起的史蒂夫臉色相當難看,凝視著巴奇,回答完索爾後,咬著牙對巴奇所吐出的疑問像是質詢又像是埋怨,「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史蒂夫因怒火跟擔心而發紅的眼神以及依然有些顫抖的聲音讓巴奇心中一陣刺痛,但他早就知道史蒂夫一定會生氣難過,現在更緊急的是必須盡快跟史蒂夫通知奧創的計畫。

巴奇無法說話,而浩克也無法完整的表達意思,所以巴奇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剛才他遞給布魯斯看過的小冊子,翻到寫上了奧創計劃的那一頁,展示在史蒂夫面前。

另一方面,緩緩飛到了浩克身旁漂浮著的東尼打開了面罩,看向浩克。

「……嗨,親愛的大塊頭,這應該不只是你的意思吧?」看著浩克揮舞肌肉隆隆的雙臂對自己吼叫,東尼趕緊解釋:「我是說……帶著巴奇……肚子裡面裝著兩個隨時都想蹦出來的小傢伙的老母雞來這裡?」

浩克裂嘴一笑,指向了巴奇,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啊……嗯,我知道以你的能力絕對可以保護好巴奇,我的意思是說……」

東尼抓了抓臉,想著應該怎麼跟浩克說時,史蒂夫突然低沉著嗓音,一手摟著巴奇一手抓著一本小冊子,高高舉起,「史塔克,你必須立刻過來看這個。」

突然被指名的東尼訝異地指了指自己,在史蒂夫皺起眉點了點頭後,才飛過去從面色凝重的史蒂夫手中接過了小冊子。

瞇起雙眼快速瀏覽了上面的內容後,東尼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轉身看向浩克、又轉回史蒂夫以及巴奇身上。

「原來如此……」

這的確是不惜冒著危險前來告知的消息,難怪布魯斯會不惜冒著危險也要變成浩克帶巴奇來到這裡。

東尼轉向其他人,對他們舉起了小冊子,誇張地左右揮舞,「嘿,大夥注意!這下我知道為什麼奧創那小子千方百計要奪回這裡了!」

「為什麼?」站在馬克西莫夫兄妹身旁的克林特問道。

「沒有時間了,我們先破壞掉這玩意再跟你們說明!」

大聲喊著,東尼飛到了教堂中間,將掌心炮對準了聳立在正中央的圓柱型機械,發射出強烈的激光,然而陸地合成器卻紋風不動。

吃了一驚的東尼停止發射,難以置信地叫道:「我的老天,這是什麼鬼東西,在我的攻擊下居然毫髮無傷?」

一手將巴奇護在身後,史蒂夫朝著機械扔出了盾牌,撞擊出了大量的火花,卻沒有在上頭留下傷痕。

「讓開,我來試試。」

說著,索爾也走了過去,舉起雷神之錘重重往下一擊,瞬間引起的衝擊波就像他用錘子擊打史蒂夫的盾牌一般的強大,眾人也受到了波及,除了漂浮在教堂頂端的幻視以外,都紛紛往後倒下。

還好史蒂夫在索爾剛擺出了姿勢就舉起了盾牌將自己跟巴奇護在盾牌後,等到衝擊過後才在確認巴奇平安無事後從盾牌後探出頭問道:「難道這是振金製的?」

從衝擊中恢復的皮特洛跑到了機械旁,用手指關節敲了敲後看向史蒂夫,點了點頭,「這是奧創用製作幻視的身體後剩下的振金所製成的。」

東尼翻了翻白眼,「真聰明,這樣一來就算我們知道他的目的,也很難馬上破壞這個玩意。」

看著皮特洛彎下腰敲打著機械的外殼的背影,汪達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經在奧創腦中看過的幻象,喃喃自語般的輕聲說:「我看過他腦中的畫面……那是他利用這個機械,抬起整個蘇科維亞,然後往地球上撞擊後的恐怖場景。」

一手插在腰上,娜塔莎歪起了嘴角,嘲諷似的笑道:「看來他不只是人類,還打算毀滅整個地球的生命。」

「……我還有聽到他心裡想著的一段話……好像是……」汪達閉上了眼睛,複誦著她之前窺探奧創內心時所聽見的話語,「在空中飛翔的鷹說……住在地上的人有禍了,因為三位天使快要吹響其餘的號角……」

電光火石之間,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的東尼大叫了一聲,用力一拍腦袋,不過只是打在鋼鐵頭盔上,並發出了匡噹的金屬撞擊聲,接著突然快速地低聲念出了一串話。

「第五位天使吹響號角,我就看見從天上墜落到地上的一顆星。它被賜予了無底坑口的鑰匙。」

東尼所念誦著的是就算並非教徒,但只要身為美國人基本上都很熟悉的聖經中的一句經文。

「啟示錄?」克林特挑起了眉,「這跟他打算毀滅世界有什麼關係?」

「奧創那乳臭未乾的小子恐怕是自詡為新世界的救世主,」東尼哼笑了一聲,攤開雙手,「一切都是胎教問題。」

「新世界的救世主?胎教?」克林特一臉無奈地說:「就算是你是天才也得把話說得讓我們都聽得懂啊,東尼。」

「因為那得回到我跟布魯斯在製作奧創的時候……」一手抱胸,一手放到下巴上撫摸著鬍子,東尼一邊說一邊在眼前浮現起了他跟布魯斯瞞著大家偷偷忙著製作奧創時的場景,「為了不讓史蒂夫察覺到藏在地下巴奇的存在,所以我們就用瑪利亞這個代號稱呼巴奇……」

史蒂夫蹙起了眉,看了東尼一眼,「瑪利亞……?」

東尼聳了聳肩,「只是因為他的預產期在聖誕節,沒別的意思。」

史蒂夫不發一語地將視線移到身後的巴奇身上,巴奇憔悴的模樣讓他的內心升起了憐惜,於是他情不自禁地將他擁入懷中,然後將下巴抵在巴奇柔軟的頭髮上,閉上了雙眼。

不管是什麼瑪利亞,還是冬兵,對史蒂夫來說巴奇一直都是巴奇,是他懷中這個明明比誰都來得溫柔善良,卻受到了命運殘忍的捉弄的男人。

一想起他的巴奇曾經受過的遭遇,史蒂夫就心疼不已,又想到即使如此,巴奇卻依然不顧自己的安危,來到這裡通知他們,他又不無驕傲。

擁著巴奇,現在的史蒂夫一心只想趕緊破壞掉這個裝置,解決不知藏身在哪的奧創,然後帶著巴奇一起離開,到一個安全隱密的地方,只有他們兩人,再也不用擔心外界的威脅跟猜忌。

大概感覺得到史蒂夫內心的想法,巴奇也回抱了史蒂夫,並輕輕地拍撫著他的背。

正當東尼想要繼續解釋的時候,奧創的複製體大軍又再度襲來,於是眾人只好立刻散開,並再度展開了迎擊。

「不能讓奧創接近這個裝置!」一邊閃躲、攻擊,東尼一邊對大家喊道:「要是讓他啟動這玩意就麻煩了!」

巴奇也舉起了槍,打算加入戰鬥,眼見奧創的複製體源源不絕的襲擊而來,史蒂夫迅速將巴奇拉到自己身後,並拉過巴奇的手,急切地囑咐著:「巴奇,你可以自由攻擊,但千萬不要離開我的背後!」

巴奇點了點頭,聽從史蒂夫的指示,守著史蒂夫的身後,舉起步槍,射擊所有接近史蒂夫的敵人。

邊忙著清除往教堂內湧上的奧創大軍,東尼邊跟大家解釋,他跟布魯斯因為在提到巴奇時都用瑪利亞這個代號,所以也會開玩笑似的談論聖經--而且他們正在創造的是一個能夠守護全地球生命的人工智慧程式,理所當然話題也會衍生到啟示錄、救世主、再世基督等等玄學跟科學的爭論。

但那完全是東尼跟布魯斯兩個人在研究時的閒聊,他們壓根沒想過,當時就在一旁只是個雛形的奧創,會留有這份印象。

「所以還真是胎教問題。」在東尼解釋完後,射下一個奧創的克林特說出了感想,「那可是你跟布魯斯的孩子,你得好好教訓他。」

「我知道,我會好好打他的屁股。」

東尼話聲剛落,浩克剛好最後一個奧創複製體撕成兩半。

看著浩克怒吼的模樣,東尼撇了撇嘴,開玩笑的說:「媽媽發起脾氣來總是比爸爸凶狠一點。」

確認解決完所有奧創後,史蒂夫立刻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巴奇,焦急地問道:「巴奇,你沒事吧?」

看到巴奇點了點頭,對自己露出了笑容,史蒂夫才鬆了一口氣,接著轉向了其他人,指著教堂中間的裝置,「現在,我們所有人一起同時集中攻擊,應該就可以破壞掉這個裝置。」

於是在史蒂夫的提議下,他們所有人同時對著陸地合成器發出了攻擊,就像史蒂夫所說的,很快地,陸地合成器就在眾人的攻擊下碎裂。

看著毀損嚴重,看起來應該已經無法發揮作用的裝置,皮特洛走上前去,跟剛才一樣敲了敲裝置外殼的殘骸。

「這樣事情就解決了?」

就在皮特洛那麼問的時候。

「第七位天使吹響號角,」電子合成機器特有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度已經屬於我們主和他的基督,他將做王,直到永永遠遠。」

「奧創!」

所有人同時抬起了頭,警戒地看向從空中緩緩降下的奧創。

「不肖子,你是特地趕來讓爸爸打屁股的嗎?」

說著,不等奧創回答,東尼就對著奧創發出了掌心炮,索爾跟幻視也跟著放出了激光。

三道強烈的光束集中在奧創身上,奧創剛開始還能抵抗,但時間一久就露出了疲態,浩克見狀,跳起一個飛撲,猛力把奧創拍擊到了地上。

「……果然媽媽生起氣來最可怕……」

看著浩克激動地將奧創砸成一團廢鐵,東尼忍不住小聲地說,一旁的克林特也同意地大力點頭。

等到奧創不再有任何反應後,眾人沉默地望著四周遍地的碎片跟殘骸。

「奧創……消滅了?」

克林特撇了撇嘴後,回答皮特洛的疑問,「那傢伙的命可硬了,還是小心為上。」

就在克林特發出警告的同時,史蒂夫身後的巴奇突然用力推開了他。

「巴奇!」

被巴奇推開的史蒂夫立刻驚慌失措地抬起頭,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時,渾身一震,心臟像是被冰冷的爪子用力緊握--剩下左半身的奧創,抓住了巴奇。

由於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所有人反應不及,等到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奧創已經抓起了巴奇的左手,帶著他飛到了空中。

他居然沒察覺到這裡還留有行動能力的奧創,而且還讓巴奇又一次地用他的生命保護了自己。

奧創閃著紅光的眼神看向被吊在半空中,拼命掙扎的巴奇,「你們奪走了我的東西,破壞了我的計劃,我也要奪走你們的。」

看著眼前彷彿被掛在空中無形的十字架上的巴奇,史蒂夫的心臟幾乎要裂了開來,他從來沒那麼痛恨自己沒有飛行的能力。

不只是焦急萬分的史蒂夫,所有人都想要從奧創手中救出巴奇,但是又擔心會傷到被奧創擋在前面的他,一時之間都不敢輕舉妄動。

低頭環視著眾人,奧創看著因為左手臂被懸吊在半空中的疼痛,而臉上滿是痛苦神色的巴奇,心中有種奇妙的感情,接近於忌妒。

他其實本來並沒有打算傷害他,甚至還想讓他跟他肚子裡的孩子做新世界的見證,但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東尼跟布魯斯說,你是瑪利亞……史特拉克說你是厄喀德那……但是救世主只需要一個……」

一手拉起了巴奇,奧創將視線停留在他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住手,奧創!」察覺到奧創的意圖,史蒂夫終於忍不住朝著奧創揮出了盾牌。

沒想到奧創不慌不忙地一把拉過巴奇,擋在盾牌的路線上,不偏不倚地打到了巴奇的肚子上,讓他發出了一聲慘叫。

這聲慘叫幾乎撕碎了史蒂夫,眼見自己扔出的盾牌卻傷害了自己最重要、最想保護的存在,史蒂夫整個人僵硬冰冷,因強烈的懊悔跟愧疚而動彈不得,任由盾牌掉落地面。

「……他懷了孕,在生產的艱難中疼痛呼叫。」

從奧創口中念出的啟示錄的內容讓史蒂夫炸了開來,所有情緒化作異常的憤怒,猶如受了傷的野獸般嘶喊怒吼:「奧創!!」

「既然你用這句話形容巴奇,這代表你打算成為覬覦新生救世主的邪惡紅龍?」

東尼臉上表情像在笑,但他其實非常地憤怒,浩克也齜牙裂嘴地嘶吼著,卻又怕像史蒂夫那樣會傷害到巴奇,只能咬牙切齒。

奧創語氣像是在嘲諷,卻又帶著不解,「你們人類真的很奇怪,明明想創造出救世主的人是你,東尼。」

「人類的確很奇怪,」用平靜的聲音說著,幻視瞬間移動到了奧創面前,在他還來不及驚訝的時候搭住了他的肩,放出了明亮的光芒,「但這個世界還沒墮落到需要救世主的存在。」

當耀眼的光芒消失之後,幻視跟奧創都不見蹤影,只有巴奇倒在地面上,下身還染上了怵目驚心的鮮紅。

「巴奇!」

史蒂夫一個箭步衝上前去,跪到了地上將巴奇擁入懷中,帶著恐懼的哭腔呼喚著他的伴侶。

巴奇很想安慰史蒂夫,但他沒有辦法,腹內傳來的劇痛讓他只能摀著肚子,臉色慘白,緊皺著眉,不斷冒著冷汗。

「他們去哪了?」

「不知道。」

「現在重要的是巴奇!」

看著從巴奇下身流出了混著鮮血的大量液體,有過陪妻子生產經驗的克林特對著東尼吼叫:「看樣子巴奇羊水已經破了,還流了那麼多血,不快點處理恐怕兩邊都……」

克林特未完的話中含意讓史蒂夫驚駭莫名,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辦,只能握著巴奇冰冷的手,任由眼淚不聽使喚地往下墜落。

「這附近有個醫院!」皮特洛喊道:「我的速度最快,現在我立刻帶他飛去醫院!你們再趕過來!

「但是現在沒有醫生啊!」

「至少有醫療設備!」克林特吼叫著反駁東尼,「沒時間了!既然那裡是最近的就只能選擇那裡了!」

「……等等,」不知何時已恢復了原來模樣的布魯斯半裸著上身,疲累又焦急地對皮特洛說:「帶我一起去……」

「但我一次只能抱一個人……」

皮特洛話還沒說完,東尼就抱起了布魯斯,「我先抱布魯斯過去,你帶著巴奇趕快到醫院!」

在皮特洛從自己手中接過了巴奇後,史蒂夫也不顧一切地跟著飛奔而去。

就在史蒂夫踏入醫院大門的瞬間,一道清亮的啼哭聲,劃破了空氣,並闖入了史蒂夫的心中。

這一瞬間,史蒂夫腦袋一片空白。

 

 

 

 

 

 

 

 

 

 

 

 

 

 

 

TBC

 

 

 

___

 

 

 

 

 

 

 

 

 

以下,個人對於這篇文的碎念

完全不用看

 

自己一個人很感慨啊,畢竟是我第一篇ABO生子,而且還斷斷續續花了我三年、20話、十萬多字才終於寫到一開始開坑時最想寫的部分XD

雖然連載至今各方面都毫無反應,(好啦,我知道其實我所有作品都差不多沒什麼人看,自嗨居多XD)我也明白我本來就只是一個老透明,只能每天自己給自己打氣!就算沒什麼人喜歡這一篇,但這篇其實是我自己最喜歡的其中一篇,所以更要好好寫完他!

如果有追我其他坑的,(什麼?沒有?)大概下一話就能完結了,還請再忍耐一下了,不好意思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