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enderness(上)

明天就是吧唧生日,這兩天就來讓盾盾溫柔地寵壞他,不過先警告,這是雙性設定,還包含了個人奇特的萌點(。

吧唧先天雙性,除了父母只有史蒂夫知道,成為冬兵後當然也忘記了,直到被隊長找回家後的某一天,冬冬肚子突然很痛,結果……

溫柔盾X軟萌冬,很甜很甜,隊長男友力爆棚又溫柔,不過預計會有生理PLAY(!?)而且過去的盾冬在未成年時就有了肉體關係,初潮當天初夜()等等雷,還請避雷

能吃再點吧~

___

 

 

臉色蒼白地坐在沙發上,巴奇右手摀著脹痛的小腹,左手遮在雙眼上無力地往後仰,頭靠在沙發背上,緊緊皺著眉,不知嘆了今天的第幾口氣。

「你還好嗎,巴奇?」

就算史蒂夫一邊端著冒出陣陣熱氣的馬克杯放到自己面前的茶几上,一邊柔聲關心著自己的狀況,巴奇也只是維持著同樣的姿勢,閉著雙眼悶悶地嗯了一聲。

隨著耳裡傳來史蒂夫坐到了一旁的個人座沙發上的聲響,清甜的氣息也慢慢飄進鼻子裡,巴奇不用看也能知道這是史蒂夫替他沖泡的蜂蜜玫瑰茶的香味,於是他終於垂下左手,小聲地對史蒂夫說了一聲謝謝後,舉起茶杯小小地酌飲了一口。

香甜溫熱的玫瑰茶慢慢滲進了巴奇的內部,下腹內悶脹的不適感似乎也稍微緩和了些,於是巴奇又再度呼了一口氣,但才安心沒多久,下腹內又開始一抽一抽地鈍痛,而且似乎越來越嚴重。

明知史蒂夫擔心地望著自己,巴奇還是忍不住撫著肚子緊皺著眉咬牙試圖將呻吟咬在嘴裡,但依然藏不住悶悶的低鳴。

巴奇跟史蒂夫本來都沒有喝花草茶的習慣,是這幾天--正確來說是從三天前開始--巴奇忽然覺得身體很沉重,肚子裡悶悶地痛,並跟史蒂夫稍微抱怨了一下後,史蒂夫才突然開始熱心地準備了各種花草茶。

從洋甘菊、玫瑰、茉莉、金盞花、月見草等等從巴奇熟悉的到他從未聽過的花草都有。

史蒂夫每天都會幫巴奇泡上兩杯,上午用完早餐後一杯,晚上睡前又一杯,並對巴奇詳細解說關於各類花草茶的功效,雖然不盡相同,但每一種都能夠緩解巴奇身體的不適症狀。

盡管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是因為花草的功效,不過溫熱清香的花草茶還是讓巴奇覺得身體狀況稍微改善了些,不然即使才過了三天,巴奇幾乎都快要被搞瘋掉了。

還好有史蒂夫陪在身邊。巴奇看向了一旁雖然在滑動著手機,眼神卻總是離不開自己的史蒂夫,雖然肚子很疼還是在無血色的臉上浮現起了笑意。

其實巴奇至今依然沒有記起所有的過去,但回想起來的片段裡,全部都有史蒂夫的存在。

所以巴奇知道史蒂夫說過他們是最要好的朋友這件事絕對是真的,甚至可以說是巴奇唯一能確信的真實。而且巴奇自己也對史蒂夫有情感上的回憶,所以記憶缺失嚴重的巴奇相當信任並依賴著史蒂夫。

自從脫離了九頭蛇的控制回到史蒂夫身邊之後,巴奇就跟史蒂夫同居在一起,大約已經過了四個多月的時間,史蒂夫一直都陪在巴奇的身邊,直到巴奇終於穩定下來,能夠好好在床上安心地睡上一覺,而不會在半夜中因細微的聲響而驚醒。

在史蒂夫熱心的幫忙跟細心的照顧下,巴奇的身體狀況恢復得不錯,雖然並不是正式隸屬於神盾局,卻也跟著史蒂夫一起出過不少神盾局的任務。

在與史蒂夫的相處中,巴奇也陸續想起了關於自己過去的事,盡管都是些破碎零散的片段,但足以讓巴奇確信,自己不是被稱為冬兵的人形兵器,而是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發過誓要追隨那個布魯克林來的小子史蒂夫‧羅傑斯一輩子的男人。

只不過,想到這,巴奇的肚子越來越疼了,也讓他想起了讓他心情不太好的事,本來往上揚起的嘴角也跟著垂了下來。

大概就是從三天前,也就是巴奇身體開始產生不適感開始,巴奇就在夢中看到了之前從沒看過的記憶畫面。

那些記憶裡,有史蒂夫覆在自己上方,緊抱著自己的身軀,挺動著腰往自己下體猛撞、或是自己趴在枕頭上,撅起屁股,被史蒂夫抓著腰不停衝撞等等的片段,而且夢中的自己還挺主動並享受的,有些畫面還是自己坐在史蒂夫上面扭動著腰,吞吐著史蒂夫的火熱慾望。

史蒂夫的模樣有時候跟現在不太一樣,更加瘦小些,有時候就像個瘦弱的少年,有時候跟現在差不多,還穿著軍裝,但巴奇就是知道,不管是什麼模樣,操著自己的人都是史蒂夫。

也就是說,若巴奇夢見的是過去曾經發生過的真實,那麼,也就是說,過去的自己跟史蒂夫有過肉體上的關係。

但如果真的有,那為什麼史蒂夫從沒跟他提起過?

對於史蒂夫隱瞞自己他們之間可能有過肉體關係這件事巴奇相當不解跟難過。

而且史蒂夫在問了巴奇的身體狀況之後,就一個人出去買了一大袋不知道什麼東西回來,卻又不讓巴奇知道,史蒂夫對自己有所隱瞞這件事讓巴奇非常不高興。

轉念又想,既然史蒂夫不想說,那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問?

也許史蒂夫不提是因為根本不想承認他們之間有過肉體關係,想當作沒發生過;又或者是那些片段都不是巴奇真實的記憶,只是巴奇的妄想或是九頭蛇搞的鬼。

種種自虐般的想法加深了巴奇心中原本就隱藏著的焦慮不安,一直充塞在巴奇本就煩悶的胸間,糟糕的情緒持續到現在,再加上下腹內的不適跟鈍痛越來越嚴重,導致巴奇現在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特別是下腹內,又脹又酸的感覺一直讓他很不舒服,但又不像是吃壞肚子,只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悶脹感。

但他還是忍耐了,直到今天早上醒來時,腹內的悶脹不適變成了痙攣般的絞痛,這是巴奇從未體驗過的感受,讓他整個人都煩躁了起來,雖然剛才喝了史蒂夫泡的茶稍微緩和了一下,但現在那種悶脹絞痛卻捲土重來,而且更加劇烈了。

難道是九頭蛇在他身體裡動了什麼手腳?還是長期間斷冷凍所殘留下來的後遺症?但是巴奇又不願意去看醫生,史蒂夫曾經問過巴奇的意見,但巴奇表示暫時不想見到穿著白袍的傢伙們後,史蒂夫也不再堅持,只是對巴奇表示,如果真的很不舒服,一定要跟他說。

現在,巴奇倒真想說了,卻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了。那股疼痛蔓延到了腰際跟下身,讓巴奇感到腰部以下酸軟無力,幾乎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唔……」

巴奇難受得動了一下身體,忽然間,他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液體從他的下體不該有的地方流了出來,浸濕了他的下身,令他身體一僵。

同時,一股鮮血特有的腥鏽味刺激著巴奇的鼻腔。

低下了頭,巴奇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地盯著自己的下體看,那裡染上了一大片暗紅色的血漬,甚至還正慢慢擴散開來。

「……史蒂夫……」

雖然巴奇驚慌的呼喚很微弱,但史蒂夫還是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並以將近超音速的速度來到了他身旁,然後一手搭在巴奇的肩上,低垂著頭望著巴奇慘白的臉龐,一臉關切地問道:「怎麼了,巴奇?」

巴奇自知這樣很像是個笨蛋,但他因驚疑而空白的腦袋瓜讓他只能分開了雙腿,傻傻地指著自己的下體,對著史蒂夫說:「我……我這裡在流血。」

順著巴奇手指的方向,史蒂夫看向他沾染了鮮血的褲襠。

巴奇原本以為史蒂夫會比自己還驚訝,但沒想到史蒂夫在看到巴奇染血的下身後卻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起了巴奇,往浴室走去。

「太好了,我就在猜會不會是這樣,所以我昨天就先買好了衛生棉,現在就來換吧,順便換條新的褲子。」

驚嚇過度導致整個人當機的巴奇只能任由史蒂夫一路碎碎念著,一路抱著自己來到了浴室,然後將自己輕輕放到了浴缸中。

「這是你回來之後第一次的生理期,代表你的生理機能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生理期?」看著史蒂夫熟練地脫下了自己染血的褲子,包括內褲等一連串的動作,下身不知不覺赤裸的巴奇才終於從震驚中回過了神,乾笑著吐槽史蒂夫,「你在開什麼玩笑史蒂夫?我可是男人,怎麼會有什麼生理……」

但巴奇話說一半就閉上了嘴,因為史蒂夫的表情相當正經,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更何況,巴奇自己也很清楚史蒂夫從來都不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

「……那是因為你不是普通的身體,巴奇。」

在凝視著巴奇不安的臉一會後,史蒂夫將手放到了巴奇並攏曲起的大腿內側,並稍微施力往兩旁分開,將巴奇濕紅的股間展露在兩人面前,低聲說出了猶如晴天霹靂般的宣告。

「你的身體內部有兩副性器官,除了男性的以外,你還擁有完整的女性性器官。」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睜大了雙眼,就像是為了證明史蒂夫的話語一般,浴室明亮的燈光將巴奇的下體一覽無遺地映照出來。

順著精壯勻稱的腹肌,濃密的陰毛之下,低垂著的陰莖下方,有暗紅色的血絲從被陰囊遮蓋住的位置裡流出,並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流到浴缸內。

而在史蒂夫稍微拉開了巴奇的男性器後,巴奇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在陰囊的下方,也就是會陰處理應平坦的地方竟有一處細小的裂縫藏在有些充血腫脹的肉唇內,血正是從那裡緩緩流出的。

目瞪口呆的巴奇驚愕地看著自己異常的下體,好一會才張著有些顫抖的嘴唇喃喃地低語:「……怎麼會……難道是九頭蛇?」

但史蒂夫卻搖了搖頭,「不……巴奇,你天生就是這樣,我小時候你就給我看過了。」

小時候的自己是哪裡有毛病?在心裡對過去的自己吐槽後,巴奇又再度看向自己依然緩緩流著暗紅色血液的下身。

難怪會發脹悶痛,這血量可不少。想著,巴奇看向了史蒂夫。

「……但我怎麼……」完全沒有記憶?

不管是洗澡或是上廁所的時候,巴奇竟然都沒有發現那裡有什麼不對勁,這也太奇怪了。

不用巴奇全部問出來,史蒂夫就回答了他的疑問。

「因為九頭蛇特意洗去你這部分的記憶,對你的大腦加上了暗示,讓你無法注意到自己身體有什麼跟一般男人不同的地方,更注射了改變體質的賀爾蒙,而且你又因為被長期冰凍生理機能嚴重被影響,所以我一直很擔心。」

一手輕輕撫摸著巴奇因緊張而有些抽搐的小腹,史蒂夫凝視著巴奇,眼神中滿是溫柔跟關切,雖然他們現在的姿勢說不出的詭異跟羞恥,但巴奇明白自己現在的臉紅心跳絕不只是因為雙腳大開--或者是史蒂夫還抓著自己的陰莖,而是源自於心中某部分難以說出口的感情。

當然如果史蒂夫能放下他的陰莖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巴奇心中的想法,史蒂夫總算放開了巴奇的陰莖,但他的手上已經染上不少血,所以史蒂夫轉開了溫水,並取下了蓮蓬頭。

「不舒服吧?我先幫你沖洗一下。」

說著,史蒂夫先將自己手上的血沖乾淨後,就用蓮蓬頭慢慢地順著巴奇的腳趾、腳踝、小腿、大腿一路往上。

水聲跟溫熱的霧氣瀰漫著整間浴室,由於熱水沖過鮮血,濕潤的血腥味闖入了巴奇的鼻腔內,讓他忍不住蹙起了眉,史蒂夫卻一副平靜的模樣,小心地替巴奇清洗著下身。

將之前流出的血都沖掉之後,史蒂夫又將目標移到巴奇抽痛的小腹上,輕柔地配合著溫暖的水柱,用掌心按摩。

「沖點熱水比較舒服吧?」

就像史蒂夫所說的,熱水跟史蒂夫溫柔的按摩讓巴奇不再那麼難受了,不禁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往後靠著浴缸的斜面閉上了雙眼,點了點頭。

「你從以前經痛跟經前症候群就相當嚴重,所以當聽到你前幾天提起症狀時我就開始準備了,我之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你,是因為擔心你還無法立即接受,本來想等你自己想起來……不過你的生理機能恢復得早是件好事。」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心中一動,當睜開雙眼,看到了史蒂夫臉上安心的溫和笑容時,巴奇忍不住開口,問出了一直隱藏在內心的疑問。

「……你沒告訴我的還有什麼?比如說你跟我上過床的事?」

史蒂夫愣了一下,原本按摩著巴奇小腹的手也停了下來,凝視著巴奇,臉上表情不變,眼中情愫卻不斷變幻,許久才反問巴奇。

「……你想起來了?」

「只是一些畫面。」史蒂夫的反應讓巴奇確定他夢見的恐怕全部都是真實發生過的,而且隨著巴奇想起了自己的體質,那些夢中的記憶片段也跟著清晰了起來。

自己接納史蒂夫的部位,正是那處目前正流著血的,屬於女性器的入口,自己會將應該屬於私密的部位展現給史蒂夫,還任由他肆意進出,那麼,他之間真的只是『最要好的朋友』?

「……我跟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們……我們有肉體關係……但是……」面對巴奇的質問,史蒂夫停了一會,垂下眼,像是在思考著該怎麼說,「我們從未明確表達過對彼此的感情究竟是什麼。」

「所以我們算是……?」史蒂夫低啞的嗓音讓巴奇心中湧上了不安與期待,問出的聲音甚至有些顫抖。

「……至少,」史蒂夫關上了水龍頭,將蓮蓬頭放到一邊後握起了巴奇的手,吻了一下巴奇的手指,柔聲傾訴出他心中隱藏了七十多年的情感,「在我心中,我這一輩子只打算跟你在一起,只有你能讓我產生慾望,即使是現在我也很想擁抱你、親吻你……與你永遠生活在一起。」

「史蒂夫……」在聽到史蒂夫告白的瞬間,溫暖的幸福感從巴奇胸間滿溢而出,讓他無法抑止臉上的笑容,輕輕地回應著史蒂夫,「我……我不知道我對你能不能算是愛情……但……當我夢見過去我們做愛的記憶……醒來時我總想……如果現在你能對我做同樣的事……那該有多好……」

「……你現在……也想要?」

「……如果你想的話……」

兩人之間的語聲越來越低沉,臉也越貼越近,於是自然而然地,兩人的唇瓣貼在了一起。

巴奇的下體還在流血,小腹內更是一陣一陣地抽痛,但似乎有某種難以啟齒的燥熱酸疼正慢慢從內部湧上,讓他有種想要填補體內空虛感的衝動。

於是巴奇一邊跟史蒂夫接吻,一邊伸手環住了他的肩膀,然後往後拉,整個人靠在浴缸的斜面上。

史蒂夫的手像是很熟練地深入了他的股間,並探入了陰囊下方滲著血的小小肉縫中。

奇妙的異物感讓巴奇身軀一陣顫慄,下腹內也一陣痙攣,忍不住嘆出一聲低吟,有些自嘲跟疑惑地想,這裡是那麼地敏感,他之前是怎麼會沒察覺到這裡的存在呢?

然而巴奇才剛想要更多,史蒂夫卻縮回了手。

「史蒂夫……?」

「……抱歉,巴奇……你現在並不適合……我來幫你清理身體。」

「我覺得我可以……」

巴奇下意識地噘起了嘴唇,但史蒂夫卻只是微笑著,重新抓起了水龍頭。

「不是的,你現在才剛恢復生理機能,我不確定如果這時候做,會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什麼傷害,所以等你生理期結束之後再看情況。」

對喔,說起來他的下體還在流著血,也許這也會影響史蒂夫的性慾?想著,巴奇乖乖地點了點頭,再次閉上雙眼,任由史蒂夫替自己清洗身體。

由於上衣也濕了,史蒂夫索性把巴奇的上衣也脫掉,在細心溫柔地將巴奇全身上下都洗得乾乾淨淨、舒舒服服、香香軟軟、白白嫩嫩之後,史蒂夫又仔細地指導了巴奇關於衛生棉的使用方法,才將他抱到了床上。

如果是平常,巴奇肯定會不滿地抱怨自己又不是大姑娘,不需要那麼過保護,但是現在巴奇肚子痛得全身酸軟無力,也就乖乖地享受史蒂夫周到的照顧。

躺在柔軟舒適的床上,看著史蒂夫再度端來了一杯新的茉莉花茶,並跟他說明可以舒緩經痛的功效後,巴奇小聲地問:「……你為什麼那麼清楚?不管是衛生棉的使用方法還是花草茶……」

史蒂夫微微一笑,一邊將調整至適溫的熱水袋放到了巴奇的小腹上,一邊回答:「有些是以前就知道的,而且在你跟我提到你身體不舒服的狀況時,我就仔細學習過關於現代生理用品跟緩解經痛的方法了。」

一切都是為了我?

巴奇沒問出口,因為他不用問也能知道答案是什麼,內心升起了暖洋洋的感動。

「不舒服就躺著休息吧,你第一天總是最痛了。」

柔聲說著,輕輕將羽絨被蓋好後,史蒂夫轉身走出了房門外。

「有事情就叫我的名字,不管多小聲,我都會聽見。」

看著史蒂夫關上了房門,巴奇忍著腹痛,沉浸溫暖清香的舒適感中,輕輕閉上了眼睛。

 

 

 

 

 

 

 

 

 

 

TBC

 

___

 

 

不小心又太長了,於是肉放下篇XD

順便放幾張塗鴉:

 

_

_

下篇大概就是這種感覺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