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19)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14)(15)(16)(17)(18)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不知不覺已經三月中啦!因為四月開始我會非常忙,所以必須在三月底前結束三部連載才有辦法趕上五月歐美場的新刊了!目標日更5千字!

本話劇情:終於重逢的盾冬,但很快又分開了(咦(不過放心,因為他們很快就又重聚了(。

微尼綠有,還有布魯斯跟巴奇這一對好閨密都是很溫柔、很溫柔的人。

___

 

 

 

乍見被關在監牢中的巴奇,史蒂夫才剛嚐到些許重逢的喜悅,但下一瞬間,當他察覺到以捲曲著身體的姿勢靠在牆上的巴奇因汗水而漉濕的棕色髮絲貼在緊蹙著眉心的額上,臉色慘白地摀著肚子的痛苦模樣,史蒂夫的心臟就揪得他幾乎難以呼吸。

焦急地觀望著巴奇的身體狀況,雖然看不出他身上有什麼外傷,但這裡是陰暗的地下牢房,無法看得很仔細,而且巴奇看起來很難受,說不出口的恐懼驅使著史蒂夫抓著冰冷的鐵柱,忘情地大喊著巴奇的名字,直到巴奇眨動著睫毛,睜開了雙眼看向自己,並露出了笑容,史蒂夫才終於稍微安下了心。

不過他還是必須立刻將巴奇救出來,才能讓身後的布魯斯確認巴奇的身體狀況。

「沒事了,巴奇,我會救你出來!」

高聲安撫著巴奇,一心只想趕快救出巴奇的史蒂夫舉起了盾牌,用盡全力砸向擋在自己跟巴奇中間的牢籠。

刺眼的火花瞬間照亮了陰暗的地下牢房,隨著一聲巨大的金屬撞擊聲,關著巴奇的監牢門鎖應聲破碎,史蒂夫收回了盾牌後立刻一把抓起搖搖欲墬的牢門往一旁甩開,大步朝著坐在裡頭的巴奇衝了過去。

跪在硬板床前,史蒂夫的雙手搭在巴奇的肩上,抬頭看向巴奇低垂著,那雖然疲累又蒼白,卻依然對自己展露出柔和笑容的臉龐,史蒂夫的視線就模糊了起來。

盡管這裡是如此冰冷陰暗,但在史蒂夫眼中,巴奇的微笑彷彿散發著光芒,柔和而溫暖,讓神經緊繃多時的史蒂夫再也無法壓抑滿腔的激情。

「巴奇……!」

緊擁著再度回到自己懷中的巴奇,不斷重複著失去,終於再一次與從他手中掉落的心愛寶物重逢的史蒂夫低喚著巴奇的顫抖哭腔,迴盪在位於地下的九頭蛇牢窟間。

雖然站在兩人身後,無法看見史蒂夫現在是什麼表情,布魯斯也能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氣場以及顫抖的身軀與聲音,感受到他現在內心有多麼激動。

當布魯斯跟史蒂夫循著巴奇斷斷續續發出的摩斯密碼,來到了蘇科維亞的山區裡,那處前不久他們才與史特拉克男爵及馬克西莫夫雙胞胎對峙過的九頭蛇基地,並解決了留守在當地的奧創複製體後,還沒開始進行搜尋,史蒂夫就毫不遲疑地就往這個方向而來。

由於史蒂夫的行動是如此篤定且迅速,布魯斯只能跟在往地下牢房方向的狂奔的史蒂夫身後一起奔跑。

「你確定詹姆斯在這個方向嗎?」

就算布魯斯邊跑邊出聲詢問,史蒂夫也沒有減緩奔跑的速度,頭也不回地答道:「我聽到了,巴奇在叫我。」

史蒂夫理所當然般的堅定回答讓布魯斯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巴奇應該還沒有恢復說話的能力才對,而且不管布魯斯怎麼伸長了耳朵,迴盪在耳邊的除了自己跟史蒂夫奔馳的腳步聲以外,就只有因奔跑而掠過耳邊的風聲。

然而,當布魯斯半信半疑地跟在史蒂夫身後,來到了九頭蛇建立在基地底下鐘乳石洞的地下牢房,並看到了緊閉著雙眼,靠在牆邊坐在木板床上,被關在監牢中的巴奇時,布魯斯內心不無訝異。

如果,巴奇是Omega,那麼布魯斯就不會如此驚訝,因為結合為伴侶的Alpha跟Omega之間會有生理上的連結,就像自己跟東尼,不管分隔再遠都能夠感知到對方的存在,如果近在身邊,還能察覺到對方情感上的波動。

但巴奇是Beta,即使他的肚子裡懷有史蒂夫的骨肉,但Alpha跟Beta之間並無法締結永久標記,照常理來說是無法感應到彼此的。

可是,事實上布魯斯現在親眼目睹到是,即使巴奇無法說話,就算巴奇不是能夠透過生理上聯繫史蒂夫的Omega,身為他伴侶的史蒂夫依然感應到了巴奇的存在,並找到了他。

這就像是個奇蹟,如果東尼在現場,他應該會壞笑著說這簡直就像是老套的愛情電影。

看著眼前巴奇微笑著拍撫史蒂夫顫抖的背,布魯斯不禁打從心底為了他們的重逢感到開心。

如果可以的話,布魯斯也希望他們能夠不再被迫分離。但現在更重要的是巴奇身體的狀況,於是布魯斯用手上的重型步槍敲了敲鐵柱,打斷了他們的相擁。

清脆的金屬敲擊聲讓沉浸在重逢喜悅中的兩人全身一震,同時轉過頭看向聲音來源。

當看到了站在被史蒂夫拆開來的牢門外,背著藥箱跟重型步槍的布魯斯時,巴奇臉上露出了相當驚訝的表情,然後又看向了一旁的史蒂夫,眨了眨眼,像是在對他發出詢問。

「班納博士擔心你的身體狀況,才會跟我一起來。」

低聲替巴奇解說著,史蒂夫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臉後,站起身稍微往旁讓出了一個位置,但他的手依然搭在巴奇的背上。

「你還好嗎?奧創有沒有傷害你?」

對著出言關心的史蒂夫搖了搖頭後,巴奇看向布魯斯,蠕動著唇瓣,對特意前來的布魯斯致上無聲的感謝。

看著巴奇笑著用唇語道謝,布魯斯有那麼一瞬間像是要哭了出來,但他低下了頭,伸手拱了一下眼鏡的鼻墊後,再抬起來已經是溫和的笑容。

「詹姆斯,讓我看看你的狀況,好嗎?」

望著朝自己走近的布魯斯,巴奇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來到了坐在硬板床上的巴奇面前,布魯斯蹲了下來,在大致觀察了巴奇後,將背在肩上的藥箱放到地板上,從中取出了專門用來聽腹中胎兒心跳的鐘形聽診器,輕輕抵在巴奇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看樣子並沒有什麼外傷……你跟寶寶們的心跳急促了些……不過這也代表寶寶們都還安全地待在你的肚子裡。」

布魯斯的語氣以及報告的內容讓史蒂夫跟巴奇互望了一眼,對彼此微笑。

但緊接著,腹內一陣絞痛,讓巴奇忍不住皺起了眉,彎下腰摀住了肚子,咬牙忍著痛楚。

「巴奇!?」史蒂夫嚇得趕緊跟著彎下腰,摟住了痛苦的巴奇,焦急地喊道:「你怎麼了?」

但無法用言語回答史蒂夫的巴奇只是搖頭,並勉力擠出笑容,像是想要讓史蒂夫別那麼擔心,看著巴奇明明是他在痛,卻不願讓自己擔心而勉強的模樣,史蒂夫不知該怎麼表達內心的感受,只能更加用力地摟著巴奇,並求助似的看向布魯斯。

接過史蒂夫的求助眼神,布魯斯表情凝重地將手覆上巴奇的肚子,低頭看向巴奇的下半身,問道:「你的下體有沒有流血或是感覺到有什麼異常的分泌物?」

看著面容痛苦的巴奇搖了搖頭,布魯斯稍稍寬了心,側過身,從藥箱裡取出針筒、酒精片、以及三種不同的藥劑。

「還沒有流血也沒有破水……但是已經有了早期徵兆,必須立刻注射抗子宮收縮藥劑。」

摟著巴奇,史蒂夫看著布魯斯一邊解說一邊用針筒刺進藥劑容器,並抽取了裡頭的液體,關切地問:「抗子宮收縮藥劑?」

點了點頭,布魯斯輕輕拉過巴奇的手,將酒精片抹在巴奇的手臂上,一邊將針頭刺進巴奇的肌肉裡,一邊解釋:「詹姆斯的症狀是因為子宮收縮引起的疼痛……我想這主要是因為身為Beta的他本來就不適合懷孕,而且他過去也有過死產的經驗,再加上心理及環境的壓力……還有身體上受過重擊……」

說到這裡,想起了自己體內的浩克暴走傷害了巴奇時的畫面,布魯斯哽了一下,低下了頭,現場三人都沉默了一會。

在替巴奇注射第二針時,布魯斯才繼續說道:「而從他子宮收縮間隔越來越短的情形,再不處理很快就會面臨早產……」

「所以你現在替巴奇注射的是……」

「麻醉鎮痛劑、減少子宮收縮的催產素拮抗劑,」說著說著,布魯斯又給巴奇注射了第三針,並在針孔上壓上棉花球,「現在這個是能夠穩定胎兒的黃體素,因為是肌肉注射所以會有點痛,你可以幫詹姆斯揉一下。」

照著布魯斯所說的,史蒂夫將巴奇抱在胸前,用自己右手食指跟中指的指腹隔著棉花球輕輕按揉著巴奇的手臂,看向收拾著藥箱的布魯斯。

「……非常感謝你……班納博士。」

雖然史蒂夫對自己的稱呼雖然還是冷淡的班納博士,但他的語氣已經不自覺地柔和了許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巴奇在注射之後緊繃的表情逐漸放鬆的好轉模樣,這些都讓布魯斯心裡的愧疚感稍稍減少了些。

「這只是緊急處理,我想還是盡快帶著詹姆斯回昆式戰機上,讓他好好躺著休息。」

在布魯斯背起收拾好的藥箱那麼提議之後,史蒂夫就點了點頭,將巴奇打橫抱起,三人一起回到了停留在基地外森林中的昆式戰機裡。

輕輕將巴奇放到了機艙內的長椅上,並讓他平躺下來後,史蒂夫跪在他身旁,一手握住了巴奇的右手,一手撫摸著他略嫌冰冷的臉頰,深情地凝視著他失而復得的伴侶。

一開始,巴奇也安靜順從地躺在長椅上,與史蒂夫對望。

一方面他的確也累了一方面他也不想讓史蒂夫為自己操心,然而昆式戰機內正透過了廣播,不斷撥放著關於蘇科維亞的狀況。

當聽到了奧創以及他的一干複製機器人正在那裡肆虐,而以東尼為首的復仇者們一邊疏散民眾一邊對抗著奧創的報導時,巴奇猛地想起了奧創之前透露給他的復興計畫--利用振金製作陸地合成器,拔起整個蘇科維亞升空,再將之撞擊地面毀滅人類的可怕計畫。

他必須趕快跟史蒂夫還有布魯斯說,但巴奇無法說話,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要找紙筆,只是抬起頭焦急地看向史蒂夫,然而一直默默聽著蘇科維亞消息的史蒂夫卻突然低聲對著坐在一旁的布魯斯提出請求。

「……班納博士,可以麻煩你在這裡替我陪著巴奇嗎?」

考慮了許久,史蒂夫這次依然選擇相信布魯斯,將巴奇--他最重要的存在交付給他,然後隻身前往蘇科維亞,參與這場戰役。

布魯斯大概猜得到史蒂夫想要做什麼,而且他沒有反對的理由,不如說他為了史蒂夫依然選擇相信自己而有些欣慰,於是他點了點頭,輕輕答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去吧,我會照顧好詹姆斯。」

在得到布魯斯的允諾後,史蒂夫將視線轉回一臉驚慌的巴奇臉上,加強了握緊巴奇雙手的力道。

「沒事的,巴奇……我只是要去幫助蘇科維亞的民眾,順便幫史塔克收拾他闖下的爛攤子,你不用擔心,我很快就回來,」輕聲安撫著惶恐不安的巴奇,史蒂夫微笑著對巴奇許下對未來的期許,「到時候,我們就到一個安全隱密的地方,我會陪著你,保護著你,讓你可以平穩安心地把孩子們生下來。」

不!史蒂夫!

巴奇焦急萬分地拉住了史蒂夫的手,他不是不想讓史蒂夫去幫助蘇科維亞的民眾,但除了巴奇以外,沒有人知道奧創打算讓蘇科維亞升空後墬落的計畫,他必須先想辦法讓史蒂夫明白他這一去究竟有多麼危險,然後……然後……

然而史蒂夫只是輕輕拉開了巴奇的手,柔聲說道:「這是我該履行的最後責任,巴奇。」

史蒂夫話中的含意讓巴奇愣住了,而當他回過神來時,史蒂夫已站起身,轉身走出了機艙門外。

看著史蒂夫離開後關上的艙門,巴奇內心幾乎都要被擔心跟焦慮給淹沒了。

他自知以目前自己的身體狀況,根本無法幫上史蒂夫的忙,而且他也相信史蒂夫的能力,但他就是沒有辦法忍受當史蒂夫在危險中奮戰的時候,自己卻只能袖手旁觀。

保護史蒂夫是巴奇靈魂中最深的烙印,也是最強的動力。

更何況他明明是唯一一個知道奧創計劃的人,卻連警告一聲有多危險都做不到,如果史蒂夫真的因此發生什麼事,那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於是巴奇不顧自己的身體,跳下了長椅抓住了布魯斯的手,焦急地用唇語對面露訝色的布魯斯喊著:求求你,布魯斯!讓我去,我得去幫史蒂夫!

「詹姆斯……?」

原本打算要勸巴奇好好躺下不用擔心的布魯斯在看到了巴奇異常驚慌的態度後,心中也不免升起了疑問。

巴奇擔心史蒂夫的安危是很正常的事,就像現在自己心中也擔心著東尼一樣,然而巴奇慌張失措的模樣已經近乎異常。

於是他想了一下,從藥箱中取出了一本小冊子以及筆,那是過去他們在史塔克大樓的地下室時,巴奇用來跟布魯斯溝通的媒介。

「你想說什麼,就寫給我看吧。」

驚喜地望著布魯斯,巴奇一把抓過了小冊子,提筆快速地在上頭寫下了關於奧創的計畫。

盡管字跡潦草,但布魯斯很快就看懂了,並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東尼那總是帶著輕挑笑容的臉在布魯斯的面前閃過,還有其他復聯的同伴們。

看著巴奇焦急得快哭出來的表情,布魯斯自己心裡也很亂,他知道巴奇很想去幫忙,因為他自己也是,然而巴奇的身體狀況應該待在這裡安胎,趕去幫忙的只要浩克就夠了。

但他也不可能放下巴奇一個人,就算這裡是蘇科維亞郊外的森林,相對是比較安全的地方,但也不能保證他落單後不會有任何危險。

然而現在情況緊迫,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布魯斯冷靜思考。

驚慌間,布魯斯的腦海中突然想起了東尼對他說過的話--『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他們會怎麼說,管他的!我們都是怪物,布魯斯,你必須承認這一點,然後,去做得更像個怪物,讓那些傢伙大吃一驚,原來怪物也能拯救世界。』

對,東尼說的一點都沒錯,既然他是怪物,那麼他必須要做的,就是好好使用這份怪物的力量去彌補自己所做的一切過錯,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東尼--他那雖然嘴壞又傲慢,但比誰都了解自己的伴侶,也會保護巴奇--這個即使自己傷害過他卻依然對自己露出微笑的溫柔友人。

豁然開朗的布魯斯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雙手搭著巴奇的肩膀。

「我不可能讓你去。」看著巴奇心急如焚的表情,布魯斯微微一笑,溫柔的褐色眼眸中閃耀著綠色的光芒,「除非,你願意相信我,讓浩克保護你。」

 

 

*** *** ***

 

 

東尼用一種似笑非笑的奇妙表情,望著在疏散了大部分民眾後,跟索爾一同趕到教堂內的史蒂夫。

「我以為你會在救出巴奇後帶著他跟布魯斯一起離開。」

「……我會的,」史蒂夫看了東尼一眼後,別過臉,就像敘述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般,沒什麼情緒起伏地說:「等我將蘇科維亞,還有她無辜的人民們帶回原本應該在的位置上後,我就會帶著巴奇離開紐約。」

「離開紐約?」將搭好的箭瞄準教堂外的奧創機器人,克林特有些驚訝地說:「你的語氣好像你不會再回來似的。」

史蒂夫不再回答,只是專心地跟身旁的索爾一同解決往教堂內襲擊而來的奧創們。

忽然間,遠方的地平線上,有個綠色的巨大身影高速跳躍而來,史蒂夫心中猛地一震,定睛看向趕過來的浩克。

「巴奇……!?」

當他看到被穿梭在奧創們之間的浩克抱在懷中,舉著重型步槍射擊奧創機器人的巴奇時,史蒂夫瞬間停止了呼吸。

為什麼浩克會帶著他……懷了孕、隨時可能早產的巴奇來到如此危險的戰場上?

「為什麼……」

太過震驚之下,史蒂夫全身僵硬地看著眼前逐漸接近的浩克,以及他懷中的巴奇。

巴奇應該待在安全的地方,待在森林內的昆式戰機裡,安安穩穩地躺著。

他不應該……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看著被浩克輕輕放下後,朝著自己跑來的巴奇,擔心又驚慌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史蒂夫只能伸出雙手,將巴奇緊緊擁在懷中。

「你這……該死的……混蛋……」

當感受到懷中的溫暖時,慌亂的史蒂夫終於忍不住將臉埋在巴奇的肩上,咬牙切齒地哽咽著低罵出聲。

 

 

 

 

 

 

 

 

 

 

TBC

 

___

 

 

 

 

論史蒂夫現在內心的SAN值。

 

 

 

 

 

 

 

 

 

 

 

以下,又是個人關於盾冬跟尼綠的碎念

 

就像這一話前面提到的,我覺得巴奇跟布魯斯都是很溫柔的人,因為太過溫柔了,即使是在並非自己能夠控制的情況下所做出的對他人的傷害,都會深深刻印在他們的內心,內咎跟自責會如影隨形地跟著他們,一輩子都揮之不去。

所以一個在結局時選擇了駕駛隱形戰機遠離所有人、一個在結局時選擇了冷凍自己,拋棄自己安穩的幸福,只為了不再傷害別人,他們是如此溫柔、如此善良,沒有人比他們更值得獲得幸福。

並不是說史蒂夫或東尼不溫柔不善良,而是他們比老婆們(。)分得更清楚,什麼是必須背負的罪、什麼是必須做出的犧牲,他們不是忘記或是無視,他們只是選擇了跨越過去,往未來前進,不同點在於他們選了不同的道路而已。

而他們覺得不值得犧牲的或是不必背負的罪(比如說內戰裡史蒂夫對巴奇所做的一切以及說的話,或是東尼沒有找布魯斯參加的理由,都是基於他們自己的信念,還有,當然,對另一半(。)的私人感情。

總之至少在我的世界中我要讓盾冬跟尼綠都幸福啊啊啊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