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18)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14)(15)(16)(17)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要往最終結局邁進了!如果沒意外的話,大概20話左右完結(如果沒意外的話(咦

關於幻視誕生的過程我想大家都看過了所以這裡就跳過了,直接讓史蒂夫殺到蘇科維亞去救巴奇

史蒂夫有些冷漠偏激,不過不能怪他,他只是已經到了極限了而已

 

___

 

 

史蒂夫原本可以選擇巴奇的。

明明當時他就在同一座城市裡,但是,但是他沒有。

他忍受著彷彿心臟被活生生撕扯開來的痛苦,選擇拋下巴奇,幫忙把再生搖籃運到東尼‧史塔克的研究室裡來,並不是為了讓一切就像一個扭曲的迴圈,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

在即使汪達跟他說東尼可能會做出的事,史蒂夫還是抱持著一線希望,然而當他匆匆趕回來看到了東尼跟布魯斯居然再一次地重蹈覆轍,瞞著所有人利用了他放棄巴奇換來的再生搖籃,打算再創造一個新的奧創時,在失望過後的虛無中湧出的是後悔與憤慨。

對東尼跟布魯斯的失望、對自己相信他們的後悔,以及對所有一切的憤慨,燃燒著史蒂夫的內心。

但他還是壓抑下了內心洶湧的怒火,要求東尼關掉儀器,卻只得到了東尼輕飄飄的一句『不,想都別想』,直到揮出了盾牌的那一瞬間,史蒂夫都是真的打算朝著東尼的脖子上扔過去的,但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自從甦醒過來後史蒂夫一直都在忍耐。

忍耐著在一個已經沒有自己所愛的人的世界上活下去,只因為他相信自己能夠利用艾斯金博士遺留下來的這份力量,以及巴奇犧牲了自己所存活下來的生命,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

直到再次與巴奇重逢,他的世界才終於重新恢復了色彩。

當得知巴奇懷了自己的孩子時,史蒂夫實在無法形容自己當時有多麼的開心,在母親死後,這個世界上唯一跟史蒂夫整個人生有所連繫的人,肚子裡孕育了這個世界上唯一與史蒂夫的血有所連繫的新生命。

對史蒂夫而言,巴奇就是他的家,他唯一的、甜蜜而美好的家,也是讓他再度振奮起來的原動力。

所以也算是為了巴奇,史蒂夫更加努力守護世界,他可以為了巴奇繼續忍下去,忍耐神盾局軟禁巴奇當作人質,驅使他去殲滅九頭蛇、忍耐同伴的欺瞞行為,想辦法解決他們闖下的大禍、只為了守護這個能讓他所愛的家人平安幸福地生活著的世界。

然而,如今看到眼前發生的事,史蒂夫卻突然不明白,他一直忍著,甚至被迫必須拋下了對自己來說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存在,讓已經受了傷、又無法說話,隨時都有可能流產的巴奇獨自一人受苦究竟是為了什麼?

東尼跟布魯斯只在一念之間,就可以做出足以毀滅世界的奧創,而且現在還不顧教訓打算再做第二個,連一句話都沒跟其他人商量過。

當索爾突然現身,並幫助了幻視的誕生時,就好像體內一直繃得緊緊的線終於斷掉了一樣,史蒂夫的忍耐已經到了限界。

史蒂夫只覺得一切都很可笑。

看樣子,這個世界並不像史蒂夫想的那麼需要他。

看著幻視以及其他人展開了對話,史蒂夫竟有種他並不存在於這裡的虛幻感,就好像此刻這裡發生的事,都是一場透過電視螢幕所看到的,他只是一個觀眾。一個來錯了時代,與所有一切都格格不入的,過時之人。

這樣的感覺讓史蒂夫沸騰的腦袋迅速冷靜了下來,或者,正確來說,是讓他對一切漠然。

現在,唯一占據著他腦子的只有一個人--巴奇。

巴奇才是真正需要他的那個人,也是他真正且唯一需要的人,在他還只是個瘦弱小夥子時,只有巴奇看到了他、陪著他、守護他,將全世界的溫暖給了他,而他用了什麼做為回報?

他為了所謂的正義與公平拋下了他,讓巴奇陷入危險跟痛苦折磨中。

不久前,克林特曾經在他跟他妻子孩子藏匿著的安全屋中,跟史蒂夫提到,他最害怕的,就是當他去拯救了世界,回來卻看到所愛的人在自己拯救別人的時候,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所以他才請神盾局讓他將家人藏在最安全的地方。

那麼,史蒂夫呢?

他何嘗不害怕?

而且這份帶著恐懼的猜想曾經是史蒂夫真正的夢魘,為了拯救世界,他親眼目睹了此生最愛從眼前墜落萬丈深淵,還不只一次的失去他,就連現在,就在這一秒鐘,也許巴奇正在受苦,而他卻待在這裡看鬧劇。

不,他已受夠了教訓,再也不會作出不值犧牲的選擇。

於是,在心中下定決心的史蒂夫默默地轉身離開了現場,沒有一個人注意到。

在透過了剛才娜塔莎用來搜尋巴奇蹤跡的機器找到了巴奇發出的摩斯密碼,並分析出巴奇的所在地後,連制服都沒換過,史蒂夫又回到了剛才搭去韓國的昆式戰機上。

一踏入機艙,不久前巴奇還坐在上頭的長椅映入眼簾,眼前彷彿浮現起巴奇坐在上頭對自己微笑揮手時的身影,史蒂夫心中一陣傷慟,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如果,那時候……

自嘲似地歪起了嘴角,史蒂夫想,自從在那輛疾駛的火車上沒有抓住巴奇的手,眼睜睜看著他墜落之後,他不知多少次想過同樣的事,所以,他比誰都清楚,過去是沒有如果的。

他唯一能挽救的,只有未來。

慢慢走到長椅邊,輕輕在巴奇原本坐的位置旁坐了下來,閉上雙眼,將手覆在椅面上,彷彿可以靠著這樣感受巴奇的體溫,但什麼都沒有,這讓他更加的難過跟失落。

如果汪達在這裡,那麼不用讀史蒂夫的心,就能感覺得出來史蒂夫內心的悲傷及疲累。

他的疲累不只是來自於肉體上,更多的是來自心靈上的各種打擊。

但史蒂夫不會輕易倒下,事實上,這些接踵而來的狀況反而更激發了他與生俱來的執拗心,讓他決定自己一個人去救巴奇,不再依靠其他任何人。

他發誓,這一輩子,他都不會再信任跟依賴除了巴奇以外的人了。

忽然間,一個柔軟而疲憊的聲音,溫和地打破了寂靜。

「你要一個人去救出詹姆斯的話,」史蒂夫睜開了眼睛,順著聲音看向機艙門,布魯斯就站在門口,一手扶著門框,一手揹著藥箱,對史蒂夫說:「請帶著我跟你一起去。」

相對於臉上表情溫柔中帶著些許急迫的布魯斯,史蒂夫卻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沒有怒氣也沒有悲傷,正確來說,什麼情緒都沒有。

盯著布魯斯,史蒂夫語氣冷淡地問:「史塔克讓你來的?」

「不……是我跟他說我想過來你這裡。」布魯斯搖了搖頭。

史蒂夫還在臆想布魯斯話中的可信度,布魯斯就自顧自地走了進來,並替史蒂夫解說剛才他離開之後發生的事。

「幻視說奧創就在蘇科維亞等著東尼還有我們……詹姆斯也被他關在那裡,現在他們都正忙著準備去那解決幻視,以及幫助蘇科維亞的民眾,我們的目的地其實是相同的。」

但史蒂夫只是站了起身,斬釘截鐵地回應布魯斯:「不,我們並不相同。」

就算目的地相同,目的卻不同。

史蒂夫是為了救出巴奇,而東尼他們是為了解決自己的爛攤子,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在達到目的的同時,他們都會想辦法拯救蘇科維亞的平民。

「……我知道你現在已經不再信任我,」看著史蒂夫冷硬的表情,自覺沒有資格傷心難過的布魯斯只是了然於心地垂下了眼瞼,低聲說:「但是史蒂夫……我很擔心詹姆斯,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隨時都有可能早產,更何況他是不是有受傷也不清楚,只有帶著我一起去,才是最保險的。」

史蒂夫當然明白布魯斯說的都是正確的,所以他只是抿著嘴唇,緊皺著眉,一言不發地看著布魯斯。

布魯斯笑了笑,一手拍了拍右肩膀上背著的藥箱,「所以恐怕你必須帶著我一起去,並非情感上的信任,而是在技術上,只有我是那個能幫得上他的人。」

「……班納博士……」

既然布魯斯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史蒂夫自然再也沒有任何反對的理由,在沉默地盯著布魯斯許久之後,他才邁起步伐,朝著布魯斯--正確來說,是他身後的駕駛座走去。

「我明白了,雖然我還是無法諒解你跟東尼,但我還是要說一聲……」在與布魯斯擦肩而過時,史蒂夫小聲地開口像布魯斯致上謝意:「謝謝你。」

要懷疑他人,或許比相信還要來的簡單輕鬆,但史蒂夫知道,如果他選擇了拒絕所有人,單獨前去蘇科維亞救出巴奇,那他就只是一個空有肌肉的蠢笨莽夫。

更何況,他要救的不只是巴奇而已。

「請你放心史蒂夫,這一次我會用生命來保護詹姆斯的。」

聽到布魯斯那麼說,史蒂夫停下了腳步,沒有轉頭,只是維持著背對布魯斯的姿勢,冷冷地說:「不需要你用生命來保護他,我只希望你不會傷害到他。」

就算不去看布魯斯的表情,史蒂夫也能感覺得到身後布魯斯的難過,但他現在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體諒,即使明知布魯斯是無辜的,但只要一想到當時浩克跟倒在一旁血泊中的巴奇的畫面,史蒂夫就無法壓抑自己對布魯斯的憤怒。

更何況,就算傷害巴奇的是暴走的浩克,但奧創跟幻視卻都是出於布魯斯的自願,僅就這一點史蒂夫實在很難去諒解他跟東尼。

在無言的沉默中,史蒂夫坐到了駕駛座上,關上機艙門後啟動了戰機。

轟然的引擎聲中,看著前方逐漸擴展在眼前的青天白雲,史蒂夫在心中對自己發誓:他會救出巴奇、也會保護蘇科維亞的無辜人民,不管是世界,還是所愛的人他都會用盡全力來守護。

這次,他不會做出任何選擇,因為,他全部都要救。

他相信自己做得到,一定能夠做得到。

因為,這是他對這個世界最後的責任。

 

 

*** *** ***

 

 

身處於令人懷念卻想不起來是什麼地方的小房間裡,巴奇雙手撐著後腦勺躺在床上,看著史蒂夫坐在椅上低頭在本子上畫著什麼。

雖然這個史蒂夫是個瘦小的金髮少年,跟他記憶中高大健壯的史蒂夫大不相同,但巴奇就是知道,他是史蒂夫。

但是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眺望著史蒂夫低垂著的頭頂上的金色髮旋,巴奇有些恍惚,下意識地伸手覆上了自己的小腹,然後被那裡的平坦一驚,整個人從床上彈了起來。

看著自己平坦的肚子,巴奇陷入了恐慌,這裡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他的肚子應該高高隆起,因為那裡面有兩個孩子,是史蒂夫跟自己的一對雙胞胎,但是怎麼沒有了?

焦急的巴奇想要開口詢問,但他嘴唇張張合合卻怎麼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就在巴奇不知所措地幾乎就快要哭出來的時候,一個溫柔的聲音忽然響起。

「沒事的,巴奇。」

史蒂夫不知何時在自己身旁,輕輕地微笑,瞇起了他那如同天空般清澈的蔚藍雙眸,柔聲對他說,「一切都會好起來。」

史蒂夫的話語跟聲音,還有他的笑容就像有魔力似的,不可思議地,巴奇的驚慌立刻就消失無蹤,他摸向了自己的肚子,就在巴奇感受到了腹中的胎動而感到了安心的瞬間。

「巴奇!」

一個無比熟悉的呼喚聲將他從夢境拉回了現實。

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巴奇才發現自己原來還身處在蘇科維亞的舊九頭蛇基地的牢房裡,正用著捲曲的姿勢靠著牆壁,抱著隆起的肚子。

看樣子似乎他剛才失去了意識一段時間,或許是太累,或是忍痛忍到失去意識。

「沒事了,巴奇,我會救你出來!」

就在近距離間響起的語氣急迫的叫喚聲,震撼著巴奇的身心。

巴奇將視線移到了聲音的方向,牢籠外,史蒂夫就站在那裡,雙手抓著欄杆,焦急又擔心地望著自己。

史蒂夫。

史蒂夫來了,就像那時候一樣。

巴奇腦中似乎想起了一個模糊的畫面,不過那時的史蒂夫還戴著頭盔,而且現在這個史蒂夫的表情更加地急切,就好像看著什麼失而復得的重要寶物一樣。

看著史蒂夫,巴奇蠕動著嘴唇,無聲地呼喚著心愛的名字,臉上緩緩地綻放出疲累而安心的笑容。

沒事的,只要有史蒂夫在,一切都會好起來。

 

 

 

 

 

 

 

 

 

TBC

 

___

 

 

 

於是盾盾冬冬終於再會了!

下一話終於能寫到我從一開始就一直想寫的最想寫的部分了,好期待!

(我知道沒人在意,但我自己很期待,畢竟從兩年前就一直憋到現在了XD(之前還忍不住在Feelings of a Tail那篇不小心偷跑一下(是的,就是冬喵戰場生子那一段(不過,當然這邊會跟那篇不同的,有興趣到時候還可以對照一下(咦

 

我要留言